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1、庞然巨.物 - 圣武星辰

0051、庞然巨.物

<script>(&“readerfs&“).classname = &“rfs_&“ + rsetdef()[3]</script> 每个人都有两面性。 当杀气冲头的时候,他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但此时再看满地的尸体,李牧忍不住有开始反思,到底自己是不是在借着正义的名义屠戮。 他毕竟是一个来自于地球的普通初中生----至少在一两个月之前他是,虽然已经杀过人,但这种心态的转变,还是需要一段时间去适应。 月色下,李牧站在原地,安静不动,如一块岩石一根树桩。 过了许久,他的心情,平复了下来。 他来到了石峰之下。 【一刀断魂】武彪的碎肉,洒落在山石和树木上。 客观来讲,武彪的刀法战力,是要比李牧强横很多的。 若是他能够战意冲天地和李牧一战,绝对不会再那么短的时间里就败亡,李牧就算是最后能过依靠速度和力量取胜,但也只能是惨胜,甚至不可能在刀法上击败武彪。 可惜,李牧变态的肉身愈合之力,以及随口几句外星人式的胡诌,让武彪完全丧失了战斗力,一心逃跑,所以才会死的那么快。 斗志和勇气的作用,何其重要。 对于李牧来说,这也是一个深刻的教训。 “是时候回去了。” 李牧看向太白县城的方向。 这些血骑军的装备不错,可以让县城兵卫来打扫战场。 …… ……  夜色漫漫,明月皎皎。 一道身影犹如黑色闪电,穿梭在山岭之间。 正是返回的李牧。 这一次狙击清风寨一行,李牧收获巨大,他的心情很好。 很快,到了太白县城的后山峭壁深渊跟前。 九龙水潭湖泊依旧是波光粼粼。 此时双月已经西去,天地之间的光线要比李牧去时更加昏暗了一些,让着水潭湖泊色泽阴暗了起来,似是一潭墨汁一样,越发显得神秘深邃,有一种令人心悸的野性气息在升腾弥漫。 再次来到这水潭跟前,李牧重新体会到了那种心悸感觉。 好像是暗中有什么可怕的洪荒巨兽在窥视。 “喵了个咪的,这水潭之中,不会有怪兽在潜伏吧?” 李牧觉得瘆得慌。 他不再停留,立刻来到峭壁之下。 上方水雾迷离。 他背负着千金重的血色巨刃,弹射而起三四十米,犹如一只巨鹰一样盘旋。 数次起落之后,李牧来到了三四百米的高度。 头顶瀑布的轰鸣之声逐渐开始变得震耳。 九龙瀑布已经可以看见。 李牧调整方向,再次腾跃,落在了九龙瀑布的旁边。 他身上的衣物,已经被迷离的水雾所打湿。 从这个反向看过去,能够清晰地看到十多米之外,一道数十米粗的巨大水柱从悬崖峭壁之中喷出来,真的就如同一头银色神龙从山壁中窜出来一样。 这是九龙瀑布的九道巨大瀑布最边缘的一条,也是最小的一条。 但它已经足够震撼人心,至少在地球时代,李牧还从未见到过如此大气磅礴的瀑布。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李牧心中忍不住连连赞叹。 他运转目力,朝那瀑布后方看去。 透过水帘的缝隙,隐约可以看到,其后果然是有洞穴一般的坑道存在,幽深黑暗不知道通往哪里,给人一种神秘、危险、深邃、幽暗的感觉,里面似乎是有未知的存在一样。 “西游记中,孙悟空在花果山瀑布后面,发现了水帘洞,这九龙瀑布后面,会不会也有水帘洞这样的洞天福地?” 李牧不由得产生了联想,浮想联翩。 他有一种穿过瀑布水帘,到后面的洞穴之中一探的冲动。 但算一算时间,距离天亮已经不足半个时辰,他必须赶紧赶回县衙,否则难免身份暴露,而且县城中还有一摊子乱七八糟的事情要他去处理,首当其冲就是天龙帮和虎牙宗之间的‘约架’。 “反正这九龙瀑布一直都在这里,就算是要探险,也不必急于一时,等到实力再提升一些,有了更充分的准备,再来不迟。” 想法落定,李牧不再迟疑。 他运转轻身术,继续朝着悬崖峭壁上方飞纵。 转眼之间,李牧的身形,就消失在了朦胧月色之中。 悬崖峭壁,似乎是恢复了平静。 九龙瀑布,九道巨大的水柱从山壁中奔腾出来,发出雷鸣般的呼啸,坠入近千米之下的湖泊水潭之中,彰显着大自然造物之力的磅礴伟大,非人力所能及也。 一炷香时间之后。 天地之间最后一缕月光,照耀在湖泊水潭上。 突然,一个数千米长的阴影,从水下浮现。 那是什么? 似是从地狱深渊之中浮出来的冥龙。 