0509、事了拂衣去 - 圣武星辰

0509、事了拂衣去

北宋,新都。 八贤王府。 “真的决定了?”李牧看着王诗雨,表情之中,略有一点点的错愕。 王诗雨微笑着点点头,道:“是啊,不回去了。” 李牧沉默。 他是来接王诗雨的。 但后者给出的答案,是暂时不想回地球。 “不想去看看父母,看看亲人吗?”李牧还是忍不住开口劝道。 王诗雨站起来,在水榭廊道前,看着波澜如鱼鳞微微泛动,表情越发地平静了起来,久久,她转过身来,道:“小牧,回到地球之后,能请你帮忙照顾我的父母吗?我这里,准备了一些东西,请你帮我带回去,足以让他们平安长寿富足地过完这一生,如果还有机会的话,我会自己回去看他们的。” “什么都比不上你亲自回去看他们。”李牧看着王诗雨的眼睛,坚持道。 王诗雨苦笑,摇头。 “见识了世界上最美丽的风景之后,若不能在这样的天地之间,有一番自己的作为,岂不是最愚蠢的事情,我不想错过机会,”她看着李牧,道:“我要像小牧你一样,掌握自己的命运。” 李牧道:“我可以为你找到修炼之路,这些年,我也一直都在查找,既然明光仙帝说你是【通明圣体】,那必定是有你修炼的法门……” 王诗雨犹豫了一下,道:“小牧,我已经找到了,我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如果回去地球,那我的路就会又断了。” 李牧看着她,叹了一口气。 “其实你一直都知道,不是吗?”王诗雨看着李牧,面色微笑,道:“这个世界上,有什么能够逃得脱你的眼睛?小牧,谢谢你一直都这么容忍我,若是换做别人,只怕是早就死了一千一万遍了,对不对?” 李牧点点头:“如果这个人不是你,那早就消失了。” 王诗雨道:“所以,小牧,谢谢你,真的很感谢你。” 李牧不知道该再说什么了。 “既然你不想回去,那我也不勉强你,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道路的权利,回到地球之后,我当然会照顾叔叔阿姨,毕竟你来到这个星球,是因我而起,”李牧道:“但是,我想不管是在任何条件下,他们更希望看到的人,不是我,而一定是你。” 王诗雨轻轻地坐下来,手托着香腮,依在栏杆上,道:“我会回去的,一定会回去的……不过,不是现在。” 两个人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在八贤王府的水塘边,整个下午,两个人都在石椅上,有说有笑,谈的都是一些昔日在地球上初中时候的一些趣事。 时光仿佛是回到了五年之前,那些在校园里匆匆而过的青春。 尤其是初中毕业时的各种散伙饭,同学们一起喝酒,唱k,一切都历历在目,仿佛就在眼前。 太阳西斜。 不知不觉之中,两个人都沉默了下来。 当天边的最后一缕阳光,就要消失在地平线以下的时候,李牧站起来。 他看着这位昔日的同桌校花,时光荏苒,她已经出落的更加美丽,在学校的时候,她就是一个非常有主见的女孩子,敢爱敢恨,与花想容完全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性格。 他知道,再劝,也是徒劳。 心中有话,但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王诗雨微微仰着头,微微闭上眼睛,最后一缕金色的夕阳,照射在女孩的脸上,仿佛是渡上了一层金芒,她宛如梦幻呓语一样,道:“小牧,亲我一下。” 李牧犹豫了一下,道:“保重。” 说完,转身离开了。 很快,最后一道阳光真正消失在了地平线之下,黑暗笼罩了大地,暮霭沉沉,王诗雨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只是已经泪流满面。 她知道,有些东西,失去了,就是永远失去了。 “保重。” 看着李牧离去的方向,她似是自言自语地道。 掌心微微抬起,一缕紫色的光华在她的掌心里闪烁,宛如火焰精灵。 她五指宛如弹钢琴一样悦动,似是一朵盛开又闭合的莲花,不断地结出手印。 那紫色光火在五指之间来回流转。 一股隐晦但却强大无匹的力量波动,就这样在她掌心里浮动,若隐若现,越来越强大,越来越强大,最终,如一团愤怒燃烧的紫火,将她整个人都笼罩。 …… …… 关山牧场。 刀客邱引距离大圣巅峰就只有一步之遥。 他乃是李破月精心培养的接班人,资质、天赋和悟性都不缺,只是心性不足,后来有了长生天之行,得到了机缘,握有【化血神刀】这样的利器,在一年之前,他依旧已经光复了关山牧场。 如今关山牧场已经恢复了昔日的盛况,斩杀了叛逆,是西秦第一神宗,比之当日【关山九重】李破月在世时,还要强盛一些,底蕴深厚,当然,和如今自成一国的太白城比起来,那就差了许多。 昔日九大神宗,如今情况各不相同。 天妖府因为金翅大鹏鸟的存在而依旧显赫,大水川、点苍派没落,青城派被南宫世家攻破了山门,掌门人道灵战死,如今昔日掌门道重阳的钦点传人道真接任掌门,重整山门,只是历次大战、分裂和战火,元气大伤,想要再复兴,不知道何年何月,沙族的太阳神殿龟缩在沙漠深处苟延残喘,南楚问道书院因为书狂人魏无病战死也已经没落,唯有关山牧场在邱引手中得到了振兴。 