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2、杀戮绽放 - 圣武星辰

0542、杀戮绽放

“好好说话,你到底是谁?”丁毅没想到,自己竟然有被人冒充的一天。 “我真的是逆命传人断水流啊。”李牧厚着脸皮道。 反正已经在叶无痕的面前,冒充了逆命传人,不如就冒充到底吧,反正自己如今也算是魔教的一份子。 丁毅很无语地道:“那我是谁?” “你是……”李牧脑海里突然一道灵光闪过,瞬间愕然,瞠目结舌地道:“丁大哥你难道……难道是逆命传人?” 丁毅无奈地哼了一声:“你说呢?” 李牧顿时觉得有点儿蒙蔽。 这怎么还不小心冒充到了本尊面前了呢? “嘿嘿,其实我也是神教的人,只是还没有进入过白帝城呢。”李牧立刻改口道。 这怎么解释才好呢。 眼下肯定是不适合将地球之类的事情说出来啊。 丁毅越发无语。 “哼,不管是谁,都是魔教余孽,今天,你们谁也别想走,我要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已经被寒江城主曲艺扶起来的曲雪宁,在寒江城一流强者的重重守护下,愤怒地发声。 他被斩掉的双腿,已经接上了,实力到了圣境,断肢再续并不是什么难事,只要血气足够强大,断肢再生都是可以的。 丁毅有了李牧相助,体内的伤势,飞速地愈合着。 他看了看李牧,道:“算了,不问你的身份了,现在我俩扯平了,不如先一起联手,杀一个血流成河?” 李牧道:“我来杀,你看着。” 两人都大笑了起来。 “哼,不知死活。”曲雪宁恼羞成怒地冷哼道:“如今整个蜀山之中,已经是天罗地网,九大势力布局这么长的时间,魔教上下,全都得死,就凭你们两个,身处重重包围之中,也想要在这里搅起风浪,真的是不知死活。” 丁毅道:“真聒噪。” 李牧点点头,道:“恩,跳梁小丑。” 丁毅道:“为什么一点儿本事都没有,只不过是仗着出身好的蠢货,这么多的优越感?一点儿自知之明都没有吗?” 李牧笑道:“你都说了,蠢货而已,又怎么会有自知之明?” “也是哦。”丁毅道。 这两个人一唱一和,极为默契。 一边的曲雪宁,几乎被气死。 他堂堂寒江城少主,自命聪明过人,智计无双,现在拥有的名气和地位,一切都是靠自己的智慧和努力得到的,向来最是瞧不起那些只知道打打杀杀的莽夫,什么时候受过这种侮辱和调侃? “杀了他们,给我杀了他们。” 曲雪宁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愤怒,竭斯底里的嘶吼道。 而就在这时,李牧已经出手。 手中的刀光如电,霎时间白茫茫似是银河流转,化作瀑布从九天之上倾泻下来。 刀光层叠,忽生忽灭,直接斩向四周寒江城和西海剑派的众多高手,兵器断裂,肢体破碎的的声音,密密麻麻地响起,血色绽放,一瞬间,不知道有多少的人,成为了刀下亡魂。 “贼子尔敢。” “竖子。” 【西海一剑】覃如霜和寒江城主曲艺大怒。 他们没想到,李牧说出手就出手,而且并非是挑战他们二人,而是向其他人出手,等到这两大苦星至尊将李牧的刀光架住的时候,两大派的损失已经超过了三四十人,这可都是两大派的一流精锐高手啊,没有几十年的功夫,培养不出来啊。 损失惨重。 “剑来。” 【西海一剑】覃如霜大喝,反手在虚空之中一握,一柄奇异的长剑,出现在手中。 这柄剑,锋芒流转,剑刃极薄,似是无影无形一般,正是西海剑派的镇宗神器海影剑,道宝中的精品。 “小杂碎,给我死。” 寒江城主施展【寒江锁天掌】,漫天重重掌印,尤其是他双掌皮肤,泛动淡蓝色的微光,却是已经将寒江城的镇城至宝‘寒江手套’,戴在了手上,在手套的加持之下,掌印之威,比之前出手时,强大了三四倍有余。 这两大苦星的至尊级强者,已经将李牧认定为同级别的对手,所以出手不再有任何的保留。 然而李牧这一次并不正面硬憾。 他大笑着,身形闪烁流转,宛如鬼魅,不断地欺入到两大派的弟子、长老群之中,血花绽放,刀光无情,不断地收割着生命。 两大苦星至尊气急败坏,但却一时没有什么办法。 “攻丁毅,杀丁毅。” 曲雪宁在一边大声地吼叫了起来。 丁毅身受重伤,且实力远不如李牧,这是软肋,可以逼着李牧不得不正面一战。 覃如霜和曲艺同时眼睛一亮。 但李牧如何会给他们机会? 筋斗云的速度之快,几乎在曲雪宁声音响起的瞬间,就已经欺入到了他的身边,之前斩杀两大派其他人,就是为了让他们自乱阵脚,李牧的目的,从一开始都是重重保护之下的曲雪宁。 