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9、哨所 - 圣武星辰

0529、哨所

一场早来的暴风雪,席卷了整个祁连山整个山区。 这个季节有暴风雪降下,显得不太正常。 祁连山的山顶终年积雪,几乎整个河西走廊的农田,都是依靠山顶雪水融化来灌溉,才造就了甘肃西部斜长地带的粮仓,为国屯粮,但像是这个季节,如此大的暴风雪席卷整个山区,太少见了,便是许多年岁超过六七十的老农民,都没有见过。 不过,诡异的是,出了真正的山区,外面倒只是天气阴沉,人群密集地点,却没有受到风雪的侵袭。 好在是因为祁连山里多为岩石和红土,地势陡峭,植被稀少,不适宜居住,更不适宜放牧,基本上是无人区,所以这突如其来的诡异场暴风雪并未造成太大的人员伤亡。 气温一度到了零下二三十度。 “呵呵,真是一场好雪啊。” 一个只穿着一袭单薄的土黄色长袍的魁梧络腮胡大汉,站在孤峰之巅。 他鹰钩鼻,眼窝深陷,明显不是中国人的体貌特征,而是中东人,站在海拔五千多米的南山峰上,看着头顶天空中不断酝酿着的雷云风暴,再看看四周一望无际的风雪茫茫,脸上流露出一丝喜色。 他就这么只身站在南山峰之巅,身前身后都是万丈悬崖,一个不小心,跌下去,都会粉身碎骨,但山中罡风如何猛烈,也只是将他单薄的衣袍卷动,却难以撼动他的身影丝毫。 一只罕见的黑嘴金眼鹰隼,蹲在他的肩头。 这只鹰隼,体型不大,翅展大概也不超过一米,羽毛为雪白色,金色的眼圈,翅羽宛如金铁打造一样,鹰嘴似是神铁,极为神骏,目光警惕地打量着四周,仿佛是风雪之中的一切动静,都难逃其监视。 突然,这鹰隼振翅而起,双翅撕裂风雪,如一道银色闪电,在天穹之中翱翔。 一声鹰鸣传来。 “你终于来了?”这魁梧汉子看向正北方。 远处风雪之中,一个黑点儿出现,飘忽不定,嘶哑的声音,穿透风雪,道:“东西准备好了吗?” 鹰钩鼻汉子将脚边的银色金属箱子踢飞,如一道流星一样,朝着风雪中的黑点飞去。 那黑点是一个人,浑身都笼罩在宽大的袍子里面,看不清楚面容,但是能够在这样的风雪天之中,出现在如此陡峭的山峰上,显然也是一个超级高手,说话的声音,刻意嘶哑,隐藏着真面目。 他伸手接住箱子,打开一看,有一股淡淡的能量波动传出,亦有微光盖过了风雪,满意地点点头,道:“不错,货很好。” 远处的魁梧中东人开口,说的竟是汉语,道:“我要的资料呢?” 黑点的袖口里,划出一个金属优盘,丢过去,射破风雪,宛如子弹一般,道:“密码你知道,资料都在里面了。” 中东人轻轻接住,道:“好,不是第一次合作了,想你应该不会骗我。” 黑点拎着箱子,嘶哑着声音,道:“奉劝你一句,来到了中国境内,杀少点儿中国军人,否则,军方震怒,追究起来,后果很严重,我们中国,有一句话,叫做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你应该听过。” 那中东人闻言,轻蔑一笑,道:“这个世界,终究是实力说话,你们中国人,就会窝里斗,乱成一团,否则,你又怎么会与我们合作,出卖情报?” 黑点冷哼了一声,化作一道黑影,星丸跳掷一般,最终消失在了远处的风雪之中。 中东人看着黑点的背影,鄙夷地一笑。 他呼啸一声,那隐藏于飞雪之中的鹰隼,飞回到他的臂膀上,然后身形腾空而起,如飞鸟一样,数次跳跃,就到了一公里之外的另一座山峰上。 这座山峰比南山峰只高不低,但坡度较缓,山顶地势也略微宽阔一些,所以建着一座军方的哨所。 哨所是一个院子,几座小楼。 此时哨所院子的大部分已经埋没在了积雪之中,院落外面,数着一个石碑,上面有四个红色数字---- 9527。 这是西部第9527号哨所。 中东人轻车熟路地来到哨所之前,径直进入其中一个二层楼。 房间里面倒是光线略微昏暗,备用发电机已然停止运转,房子里面有各种军用器械工具,最中间是有一团正在燃烧的篝火,将整个房间烘的暖烘烘的。 一股刺鼻的血腥味道,在房间里弥漫。 篝火边的冰冷地面上,有六具尸体,身穿着军服,但都已经死去,生前做过一些战斗,但很显然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甚至连枪都没有开出来…… 一声呻吟响起。 篝火的另一边,一根插入水泥地面的硬木桩子上,捆绑着一位年轻的战士,吊着一口气,还没有死,但左半边脸已经是血肉模糊,上衣被扒开,胸膛上布满了猛禽撕扯抓咬的痕迹,触目惊心。 “呵呵,还没有死,命挺硬的。”中东人会说普通话,看了一眼那年轻的小战士,倒也有点儿佩服,道:“小子,你求饶一声,我让你死个痛快。” “你……不得好死……”小战士虚弱到了极点,但眼神倔强,充满了仇恨:“中华军队……不会……放过你……你……你绝对走不出这国境。” 