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7、恶有恶报(2更) - 圣武星辰

0527、恶有恶报(2更)

王诗武仔细琢磨了一会儿,猛然抬头,双目清澈清明,道:“我明白了……接拳。” 他一拳打向陈少华。 拳法拳势很简单,是他在警察学校时候,学过的军体拳,比普通人强一些,但和武林高手们的功法比起来,就差了太多,不值一提。 陈少华心中又羞又恼。 今天他的脸面算是丢完。 这一年多以来心态的快速膨胀,让他太过于目中无人,见状,有些狗急跳墙的味道,大叫道:“李牧,这可是你让我们接拳出手的,我要是打伤了他,你可别说话不算数……”他修炼了一年,对付一个普通人的信心还是有的。 话音未落。 轰! 王诗武已经一拳轰在了陈少华的掌心。 咔嚓咔嚓。 一瞬间,陈少华的臂膀骨头,不知道断裂为多少截。 更为不可思议的是,还有一团赤红色的火焰,从王诗武的拳头中爆发出来,顺着陈少华的断臂燃烧过去,朝着他的身体蔓延,空气里立刻弥漫出烤肉一般的焦臭味道。 “啊,我的手,啊,杀死我了……” 这个嚣张跋扈的陈家大少朝着跌去,但却撞在了一堵无形的空气墙上,弹在地面,只能在一个小范围里挣扎,杀猪一样尖叫了起来,拼命地挣扎着。 “不,饶命,我错了……师父,师父救我……” 他发出生命之中最后的挣扎。 一边的灵鹤子,看到这样的一幕,还哪里敢说一句话,扭过头去,看都不看这个平日里他宝贝的不得了的弟子。 苏汉伟出于警察职业的本能,刚想要站起来说什么,突然想起来,之前范祖昂对他说过的一些话,尤其是,这个陈少华一闯进来就要杀人,这幅做派,说上不知道沾染了多少的血腥,死有余辜,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大姐苏措说过,李牧手中,是有国家特授的针对武林中人的执法权,可以生杀予夺的。 这是合法的。 于是,他又重新做了回去。 而其他人还未想太多,陈少华已经化作了一团青烟,消散在了空气里,连一丝的痕迹都没有留下,死的干干净净了。 整个过程,像是演电影一样,倒也没有什么血腥。 王诗武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手掌。 他没想到自己随意一拳,竟然有这样的力量,可以感觉到,掌心里有炙热的气息流转,稍微尝试着控制一下,轰地一声,就有两团赤红色的火焰,在他的掌心里升腾了起来,犹如精灵一般跳跃。 这……就是仙道功法吗? 周围其他人看到这一幕,也不由得露出羡慕嫉妒之色。 看起来,这小子似乎是得到了了不得的好运了,一下子,成了仙人? 而灵鹤子则已经快要被吓傻了。 怎么会这样? 世间竟然真的存在神仙吗? 王诗武手掌上,冒出来的那种火焰之力,分明是各大宗门古老典籍之中记载的武道真气,绝非是化境内力可以相比,真气外放幻化,这已经是传说之中的境界了吧? 杀神李牧,真的是神吗? 一弹指,就制造出来一尊绝世高手? 难以形容的恐惧,将灵鹤子淹没。 他这一下子,总算是彻底明白,自己招惹到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了。 从燃灯寺惨败而归的武林中人夸大事实? 根本就是他妈的一个笑话好嘛。 非但没有夸大,还说的保守了。 这样的人,徒手接住子弹算什么? 就算是在核弹的轰击之下生存,灵鹤子也并不会觉得这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他已经顾不上去想其他了。 今天如果不能让李牧满意,不仅是他,只怕是连整个真灵宗,都要完蛋……这世界上,为什么真的竟然有神仙啊,他急的简直想要骂脏话了。 最终,他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砰砰砰磕头,道:“我错了,我们错了,恳请李牧先长,饶过我们这一回,我真灵宗自此之后,绝对不敢再与仙长您为敌……饶命,饶命。” 他连再接王诗武一拳的打算都没有了。 因为他明白,接不住。 哪怕是他的实力,接这一拳的后果,也必然是和陈少华一样,化作青烟飞灰,永世不得超生。 鹤飞鹤羽两人,也是有点儿眼力见的,一看师父这样,当下也跪倒在地,纷纷磕头,大声地求饶,忏悔。 李牧不为所动:“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干什么?想要活,就拿出来一点儿诚意来。” 灵鹤子一听,就知道敷衍不过去了,当下一狠心,咬着牙,拔出鹤飞腰间的长剑,剑光一闪,三条手臂,就掉在了地上,惊得周围其他人一片尖叫。 灵鹤子,鹤飞,鹤羽,按照江湖规矩,各自断了一臂,点穴止血,跪在地上,等待李牧的发落。 李牧微微一怔。 他原本是想要废掉这三人的武功的,但现在……断臂,和废掉武功也差不多了,武道路,算是断掉了,以后也基本上是废人,做不了什么大恶了。 “拿着你们的断臂,滚吧。”