这个阴险狠毒的小人,先杀了解解气再说。 刀光闪过。 曲雪宁的双臂,瞬间被斩落。 李牧倒提着他的头发,飞回去,人已经到了丁毅身前。 “把宁儿留下。” 曲艺大惊,疯狂地冲来。 覃如霜也是化作一道剑光,疾掠而来。 “哈哈,来得好。” 李牧将曲雪宁丢在丁毅的身边,反手将刀插在地上,微微沉下马步,正是【真武拳】的起式桩功。 同一瞬间,千浪叠拳法澎湃而出,李牧不知道轰了多少拳出去。 轰轰轰! 以李牧的右臂为中心,漫天拳影如扇面一样轰击了出去。 “呃……” “哼!” 两道闷哼声响起。 覃如霜和曲艺两个人,各自硬接了不少拳印,半空中倒飞了出去。 尘埃渐落。 战斗乍停。 周围血腥之气弥漫,呻吟声不绝。 两大派损失惨重。 而【西海一剑】覃如霜和寒江城主曲艺两个人,心中已经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们这才算是真正认识了李牧的实力,有了新的评价。 兔起鹘落之间的交手,已经让他们明白,眼前这个来历神秘的年轻人,实力非但不弱于他们,反而还在他们之上,一甲子时间以来,以他们两人的身份地位,何时联手过?但今天被逼着联手,却还奈何不了这个神秘年轻人。 难道是来自于天外的仙人? 两个人的心中,狐疑不定。 “爹,覃叔叔,救我,快救我啊。”曲雪宁忍着痛,大声地呼喊。 所谓的智计智慧,在此时,已经原形毕露。 他没有想到,在两大派高手的重重保护之下,在苦星至尊的父亲和西海剑派掌门人的保护下,他竟然成为了阶下囚。 “呸,现在知道求饶了?”丁毅一口血水吐在曲雪宁的脸上,笑道:“小东西,刚才你不是很嚣张吗?” 曲雪宁抬头,神色凌厉阴狠地道:“你们杀了我,休想从这蜀山中走出去,九大派都在,天罗地网已经布下。” 对面,寒江城主曲艺面色沉郁,道:“放了宁儿,我让你们走。” 李牧看了看丁毅。 丁毅:“呵呵。” 鄙夷不屑之意,溢于言表。 曲艺知道对方是在嘲笑自己的信誉问题,道:“这一次,我以寒江城的荣耀发誓,只要你放了宁儿,今日九大派定然不会伤你们一根毫毛,放你们离去,否则,只要宁儿有任何的三长两短,天地之大,江河湖海,任何地方,也无你们容身之地。” 李牧和丁毅对视了一眼。 丁毅呵呵一笑,道:“这天地之广阔,远超你那贫瘠的想象,何处不容我?何况,寒江城什么时候,竟然有荣耀了?” 说着,一脚将曲雪宁踩在地面上,咔嚓咔嚓,就踩碎了他的双腿骨头。 “啊,你们这两个杂碎,你们……”曲雪宁怒吼,尖叫着,眼神里充满了仇恨。 “你……”曲艺惊怒交加,但投鼠忌器,不敢出手,道:“好,你说,你想要什么条件?都可以谈。” 丁毅道:“我还没有来蜀山的时候,就在江湖上,听说了你这位宝贝儿子的名气了,呵呵,【神掌天算】好大的名头,九大派年青一代的翘楚,名满江湖的大侠,在江湖上除魔卫道,人人敬仰,可是,谁都知道,被他残杀,灭门,攻破的宗门,有的仅仅是因为路途耽搁晚了一天向寒江城上供,有的是因为那倒霉的宗主生了一个漂亮惊人的女儿,有的是因为门中出了一个天才被嫉恨……不,或许很多人都知道,但他们选择闭口不言或者是趋炎附势,毕竟,【神掌天算】曲雪宁,是你寒江城的少公子。” 曲艺神色阴沉地道:“不要说这些没有意义的题外话。” “是啊,在你看来,没有意义,”丁毅冷笑了起来。 他一脚踩在曲雪宁的头上,道:“如今的苦星,早就失去了昔日的活力,就是一个垃圾场,名门正派比这垃圾场里刨食的野狗还不如,根本就是垃圾而已,你们污染了这个世界,也让正邪早就颠倒的成为了一个笑话,说我们是魔教,你们九大派才是真正的魔教,今天,我杀你儿子,或许上升不到主持正义的高度,只是简单的想要杀一个恶人而已。” 说完,他脚下发力。 嘭。 曲雪宁的头颅像是被踩爆的西瓜一样,炸裂了开来。 “这世界恶人太多,”丁毅面色淡然,道:“但只要杀一个,就少一个,总有一天可以全部都杀光。” --------- 感谢万物皆宜,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也,里log楼,流火麒麟,wjr12128,青东,翩跹舞,书友54488987诸位大大的捧场

上一篇   0541、你到底是谁

下一篇   0543、劈面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