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5、师父也跪了 - 圣武星辰

0525、师父也跪了

陈少华的脸上,顿时如笼罩了一层寒霜。 他的眼睛里的光芒,就像是被激怒了的野兽要爆发前兆一样的阴狠。 “陈少,那包厢里,有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野小子,嚣张的很,非但不过来,还直接放话说,限你在三分钟之内,过去磕头赔罪,否则,让你后果自负。”马圳哭丧着脸,脸上的巴掌印子,是真的疼啊。 他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罪。 马明玉一看自己的儿子被人打成这样,顿时也怒了:“是谁?敢这么嚣张?光天化日之下,敢动手打人……” 马圳又疼又气,哼哼唧唧地道:“以前没见过,是一个小年轻,但苏局长对他很客气……应该是什么市领导的公子哥吧,装逼的很。” 陈少华呼地站起来,冷笑道:“让我过去磕头谢罪?嘿嘿,好大的口气啊,就算是省领导的公子爷,也死定了……”他扭头看向沙发上的白发老人,道:“师父,这事情你管不管?” 白发老人没有睁眼,淡淡地道:“鹤羽、鹤飞,你们二人,陪你们陈师弟过去看看吧,不要闹出人命就可以。”慈眉善目的他,说出来的话,却是让人心惊肉跳。 他身侧左右的两个白衫年轻人齐齐躬身,面无表情地道:“遵命。” 陈少华嘿嘿一笑,直接就朝包间外走去。 那两个年轻人紧随其后。 其他人一看,这怕是要出事情。 看来老神仙的弟子,要出手了,这么精彩的事情,绝对不能错过。 马圳捂着脸,和几个狐朋狗友,都跟了出去,马明玉等几个中年人,也站起来,苏家的人一看,也跟着连忙走出去…… “千万不要出什么乱子才好啊。”苏母急的团团转,拉着丈夫的手,赶紧跟着。 “要我说啊,这个王诗武,实在是太不懂事了,我不是已经让二哥给他说了嘛,还不知难而退,心在闹出这样的事情来……”苏玉童二姑气呼呼地道。 苏父瞪了她一眼,道:“这能怨小王吗?”是陈少华咄咄逼人,在这种情况下,还要让人过来敬酒,这分明就是在欺负人啊。 但是多的话,他也不敢多说。 今天事情闹到这种程度,已经脱离控制了。 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二月梅】包间门口。 嘭! 陈少华抬起一脚,直接就将包间的门踹开,大咧咧地走进去。 他进去一看之下,眼中更是冒火,一股杀意就再也按耐不住。 却原来,包间里桌子边,苏玉童正与一个身形高大面容俊秀的年轻人,手拉着手,有说有笑的样子,含情脉脉,笑中带泪,还哪里有丝毫之前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 这和坐在他身边时,根本就不是一个样子。 这个年轻人,就是那个奸夫王诗武吧? 陈少华一瞬间,就下了杀心。 他必须要弄死王诗武,而且是要当着苏玉童的面。 弄死这个奸夫,让这个贱女人痛苦后悔一生。 “贱人,让你去请人,你竟然一去不回?”陈少华盯着苏玉童,眼中喷火地质问道。 “童童,你怎么……”二姑进来一看这场面,顿时也慌了,这都拉拉扯扯在一起了,还被‘陈少’看到,解释不清楚了。 其他跟着进来的人,看到这一幕,苏家人暗呼一声糟糕,而马圳等人,则是立刻幸灾乐祸了起来。 王诗武第一时间站起来,将女朋友保护在身后,看着暴怒的陈少华,道:“你是谁?不打招呼就闯进来,太没有礼貌了,请你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陈少华哈哈大笑,眼中尽是轻蔑之色:“蠢货。” 他也懒得在多和自己眼中的一个死人说话,而是看向坐在另一个座位上的苏汉伟,冷笑着道:“苏局长,你就是这样来请人的?呵呵,看着你的外甥女,和野男人私通?我看你这个局长,也是做到头了。” 二姑也是一脸焦急,道:“二哥,你怎么……你怎么也这么糊涂啊。”一个劲儿地使脸色,让自己二哥赶紧想办法圆场,解释,真的是心急如焚。 马圳心里恨刚才自己被控制住,被王诗武抽巴掌的时候,苏汉伟在一边冷眼旁观,心中一动,故意火上浇油,道:“苏局长,你刚才不是说,你支持苏玉童和王诗武在一起吗?呵呵,现在陈少来了,你怎么解释?” 苏汉伟看也没有看他一眼,而是依旧坐在李牧的身边。 此时,他心中的震惊,还没有完全消散。 做梦都没有想到,王诗武家里竟然和李牧这位神仙有关系,而且交情匪浅的样子,说实话,刚才推开门进来的时候,看到李牧的一瞬间,他整个人都惊呆了。 经历了少祖山燃灯寺一行之后,苏汉伟深深地知道了李牧的可怕,不仅有着神仙一样的说短,更是连部队大首长都极为恭敬对待的人啊。 