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6、高到了什么程度(第一更) - 圣武星辰

0526、高到了什么程度(第一更)

最懵逼的其实还是‘老神仙’自己。 之前他倒是看出来,李牧是一个高手,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却高到了这种程度,只是一句话两个字,就言出如法一样,令他一身修为完全没有发挥的余地…… 这得‘高’到什么程度? “阁下……何方神圣?”‘老神仙’颇有骨气,膝盖碎裂,但咬着牙,没有惨呼,艰难地抬头,看向李牧。 李牧道:“你不配知道。” 不过‘老神仙’这个时候,猛然想起一件事情。 四日之前,在少祖山燃灯寺门口,发生过一桩武林惨案。 据说去追查燃灯寺中那个偷了龙骸的老骗子的踪迹的数十名武林高手,被一个叫做李牧的少年人,杀了个一败涂地,并且那少年人,还放话出来,不许武林中人踏入少祖山,更不允许武林中人在宝鸡市内为非作歹。 消息传开,武林中颇为轰动。 毕竟死的几个人,也算是西北三省武林道上的好手,尤其是张云飞,剑术不俗,但据说连这少年的一招都没有接下来,就被秒杀,所以还是引起了许多武林高手和宗门的注意。 更有诸如李牧可以徒手接狙击枪子弹,意念阻挡枪火之类的消息,穿的沸沸扬扬。 对于此,武林中的评价各不一样。 但有一点却是趋于相同的----那就是这个叫做李牧的少年,或许很强,但徒手接住狙击枪子弹之类的,应该是宣传扩大了。 大多人的人都认为,在燃灯寺门口吃了大亏的各大世家和势力,为了让他们显得没有那么难堪和无能,所以故意夸大了李牧的实力,以免被武林同道耻笑。 毕竟徒手接住狙击枪子弹这种事情,简直就是荒诞不经。 这不是人力所能做到的事情。 然而现在,‘老神仙’一想刚才的情况,能够一句话两个字,就让他跪在地上的人,也许真的能够徒手接住狙击枪的子弹? “你是……杀神李牧?”他骇然道。 李牧脸上浮现出一丝意外。 “杀神?呵呵,这个外号倒也不错,杀出一个黎明……王诗武和苏玉童是我的朋友,为难他们,就是为难我,你们是哪个宗门的?把我的话,当成是耳旁风吗?” “这……”‘老神仙’低下头,道:“不敢,我们都不知道……” “我不想听这种没有任何意义的可笑解释……说吧,你哪个宗门?”李牧咄咄逼人。 其他人此时,也都已经完全惊呆了。 王振和白茹,对于李牧的实力并不是特别惊讶,毕竟看到了李牧生死人肉白骨的神通,眼前这一幕,还算是正常范围之内的事情。 让他们感觉到震惊的是,面对敌人时候的李牧,完全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没有与他们相处时那种如邻家男孩一样的随和,而是变得具有绝对的威严且冷酷,仿佛是一位高层次的生灵在俯瞰低层次生命一样,不可违逆。 马圳父子,心里狂呼着,意识到,他们今天可能做了一个无比愚蠢和错误的决定,但是现在怎么办? 为什么‘老神仙’等人,竟然连这个小东西都没有任何办法? 杀神李牧? 这是什么名号? 现在这样的法治社会,怎么弄得还像是武侠小说里面一样,‘杀神李牧’这四个字,很厉害吗?换做以前,他们也许觉会觉得这样的外号太中二,太傻逼,太可笑,但是现在,谁特么的笑得出来? 苏家的人,苏父苏母,还有二姑等人,此时也完全是脑海空白的状态。 事情不断地峰回路转。 谁也没有想到,王家竟然也有这么大的靠山。 而且看起来,陈少等人在这个少年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这下子怎么办? 至于其他跟着过来看热闹的宾客,此时都鸦雀无声,一点儿动静都不敢发出,生怕引来李牧或者是陈少等人的注意,被记恨。 ‘老神仙’此时心中的惊骇和后悔简直无法形容,他不敢违逆李牧的意思,连忙道:“在下七圣宗之一的真灵宗长老灵鹤子。” 七圣宗? 李牧有点儿印象。 之前,他在燃灯寺的门口,杀过一位七圣宗之一的观星宗弟子,而范祖昂也是七圣宗之一的圣言宗的弟子,根据范祖昂所说,七圣宗是当今国内最大最顶级的七个修行宗门,执国内修炼界之牛耳。 但那又怎么样? 在李牧的面前,什么七圣宗,不过是土鸡瓦狗一样。 “真灵宗就教出这种垃圾一样的弟子?大庭广众之下,就要杀不会武功的普通人,呵呵,我看所谓的七圣宗之一,也不过是一个藏污纳垢的场所。”李牧心中的杀意,已经悄然流转。 他回到地球,最见不得的就是这些依仗着修炼的力量欺压普通人的事情。 这些地球上的武道实力,不思保家卫国,不思发扬传传承,却欺凌弱小,草菅人命,枉顾国法,自以为凌驾于众生之上,优越感十足,对于普通人予取予求,和国家讲利益讲条件…… 这种人,是武林中的败类。 这种宗门势力,也没有存在的必要。 