中东人无所谓地笑了笑,道:“连老天都帮我,这场大风雪来袭,等到你们的军队,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拿着想要的东西,离开了。” 那只白羽金眼的鹰隼,扑腾着翅膀,落在小战士的肩头,张嘴去啄食小战士胸膛上的血肉,带着倒钩的鹰嘴,一次撕扯,就撤下来一大片的肉。 小战士的身体,瞬间僵硬紧绷,强忍着剧痛,剧烈地喘息,冷汗瞬间就像是泉水一样冒出来,但却没有发出惨叫,硬撑着。 “呵呵,有意思。” 中东人眼中有戏谑的神色。 中国军人的强硬,倒是令他意外。 但这也让他多了一些折磨的兴趣。 他一抬手,一道犀利之气斩出,将小战士身上的绳子斩掉,然后继续让那白羽金眼鹰隼宛如捕杀活物一样,折磨啄食,撕扯小战士身上的血肉。 小战士也就不到二十岁的年纪,奋力反抗,想要将这鹰隼扑杀,哪怕是拔下来几根鹰毛…… 但那金眼鹰隼力量极大,乃是灵物,连牛犊都能抓起来,何况小战士本就是奄奄一息,如何抵挡得住,很快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完整的肉了。 “呵呵……” 中东人在一边开心地笑着,拿出肉干,坐在篝火边,仿佛是在看世界上最精彩的表演一样,津津有味。 小战士很快就意识模糊。 身上的肉被鹰隼不断地撕去,一只眼睛也被啄掉,但疼痛仿佛都已经感觉不到。 恍恍惚惚之间,他仰面躺在冰冷的地板上,血色弥漫视线,仿佛是看到了远在黄土高原深山中辛勤劳作的妈妈,在对着自己笑,仿佛看到十八岁参军离开家乡时那个梳着羊角辫的姑娘在对自己说‘等你回来’,仿佛看到了正在学校课堂上的妹妹正在给自己写信汇报成绩说她又拿了一百分…… “对不起,妈妈,儿子回不去了。” 他稀烂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 他不后悔,他没有给班长、排长和战友们丢人,没有哭泣,没有求饶,支撑到了最后一刻。 很疼,非常疼,也怕。 但反正没有丢人。 长眠于地下的战友们啊,小冬瓜来了。 他流着泪,微笑着。 “我是中国哨兵……”他用生命最后的力量,发出怒吼咆哮,猛然转身,想要再做最后一次拼搏。 就在这时,房间的门,突然打开了。 风雪从外面灌进来。 随着风雪一起进来的,还有外面的光明。 像是流沙一样倾泻进来的光线之中,一个身影逆光进来,看不清面容,但很高,很直,小战士看不清楚这个身影的面孔,但却看到了他的脚,穿着一双李宁运动鞋,上面有中文汉字。 然后,他又隐约看到,在这个身影后面,还跟着一个人,一身空军蓝的军服,带着女兵的船型贝雷帽,上面有帽徽上红色的五星和金色的‘八一’两个字,似乎是黑暗中的火炬一样亮眼。 “是战友!” 小战士的心里,冒出这样一个念头,就昏死了过去。 …… …… 中东恐怖分子顶级高手之一的【沙驼】,真名阿鲁夫,出生于一个没有什么人知道的沙漠小村落,后来进过恐怖分子训练营,学到了一身杀人的本事,杀人无数,成为了邪神教的四大顶级高手之一。 天地变化之后,他的实力更是不可思议地不断地增长,在中东地区,杀出了赫赫凶名,无人敢惹。 当房间门被推开的时候,这个中东高手的心中,骤然升起了难以形容的危机感。 以他的实力,就算是再大的风雪,只要有人进入二十米范围之内,一定可以感知,但竟然被人走进了房子才察觉,之前没有任何的感应,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下意识地从地面上弹起来。 扬手。 嗖嗖嗖嗖。 数十道雪白的匕首飞射出去,快如闪电,这种距离,以他的实力,便是十厘米厚的钢板,都可以瞬间洞穿。 但就看对面那人,只是随便一摆手,这些匕首就倒飞了回来,速度更快,瞬间就将他的胳膊腿脚四肢都洞穿。 阿鲁夫经历过的训练,早就对疼痛免疫,被匕首的惯性带着倒飞出去,砸在几个箱子上,然后迅速地把握平衡站起来,摆出了一个防御姿态。 “来晚了。”一个男声。 “还有救吗?”清丽的女声。 “这个还有救。”男声道。 对方显然对于自己的实力很自信,进入了房间里,并未第一时间斩杀他,而是去救人了。 阿鲁夫嘴角浮起一丝冷笑。 愚蠢的中国人,以为这样就击败我了吗? 他不知道多少次在绝境中反杀敌人,正要再度出手时,猛然觉得,一股骇然的压力袭来,强者的直觉告诉他,只要自己有任何的动作,都会瞬间被这一股压力直接碾碎。 一滴冷汗,从他鬓角滴落。 ----- 上午家里有点事情,耽搁了一下,这一更迟了,抱歉啊

上一篇   0528、局势·变故

下一篇   0530、看我降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