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9、逆命传人(2) - 圣武星辰

0539、逆命传人(2)

回到桌峰时,李牧感觉到,这个西海剑派的气氛不一样了。 一种大战之前紧张的气息在弥漫。 浮空擂台修好,意味着魔教蜀山和正道九大派之间的十场约战,就要开始了。 西海剑派在备战。 而李牧这些杂役,则是被看管的更严,不许在桌峰乱走,没有西海剑派的征召和命令,都必须留在各自的房间里,近乎等于是被管制。 当天下午,就有一些看热闹的武林中人和小宗门,打起了退堂鼓,提前离开了,九大派的苛刻,让这些人感觉到自己受了侮辱,所以用这种方式抗议。 “小断,你也离开吧。”丁毅悄悄地劝李牧。 李牧表现出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道:“别啊,丁大哥,正邪大战啊,经过了这么长的铺垫,终于要上演大戏了,高潮即将来临,我好不容易才有这样的机会,可一定要看完。” 丁毅苦口婆心地道:“可是很危险啊,你以为那些人,真的是因为被苛待了才选择离开的吗,不,这些老江湖,就像是可以提前预知天晴风暖的鸟儿一样,他们感觉到了危险,所以才提前离去。” “危险?”李牧道:“是怕被当做是炮灰吗?” 丁毅高看了李牧一眼,道:“你能想到这一点,很不错了,不过,有可能出现的危险,并不止这一点……算了,不多说了,我已经为你联系好了离开的飞舟,就在今夜,你离开吧。” 李牧摇摇头,道:“我想留下来看热闹。” 他反问道:“那丁大哥你为什么不离开呢?” “作为名满江湖的大侠,这里的热闹,离不开我。”丁毅习惯性地吹嘘了几句,然后看着李牧,欲言又止,最终摇着头离开。 李牧看着丁毅的背影,心里感觉暖暖的。 这个在酒楼萍水相逢的朋友,虽然喜欢吹牛,实际上也没有什么本事,只不过是苦星武道江湖的底层人物,但有一副热心肠,比这几个高高早上所谓的正道九派,不知道仗义了多少倍。 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 当天太阳落山之前,果然是又走了不少人。 夜幕降临。 李牧在石室之中盘膝而坐,修炼混沌真气。 突然外面传来了很隐蔽的脚步声和呼吸声。 李牧不动声色,如未察觉。 石室的之门,突然被撞开,一道身影,快如闪电,瞬间就到了李牧跟前,刀光一闪,刀背拍在了李牧的后脑。 李牧身形一软,倒了下去。 “小断,小断?”这身影轻轻地摇了摇李牧。 外面的月光照射进来,落在他的脸上,正是去而复返的丁毅。 看到李牧并无反应,彻底昏迷过去了,丁毅这才彻底放心,才拿出一根结实的绳子,将李牧困了一个牢牢实实,然后抗了起来,走出石室。 一路上,丁毅很小心,似乎是在躲避着什么。 月光下,他扛着李牧,一直来到了桌峰西缘一个临时搭建的小港口,一艘带着船舱的小型飞舟,舟上已经有数人。 看到丁毅过来,其中一个人问道:“人带来了?” “恩,带来了。”将李牧丢过去,丁毅道:“到凤鸣城就可以了。” “走。”那人接住李牧,丢到甲板上,然后令助手催动飞舟。 一道弧线划开云海,飞舟疾驰而去,朝着蜀山外围方向风驰电掣。 丁毅看着消失的飞舟,叹了一口气,道:“对不起了,兄弟。” 然后,他纵身一跃,直接朝着桌峰之下飞去。 大宗师巅峰境界的丁毅,在这一瞬间,展现出来了与他境界完全不相符的速度和身法,快逸绝伦,宛如孤鸿,一闪便是数千米,显然是一种飞遁秘术。 他人如闪电,瞬息之后,便已经来到了桌峰之下。 蜀山的剑峰,一座座插入地面,从高空看起来,宛如参天大树组成的丛林一样,剑峰的底部,狭窄崎岖,阴暗潮湿,很多地方不见阳光,布满了青苔、腐泥、抬头只见一线天。 夜晚时候,光线更是黑暗,伸手不见五指,似是九幽地狱一样。 丁毅轻车熟路地来到桌峰底部一片小石林中。 这小石林似是天然生成,又似是树木石化之后形成,表面上看起来并无任何的异处,但是当丁毅走入其中,来到了最中间的一个石桩上,盘膝而坐,打出几个手印之后,空间元素流转。 整个石林,突然消失了儿一样。 然后轰隆隆震荡,岩石滚落如雨。 在一刻钟的时间里,偌大的桌峰生生地向上拔了一百多米,才缓缓地停止。 丁毅浑身都被汗水湿透。 一股奇异而又强大的力量流转,他整个人发出赤黑色光辉。 大圣级的力量,在丁毅的周身缭绕,澎湃。 很显然,这才是他真正的力量。 许久,他徐徐地吐出一口气。 “终于又拔高一分,必须得尽快了,否则,时间有点儿来不及,我可不能落于人后。”丁毅自言自语。 而随着他再度打出手印,印诀飞射,注入周围的石林石柱之中,岩石磨动的声音响起,石柱恢复正常,整个石林,也缓缓地重新浮现了出来。 丁毅起身,走出石林。 抬头看了看天,月色正浓。 向彼此是,卓峰上的西海剑派,又是一阵慌乱吧。 他笑了笑,正要离开,突然面色一变。 猛然回头时,身后,小石林的前面,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个身影,一袭赤红色的剑袍,在黑暗之中仿佛是突然燃烧的火焰,双眸之中,似是有剑光电丝流转,有电光生灭幻化。 “【西海一剑】覃如霜?” 丁毅面色大变。 这个突然出现身影,赫然正是三大剑派之中西海剑派的掌门人覃如霜,静静地站在石林前,挡住了丁毅重新返回石林的路线。 “藏了这么多天的小老鼠,原来就是你?” 另外一个声音传来。 却是寒江城城主曲艺,以及少城主曲雪宁及其他数位寒江城弟子。 同时,周围人影重重,显露出来。 都是西海剑派和寒江城的强者,早就在周围埋伏好了。 丁毅的面色,阴沉了下来。 他知道,自己被发现了。 而且应该是很早之前,就被发现了。 对方已经布置好了陷阱,覃如霜的位置,正好挡住了自己再重新返回石林中的路线,显然是刻意为之,周围包围的人群,显然也不会给自己逃走的机会。 况且,别的不说,就凭【西海一剑】覃如霜,加上寒山城主曲艺这两大破碎境强者,就相当于千军万马。 “你们是怎么发现的?”丁毅看向两大破碎境强者。 他已经非常小心,而且使用的是秘法,按理来说,不应该被注意到,更不可能被发现才是。 “呵呵,那日你吸收青莲宝气的速度,比其他人快许多,所以,我就特别留意了你一下,果然被我发现,你鬼鬼祟祟暗中有所图谋。”寒江城少城主曲雪宁冷笑着,道:“隐藏的很深,可惜了,还是逃不过我的双眼。” 丁毅叹了一口气。 他知道这个曲雪宁,是一个疯狗一样的人物,盯上谁,绝对会撕扯到底,只是他没有想到,只是因为那天的小事而已,这个疯狗,竟然盯上了‘小人物’的自己……误打误撞,撞破了自己的计划。 这真算是运气差到了极点。 “说吧,你到底是谁?”【西海一剑】覃如霜开口,声音犹如剑声幽幽,有一种刺激骨髓一般的犀利感,每一个字,都像是一道剑光,站在人心头。 丁毅笑了起来,道:“我?凤鸣城丁毅啊,哈哈,一个普通的江湖小人物而已。” “事到如此,你何必还要伪装呢?”寒江城少主曲雪宁道:“知晓桌峰的暗中秘密,有能够操控桌峰,令其不断地上升拔高,你的来历,就算是不说,我已经猜出来了七八分。” “哦?”丁毅冷笑道:“说说看。” “哈哈,世人都以为,魔教七大支脉中,七去其三,只剩下四个支脉,但实际上呢?如今现身在白帝城的,已经有龙王岭、浣刀宗、超天亭、水月流、先唐和李山,其中传闻被灭的三脉,出现了两个,魔教余孽犹如孽火,岂是那么容易就能剿灭的,如今,就剩下当年号称最为诡谲神秘的逆命一脉,还未出现,你费尽心机,在桌峰上做文章,除了逆命传人的身份之外,还能有什么?” 曲雪宁淡淡地笑着,眼神中流转着嘲讽之意。 丁毅拍了拍手,道:“说得好,也说得对,不错,我就是逆命传人,被你们发现了,是我运气不好,但是,想要留下我,只怕是你们也得付出一些代价,别忘了,这里是蜀山,又是在桌峰之下,数百年以来,桌峰一直都是我逆命的山门啊。” 他脸上,并无多少紧张之色。 一直没有说话的寒江城主曲艺,缓缓地开口,道:“桌峰之下?呵呵,便是在白帝城中,又能如何?还能让你翻了天?别说是你一个后辈小子,便是当年逆命之主出现在此处,也注定陨落。” 这是至尊级强者的霸气。 丁毅浑身燃烧缭绕着强大的气息,宛如深渊一般的幽黑光焰流转,将他衬托的像是暗夜之中的幽灵杀神一样,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展现,道:“那就试试吧。” 他毫无畏惧。 这时,曲雪宁突然又开口,略带戏谑地道:“既然我能发现你的鬼祟,那你猜一下,你那位刚刚被送走的朋友,真的就能离开了蜀山吗?” 丁毅的身形,猛然一窒。 “你派人去捉小断?”他意识到,被自己强行送走的李牧,可能遭遇到了危机。

上一篇   0538、逆命传人

下一篇   0540、面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