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5、挖煤 - 圣武星辰

0515、挖煤

老神棍到底是什么来历,李牧并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来头绝对不小,已经印证了很多次了。 谜底就要揭开了。 李牧走过‘少祖遗风’的牌坊,来到了燃灯古寺的大门口。 一切依旧。 但李牧面色变了变,心中突然有点儿不太好的感觉。 因为古寺的大门口周围,杂草丛生,五年之前踩出来的小路,已经重新被荒草覆盖。 大门虚掩着,门框上有蜘蛛网。 推开大门进去,院子里荒草丛生,旁边的药王殿已经处于半倒塌状态,几间以前用来堆放杂物的禅房,门窗也都损坏,雨打风吹,无比老旧。 被李牧推开大门的声音所惊,扑棱棱飞起几只野鸟,冲向夜空。 后院里,李牧经常【先天功】和【真武拳】的那个小树林,已经无比破败,齐人腰高的杂草生长的无比茂密,树林边的几垄菜地,也早就没有了模样。 以前李牧经常做饭的厨房,彻底倒塌,门口的水井也已经干枯。 一个不太好的预感,浮起心间。 李牧很快就整个燃灯寺都搜了一遍,然而并没有老神棍的踪迹。 这是怎么回事? 老神棍离开了? 李牧仔仔细细地搜了一遍,没有任何的踪迹。 他甚至动用了天眼神通,四周查看,竟是没有任何的线索,用【寻人咒】试图感应搜索老神棍的踪迹,但是却没有任何的作用。 很奇怪,仿佛李牧记忆之中的那个猥琐老头子,只是一段记忆,并不真实存在。 这让李牧大失所望,同时,也有点儿担心。 老神棍不会是出了什么意外吧? 李牧是关心则乱,一下子就忐忑了起来。 长久以来,老神棍都是他内心里的支柱,虽然不靠谱而且还非常猥琐,但对于李牧来说,却像是‘人生导师’一样。 李牧之所以没有在神州大陆上直接突破破碎境,踏入星河与天外修士争锋,没有进一步提升自己的实力,就是因为,想要先回到地球,找到老神棍,解开诸多谜团。 但是现在,燃灯寺一片慌败,老神棍也没有了踪影。 李牧一下子,有一种失去了主心骨的感觉。 看寺中慌败的迹象,明显已经有至少两三年时间没有人打理了,也就是说,最少两三年之前,老神棍就已经离开了。 李牧坐在老神棍昔日的禅房门口,不由得发呆。 他在想,到底老神棍是离开燃灯寺去了其他地方,还是说已经彻底离开地球了? 而且,真正诡异的地方在于,按理来说,老神棍离开,应该是会留下一些线索提示之类的东西,否则自己二十年之后回来,如何找到? 甚至再退一步来说,以李牧如今的修为,只要是这个世界上,存在这样一个人,以【寻人咒】或者是回溯术,都可以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但偏偏,既没有留下痕迹,李牧也找不到任何的蛛丝马迹。 似乎是有大神通者,以无上的秘术将这一切的痕迹都抹除了。 这就更荒谬了。 李牧不觉得,在这个地球上,还有比自己更强的所谓大神通者的存在。 他坐在禅房的门口,整整想了一夜。 新的一天到来,晨曦覆盖燃灯寺。 下方的村子里,鸡犬之声相闻,时值秋日,正是丰收的季节,这个时候,村子里正是一年之中最为忙碌的时间断。 李牧从寺里走出来。 乡村小路上,赶着去地里收割庄稼的农民很多。 “张三叔,三婶儿,你们老两口身体还是这么硬朗啊。”李牧看着这些五年前的熟人,笑着上去打招呼。 “小伙你,你是……咦,长的有点儿像是小牧,不会真的是小牧吧?”张三叔仔细打量了一会儿,终于从眉目之间认出来,眼前这个个头窜高了一大截的帅小伙,就是五年之前那个李牧。 张三叔惊讶地道:“小牧,你这是从深山里逃出来了吗?” “啥?”李牧当时就有点儿迷了。 什么叫做从深山里逃出来? 三婶儿道:“五年前,你不见了,李.大.师说是被人贩子给拐卖到山挖煤里去了……” 李牧:“……” 老神棍不愧是老神经,这种谎言都说得出来。 “其实我是被爷爷送到外地读书去了,今年才毕业,所以刚赶回来。”李牧只好圆谎,道:“是一所军事院校,全封闭式的,不让带手机,也不让通信,所以这五年一直都没有回来。” “这样啊,那可好,当时我们大家听李.大.师说你被拐卖了,都挺担心你,还联合起来报了案,结果也没有查出来什么,后来李.大.师也不见了,我们以为他游历全国去找你了。”张三叔送了一口气。 这时候,路过的村民们越来越多,也都认出来了李牧。 “小牧,你终于逃出来了啊。” “被拐到哪个山里挖煤啊?” “咋逃出来的?” “是李.大.师找到你了吗?” 善良淳朴的村民们,对李牧很关心,纷纷围过来,七嘴八舌地问道。 “就该报警,把那些人贩子都抓起来,执行死刑。” “是啊,如今国家的法律都变了,人贩子和贩毒一样,抓起来就是死刑。” 有几个叔伯义愤填膺地道。 李牧只好无奈地解释了一遍,众人这才纷纷恍然大悟。 “这倒也符合李.大.师游戏人间的作风,他总是出人意料。”说话的是一位村里的老人张大爷,点点头,道:“真乃是世外仙人的作风啊。” 李牧都无语了。 