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4、怎么回事? - 圣武星辰

0524、怎么回事?

一号包间。富丽堂皇。 这个包间是整个生态百合花园酒店之中面积最大,最奢华,也是只有达官贵人才能订得到的包厢,占地面积约有一百多平米,有专门精挑细选出来的服务员,在这里提供最上乘的服务。 此时,整个包厢里的气氛非常好。 除了苏玉童一家人之外,还有苏父的兄弟姐妹四人极其家人,其中就包括高新区公安分局的局长苏汉伟。 直径六米的巨大圆桌,周围足以坐下五十个人,其上有山水造型,小型假山和流水,别具特色,而外围一圈各个座位可以够得着的地方,自动转盘微微转动,其上盛放着的佳肴,圆桌周围坐着的人,一伸手就都可以吃得到。 只是因为这桌子太大,食客们交流就略有不便,面对面坐着的人,之间至少也有六米的距离,说话声音太小,都听不到。 一位身高一米七左右的白净年轻人,脸上略有被酒色掏空了身体的阴虚之色,带着得意的笑容,坐在最主座上。 而其他人看向这个年轻的眼神里,都带着一丝丝的忌惮,多有讨好的笑容。 一袭盛装的苏玉童,就坐在这个年轻人的旁边。 化了精致妆容的她,在包间完美灯光的印衬下,宛如一尊玉美人一样,肌肤白皙如玉,美丽到了极点、 只是作为今日宴会的主角之一,她的表情冰冷,不带笑意,大部分时间,都低着头,也不与人说话,只有在旁边这位年轻人问到什么的时候,才很敷衍地应付一下。 这种姿态,让人有觉得这个美人儿是冰雪堆砌的一样,不好搭讪。 马圳推门进来,向那位白净年轻人道:“陈少,那小子不给面子,不过来敬酒。” 之前,是他主动说,看到了苏玉童的前男友,要请过来敬一杯酒的,结果自告奋勇地去请人,却无功而返,脸上就有些挂不住。 “不给陈少面子?” “王诗武脑子坏掉了吧。” “你没有说苏局长也在吗?” 饭桌上的其他几位年轻人,也都开口,话里话外,带着一些煽风点火的味道,都是马圳的狐朋狗友。 马圳是市里一家综合实力足以排进前三的房地产公司老总之子,典型的纨绔,这几个年轻人也都差不多,几日之前,‘陈少’来到宝鸡市之后,马圳通过父亲的关系,搭上了线。 这几日,他和这些朋友们,带着‘陈少’在市里吃喝玩乐旅游,投其所好,做了不少的工作,颇被陈少欣赏,也是出于其父马明玉的授意。 马明玉此时就在饭桌上,闻言微微皱眉。 他对于儿子在这个时候,把苏玉童前男友的事情捅出来,其实是不太满意的,又去对方的包厢里挑衅,这绝对是无事生非,不可取。 当然,马明玉这样想,并非是对于王诗武的同情,这种小角色的死活和感受,他根本不放在眼里,他是怕儿子弄巧成拙,引起‘陈少’的反感。 马圳一脸无辜地辩解道:“我说苏局长也在,还说了陈少的身份地位,谁知道那包厢里,还有一个小年轻,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气焰非常嚣张,非不让王诗武来……” 他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 眼看着那面容白净的年轻人,神色已经开始有些不善,苏汉伟连忙岔开话题,开口,缓和气氛,道:“都是以前的事情了,既然人家不愿意来,就算了,反正以后啊,我家童童和他也没有什么关系了……继续继续,不要被这些事情打搅了正事。” 苏家的其他亲戚,包括那日拉着苏玉童回家的二姑,也都连忙笑着打圆场。 白净年轻人陈少笑了笑,端起酒杯,喝了杯中酒。 苏汉伟等人的心情,这才略微放松了一些,以为事情过去了。 谁知道年轻人喝完酒,突然啪地一声,将酒杯掷在桌上,道:“我说嘛,整天板着个脸,对我冷冰冰的,好像跟了我是亏待了她一样,原来是还有旧情人……呵呵,你们苏家,就这样糊弄我陈少华?” 他这么一说,顿时包间里的气氛,就迅速地冰冷了下来。 苏汉伟心中腾起一团火气,这个‘陈少’也未免欺人太甚,但一想到对方的身份,再气也得忍着,而且,苏家还是有求于对方。 苏玉童对于身边这位发怒的年轻人,并无任何畏惧,闻言,也只是呆呆地盯着眼前的桌子,如同没有了魂魄的牵线木偶一样,面色未有多大的变化。 陈少华看到苏玉童的表情,心中更是不满意。 “哈哈哈,就没有我陈少华请不来的人……在这小小的宝鸡市里,不给我面子的人,还没有出生呢……苏玉童,你的前男友,你自己再亲自去给我再请一次,这一次,要是那小子还不识抬举,就别怪我心狠手辣,做出一些什么事情来。”威胁之色,毫不掩饰。 苏玉童的面色一变。 