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3、劈面一刀 - 圣武星辰

0543、劈面一刀

丁毅这番话,说的杀气腾腾。 他浑身上下,鲜血浴身,伤痕累累,真的像一个从滔滔血海之中,杀出来的死神一样。 高高在上的寒江城少主,名满江湖的大侠【神掌天算】曲雪宁,就这样死在了寒江城主、西海剑派掌门和两大势力的一流高手的面前。 一些人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么多年以来,【神掌天算】绝对是九大门派被杀弟子之中,分量最重的一个。 而且还是如此大庭广众之下被杀。 寒江城主曲艺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儿子,身躯被踩的四分五裂,死于非命,内心里的震怒简直犹如灭世汪洋一样,要将这天地都毁灭。 他死死地盯着丁毅,一字一句,每一个字眼里都充满了怨毒,道:“今日之后,天地之大,再无你容身之所,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生不如死。” “哦?是吗?”丁毅很开心地笑了笑,道:“这么说,在我没有杀你儿子之前,你竟然没想过让我这个魔教妖人生不如死吗?” 双方本就是死敌,说这种话威胁的话,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杀伤力。 曲艺的愤怒好似是有形的火焰一样,在他身边,一个古怪的力场,瞬间铺展开来。 他刚才盛怒之下,理智崩溃,出语威胁,显得有些可笑,而此时已经逐渐冷静了下来,强行压制着自己的怒火,脑海之中,在飞快地分析着。 今夜最大的障碍,不在丁毅。 而是在这个叫做断水流的神秘年轻人身上。 丁毅身为逆命传人,大圣级的修为,固然已经算是苦星世界年青一代之中最为卓越的层次了,但是和他们这些老江湖比起来,还是有差距,就算是身处桌峰之下,可以借助桌峰之力,但在两大破碎境强者的绝对力量之下,哪怕是战意再强,意志再坚,最终都是一个阶下囚的命运。 但是,这个叫做断水流的年轻人,实力太可怕,如神龙经空,见首不见尾。 即便是刚才已经交手数次,但还是无法判断对方的实力高低,从表面上来看,能量波动也只是在大圣巅峰而已,但偏偏实际战力却恐怖的惊人,绝对在破碎境之上,莫非是传说之中的生死桥之境? 【西海一剑】覃如霜挡在石林面前,神色也非常凝重。 原本以为只是铲除一个魔教奸细而已,谁知道竟然到了这种程度。 他手握【海影剑】,凝神聚气,全力戒备。 只要避免丁毅两人进入石林之中,发动逆命昔日隐藏在桌峰之中的玄机逃命,那今日的局势,就还在九大派的掌控之下,毕竟这里是九大派啊,何时失败过? “喂,丁大哥,你的英雄宣言,说完了吧?”李牧看丁毅装逼结束,终于忍不住开口,吐槽道:“咱商量点儿正事啊,接下来,咱们得像个办法逃走吧,不然,等到九大派的掌门人和高手都到了,车轮战也可以耗死我们两个啊,何况你已经是半个残废了。” “什么叫半个残废?”丁毅很不满这种说法:“我就算是只剩下一条腿,还可以一个打十个。” 李牧用手扶了扶额头,无语地道:“大哥,认真点啊,现在不是强行装逼的时候。” 丁毅谄谄地笑了笑,道:“哦,是吗?哈哈,习惯了习惯了……哎?强行装逼,是强行吹牛的意思吗?这个词有意思。” 然后,他指了指覃如霜身后的石林,道:“只要冲进石林,那我们就可以暂时安全了。” 两个人无视周围虎视眈眈中的两大派高手强者,旁若无人地商量着逃跑。 对于两大派的弟子们来说,这种感觉很诡异。 一种从未有过的被轻视的感觉。 以前,何曾有江湖中人,敢这么在九大派的面前嚣张放肆啊。 “好吧,这就很简单了嘛。”李牧转身,看向【西海一剑】覃如霜,笑了笑,道:“商量个事呗,好狗不挡道啊,不想死的话,麻烦您给让个路?” 覃如霜简直是气笑了。 一百年以来,从未有人敢这么多他说话。 丁毅也愣了一会儿,才竖起手指:“兄弟,你这他娘的才是真正的强行装逼啊。” 李牧道:“承让承让。” 话音未落。 他的身影,已经侵入了覃如霜的力场之中。 一柄取自于神墓核心墓葬区的战刀,早就握在手中,劈面一刀,霸道无匹,直接斩向这位西海剑派掌门的面门。 简单。 直接。 这是李牧的战斗风格。 他的刀法,也是从化简为繁,然后又化繁为简的过程之中提炼而来,这一刀斩下,并无任何的精妙变化,全凭的是丹田一口气,胸中一腔血,脑中一道神,手中一柄刀,刀中一缕神。 三花聚顶,五气朝元。 这就是李牧的刀道。 直来直去,并无变化。 出刀,就是一刀。 这也是李牧这些日子以来,整理反思自己的武学,领悟到的刀中真意。 “狂妄。” 覃如霜被这种毫无尊重的劈面斩法所激怒,挥剑迎上。 叮! 细微的金属撞击声,然后是细密的刀剑震颤之声。 