啥情况啊,撒谎都骗人报警了,老人家你咋还能从这上面推理出来什么‘世外仙人的作风’啊,你这一幅脑残粉的样子,根本就没有办法再沟通了啊。 “这么说,我爷爷是自己离开燃灯寺的?”李牧又问道。 太阳渐渐升起,乡里乡亲的街坊们,看到李牧,都很亲切,也不着急上地了,都坐在路边,和李牧唠了起来。 “有一段时间吧,李.大.师总是说要离开,世界那么大,他想去看看,念叨了得有一阵子吧,而且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我记得是在给刘老二家做完法事,第二天,他就不见了。”脑残粉张大爷回忆了一番。 “不见了?没有人看到他离开吗?”李牧问道。 另一位老大爷道:“是啊,第二天李.大.师就不见人了,我记得清清楚楚,那天北塬上的‘福气农家乐’,还派人来请李.大.师去主持开业法事呢,说是事先约好的,前一天晚上还打了电话,结果去庙里一看,李.大.师就不见了。” “唉,这可是我们燃灯寺村的一大损失啊,李.大.师在的那些年,村里风调雨顺的,一定是李.大.师做法保护我们的。”脑残粉张大爷无比笃定地道。 “那……我爷爷他离开之后,就一直都没有再回来过吗?有没有听说过他在其他地方现身过?”李牧不死心地问道。 “再也没有见过了。”一位村民接口道:“一开始,我们也以为他老人家出去逛逛就回来了,还定期都派人去燃灯寺里面打扫卫生,挑水扫地什么的,结果后来,庙里面闹鬼,连续出现了一些怪事,吓得大家都不敢去了,庙也荒废了。” “闹鬼?”李牧一怔,开始有一些猜测。 “对啊,有人去打扫的时候,看到几道鬼影闪过,还对着脖子呵凉气,说一些鬼话,回来就大病了一场,还有人去被里面的毒蛇咬了,差点儿丢了一条命,有人看到夜里的时候,有红衣服的女鬼在庙里飘来飘去,没有脚……” “我亲眼看到有鬼在庙里打架,地面上凭空出现了一滩滩的血,里面的野鸟都死光了,掉在地上。” “邻村的张大仙,来看过,说这燃灯寺里面,有鬼祟作怪,以前李.大.师在的时候,还能压制,李.大.师走了之后,就压制不住了……” “李.大.师刚走的那两年,还来过外地的大公司,阔气的大老板,开着豪车,带着黑西装墨镜的保镖,到燃灯寺里上香,还在村子里打听李.大.师的下落,后来慢慢来的就少了。” 村民们七嘴八舌地道。 李牧听着听着,隐约意识到了一些什么。 老神棍好像是主动离开燃灯寺,是在躲避什么,那些所谓的鬼怪,有可能是一些武林中人,或者是有人故意在装神弄鬼……反正燃灯寺可能是被一些什么人给注意上了。 这样的猜测,让李牧稍微安心一些。 老神棍虽然不靠谱,但是很惜命,狡诈奸猾,一般人应该是拿他没办法,而且看后来发生的一些事情,那些找他的人,似乎并没有找到。 “小牧,你在学校读书,就一直都没有见过你爷爷吗?”脑残粉张大爷问道。 李牧只好继续圆谎,摇头道:“每年的学费都是直接打到卡上,我也一直都没有见过爷爷,今年刚毕业,回来找他,还以为他还在燃灯寺里呢。” 张大爷于是万分感慨地道:“李.大.师真乃是神人也,神龙见首不见尾啊,游戏人间,玩世不恭……希望这辈子,我还能见到他。” “小牧,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啊?”张三叔问道。 李牧想了想,道:“我暂时就住在燃灯寺里面吧,收拾收拾,等爷爷回来,不能到处乱跑了,万一爷爷回来找不到我怎么办?” “可是这寺里闹鬼,不干净啊。”三婶儿有点担心地道:“要不小牧你住到婶儿家里去吧?” 李牧笑着道:“没事儿,婶儿,当年,我跟着爷爷,也学了一些抓鬼的本事,不用怕,就算是抓不到,防身还是可以的,不会出事的,倒是各位大爷大娘叔叔婶儿,我有一件事情,得请你们帮个忙。” “说吧,小牧,都是自己人。” “就是,别客气,大家乡里乡亲的。” “你当年在村子里,也帮了我们不少忙啊,每年寒假,都给我们免费杀猪……” 众人非常热情。 李牧笑着道:“请大家帮我宣传一下,转告一下十里八乡的乡亲们,就说李.大.师的孙子回来了,想要重操旧业,撑起李.大.师的招牌,有什么法事、捉鬼啊什么的,都可以来找。我从今天开始,就住在这燃灯寺里了。” “啥?你要抓鬼?” “这事儿可不好做啊。” “这一行不认年轻人啊。” 众人劝了几句,但是见李牧心意已决,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当天下午,村子里的青壮年们,在老人的带领下,也都大着胆子,来到燃灯寺,帮助李牧修葺塌了的房子,重新打井,又送了一些烧柴和被褥,帮李牧收拾出来住的地方。 “谢谢大伙儿。”李牧心中也非常感动。 五年过去了,这帮乡亲们,还是这么淳朴热情,还记得他,让他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 今天第一更

上一篇   0514、神仙手段

下一篇   0516、风起云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