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6、风起云涌 - 圣武星辰

0516、风起云涌

“小牧,晚上我们几个,留下来陪你一起吧,这寺里真的闹鬼,不止一次了,你一个人不太安全。”一个中等个头、身穿着廉价迷彩服的小脑袋年轻人,洗了一把脸,把泥渍洗掉了,笑嘻嘻地道。 “不用了,超子,你们回去吧。”李牧笑着:“过两天,该出去打工了吧,听说你哄了一个湖南的妹子,年底就要结婚了,别让人家在城里等着你。” 年轻人叫做王思超,和其他几个笑嘻嘻的小年轻,都是李牧以前的玩伴,也是初中同学,一个村子里的,高中毕业之后,没考上大学,但学了一手好厨艺,在宝鸡市里有一份不错的工作。 今天是听说李牧回来了,王思超专门开着小轿车,约了昔日的发小,来帮忙修整燃灯寺,以前发小的情分,一点儿都没忘,现在看到,还透着热情劲儿。 “嘿嘿,也是,小牧你一个人注意一点,对了你手机号对少啊?还没有时间啊,得,明儿我来的时候,给你带一个,那我先走了。”王思超道。 李牧又对其他乡亲们道:“多谢大伙帮我修葺寺院,这样,等我手头的事情忙完了,摆几桌,大家来凑凑热闹。”摆流水席,是村里感谢乡亲的传统方式。 大伙儿就是一阵哈哈大笑。 “那可一定得来吃顿好的,小牧一看就出息了。”张大爷吧嗒吧嗒地抽着烟锅子,笑眯嘻嘻地道。 天黑下来之后,人都散去。 李牧一个人在修葺了大模样的燃灯寺中就住了下来。 夜色渐深。 电线已经重新拉好,李牧在院子里架起一个大路灯,然后脱掉外套,在铲掉了杂草的树林里开始练功,像是五年前一样,摆开了【真武拳】的架势。 一招一式,加上起式,练成的一共是七招,连接反复,如热身一般。 地球上虽然说有了一些灵气,但距离神州大陆还差的太远,李牧施展【真武拳】的时候,就觉得比神州大陆上辛苦了一些,修炼的效果,也差的很远。 练了一会儿,李牧回到禅房里,打开了电视机,开始看新闻联播。 村民们对李牧非常照顾,一下午的时间,不但电线拉好了,网线也解决了,如今这些设施的办理,简直不要太容易,而且网速简直是光速,可选的电视台也有数百个。 “下面插播一条紧急新闻……” 电视画面突然一变。 “因为太阳黑子风暴进入了活跃期,导致全球千米以上的高空,电磁紊乱,电子仪器失灵,从今日下午开始,国内的飞机航班已经全面停飞,根据民航总局的消息,不只是我国将内,未来有很长一段时间,全球的飞行器都将暂时停用,我国居民可以选用乘坐铁路和汽车方式出行,这两种交通工具,不受影响。” 突然出现的这一则新闻,引起了李牧的注意。 飞机停飞? 而且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再飞? 他立刻就联想到,自己昨夜,从甘肃飞过来的时候,用了比预想更多的时间,只怕真相不像是新闻里说的这么简单啊。 但新闻里说,貌似火车和汽车,不受影响? 难道说在高空飞行,会有异象出现,而地面行走的话,就不会出现问题? 这可就奇怪了。 …… …… “如何可以联系上你们说的这个李牧?” 酒泉卫星发射基地,会议室里,鲁冰再次见到苏措和宋昌霖的时候,脸上的神色,已经显得非常凝重。 “小牧说,如果有需要,可以去宝鸡市燃灯寺找他。”苏措曾经是军人,所以在面对部队首长的时候,不会有丝毫的迟疑,直接说了出来。 李牧当时留下联系地址的之后,就告诉苏措和宋昌霖,这个不用保密,可以告诉任何人。 鲁冰道:“他说过,愿意为国家效力,是吗?” 苏措迟疑了一下。 宋昌霖道:“小牧说,他也是炎黄子孙,所以如果国家需要,他不会袖手旁观。” 鲁冰道:“希望他能够出山吧……你们两个准备一下,明日一早,部队首长会亲自去燃灯寺去拜访,希望你们两个可以陪同一起去,毕竟只有你们认识李牧。” 苏措明白了什么,道:“国家这么快就遇到麻烦了?是因为先驱号的事情吗?” 鲁冰点点头,道:“七大国的高手,都来了,真理社、圆桌骑士、枫叶园、冰原、黑龙会、哲思团的数十位s级高手,都以各种方式入境,加上秦岭洞天可能开启在即,所以我们的人,已经折损了一些,有些不够用了,如果李牧真的如你们所说,实力无敌的话,也许可以帮到我们的忙。” “我去。”苏措立刻点头道。 