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1、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啊 - 圣武星辰

0511、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啊

一指刀芒,隔绝百米。 这一瞬间,在场的所有人,心脏好似是被人用重锤狠狠地敲了一锤一样的感觉。 神乎其技啊。 别的不说,单单是这一手内力外放,就已经昭示的清清楚楚,这白色运动服年轻人,是高手之中高手,而且还是超越顶级强者的那一个级别,虽然现在能够做到内里外放的人,随着天地之间灵气的增加已经开始出现,但像是这个年轻人这样,随手一指,白茫茫的刀气流转,笔直的一条痕迹在青石板上画出来,便是七圣宗第一强者的陆浩然,也做不到吧? 陆浩然无比震惊地看着李牧。 在此之前,他已经想象到,李牧或许可能是一个隐藏高手,但是却没有想到,竟然有这么‘高’。 简直高的不是人。 而陆逊、陆燕儿等年青一代的武者,心中的震撼更甚。 就在刚才,他们都还觉得这个白衣年轻人有点儿托大装逼,但是现在看来,人家根本就是礼贤下士平易近人好吗,这么强的实力,只属于传说之中的人物才拥有,强的有点儿太夸张了。 陆逊下意识地看了看肖东。 小战士的脸上,并无多少的震惊之色。 这说明,这个大头兵早就知道了他师父的真正实力。 陆逊突然觉得,自己被这个大头兵揍了一点儿都不冤啊。 人家有这么厉害的师父在后面撑着,背景就比自己大了太多啊,感情每天在武道场操场上连‘广播体操’是练着玩呢,这特么的算是‘钓鱼’吗?他有一种捂住自己的脸的冲动,早知道今天白天就不上去大咧咧地‘指点’人家了,这下好了,装逼不成反被打脸。 一边的陆燕儿则是满眼都是小星星。 “大师兄,他年龄和我们差不多大啊,怎么会这么厉害?”她用手指捅了捅陆逊。 陆逊无奈且无力地道:“我怎么知道?” 也许是个老妖怪,驻颜有术呢。 当然,这种话,打死他现在都不敢说出来了。 所有的武林中人,都处于一种大脑宕机的震撼之中,许久,才有人回过神来,低声说着什么,然后死一般寂静的气氛,就被打破了,无数道的目光,投向白色运动服的年轻人,与之前的不屑、冷笑、讥诮和愤怒不同,此时他们的神色,已经变成了敬畏、惊恐、好奇和胆怯。 真灵宗的掌门人灵鹤舞一张保养有方的老脸,神态难堪的像是刚才不小心当众吃了一口屎一样。 观星宗掌门人东方云也差不多。 今晚这煽动众人鼓噪倒逼军方的事情,就是他们两大宗门牵头搞出来的,结果现在非但没有达成想要的效果,反而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原本还有的三个名额,也丢掉了,更是被一口否决掉了以后进入其他洞天的机会,这损失可就大了。 “实力高了不起啊,实力高就可以为所欲为啊。”灵鹤舞毕竟是女人,撒泼的性子,就上来了。 要说起来,地球上的武林,还真的是不怎么成气候,以前没有灵气的时候,大部分都是靠招摇撞骗过日子,等到有了灵气,以前那些功夫终于可以练出来一些,手底下有了点真功夫之后,武者气度和心思修为,却又有点儿跟不上。 像是陆浩然这样内外兼修的大家,毕竟是少数。 而像是灵鹤舞这样的大宗掌门人,就属于没有气度的小家子,成不了什么大事,遭遇一点儿挫折,一下子原形毕露。 “要不然呢?”白衣年轻人道:“实力高当然可以为所欲为啊。” “你……”灵鹤舞怒道:“你还讲不讲道理?” 白衣年轻人道:“不讲啊。” 灵鹤舞:“……” 还真特么的不讲道理啊。 这还怎么说。 于是她愤愤地道:“我就不相信,众目睽睽之下,你还真的敢杀我。” 说着,她抬脚就朝着地面上那一道刀芒画出来的印痕走去。 白衣运动服年轻人没有再说什么,转身朝着军车走去。 无数道目光,注视在了灵鹤舞的身上。 她抬脚,一只脚踏过刀芒刻痕。 噗! 一道白色光华一闪。 灵鹤舞的半边身子,就被无形的恐怖之力粉碎,化作了血雾。 她一句话都没有来得及说出来,身躯向前扑倒。 噗! 另外半片身体,在越过刀芒印痕的瞬间,也化作了血雾。 瞬间,周围人群中,像是在马蜂窝里捅了一棍子一样,嗡嗡嗡的议论瞬间勃发,被荷枪实弹的士兵阻挡在车队马路之外的武林中人,难以遏制地惊呼尖叫,有人第一时间后退,仿佛生怕那一道刀芒印痕会移动一样,怕它移过来,将自己也直接粉碎。 之前,众人都以为,白色运动服年轻人说的‘越此线者死’的意思,是谁要是越过这条线,他就动手杀了谁,但是根本没有想到,这条‘线’自己就可以杀人啊。 灵鹤舞可是七大圣宗之一的真灵宗的掌门人,虽然说比不上神明宗陆浩然这种境界,但在国内武林中,也是颇有名气,实力不俗,结果却被秒杀瞬杀。 