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9、打爆 - 圣武星辰

0049、打爆

<script>(&“readerfs&“).classname = &“rfs_&“ + rsetdef()[3]</script> 李牧也笑了。 “是吗?只怕你要失望了。” 他随手一撕,将身上破碎的道袍直接撕裂,丢在了风中,露出了精壮健硕的身躯。 月色照耀在流线型的肌肉上,浑身上下每一块肌肉都块垒分明,晶莹的皮肤反射出一层淡淡的荧光,好似是玉石雕刻出来的肉身一样,充满了一种难以言说的奇异美感。 “你……” 武彪的面色一变,心中感觉到了一丝不安。 因为眼前这具身躯,分明是一具二十岁年轻人的身躯,充满了血气和力量,生机勃勃,根本与那张看起来五十岁的老年人面孔不搭,这种视觉对比实在是很古怪。 “如果我告诉你,你的黄泉刀气,根本无法伤到我的脏腑,你会不会不相信?”李牧笑着,挤了挤眼睛,然后张口,以一种奇异的韵律呼吸。 瞬间,漫天的月华似是活了一样,朝着他的口鼻之中涌聚。 就看他的胸膛剧烈地起伏几次,体内的心脏发出一阵大鼓一样咚咚咚的厚重跳动声,悠长,深远,不似是人类心脏所能发出的声音,然后那一道本来触目惊心的刀痕,竟然是如活了一般蠕动起来,在月华汇集之中,慢慢地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愈合。 “这是……不……不死之身?”武彪大骇。 他失声惊呼,道:“你是……竟是妖魔?” 这个世界上,是有妖魔的传说的。 关于妖魔,只有真正的强者,才了解其可怕。 而传说之中,也只有妖魔才有这样的愈合能力。 尤其是一些道行深厚,修行了漫长岁月的妖魔,是可以化形为人的大妖,堪称是不死之身,只有毁灭了妖心,才能将其完全杀死。 “妖魔?”李牧摇头,道:“我是人,不过,我不是一般人而已。” “那到底是什么人?”武彪心中那种不祥之感越发浓重。 “外星人,而且,我还是共产主义事业的接班人。”李牧装逼地笑笑。 “外星人?共产主义事业?什么意思?什么是外星人?”武彪云里雾里,显然对于这个称号感觉到陌生,道:“接班人,那……是什么帮派?” 李牧笑了笑。 老子终于有机会展现在自己身为穿越者的优越感了。 当下,他抬手指了指双月高悬的暗青色天空高处,一脸正气凛然而又骄傲。 “不怕实话告诉你,外星人,就是不属于这个世界,来自于天外,恩,你可以理解为天外来客,而共产主义事业,乃是我们五讲四美、热血报复的外星人所共同奋斗的目标,从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就立志于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生,我先后在小学、中学试炼,修炼本领,掌握知识,也曾先后加入少先队,共青团,当过小队长,中队长,大队委员,大队长……终有一日,我会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怎么样,怕不怕?” 李牧说的很入戏。 月华的照耀之下,浑身上下充满了为理想而奋斗的神圣光彩,正义凛然地道。 “什么?天外来客……你……你是天外邪魔?”武彪直接过滤了李牧其他慷慨激昂的演讲,捕捉到了他最为在意的信息,瞬间脸上布满了恐惧之下。 他身上原本还算是高涨的斗志。 在这一刹那,那烈火一样燃烧的愤怒和斗志,似是被冰水浇灌的火焰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然后,他就选择了逃跑。 如遭遇到了世间最可怕的事情一样,这个不要命的武疯子,竟是不可思议地选择了转身就逃,犹如丧家之犬一样。 “诶?” 李牧一呆。 怎么是这种反应? 难道外星人很可怕吗? 要知道在地球上,外星人是一个永恒的命题和热点啊,要是有人真的碰到外星人的话,肯定会兴奋的犹如中了六合奖头彩一样,有许多的地球人类,毕生都在追寻外星人的踪迹,希望有一个外星人朋友啊。 像是武彪这样的高手,怎么一听到外星人,竟然吓得这幅怂逼的样子? 不过,李牧也就是一呆而已。 今夜,绝对不能放过武彪。 否则,打虎不死,必受其害。 何况还是武彪这样的疯虎。 李牧追了下去。 