这位英气清丽的女军人,内心深处,还是希望李牧能够为国家效力,这一次既然军方首先释放出善意,那她当然也愿意亲自去说服李牧。 …… …… “是谁,是谁杀了我师弟?” 一个身入铁塔,面如黑炭的中年道士,闯进了医院里,面色阴沉地盯着躺在床上包扎的如同粽子一样的铁军、张有发等【三大金刚】,质问道。 “是是……是一个神仙……”铁军回想起当日那一幕,眼睛里依旧是恐惧。 “放屁,什么神仙?我师弟就是神仙。”中年黑道士大怒,以为这三个人,在敷衍自己。 张有发连忙将当日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胡说,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种人?”中年黑脸道士听完,一副你特么的还侮辱我的智商的表情,冷笑道:“御刀飞行?你咋不说跳上了飞机飞走了呢?” “好了,让我来吧。”以为头发灰白的老道士,扎着发髻,走过来,盯着铁军,道:“看着我的眼睛……”他的眼睛里,似是有漩涡流转,令铁军一下子目光就呆滞了,仿佛是被控制了一样。 片刻之后。 老道士面色震惊地收回目光。 他又施展了瞳术,连续看了张有发等其他人的眼睛,读取对方的心思,这种一种读心术,只有修为高深的人,才能施展出来。 片刻之后,老道士脸上的凝重之色,越发浓郁。 “师父,到底……”中年黑脸道士看向老道士。 “回去。”老道士直接转身就走。 “啊?”中年黑脸道士觉得莫名其妙,道:“可是陆师弟他……” “闭嘴。”老道士道:“让人定好今天就回天水的高铁票,我们回流云观,告诉陆家,这件事情,我们只怕是解决不聊了。” “啊?”中年黑脸道士心中震惊。 他万万没有想到,师父读心术之后,竟然看出来这样一个结果。 陆师弟在流云观中修行,但并未真正出家,因为出身的家族很厉害,盘根错节,在西北都有很大的影响力,所以一听到陆师弟的死讯之后,流云观派出了身为药王殿主座的师父,来追查,就是为了要给陆家一个交代,但是现在…… 就这么回去? 看到老道士的神色不善,中年黑脸道士也不敢再问。 “难道那三个躺在床上的残废说的是真的?”他心里狐疑到了极点。 流云观在俗世中,也有不小的影响力,尤其是在西北,所以高铁商务座的票很快就买好----来的时候,他们还乘的是飞机,但现在国家禁空,全国的飞机都停飞了,所以如今最快的交通方式,只能是高铁了。 七个小时之后,两人回到流云观。 流云观位于天水名山麦积山上,原本只是一个小道观,名不见经传,但自从四年之前开始,突然名气大涨,出了几个厉害人物,西北三省的富商权贵,多有到访。 如今流云观的影响力可以说是如日中天,道观在三四年间翻修了四次,一次规模比一次大,如今门中弟子有数千,人数众多。 老道士一会去,立刻就找观主去汇报了。 中年道士站在伏羲殿外,看到一位马脸师兄,连忙问道:“怎么回事,我看到,观外面好像是停了很多车,有客人来访吗?” “陆家、马家都来人了,拉卜楞寺和祁连山的人,也来了,据说是要商议秦岭洞天的事情,联合起来,向政府要名额呢,还有,听说燃灯寺那边,也有动静了。”马脸道士道。 “燃灯寺?”中年黑脸道士惊讶地道:“难道是那个得到了龙骸的老骗子现身了?” 马脸道士道:“那倒不是,听说是老骗子在外面读书的孙子回来了,重整燃灯寺,要接过老骗子的招牌。” “他那个孙子,不是失踪五年了吗?” “是啊,各方追查了五年,都没有找到线索,接过现在人家莫名其妙地回来了,很有可能是那个老骗子安排的,消息传出去,西北三省的同道都被惊动了,有些人已经赶往燃灯寺了。”马脸道士说着,道:“呵呵,可怜了那娃,估计会被吓死。” “吓死倒是好的,只怕是吓不死,他会被各方吃的连骨头都不剩吧,嘿嘿,有些人的手段,死人都会颤抖。”中年黑脸道士幸灾乐祸地道。 说话之间,伏羲殿里,走出了数十个身影,僧道俗都有,年龄不一,但都气势不俗,直接来到了停车场,各自都有专职司机,架势改装过的豪车,驶出麦积山,朝着宝鸡方向疾驰而去。 …… 宝鸡市,高新区。 李牧打听了一番,才来到了在水一方小区大门口。 王诗雨的父母,就住在这个小区。

上一篇   0515、挖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