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0、琴剑公子 - 圣武星辰

0530、琴剑公子

李牧决定凑一凑热闹。 如果那位青莲剑神真的是来自于地球的话,那说不得就得保一保这魔教了,地球人留下来的传承,怎么能够被外人毁掉。 正说话之间,突然传来蹬蹬的上楼脚步声。 十几个气息彪悍的江湖人,穿着统一的蓝衫,快步上到了二楼,四周扫视一圈,来到了李牧旁边的桌子上,将两个正在吃饭的商人赶走,手中的兵器,往桌子上一拍,大声叫嚷着,让店家赶紧上酒上菜,旁若无人。 “是四城盟中寒江城的人。”丁毅压低了声音道。 李牧若有所思。 这么说来,在孽龙山外围遇到的那个蓝衫少侠,也是寒江城出身的了,从前后这两拨寒江城人的素质来看,所谓的正道四城盟,也不怎么样啊。 “哈哈,一举击溃魔教四支之一的浣刀宗,我们四城盟这一次,可真的是名震江湖了。”一位寒江城弟子痛饮一杯酒,将酒杯往桌面上重重地一顿,大声地笑道:“哈哈,真是痛快啊,我寒江城这一次,也出了大风头,那浣刀门的圣女叶无痕,不是很嚣张吗?嘿嘿,还不是被追的像是丧家之犬一样四处逃窜,也不见她的那些面首野男人来救她。” 另一名寒江城弟子笑道:“这一次,乃是我寒江城出手,嘿嘿,四城盟要杀的人,普天之下,谁敢庇护?” “哈哈,痛快,这一次,一定要杀上蜀山白帝城,将魔教妖孽,一网打尽。” “是不是也要将神教的财富宝藏,美女金银,都抢到寒江城去啊?”一个陌生的声音,突然插进来。 最先开口的那名寒江城弟子,不假思索地大笑道:“哈哈,是啊是啊,我寒江城……” 说到一半,他突然意识到不对,猛然站起来,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哪里来的王八羔子乱说话,我寒江城乃是名门正派,诛灭魔教,是为了捍卫正道,岂是因为贪图魔教的宝藏美女?” 其他寒江城弟子,也都站起来,刀剑在手,怒目而视。 声音是从李牧左手边的一个屏风后面传来的。 红木屏风制作精巧,镂空雕刻的是百鸟朝凤图案,将二楼大厅与小包间隔开来。 屏风后面的雅座桌边,坐着一位一袭白色儒服的年轻公子,金色发带,额头佩玉,妖缠玉带,手中一柄玉骨折扇,从背影来看,便给人一种风流倜傥之感。 这白衣公子的身边,左右个站着一位妙龄侍女,十五六岁,容貌娇俏憨美,身穿淡白色的‘月华裙’,裁剪得体,一个手中捧琴,一个双手托剑,两个侍女身上要是佩玉环银,颇有贵气,便是许多大户人家的千金,穿戴也未见得能够比得上这两个娇俏的侍女。 那白衣公子,黑发如瀑,流泻及腰,头也不回,冷笑道:“一不小心,就将心里龌龊的想法,说出来了吗?呵呵,不用掩饰,四城盟都是一群人面兽心、冠冕堂皇的伪君子,这江湖上,有谁不知道。” 二楼的气氛,瞬间为之紧张。 寒江城的一位弟子大怒:“放肆,你是什么人,竟敢污蔑我四城盟?找死。” 锵锵。 刀剑出鞘的声音。 “拿下他。” “不知死活,竟敢污蔑我们四城盟。” “一定是魔教同党,杀了他们。” 寒江城的蓝衫弟子们,握着刀剑,都朝着屏风冲去。 二楼的食客们,一看这阵势,就知道要发生大事了,纷纷起身往后退。 “呵呵,就凭你们这几个臭鱼烂虾,也想与我神教为敌?” 白衣公子头也不回,抬手拔出左边侍女说中捧着的长剑,反手一剑,然后剑光入鞘。 所有人都觉得眼前一花。 那冲向屏风的七八个寒江城的蓝衫弟子,身形就猛然僵硬在了原地,保持着冲击挥剑的姿势,但却一动也不能动。 哗啦。 百鸟朝凤屏风突然裂开,分成为了整整齐齐的八块,在地面上萝在了一起,比有人专门摆放还齐整。 刚才那一瞬间,只有一道剑光,但白衣公子竟是挥出八剑,没有运转真气,只是依靠纯粹的剑术,这种剑法之精妙精巧,令人叹为观止。 一边的李牧,也不由得暗中叫了一声好。 这剑法,已经登堂入室,颇有道韵。 所谓窥一斑而知全豹,这个年轻的白衣公子,是一个剑术高手,其武道造诣和修为,绝对不比叶无痕弱。 酒楼二楼大厅,静的只能听到呼吸声。 那白衣公子站起来,转身,一张英俊无比的脸。 五官精致的有些过分,丹凤眼,皮肤比大多数女人都白皙细腻,手中的折扇啪地一声,打开了,扇面上写着‘剑噬天下’四个朱红色的大字。 这四个字,每个字的每一笔,都像是长剑削刺一样,力透纸背,一股凌然剑意,扑面而来。 他走出雅间,朝着楼梯口不急不缓地走去。 