它翻滚起来,湖面的平静瞬间被打破。 湖水似是被烧开了一样沸腾了起来。 这个不可思议的庞然大物,从水面冲出,身躯只是露出了一部分,却已经有数千米长,散发出举世无双的暴戾洪荒气息。 周围数千米之内,就连虫儿都不敢低鸣了。 万籁俱静。 它张开巨口,以一种极为奇特的呼吸方式,吞吐最后一缕月华。 双眸睁开,似是两颗冰冷无情的血月悬浮在虚空。 水潭湖泊方圆数千里,笼罩在了这种血色里,出现了一种仿佛是被血水浸染一般的诡异画面,似是某种奇异的领域,宛如修罗暗狱。 …… 清晨,第一缕黎明光辉照耀在不平静的太白县城之中。 李牧在回到县衙之后,第一时间就进入练功房之中,迫不及待地阅读那本【黄泉刀法】秘籍。 这是他来到这个星球之后,得到的第一本超越九品的武道秘籍,对于他来说,意义重大,希望可以从中窥探到这个星球更加高级的武道奥义。 小清风准备好的早餐,摆在了练功房之外。 主簿冯元星天没亮的时候,就已经来到县衙之中。 他神色疲惫,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嘴唇干涩开裂,满心焦急。 实际上,他昨夜几乎一宿都没有合眼,带着城中所可战之力,在城墙上来回巡逻拱卫,生怕一闭眼一疏忽,清风寨的山贼们就攻入城中,给整个太白县城带来一场血与火的灾难。 “大人呢?大人出关了吗?” 冯元星一进门就火急火燎地问道。 正在慢文斯理地喝粥的呆逼小明月,抬手打了个招呼,笑嘻嘻地道:“呦呵,马屁精你来了,听说你昨夜带着兵卫在城墙上守了一宿?真的假的啊?怎么你这个佞臣竟然也这么恪尽职守了?” 冯元星哭笑不得。 这些日子他已经习惯了这个小丫头的嘴贱式的说话方式。 “大人还未出关。”清风苦笑着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这是他的习惯性动作,问道:“冯大人,清风寨的山贼没有出现吗?可有其他状况?” 冯元星摇摇头,脸上带着不解之色,道:“这事儿,说来也怪,武彪这个杀星竟然并未出现,清晨时分,我派出几个胆大的兵卫斥候,到城外数十里的地方去勘探,但竟然并未发现丝毫山贼的踪迹。” 清风再次揉着太阳穴,道:“这么说来……难道真的是公子的师门出马了?可是一直都没有听说过,公子有什么师门啊。” 说实话,昨天李牧信誓旦旦地说起自己的师门会派出高手解决清风寨祸患的时候,冯元星好歹也算是将信将疑,但小书童清风却是根本不信的。 他跟随在公子的身边,已经有数年,但却从未听说过,公子有什么师门存在。 冯元星面色忧虑,道:“清风寨的事情,可以派出斥候去勘察,暂时放在一边,但是再有一个时辰,天龙帮和虎牙宗的大战,就要开启了啊,他们已经在原先神农帮总舵遗址处,搭建了棚户擂台,一战一触即发,虽然有断水流大师兄昨日的震慑,但还是有大量的江湖中人拥聚到遗址,怕就怕到时候两大帮派杀的兴起,扩大范围,整个县城中的子民,可就要遭殃了啊。” “哟,马屁精我真是对你刮目相看了啊,忧国忧民,你原来是披着奸臣外皮的忠臣啊。”萌蠢小呆逼明月用似慢实快的速度,几乎一个人就吃完了餐桌上的早餐,再次不合时宜地开嘲讽。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响起,从后衙侧门传来。 “整个县衙,就是你这个小呆逼,才是最大的奸臣。” 李牧神清气爽地进来,抬手就在萌蠢小明月的头上,弹了一个‘肉炒栗子’。 小明月苦着脸,嘴巴撅的老高,都可以在上面挂一个油瓶了。 “两大宗门的大战,什么时候开启?”李牧看向冯元星,问道。 “还有一个时辰。”冯元星连忙道。 李牧伸了个懒腰,让人去准备早餐,特意叮嘱要多加几斤肉食。 然后他才懒洋洋地道:“哦,还有一个时辰啊,那还早,你派人在外围负责暗中观察维持秩序就行了,禁止城中的平民去凑热闹,至于所谓的江湖中人嘛,让他们去,多多益善,嘿嘿……” 最后这一声嘿嘿,充满了一种令人后背发寒的感觉。 也不知怎的,听了县尊大人这样一声嘿嘿,冯元星突然就不紧张焦躁了。 ----------- 8月10号到13号,被要求去北京参加中国网络文学+大会,到时候有没有兄弟姐妹一起面基啊?

上一篇   0050、黄泉刀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