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0、面对面 - 圣武星辰

0540、面对面

李牧的确是遇到了一些麻烦。 他原本想要趁着飞舟上的人不注意,直接离开,但是飞舟还一路穿梭,还未飞出蜀山区域,飞舟上的就几个人,突然动了歪心思。 “那小子还没有醒吗?”有人突然开口。 “恩,和死猪一样。” “你说,丁毅为什么突然要用这种手段,将这小子送出去?” “可能是担心他?” “不,我觉得,这是一个瞒天过海的手段,很有可能,丁毅在卓峰上得到了什么,想要利用这小子,将宝物送出去,表面上看起来,好像是关心他一样。” “猜这么多,搜一搜不就知道了?” “万一这小子醒了怎么办?” “嘿嘿,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有人阴狠地一笑。 其他人略微沉默。 然后有人就伸手在李牧的身上,摸了起来。 李牧在内心里,叹了一口气。 江湖险恶啊。 这些人的脑容量真的是大,竟然能够联想到这种方向。 看样子,自己成为了这些人眼中的肥羊,这是要杀人夺宝了。 丁大哥啊丁大哥,你倒也是一片好心,可惜所托非人啊。 我要真的是一个普通的弱书生,只怕是这一次就要不明不白地死在路上了。 李牧心中想着,正要出手,将这些人全部都击毙。 却在这时,飞舟上突然有人惊呼:“快看,那是……” 飞舟的前方,突然就出现了拦截的大舰,瞬间就逼近,靠了过来,堵住了小飞舟的去路。 李牧闭着眼睛,亦能感知外面的一切,心中一动,取消了动手的打算,决定静观其变。 “糟糕了,是西海剑派的巡逻舰。”有人声音惶恐地惊呼,看到了大舰上飘摇的红色大旗,正是西海剑派的标志。 “怕什么,我们又没有做什么亏行事。”另一个人色厉内荏地道。 说话之间---- 夺夺! 奇异的声响之中,长绳飞锁勾过来,扣在了飞舟甲板上,将小飞舟牵引住。 然后剑光闪烁,四位西海剑派的弟子,直接登上飞舟。 为首一个,三十岁左右,白面无须,先天级修为,赤红色剑士服,身形高大,眼神凌厉,目光一扫,道:“哪一个是断水流?” “断水流?” “没有这个人吧?” 众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有一个猛然道:“哦,对了,是不是丁毅送来的那个叫做‘小断’的家伙?” 所有人的手指,都指向了躺在甲板上的李牧。 “就是他?”西海剑派先天弟子看着被捆绑的结结实实的李牧,道:“这是怎么回事?” 飞舟上的众人,连忙将前后事情都说了一遍。 “竟然被绑着送了出来?”那先天修为的西海剑派弟子有点儿惊讶,但对照着李牧的相貌,看了看,道:“没错,是他,来人,带走。” 一名西海剑派弟子过来,将捆绑状态中的李牧,直接提了起来。 “这些人怎么办?”另一名弟子指了指飞舟上的散修们,问道。 为首这名白面无须的先天级弟子面色冷漠,似是不带丝毫的人类感情,道:“事关重大,不能泄露任何的消息,都杀了。”他们做这种杀人灭口的事情,显然是也习以为常了。 “不,大人饶命。” “不要杀我们,我们守口如瓶。” “我认识你们西海剑派的祁师兄……” “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逃,快逃。” 小飞舟上的众人,显然没有料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顿时一片惊呼声,有人跪在甲板上苦苦哀求,也有人大声地质问,还有人直接纵身一跃,朝着下方的云海之中跳去,想要逃命。 然而,在西海剑派真正的精锐高手面前,这些杂鱼如何能够逃脱。 数道犀利无情的剑光闪烁流转,这些人被一一斩杀,一个也没有逃脱。 恶有恶报。 李牧并没有任何的同情和怜悯。 如果之前这些人不动歪心思,没有谋财害命的打算的话,李牧也许会出手,救下他们,但是心在……只能说他们是‘天堂有路不去,地狱无门骗来’了。 最后,连小飞舟都直接被击毁。 李牧假装昏迷,被这几名西海剑派弟子,带回到了大舰之上。 大舰回转。 不需半个时辰,就已经到了桌峰上空。 “来人,将这个凡人,送入地下囚牢,看押起来。”为首那位白面无须的先天强者道。 李牧被人从大舰上抬下来,正要往地下囚牢的方向送去。 突然一个天人境界的西海剑派强者,凌空飞来,出示手中的令牌,道:“长老有令,断水流交给我即可,还有他用。” “原来是樊师兄。”白面无须先天强者连忙行礼,然后道:“快,把人带过来,交给樊师兄。” 李牧被移交到了樊师兄身边的两个人手中。 “带走。” 