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3、定亲 - 圣武星辰

0523、定亲

宝鸡市,生态百合花园酒店。 宝鸡市最好的星级酒店,坐落于高新区四路,布局别具一格,进入其中,宛如进入了苏州园林一样,曲水流觞,假山树木,空气清新,迎宾小姐的质量,也都是令人眼前一亮的级别。 【二月梅】包间里。 王诗武一家,正在设宴招待感谢李牧。 “叔叔阿姨实在是太客气了,不用如此破费。”李牧也有点儿不好意思,他本是想来打个招呼,顺便再传授点儿功法,没想到王振夫妻和大舅哥王诗武,竟然摆下了这样的阵势。 “活命之恩,犹如再造。”王振是个文人,遣词造句颇有古意,道:“小牧,你是我家的大恩人啊。” 白茹则是一个劲儿给李牧夹菜,道:“来,小牧,多吃点。” 王诗武笑道:“妈,小牧在仙界,什么没吃过,你别乱夹菜了。” 白茹白了儿子一眼,道:“你这个臭小子懂什么,我今天点的这些菜,都是小牧喜欢吃的。” 李牧笑道:“我也奇怪呢,一看这一桌子菜,真的都是我最喜欢的,哈哈,阿姨您是怎么知道的?” 白茹道:“以前小雨在的时候呀,念叨过你很多次,她放学以后回家,说起学校的事情的时候,提到最多的名字,就是你,我听多了,自然也就知道你了。” 李牧闻言,心中微微一抽。 说实话,对于王诗雨选择留在神州大陆修炼,李牧的心里,还有略有一点点的怨念的。 但是现在听白茹这么说,那一丝怨念,瞬间就消散无踪了。 毕竟是同桌,当初在学校的时候两个人的接触最多,彼此之间有说不完的话题,用一句‘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形容一下,也不为过,小男生小女生之间的那种爱慕,手指无意间触碰一下都会脸红心跳一个下午的那种感觉和美好,多么让人怀念。 算是初恋吧? 初恋的感觉,如何能够忘记,那是刻骨铭心的啊。 “小武啊,童童今天怎么没有来啊?”白茹话题一转,问自己的儿子道。 王诗武的脸上,闪过一丝阴霾和痛苦,一闪而逝,强颜欢笑道:“童童今天值班,请不到假,最近单位特别忙,很多领导都在加班呢。” 李牧一看一听,就知道怕是有什么变故。 不过男女感情的事情,太复杂,他也不好过问。 白茹还沉浸在丈夫恢复女儿有消息的幸福之中,没有注意到这么多,信以为真,道:“哦,好几天没有见童童了,怪想她的……你这个臭小子,不要太大男子主义,对人家童童好一点,现在像是童童这样的好女孩,真的是不多了,你小子也算是走了狗屎运。” 王诗武无奈地道:“好了好了,妈,我知道了。” “这孩子……”白茹气道。 包间里有说有笑。 李牧偶尔提起一些关于王诗雨的事情,一家人都听得心驰神往。 酒过三巡,白茹起身出去卫生间。 王诗武多喝了几杯,拍着桌子,道:“小牧,你说的那个地方,真是一个令人向往的世界啊,凡人可以修炼,可以成仙,我要是在那个世界,就好了,哎……”说着,又狠狠地灌了一杯酒。 李牧微微一笑,道:“日后,说不定有机会去,其实我今天来,就是想要教你们一些呼吸法,照此修炼,时间一长,不但可以强身健体,也可以百病不生,延年益寿,轻轻松松活个一百多岁,不成问题。” 一边的王振一听,满脸的震惊:“这……这么神奇?” 李牧道:“当然,这可是仙人功法。” 正说话之间,突然包间门打开。 就看白茹面色异常地走进来,还略有一丝生气,坐回到座位上,看了看自己的儿子,欲言又止。 “妈,怎么了?”王诗武察言观色,问道。 白茹看了看李牧,又看看丈夫,最后看着王诗武,道:“小牧也不是外人,我就只说了,小武,妈问你,你和童童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闹别扭了,还是……” 王诗武一愣,脸色有点儿不自然,道:“妈,没有的事儿,你说什么呢……” “你还骗我?”白茹道:“我刚才出去,看到对面的一号包厢里,白茹在陪人喝酒,她们一大家子都在,那场面和相亲一样,我还看到了你们的局领导,那个什么苏局长……你不是说白茹在值班吗?” 王诗武的脸色一下子就白了,哗啦一声站起来,但猛然间又想到了什么,面色颓然,缓缓地坐了回去。 这一下子,王振也看出不对劲了,放下酒杯,道:“小武,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时候,外面的服务员进来上菜。 李牧心中一动,笑着问道:“小姐姐,对面一号包厢里,都是什么人啊?在干什么?” 