他一纵身,就直接从石峰上跳下。 只见下方,武彪口中呼喝操纵着【九鼎菊花豹】,在峭壁上腾跃,仓皇地逃窜。 这黑色巨豹乃是荒野异种,跋山涉水如履平地,载着武彪,犹如星丸跳掷一样,速度极快。 但今夜的李牧,已经将【真武拳】第二式【朝天锥】蕴含的轻身术推进到了一个新的境界,速度要比那黑色豹子更快。 他在九十度的峭壁悬崖上,似是平地一般奔跑。 李牧犹如一道闪电一般,瞬间就追到了黑豹的身后,一伸手,朝着武彪的背后抓去。 武彪怒吼,双腿夹紧黑豹,保持平衡,同时一招回马刀,血色巨刃反斩。 李牧脚尖轻轻一点旁边的岩壁,身形如闪电一般瞬移,到了武彪的右侧,一拳轰出。 他最强的,还是肉体之力。 怪力爆发之下,可以一拳破山,比自创的刀法更可怕更野蛮。 这一拳打出的时候,空气里犹如虎啸龙吟一般的破空之声,周围的气流瞬间暴乱,那黑豹怒吼连连,身形被这拳风撞得歪歪斜斜,再也难以维持平衡,朝着下方坠落…… 武彪不得已,将心一横,弃车保帅,双脚在黑豹的背上重重地一点,借助着反震之力,再度冲天而起,临时避开了被摔成肉泥的厄运。 和他那无双的刀法比起来,他的轻功明显就要差了许多。 但他腾跃在半空,再无借力的地方,犹如离了水的鱼,似是下了海的虎,更好像是被剪掉了翅膀的鹰,一时间手忙脚乱,一身强横的刀法也难以彻底发挥出来。 几个交手之下,武彪先机尽失,直接被李牧连续三拳,打爆在了半空之中。 血雨纷飞,白骨溅射! 这个占据太白山支脉清风山祸害四方的杀人魔王,终于恶有恶报,彻底陨落,死无葬身之地。 与此同时---- 轰! 下方传来一声砸地巨响。 却是那头巨型黑豹,下场凄惨,之前本就已经失去了平衡,又被武彪踩那重重一脚,庞大的身躯再也无法维持平衡,失去了重心,如陨星一样在半空之中狠狠地跌落,重重地砸在了山道上,发出巨响。 尘土飞扬。 这一下子没有将它摔死,但却伤势不轻。 恐怖的下坠之力,让它在原地砸出了一个大坑,身下的岩石碎裂无数,它的骨头也不知道碎了多少。 它抽搐挣扎着。 四肢发力想要站起来,挣扎着却根本无法起来。 乱动之下,这黑豹的口鼻之中都流淌出了鲜血…… 同时,危险的画面出现了。 武彪的兵器血色巨刃成为了无主之物,亦是朝着下方坠落。 而它落下的方向,正是黑色巨豹所在的位置,刀刃森寒,这重达千斤的巨型兵器借着下坠之力,足有近万斤,一旦要是真的砸中了,只怕是要将这头【九鼎菊花豹】的脑袋,砸成一个稀巴烂。 黑色豹子自己也察觉到了。 它发出呜咽哀悯之声,却无力躲避了。 最终只能垂目等死。 却在这时,身影一闪,李牧后发先至,出现在黑豹的身边,一伸手,将血色巨刃握在了手中,止住了它的下坠,此时巨刃的刀锋,距离黑豹的头颅,也就不过是一指宽。 “不错的兵刃。” 李牧将血色巨刃握在手中掂量观察。 很显然,这巨型血色长刀不论是材质、做工、坚韧度、锻造手段还是外观,都要比那柄断掉的朴刀强无数倍,而且分量也更重。 这种千斤重的兵器,较为罕见,一般的武者拿都拿不动,且就算是勉强拿得动,也无法用来杀敌。 但对于李牧来说,依旧是轻如草芥。 但和那柄朴刀比起来,这血色巨刃好歹也算是有点儿分量了。 “这柄巨刃,到时可以应付着用一段时间了。” 李牧将它插在身边的岩石中。 黑色巨豹抬头,看向李牧,喉咙里发出嘶吼之声,但眼睛中的神色,却有些复杂,似是在仇恨他杀了它的主人,却又在感激李牧救了它的命。 “大猫,你的主人,在关键时刻将你置之于死地,你还要忠于他吗?”李牧看着这头黑豹。 他感觉到它的眼睛里有一种奇异的灵性,与普通那种混沌未开的野兽,有着很大的区别。 “啊呜……” 黑豹发出一声低吼。 这是李牧第一次听到豹子的吼声,竟然与猫有些相似。当然不是纯粹的‘喵喵’这种叫声,声量要大许多,略显清脆,更加的雄浑厚重有气势。 这样的猫一般的声音,从这样的黑色庞然大物的口中发出,有一种出奇的反差萌,让具有猫奴潜质的李牧,第一时间就有撸它的冲动。 不过,李牧还是隐约感受到了它的情绪。 它对于武彪在关键时刻的背叛,显然是伤心的。 但很显然,它亦并无追随李牧的意思,吼声中,还带着毫不掩饰的戒备和抗拒,眼眸里流转着凶光,哪怕之前李牧刚刚救了它。

上一篇   0048、好快的刀

下一篇   0050、黄泉刀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