她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站起来,一句话都不说,就朝着包间外面走去。 苏父苏母也是又急又气。 女儿还未嫁过去,就被这样对待,当众数落,呵斥,这个‘陈少’显然并不是特别在意女儿的脸面,以后的日子,女儿会过什么日子? 但是,他们没有办法啊。 说实话,他们以前见过王诗武,也很满意,那个是一个好小伙子,有能力孝顺,人品好,但是……时代变了啊,而且,他们有求于人,女儿几乎是不得不被当成了交易品。 “我也去……嘿嘿,陈少,我帮你盯着点。”酒糟鼻的马圳是唯恐天下不乱,再一次自告奋勇。 他主要是为了去那个包间,看到王诗雨和那个训斥他的少年吃瘪。 苏汉伟一看情况不对,也站起来,道:“我也去劝劝吧。” 他这倒不是去为难王诗武,而是想要打圆场,好好说说道理,让王诗武和他的朋友,千万不要一时冲动,做出什么激烈对抗的事情来,否则不可收场啊。 那陈少华的心性,已经表露无疑,是一个心狠手辣之辈,一旦发起疯来,做出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便是他这个局长,也难对方没有什么办法。 毕竟,对方来历太大了,神仙中人,背景通天啊。 陈少华坐在主座上,面带冷笑。 他从来就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在家族之中,有点儿地位,但并非是重点培养的接班人,以前,只能算是被陈家散养吧,但随着大时代来临,却机缘巧合,被查出有修炼天赋,得以拜入七圣宗之一的大宗中,成为一脉传人,一下子身份地位飙升。 这一年以来,他在陈家中的地位也是飙升,借助着宗门的势力,毫无顾忌狠狠地打了以前那些人的脸,便是以前家族重点培养的接班人,在他面前,也是低贱的如同一条狗一样。 他现在,就是暴发户心态,也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 而这一次和苏家定亲,也不过是一桩交易,宗门安排好的,他无法违逆,不过幸好,这个苏玉童姿色倒也不错,睡一睡也无妨,就当是娶了一房小妾吧。 即便如此,他也不能容忍,这个女人的心中,还有另外一个人,哪怕是明明是他自己在夺人所爱。 实际上,哪怕是一会儿王诗武过来敬酒,陈少华也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羞辱一番,然后找几个机会,直接弄死沉塘就行了。 宗门的手段,反正一般警察也查不出来,就算是查出来,也不怕。 陈少华面色阴冷,摇晃着酒杯中的红酒。 一抹抹的殷红,在杯壁上不断地渲染,似是鲜血。 苏家的人,战战兢兢。 苏玉童二姑还试图圆场,笑着赔不是,还拉着苏父苏母,一起试图扭转气氛,但陈少华只是冷笑,根本不理这一茬,让苏家的人,尴尬无比。 而在包间大圆桌旁边,客座沙发,坐着一位须发皆白,红光满面,鹤发童颜的老人。 这老者看起来也得有七八十岁,精神矍铄,慈眉善目的样子,穿着白色长衫,宛如老神仙一样,手里捏着一串赤红色的佛珠,闭着眼睛,不断地攥动,对于整个包间里发生的一切,充耳不闻。 他的白色长衫左胸,纹着一只振翅翱翔的白鹤,活灵活现,似是活物一样。 沙发两侧,各站着一位同样身穿白色长衫、布鞋,腰间悬剑的年轻人,同样的长发,同样的发髻,神色冷峻凛然,气息冰冷,拒人于千里之外。 这三人,与整个包间里的气氛格格不入,似乎是另外一个世界一样,之前便是苏汉伟这样的高官,也不敢贸然上去打招呼。 他们,便是陈少华嚣张的资本。 真正的七圣宗弟子。 真正的神仙中人。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过了片刻,包间门打开。 马圳哭丧着脸冲进来。 “陈少,那混蛋不给你面子,还让王诗武动手打了我……陈少,他们也太嚣张了啊。”他一张脸上,左右各三四个巴掌印,脸颊肿成了猪头,说话都漏风,要多凄惨,有多凄惨。 这样的画面,和众人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苏汉伟都去了,怎么马圳还被打成这样打回来了? 而且,苏玉童竟然没有回来? 这是怎么回事? ---------- 还有一更

上一篇   0523、定亲

下一篇   0525、师父也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