服务员也就十八九岁,眉清目秀,像是来勤工俭学的大学生一样。 听到李牧的问话,本能地想要婉拒,毕竟酒店是有规定的,但是一对上李牧的视线,感觉一下子就变了。 她只觉得这个少年笑容灿烂的像是午日阳光,眼睛里似乎是有钻石一样,莫名其妙地一下子就脸红心跳,什么事情都忘了,脱口而出道:“是两家人在定亲呢,听说一家是外地来的豪门,一家是公安局长的外甥女,可热闹了,我们酒店的老板,还专门去敬酒了……” 李牧点点头,道:“谢谢小姐姐,你真漂亮。” 女服务员面红耳赤,不敢再与李牧的眼神对视,连忙退出了包间,心里如小鹿乱撞一样。 她站在包间门外,深深地呼吸了几次,心里还不由得想,刚才那位少年,看起来也就十七八岁,真的是好看啊,妥妥的小鲜肉,还彬彬有礼,要是可以要到他的微信…… 包间内。 王诗武一听‘定亲’这两个字,整个人像是被抽取了浑身的力量一样,双手抓着自己的头发,头埋在饭桌上,已经是心乱如麻。 王振和白茹一看儿子这样子,也一下子明白了过来。 看来未来的儿媳妇是飞走了。 可是,这事情来的太突然了吧? 五日之前,童童还来康复医院看望王振,非常热情,一点儿没有要分手的迹象啊,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子,怎么突然就和别人订婚了呢? “小武,这是怎么回事?”白茹看着儿子,道:“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童童的事情?” 王振也一脸紧张地看着儿子。 王诗武摇摇头,道:“妈,你别问了,怪儿子没有用,童童她也是迫不得已,我……哎。”这位优秀的人民警察,在面对这样的事情的时候,深深地感觉到了自己的无力。 正在这时,突然包间门从外面打开了。 一个身形矮胖,酒糟鼻的胖子,西装革履,从外面走进来。 他目光扫视一圈,最终落在了王诗武的身上,轻蔑地一笑,道:“咦,小王,你果然在这里啊,我还以为看花眼了呢,走走走,今天是童童定亲的大好日子,跟我一起过去,敬一杯酒吧,苏局长也在呢……” 说着,过去就要拉王诗武。 王诗武面色颓然,又有一些愤怒,道:“马圳?你这是什么意思?” 那胖子嘿嘿一声,皮笑肉不笑地道:“没有什么意思啊,大家同学一场,我这是在帮你呢,叫你过去一起敬一杯酒而已嘛,在领导面前露个面嘛,再说,你和童童也谈过对象,如今虽然童童另攀高枝了,但情分也在嘛,去祝贺一下,也是理所当然嘛……嘿嘿,怎么?当年的大才子,连这点儿度量都没有啊?” 王诗武站起来,脱口而出地道:“好,去就去。” “小武……” “儿子,你……” 白茹和王振,都担忧地看向王诗武。 他们深深地知道,儿子对于童童用情何其之深。 一边的李牧,到这个时候,也明白了,这件事情,只怕是另有内幕,他早就感应到,那一号包间里,有几个人的身上,有‘微弱’的能量波动,看来是武林中人。 当然,这种微弱,当然是在李牧眼中。 对于这个世界的武林中人来说,一号包间其中两个人武林高手,算是很强了,大概都是化境层次,比当日去堵截燃灯寺的大部分武林高手,都要强上一筹。 “小武哥,坐下吧,不用去。”李牧开口道:“这件事情,我替你解决。” 王诗武一看李牧发话了,心中一喜,连忙坐下。 如今,他对于李牧的崇拜,已经是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方。 之前,他也想过请李牧帮忙,但转念又一想,对方的人也是大有来头,据说也是‘神仙中人’,而且背景势力,据说是可以通天,所以也就熄灭了这个想法,免得给李牧带来麻烦。 对于王诗武来说,李牧治好他性命垂危的父亲,对于他们家,已经是天大的恩德,怎么还能再因为自己的私事,给李牧招惹来这么多的麻烦。 “兄弟,你混哪的?”酒糟鼻马圳脸色变了变,道:“这事儿和你有什么关系?” 李牧轻轻地摇着杯中酒,看也不看,道:“你自己滚出去,还是让我把你丢出去?” 对于这种普通人,李牧连出手教训的打算都没有。 “你……”酒糟鼻胖子马圳大怒,但一看李牧这体格身段,有有些色厉内荏,冷笑一声,道:“好,小东西,山水有相逢,咱们走着瞧……”他看向王诗武,又嘲讽道:“连自己的女朋友都保不住,我要是你,买一块豆腐一头撞死了。” 说完,转身就出去,回到了一号包间。

上一篇   0522、合作

下一篇   0524、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