樊师兄等人,带着李牧,上了一艘小型飞舟,直接离开了桌峰,朝着桌峰之下俯冲而去。 李牧心中奇怪。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要把我埋到桌峰下当肥料? 西海剑派的人,没有这么无聊吧。 李牧觉得今夜这一系列事情,有点儿峰回路转的意思。 他决定看一看,西海剑派的人,到底卖的什么关子。 不过,很快他就感觉到,桌峰底部的方向,传来了汹涌澎湃的能量波动。 有巅峰强者在交手! 李牧一下子就察觉到。 而且,其中一个人,应该是【西海一剑】覃如霜,三代剑派之一的掌门人,也是当代破碎境强者之一,而另有一个人,气息极为诡异,竟是前所未见,隐约被【西海一剑】覃如霜压制着,但有反击之力。 能够与【西海一剑】覃如霜分庭抗礼,难道是魔教的高手? 李牧心里想着,很快飞舟已经到了桌峰底部。 樊师兄拎着李牧,朝着战场中心靠近过去。 “人带来了?”有人开口询问,却是寒江城少主曲雪宁的声音。 “曲少侠,人在这里,”樊师兄很是恭敬地道:“被张师弟他们,在蜀山外围拦截了下来,这小子被打晕了,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问了飞舟上的其他人,据说是丁毅打晕送去,让他们带走的。” “哦,这就有意思了。”曲雪宁微微一笑,已经猜到了什么,又问道:“飞舟上的其他人呢?” 樊师兄道:“已经被张师弟他们灭口了。” “好,做的不错。”曲雪宁的声音明显很满意,又道:“你带着人,随我来。” 周围布阵围困的西海剑派、寒江城的高手,分开一条道,曲雪宁走进去,来到战场边缘,开口道:“呵呵,丁毅,你看看,谁来了。” 樊师兄将李牧往前一拎。 “小断?”战圈之中,传出来了丁毅的声音,然后又愤怒地道:“你们这些卑鄙小人,为难一个毫不知情武功低微的书生,也配称之为命门正道?” 李牧听到这个声音,不由得大惊。 竟然是丁毅? ‘名满江湖的大侠’丁毅?! 他这一惊非同小可。 要知道,这些日子,除了那几次修炼之外,他几乎日日都与丁毅在一起,根本就没有看出来,丁毅竟然是一个如此深藏不露的巅峰强者,李牧自认为眼光非常毒,而且他修炼的是【先天功】,开启了天眼,感知力何其敏锐,这么长的时间,竟然没有看出来丝毫的破绽。 能够与【西海一剑】覃如霜隐约对抗,丁毅的实力,绝对不低。 曲雪宁哈哈笑道:“对付你们这些魔教妖人,当然不用讲什么规矩,何况,这个小书生可不无辜啊,他是你的同党,就算他不是魔教教徒,但他与你勾结,便是串通魔教,其罪如魔教教徒一样,当天诛地灭……呵呵,丁毅,你还不束手就擒,不想你这个同党活命了吗?” 轰隆! 战圈中,传出剧烈的能量波动爆炸之声。 【西海一剑】覃如霜的身影向后飞退,脱离战圈。 灰尘飞舞之中,丁毅的身影,宛如魔神,前所未有地高大,浑身浴血,布满了剑痕,身上有好几处洞穿伤,但战意犹如汪洋一般澎湃,未见丝毫的萎靡之意,周身幽黑色的光焰缭绕,似是行走在黑暗之中的死神一样。 纵然身处绝境,依旧死战不退。 明明【西海一剑】覃如霜的实力,要压制他,哪怕是一次次地将他重创,但是这个男人,却像是永远也不会倒下一下,依旧拥有着强横的战力和坚韧的意志。 “丁毅,你束手就擒,我就放过这个小子一命,如何?”曲雪宁冷冰冰地笑着。 丁毅目光,落在李牧的身上,叹了一口气。 他已经提前防备,提前将李牧送出去,就是怕这个对武林江湖充满了好奇感的单纯书生,被诡谲残忍的江湖阴谋纷争卷进来,但是没有想到,棋差一招,最后还是连累了这个书生。 “弄醒他。”曲雪宁道。 樊师兄刚要打断李牧一根骨头,让他疼醒,没想到这个时候,李牧突然自己主动睁开了眼睛,倒是下了这个樊师兄一跳,骂道:“这小杂碎早就醒了,之前一直都装死呢。” 李牧没有理会他,看向战场中央,那个浑身浴血,宛如绝地战神一样的男子,道:“丁大哥,你这是闹得哪一出啊。” 丁毅脸上神色复杂,最终道:“小断,对不起了,是我连累了你,我隐瞒了自己的身份,其实,我是神教蜀山中人。”他心里,当真是很愧疚,早知道,当初不该带着这小子来蜀山,后来,其实他也是有利用李牧,来给自己做掩护,比如西海剑派的数次盘查,他和李牧相互作证才没有引起怀疑。 -------- 感谢?翩跹舞、书友55480823,ing丶林拓,流火麒麟,过气懒人,里log楼,龙无心天,书友3947172,,范铧荧,多情亚索无情劫,书友22943338诸位大大的捧场

下一篇   0541、你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