这其中,当然有李牧的影响因素存在。 大殿里,酒香浓浓。 李牧、邱引和郭雨青三人,正在拼酒。 已经拼了三天三夜,不醉不归。 “我远行之后,还请大哥二哥,帮我多多照顾一些故人。”用神草宝药酿造出来的美酒,可以醉仙,李牧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喝这么多,醉眼惺忪。 这一场拼酒,到最后,兄弟三人都酩酊大醉。 三日后,李牧离去。 “三弟真的是来自于那片星坟吗?”邱引仰面朝天地躺在地上,手中还握着酒瓶。 郭雨青依坐在一根石柱边,道:“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我们的三弟,他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我们的事情,更没有做过对不起这个世界的事情。” “他要回去了。”邱引道:“此去关山万重,星坟之路,会不会有危险?” 郭雨青笑了笑,道:“再危险,也要回家。” “是啊。”邱引长长地叹息,自从师父逝去之后,这关山牧场就是他的家了,家的概念和意义,在他的生命之中,前所未有地清晰和重要。 “等他回来吧。”郭雨青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道:“他一定会回来的,像是他这样的人,重感情,太容易被各种感情纠葛所牵引,在这个世界,他放不下故乡的人,而回到故乡去,他就会开始想念这里的人和事。” …… …… 有太多的人,需要去再见一见。 李牧在一个月的时间里,走了不少的地方,大月十城九地,岳山派,寒山书院,天妖府…… 该做的事情,基本上都已经做完。 而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神州大陆上亦有不少的大事发生,比如青城山上有人成功渡劫,晋入了破碎虚空之境,后来传出消息,据说是一位叫做道懒的道人,昔日道重阳的弟子,名不见经传,但却成为了第三个晋入破碎的人。 之后,大陆各地,陆续又有消息传出,一些古老的传承中,也有人破碎虚空。 然而,不管是什么样的势力,不管是什么样的人,再强势,再跋扈,再骄傲,破碎虚空之后,都不敢向太白城挑衅。 因为有前车之鉴。 南宫羽身首异处,而南宫世家后来更是神秘灭绝,很多人猜测,可能是太白城的报复! 不管多少天才涌现,不管多少妖孽争辉,都难以撼动太白城地位丝毫,那个隐居于刀庐之中的男子,都像是永远都不可撼动的神一样,一把刀,压得所有的天才都喘不过气来。 这一日,太白城上空,劫云汇集,无数道雷电,劈向了刀庐。 四方惊动。 无数道目光看向太白山。 那是破碎虚空渡劫时候的天地异象。 李牧终于要渡劫了吗? 还未渡劫时候的李牧,已经可以横扫天下,渡劫之后的李牧,会有多么恐怖? 一直到劫云消散,各方纷纷派上使者,前去恭贺。 “李牧闭关了。” “冲击仙道。” “这一次是闭死关,很可能数十年不出。” 从太白山带出来的消息,传遍了神州大陆,很多人都松了一口气。 而实际上---- “没想到,你是城中第一个渡劫的人。” 李牧看着袁吼。 这一次的劫云,外界都以为是李牧渡劫,实际上李牧才是大圣修为,巩固之前,他并不想渡劫,真正渡劫的是黄金山猿袁吼,【八九玄功】修炼到了极为高深的程度,肉身便可撕碎虚空。 这件事情,只有太白城中的少数人知道。 李牧正好也借此,释放出迷惑性的消息,让外界以为,他已经渡劫,可以震慑四方。 离开前的最后一日,李牧将小婴儿李安之,亲自送到了狼神殿,交由郭雨青、刘芷元夫妇照顾。 “汪,我不要回去。”哈士奇拒绝了返回地球的建议。 这货一下子,跳的老远,用戒备的眼神,看着李牧,道:“别想着拉我回去,那个小地方实在是太没有意思了,只有这里的无限大陆和星河,才是属于我的天地,人宠,我劝你也别回去了。” 李牧无语。 最终,他放弃了将哈士奇带回去打算。 这货现在是一个祸害,实力有些古怪,带回去地球,万一管不好,也容易闹出来大大乱子,留在这里也好,天地广阔,任他去胡闹吧。 李牧狠狠地劝诫了一番,安排好了一切,只身离开了太白城。 不久之后,长安府一处隐蔽的庄园里,一团奇异的光团,升天而起,冲入了茫茫天穹之上,摆脱了地心引力,速度极快,进入了外太空。 不过这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星空之中,光团在一处隐蔽的空间褶皱面前稍微一停之后,便毫不犹豫地冲入到了其中,宛如石头没入海面之下一样,微微涟漪荡漾,光团消失不见。 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没有人知道,那个主宰了这个世界的刀神,悄悄地已经离开了。 -------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