两个娇俏可人的侍女,捧琴托剑,跟在后面。 在路过李牧桌子的时候,这白衣公子突然停了下来,低头看了一眼李牧,似是想起什么,突然开口教训道:“书生就好好读书,喜欢江湖做什么?江湖上的阴险诡异,残忍黑暗,不是说书人口中的传奇那么美好,你这样的人,进入江湖,活不过半天。” 显然是听到了刚才李牧的话。 说完,带着两个侍女,下楼而去。 等到他走了许久,二楼的空气似乎才略有有了一些活力。 “是水月流的【琴剑公子】,魔教四大分支之一水月流的传人……”丁毅满头冷汗,如刚刚从噩梦中苏醒一样,大口地喘气,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砰砰砰。 僵直的寒江城蓝衫弟子,突然都倒地,喉间一抹嫣红,早就生机断绝了。 二楼传来一片尖叫声。 旋即是凌乱的脚步声。 这座城,正是四城盟之中寒江城的属地,现在寒江城蓝衫弟子被杀,可是了不得的事情,酒楼的老板,也是一副惊恐之色,赶紧让人去汇报。 丁毅轻轻地拉了拉李牧,道:“快走,等到寒江城的人来了,你就麻烦大了。” 李牧故作讶然地道:“这是为何?我又不是……” “你小子,是真傻啊,”丁毅没好气地道:“老哥哥我这是好心提醒你,寒江城人,可不讲道理,就凭刚才那位水月流的【琴剑公子】对你说的那几句话,绝对会被当成是魔教同党,直接杀死,想活命,就快走。” 这人倒也是一个热心肠,拉着李牧,赶紧就出了酒楼。 李牧远远回头望,就看天空之中,数道流光,闪烁而来,瞬间就将那酒楼包围。 就听一个凶神恶煞的声音,在半天空之中,大喝着道:“酒楼里的人,一个也不许放走,必然都是魔教余孽,统统抓回去,一个一个拷问……” 然后酒楼里是一片哭喊哀求之声。 那些大着胆子留下来想要看热闹的人,哭爹喊娘。 李牧摇摇头,这寒江城的人,当真是霸道,不分青红皂白就抓人,哪里还有一丝一毫名门正派的样子。 丁毅拉着李牧,出了城,才松了一口气。 “我一看你,就是一个江湖小白痴,一点儿江湖规矩都不懂,小兄弟,看在你请我吃了一顿的份上,老哥哥我劝你一句,从哪里来的,就从哪里回去吧,江湖上的事情啊,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美好。”丁毅劝道。 李牧笑了笑,道:“多谢老哥,对了,老哥你接下来,要去哪里啊?” 丁毅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一脸向往地道:“去蜀山,去白帝城,江湖上这么大的事情,作为名满江湖的大侠,我不能错过,要去看看热闹,顺便主持公道。” 李牧道:“啊,太好了,老哥能不能带我一程,我也想去看一看热闹。” 丁毅道:“你?算了吧,太危险了,你实力这么差,连内气都没有修炼出来,根本就没有自保能力啊。” 李牧道:“不是有丁大哥你保护我嘛,你是名满江湖的大侠,我跟在你的身边,谁敢动我?” “呃,话是这样说,但……”丁毅语窒。 李牧故意激将道:“难道丁大哥,你在吹牛,我看刚才,你被那个琴剑公子,吓得大气都不敢出,莫非……” “笑话,我岂会怕他?”丁毅大怒。 他看着李牧,脱口而出地道:“那个琴剑公子,不过是水月流的年轻传人而已,只能算是江湖后辈,我名满江湖的大侠,岂会怕他?好,既然你不怕死,那就跟我一起去,不过,这一路上,你可得听我的,跑江湖,不像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哈哈,多谢丁大哥。”李牧连忙道谢。 他不知道去蜀山的路,而且现在真气不足,没有办法飞行,得找一个向导,这个丁毅,虽然实力差了一点,但消息灵通,人也不坏,是个不错的人选。 两人返回城内,李牧在马市上,买了两匹快马,又背了一些盘缠,与丁毅一起,出城上了官道,快马加鞭地朝着蜀山方向赶去。 “哈哈,小兄弟,你身家不少啊,还买得起马,但是行走江湖,一定要注意,财不外露,以免被人算计。”丁毅一个穷鬼,哪里有过这样的待遇,顿时觉得自己带着李牧,真的是占了一个大便宜,不过还是装作老江湖的样子,老气横秋地指点李牧。 李牧点头称是。 三天之后。 两个人来到了蜀山山脚下。

上一篇   0529、青莲剑神

下一篇   0531、桌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