经过了当日燃灯寺门口一战之后,李牧心里已经有了决断,这种存在,只要被他遇到,就绝对不会留手,一定要犁庭扫穴,清理个干干净净。 “我知道,你们现在迫于我的压力,不敢说什么,但只要我一不在,你们也许就会暗中对付王家,对付小五哥和童童姐,对不对?”李牧看向灵鹤子和陈少华等人。 “不敢不敢。”灵鹤子连忙道。 陈少等人被禁言,但也一脸辩解求饶的样子。 但他们心里真正是怎么想的,谁知道呢? 李牧冷笑道:“你们这种阴域卑劣的东西,我见的多了……但是我的手段,你们这种蛆虫又怎么能够知道?也罢,今天,我就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谁能在我小五哥的手中,撑过一招,我就让你们完好无损地离开。” 说着,他一抬手。 四道绿色毫光,射入到了灵鹤子四人的体内。 瞬间,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这四人跪碎的膝盖,彻底恢复了,碎裂的骨头完好如初,皮肉上连一点点的红印都没有。 灵鹤子四个人,只觉得痛苦瞬间消失,膝盖部位,反而是有着前所未有的舒适感,体内的力量,也随之完全恢复,不再受丝毫的控制。 “这……”陈少华看着自己的双腿,也可以开口说话了。 简直是神迹一般的李牧。 李牧又扭头,看向王诗武和苏玉童,脸上出现了笑容,道:“小五哥,你刚才不是说,想要修炼武功吗,成为武道高手吗?现在,我就教你一些简单的入门炼气之法,先为你开启‘气海’,让你真正走上修炼之路。” 说着,他屈指一弹,一缕赤红色光华,自指尖弹出,涌入到了王诗武的灵台。 王诗武还未反应过来,瞬间体内就发出一阵阵噼里啪啦宛如爆豆一般的脆响,好似是体内有无数个穴窍在发出嗡嗡嗡的蜂鸣一样,古怪到了极点。 同时,其他人都看到,一层层肉眼可见的气旋、气流以王诗武为中心,就缭绕了开来,有一种火焰一般的温度,在整个包间里弥漫开来。 “童童嫂子,你先站在一边。”李牧笑着对苏玉童道。 “啊?好的好的。”苏玉童和心上人拉开了一点距离。 就看王诗武整个人的皮肤,突然变得炙热赤红,像是染了色一样,但很快就又恢复正常,这一切异象结束之后,他整个人的仿佛是变了,但又仿佛是一点儿都没有变,给人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 “天,这是……伐毛洗髓?” 灵鹤子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惊呼,如见了鬼一样。 陈少华、鹤飞鹤羽三人,不懂其中奥义,所以倒是不觉得有什么,但灵鹤子修行多年,这点儿眼光还是有的。 刚才那一幕,可是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机缘啊,便是许多天才都无法得到如此机缘,而杀神李牧,竟然只是一弹指,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可以让一个完全不懂武道、没有武道基础的人实现伐毛洗髓? 这是什么手段? 灵鹤子心中再度掀起了滔天巨浪。 李牧没有说话。 这乃是真正的仙道灌体之法,岂是伐毛洗髓这种低级手段可比? “小武哥,你用之前学过的军体拳就好。”李牧叮嘱了一句:“一人一拳,能接下你的拳,就让他们走。” 王诗武有些迟疑:“这……童童已经回到了我身边,要不……就算了?” 这是一个善良的小伙子。 李牧正色道:“小武哥,今天我就托大一点,给你上一课,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之前他们侮辱你的父母,还侮辱童童姐,这个陈少华,更是要杀你……记住,放纵坏人,就是坑害好人,男子汉大丈夫,有所不为,但一定也要有所为,还有一点,千万要记住,不要轻易原谅杂碎,因为它们不值得被原谅,明白了吗?” 这也算是向未来的大舅哥,掏心窝子了。 其实李牧之所以这么做,不是为了自己装逼,而是有更深层次的考虑。 一则是希望,在世道变坏之前,王诗雨的家人,有自保的能力,也有自保的心态,毕竟他也不可能一直都留在王家当保镖,人心险恶,江湖中的人心更加险恶,谁知道灵鹤子等人身后的宗门,会不会隐忍,然后找机会报复?这是为了震慑真灵宗。 二则是通过这种方式,露几手,向国内武林,释放出一些信息,让这些蠢货们明白,【杀神李牧】这四个字的分量,到底有多重,免得一些不知所谓的东西,还如同苍蝇一样来烦自己……这是为了震慑整个国内武林。 这算是用心良苦了。 ------------- 稍后还有一更

上一篇   0525、师父也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