李牧摆摆手,道:“回去把今日的事情,告诉武林,就说我李牧说到做到,不要再用你们的无知和无耻,来挑衅我的底线和耐心。” “是是是……” 灵鹤子三人如蒙大赦,松了一口气。 “等等。”李牧突然又开口。 “仙长……您,还有什么事情?”灵鹤子心中一惊,还以为李牧改变主意了。 李牧指了指马圳父子,还有那群纨绔,道:“管好你们的狗,欺负了我的朋友,能一点儿代价都没有吗?今日这事情,是谁引起来的,你心里明白,还要我多说什么吗?” 灵鹤子一眼扫过马明玉、马圳父子,心里也是恨得要命。 今天要不是马圳自作主张,无事生非,煽风点火要让王诗武敬酒,哪里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他自己又怎么会断掉一只手臂? 这一笔账,他早就记在了马明玉、马圳父子身上,不用李牧说,他腾出手来,也要教训一下,而心在李牧说了,他就更不用顾忌什么了,马氏集团还能在国内做生意,那才叫怪事了。 而马明玉听到这样的话,再一看灵鹤子的表情,腿都吓软了。 他知道,马氏集团要完了。 不用说是李牧这种神仙,真灵宗的打压报复,他小小的市房地产公司,就根本承受不了。 不假思索,马明玉也噗通一声,就跪在了李牧跟前,痛哭流涕地道:“神仙,饶了我们吧,我们只是一些凡人,有眼无珠,饶了我们吧……” 他也知道,解铃还须系铃人,求灵鹤子根本无用,只有李牧发话了,他才能躲过一劫。 然而,对于这种为富不仁的东西,李牧根本懒得看。 理都不理。 马明玉一看,此路不通,心念一转,跳起来,一巴掌将儿子马圳拍倒在地,训斥道:“小畜生,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向小武和童童道歉,都是你惹出来的祸事,还不赶紧忏悔……” 马圳立刻就哭嚎着,向王诗武道歉,恳求原谅。 “聒噪。” 还不等王诗武说什么,李牧一挥手,一股无形之力,直接将这一对恶心的父子,弹出了【二月梅】包间。 “苏兄,苏局长,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替我求求情啊……”外面传来马明玉后悔不跌撕心裂肺的喊叫声,但很快就被隔绝。 苏汉伟站起来,对其他宾客道:“诸位,今日是我们家的家事,到此为止了,诸位请回吧,回去以后,什么事情该说,什么事情不该说,大家也都明白,多有得罪了,请吧。” 其他宾客这才如梦初醒。 今天发生的事情,简直是匪夷所思到了极点,也让他们大开眼界,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在他们的眼前,猝不及防地就一下子洞开了。 原来世界上,真的有神仙的存在。 他们打定了主意,以后绝对不能和王家、苏家有什么争执,反而是要想方设法地和这两家人搞好关系,说不定还能沾沾光。 一番客套之后,宾客们都恋恋不舍地离开。 “二妹,你们也走吧。”苏汉伟看了一眼童童二姑。 二姑很不舍,但也知道,自己没有给李牧留下什么好印象,而且之前还一力撮合童童和陈少华,犯了错误,也只好带着丈夫一起离开了,心中想着,以后一定要想办法,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要挽回自己在王家人心目中的形象。 最终,包间里就只剩下了王诗武一家,苏玉童一家,还有苏汉伟。 李牧的脸上,又浮现出了笑容,如一个随和的邻家大男孩一样,主动向两家的长辈敬酒,一点儿架子都没有。 气氛很快就缓和。 两家人都如同做梦一样。 在苏汉伟的提议之下,王诗武和苏玉童直接定亲了,且也约好了成婚的日子。 “哈哈,童童姐,我也敬你一杯,以后,你就是我嫂子了。谁敢欺负你,我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李牧笑着向苏玉童敬酒。 苏玉童心中,对于李牧是感激到了极点,也崇拜到了极点。 又是一番交流之后,李牧得知,原来苏家之所以逼不得已,答应将童童嫁给陈少华,除了来自于真灵宗的巨大压力之外,还是因为童童的爷爷,得了重病绝症,而陈少华答应可以为童童爷爷治病,所以童童才含泪答应。 “这事不难,我这里有一颗药,拿去给苏爷爷服下,保证药到病除。”李牧以东方青帝木气凝聚为一株药丸,交给了苏玉童。 苏家人千恩万谢。 最后,李牧教了两家人一些呼吸法,可以强身健体,才算是将这一次赴宴的目的,完全实现了。 夜幕降临。 李牧一个人离开了生态花园百合酒店。 他返回少祖山,在山上布置下了一些阵法,保护村民和寺庙,然后在夜色之中,御刀而行,朝着祁连山的方向飞去,赴范祖昂之约。 而宝鸡市,西北武林中,关于【杀神李牧】的传说,才刚刚开始流传起来。 ------- 第二更。 今天还有更,在晚上十一点多。

下一篇   0528、局势·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