噗! 血光飞迸。 人影交错。 【西海一剑】覃如霜手中的【海影剑】直接被斩断。 他整个人,也被李牧这一刀,从眉心之间,一刀劈开,成为了整整齐齐的两半,像是被一刀剖开的木雕一样,朝着两侧飞散。 “哈哈哈,西海一剑,不过如此。” 李牧的大笑声之中,他已经拉着丁毅,冲过去,进入到了石林之中。 丁毅发动秘传印法,一瞬间连续数十个印法打入石林之中,奇异的力量弥漫,石柱转动,空间迷雾流转,下一瞬间,整个石林就彻底消失在了桌峰之下,仿佛是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一样。 嗖嗖嗖! 数十道身影划破山底黑暗,来到了战场之中。 “怎么回事?” “何事突然发出急讯?” “怎么死了这么多人,难道是魔教奇袭?” 现身的都是九大宗门强者中的强者,包括其他三城、两大剑派掌门,还有两大世家的家主。 之前李牧一拳击退了覃如霜和曲艺的时候,这个紧急讯息就发了出去,是最紧急的那一种,说明事态空前严重,各大宗门的高手强者,第一时间赶来,看到这样的画面,一个个都面色震惊。 眼前分明是发生过教主级大战的样子。 空气之中,还残存着骇人的刀意气息。 “本来已经快要抓住了逆命的传人,但杀出来一个魔教妖孽,坏了大事。” 血光流转,【西海一剑】覃如霜的身影,重新凝聚,面色阴沉惊怒。 “你们来晚了。” 他眼眸深处,有一种惊魂未定之色。 刚才那一刀,当然是没有真的将他斩杀。 破碎境强者的神通和修为,并非是普通人所能想象,血气重生,极为熟稔,肉壳被斩破,只能算是重创了他,令他元气大损,但比实力上的损失,更让覃如霜愤怒的是,这一刀,近乎于摧毁了他这一百年以来建立的无敌之心。 心中再回想刚才那一刀,他心里想的,并不是再次遇到之后,如何抵挡,如何反败为胜,而是情不自禁地产生一种恐惧之意。 他已经不敢再面对同样的一刀。 而这种恐惧,是武道强者最大的敌人。 累积起来的必胜信心,在出现缝隙的那一瞬间,就意味着,你的武道,也出现了裂痕。 “是什么样的妖孽,竟然连你们两个人联手,都没有拦住?”擎天剑派的剑主李木子心中震惊,魔教何时出现了这种高手?便是四大分支的掌门,也未见的可以做到这种程度啊。 覃如霜闭口不言。 他运气,凝神,正在修补心灵上的缺口,弥补自己的武道信念。 一边的寒江城主曲艺,逐渐回过神来,看向其他人,简略地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补充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来自于天外的魔教强者,苦星世界上,绝对不可能有这种强者。”他看到了李牧之后时刻的那一刀,心神为之所夺,自问若是换做自己,只怕是是这一刀,【韩寒江锁天掌】也挡不住。 苦星虽然不小,但也绝对养不出这样的强者。 只能是来自于天外。 “可若他真的是这么强,为何还要逃走?”阵法世家家主朱不会突然开口道。 覃如霜和曲艺两个人,都一愣。 “也许是因为我们九大派联手围攻吧。”有人道。 九大门派的掌门人,都没有说话。 有人暗中摇头。 武者强弱,差上一线,很有可能便是天差地远。 一刀斩败覃如霜,连【海影剑】都碎了,这样的人,不会惧怕围攻的。 机关傀儡世家的家主公孙别离道:“应是惧怕天外仙人。” 各大掌门暗中点头,认同这个观点。 正道九大派,也是有靠山的。 这一次的正邪大战,本来就不是仅限于苦星,而是天外星河之中正邪的交锋余波。 魔教在星河之中,也是人人喊打的角色,虽有高手,但很是低调,如果说那神秘年轻人,是星河之中的魔教强者,降临苦星来支援蜀山的话,那就会知道,正道也是有仙人降临的,匆匆离去,必然是担心降临的正道仙人出手。 有人开始检查现场。 “哈哈,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诸位,只需要将这里围困起来即可,那石林虽然能够隐匿,但却无法遁走,他们若是想要走出石林,还是得出现在这里。”阵法世家家主朱不会一番观测之后,得出了结论。 正道九大派商议一番,决定布置禁制和人手,将这里封住,来一个关门打狗。 当然,驻守的人中,必须要有一个教主级的破碎境强者。 否则,那不是关门,而是在送菜。 第一个夜驻守在这里的人,是擎天剑派的剑主李木子。 “将消息放出去,就说是七大支脉之一的逆命传人现身,被我们围困在桌峰之下,命在旦夕,我倒是要看看,白帝城中的魔教妖人,会不会冒死来救人。”寒江城主曲艺阴森森地道。 他要杀人,发泄心中的怒吼,为儿子报仇。 ---- 敬请关注公众号【乱世狂刀】。

上一篇   0542、杀戮绽放

下一篇   0544、婚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