这几日以来,燃灯寺门口宛如修罗血狱一样的满地尸体一幕,还在他的脑海之中浮现,而杀了这么多人,部队大首长却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甚至在后来,在下山的时候,那位大首长,更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叮嘱,在宝鸡市区域之内,不管发生什么,千万不要得罪李牧这尊神仙。 就连自己那位大姐,说起李牧的时候,也是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极为忌惮,也抽时间私下叮嘱了数次,告诫他,李牧的地位非同小可,便是最高层的几位大领导,也都极为重视…… 这就更让苏汉伟诚惶诚恐了。 所以,此时看到自己的三妹,还有其他苏家人,想自己使眼色时,他就如没有看到一样,保持着安静。 至于陈少华的质问? 他也当做没有听到。 神仙打架,他无法掺和其中,静观其变吧。 而他这样的表态,落在陈少华的眼里,自然是如同烈火中浇油,他也懒得再多废话,直接抬手一指王诗武,道:“鹤羽,出手,给我他杀了。” 鹤羽略微犹豫,道:“师父刚才说……” “师父那里,我去解释。”陈少华阴狠地道:“现在,我就要这个杂种死在我面前……动手。” 苏玉童连忙拉住了王诗武的手,要保护自己的心上人。 这时,李牧终于开口了。 “看来我说过的话,有人并不放在心上啊。” 之前,他就对武林中人放话,谁敢在市内为非作歹,杀无赦,结果现在就又有武林中的势力,光天化日之下,就要杀人……看来给武林中人的教训,还是不太够啊。 他之前没有开口,其实就是想要看看,这些武林中人,能够嚣张跋扈道什么程度。 现在看来……死有余辜。 李牧看着陈少华,面色平静地道:“这样,我给你一个机会,跪下来好好道个歉,我可以不追究你师门的责任,否则,你,还有你的师门,都将因为你今日的杀念而不复存在。” 陈少华这时候,目光才落在李牧的身上,上下一扫,阴狠地冷笑道:“刚才就是你吧,从中作祟,要让我过来跪着磕头?不知死活的东西……鹤飞,给他打断他的腿,让他跪在地上起不来。” 叫做鹤羽的白衫年轻人,毫不犹豫,直接对着李牧出手。 师父刚才说过,不要闹出人命,至于打残几个人,他的心里,还是没有丝毫的负担的。 然而,他刚一出手,恐怖的事情就发生了。 一股沛然莫御的无形压力,骤然降临在他的身上,恐怖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他双腿一软,毫无反抗的余地,直接跪在了地上,咔嚓一声,膝盖骨粉碎性骨折。 “啊,我的腿……”他如杀猪一样惨叫。 什么? 另一外叫做鹤飞的年轻人,实力不错,心中一跳,第一个反应过来,知道遇到了高手,下意识地反手就搭在了腰间长剑的剑柄上,想要拔剑出剑。 李牧只是一眼看过去。 鹤飞只觉得似是泰山压顶一样的力道涌来,他也毫无悬念地跪倒在地,膝盖骨跪破了地面的瓷砖,骨头碎裂了不知道多少块,也杀猪一样嚎叫了起来。 什么? 发生了什么事情? 直到这两个‘神仙弟子’,都倒下来,这个时候,冲进包间来的众人,这才反应过来,情况似乎是……有点儿诡异? 陈少华亡魂大冒。 他毕竟是跟随师兄弟们,见过一些场面的,反应也快一些,一下子就惊出一身冷汗,立刻意识到,碰到了硬茬子,当下一句话也不说,转身就逃…… “逃得掉么?” 李牧一抬手,凌空就将他摄了回来,往地上一惯。 咔嚓。 陈少华也跪在地上,膝盖骨碎裂,疼的尖叫:“啊,啊啊……师父,救我……救命啊。”剧烈的疼痛,让他一张脸都扭曲变形了,冷汗淋漓,这个时候,开始有点儿害怕了。 “太吵了。”李牧一抬手。 鹤飞鹤羽陈少华三人突然就发不出来任何的声音。 他们嘴巴乱张,面色惊恐,挣扎。 “给了你们机会,不知道悔改。”李牧道:“死有余辜……” 话音未落。 “手下留情。” 一个声音传来,就看之前在天字一号包间里,一直都闭目养神,宛如天外的那位鹤发童颜的老神仙,冲出来,速度极快,宛如一阵疾风一样,冲到了这边【二月梅】包间里。 李牧一眼看过去,道:“你也跪下。” 咔嚓。 这位仙风道骨的老神仙,就仿佛是最听话的孙子一样,也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咔嚓一声,膝盖骨也不知道碎裂成为多少块。 这一下子,所有人的眼珠子,都差点儿掉在地上。 刚才这位老神仙传音,身形如电,瞬间赶来,真的是如电影电视里的世外高人一样,结果呢,李牧一句话,竟然就也乖乖地跪下了,简直就像是驯服的牧羊犬一样……这也太荒诞了吧。 而之前还在无声地挣扎的陈少华、鹤飞鹤羽三个人,看到这一幕,仿佛是连疼痛都忘记了,瞠目结舌地看着自己的师父,完全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 师父……也跪了? ------- 第三更

上一篇   0524、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