这一下子,彼此之间实力的差距,无比清晰地展示了出来。 这是什么手段? 这种武功,已经强大到完全超乎了他们的想象啊。 之前吵吵嚷嚷的武林中人们,此时满脸的惊恐,像是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一样,再也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观星宗的东方云心神狂跳,脸色都白了,第一时间往后退,深怕被那白色运动服年轻人发现记恨,便是真灵宗的其他高手,也都心生惴惴之意,连一句场面话都不敢说。 聪明一点的人,已经联想到了什么。 原来这才是军方对付武林中人的底气所在啊。 …… …… 从最近的酒泉站,乘坐高铁到宝鸡,历时两个小时,比平时快了许多,是因为这是一趟特快列车,铁道部特批加速,一路畅通,遇站不停。 凌晨三点的时候,武林高手们就到了宝鸡。 出站之后,直接有军车接引,驶入301国道,前往嘉陵江源头。 整个301国道的秦岭北麓段,已经临时军事管制,路上一辆私家车都没有,但军车的速度,也并不快,因为山中有奇异的大雾弥漫,虽然开车的都是军方的特种驾驶员,但也不敢太大意。 约两个小时之后,车队下了国道,进入山区窄路,原始森林郁郁葱葱,山涧还有瀑布轰鸣,湿气很大,风景也是极美,但众人并无心思观赏美景,都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达到目的地,直接进入洞天。 又过了一个小时,凌晨时分,终于来到了军方设在嘉陵江源头的营区。 简单的交接,众人都明白了如今秦岭洞天之中的状况。 昨夜十点钟的一场地震,导致秦岭洞天提前开启。 如今,山中大雾弥漫,军营位置已经算是大雾外围,但能见度已经很低了,同时,雾气之中带着充沛的灵气,随便呼吸一口,都让人觉得心旷神怡,仿佛是山泉水在荡涤人的心扉一样,舒适到了极点。 对于武林中人来说,这样的环境,足以让他们欣喜若狂。 他们所修炼的各种武功,本质上来说,也是吸纳天地灵气入体,改造体质,提升生命力的方法。 只不过是,比神州大陆星球上的诸多功法,都要低级了许多,古代的那些圣人功法,传承下来的没有几部,许多修炼法门都失传了,或者是掌握少数人手中,这直接导致如今的国内武林中人的整体水平,并不高。 军方已经放了探测器进去,但没有任何作用,所有的科学设备,进入大雾深处,就会失灵。 “靠你们了。” 头发花白的驻军部队老首长,看着武林中人,语重心长地道。 之前部队派遣过一些特种兵进入大雾深处,下落不明,凶多吉少,让部队的首长们,都有些心情沉重。 不知道为什么,被这样一位老人,用这样的语气嘱托一句,所有武林中人,都觉得肩上猛然多了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一番安排之后,进入洞天的程序就要开启。 李牧站在大雾外面,看了一会儿,突然开口道:“等一等,过两个小时,再进去。” 他这一开口,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到了他的身上。 经历了酒泉戈壁武道场之中的一幕之后,李牧现在俨然已经是武林高手们默认的‘老大’了。 “大雾之中,有空间壁障,还未完全稳定,贸然进去,有危险。”李牧转身,道:“真正的机缘,是你的,谁也拿不走,不是你的,你提前进去也没有用,所以不用着急,而且,我有几部炼气功法,可以炼气入体,修炼真元,还在内力之上,提前传授给大家,进入洞天之后修炼,效果更佳。” 什么? 传授功法? 众人一听,一怔之后,顿时沸腾了起来。 要是换做别人,就算是七圣宗第一强者陆浩然,说这种话,也许有人会心动,但气氛绝对不会有这么炙烈,然而说这话的人,是李牧啊,见识了李牧的手段,而且在来时的高铁上,各种传言传播开来,大家也大致都猜出来,这个穿着白色运动服像是大学生一样的年轻人,就是那位在祁连山一日千斩的狠人。 这样的神仙中人,传授出来的功法,有谁不眼热? “多谢李圣人。” “多谢李神仙。” 各种感谢之声此起彼伏。 李牧微笑,道:“诸位能够站在这里,都是我和部队首长,精挑细选出来的忠贞之士,品格正直,所以我要公布的功法,也是对得起各位这份爱国之心的,功法的名字,很简单,叫做【炼气诀】,共分为十二重,十二重大圆满,可以肉身飞天,走出星河……希望诸位能过秉持本心,侠义当先,以国家社稷生民百姓之福祉为第一,若是有人得到功法,走入魔道邪路,我必清理门户,千万星河之远,也必诛之。”

上一篇   0510、你们不配

下一篇   0512、原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