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4、婚约 - 圣武星辰

0544、婚约

但是九大派很快就发现,关门打狗的策略,可能是哪里出现了问题,因为李木子在当天晚上的前半夜里,也就是其他诸人离开之后不到半个时辰之后,就重伤返回到了擎天剑派的驻地,养伤去了。 据说是那个来自于天外魔教的神秘年轻人高手,从石林之中去而复返,出来大战,三招之后,就将擎天剑派的剑主李木子一刀剖开,将其重创。 “哈哈哈,和覃如霜比起来,这一块磨刀石质量更好一些。” 这是他大胜而归,在其他各大破碎境赶来之前,遁入石林之前留下的狂语。 这年轻人,在用破碎境的强者来磨刀。 对于九大派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对于九大派的破碎境强者来说,也是赤裸裸地打脸。 一番商议之后,阵法世家朱家和机关傀儡世家公孙家的两大家主,在石林区域附近,联合布置下了一座无上杀阵,然后再由一位破碎境强者来主持,准备来诱杀这个魔教神秘年轻强者。 然而,依旧是一场闹剧。 阵法那神秘年轻魔教高手,弹指之间破去,而支持阵法的中天城主断风,也是三刀之下,直接败退而逃,不敢再战,布置阵法的一些材料,被抢走,协同守阵的中天城精锐强者,尽数被斩杀一空。 局势一下子对于九大派来说,变得非常尴尬了。 眼看着擂台大战在即,九大派先后有覃如霜、李木子和断风三大破碎境强者被重创,这对于九大派的力量是一个巨大的削弱。 而且,现在怎么办? 石林是围还是不围困? 围吧,九大门派的破碎境必须都在这里,才有把握围困住这个神秘的年轻高手,否则那就真的是给对方送‘磨刀石’,但是破碎境高手都被牵制在这里,万一白帝城中的魔教强者来突袭,怎么办? 不围困吧…… 恩,其实不围困也没有什么。 但主要是,咽不下这一口气啊。 骑虎难下。 最终,九大派选择撤人。 没有办法,天外仙人们还不现身出手,面对着一个可以正面击败破碎虚空境界的存在,他们还真的是无计可施。 而李牧就很惆怅了。 早在神州大陆的时候,他的刀意就可以秒杀破碎境,但那几个破碎境,都是初入破碎,还未完全巩固境界,算是破碎虚空境界这个层面中的小毛孩,而苦星的正派七大至尊,可都是真正的老牌破碎境强者,是这个层面中的彪形大汉,实力高低是不一样。 见猎心喜的李牧,恨得希望九大派一直都在这里围堵下去。 这样,他就可以好好练刀。 在地球上的时候,李牧也研究过江湖宗门的招式功法。 虽然地球上没有灵气,修炼效果渺茫,但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地球上的宗门和武者们,对于招式变化和精妙程度的追求,还在外界之上,但也只是招式的变化,功法的威力方面,就差了许多。 李牧通过研究这些招式功法,也颇有收获。 厚积薄发之下,今日与足够分量的破碎境强者一战,对于李牧来说,真的是启发极大,尤其是刀法方面,真的是有一种破茧重生的征兆。 万法归宗。 刀法也从至极的变化追究,重新回到了风云六刀的模式。 六刀归于一刀,才是李牧的终极追求。 他隐约触摸到了这个门槛。 但现在,九大派的破碎境们,丝毫没有磨刀石的觉悟,竟然怂了。 这可如何是好? 总不能真的打上门去吧? 那也太作死了。 要说个大派暗中没有天外修士的坐镇支撑,李牧是绝对不信的。 一旦涉及到天外修士,还是谨慎一点儿好。 “入白帝城吧。”丁毅的伤势,恢复了许多,琢磨了一下,给出了建议:“真要是给来自于天外的那些王八犊子堵在石林里,我们两个就得一起白头老死在这里了。” 话是好话,但怎么说的这么基里基气呢? 李牧想了想,点点头,道:“也好,反正该做的事情,都已经做完了。” 丁毅哈哈笑了起来,道:“正好,我该做的事情,也都做完了。” 两个人鬼鬼祟祟地从石林中出来,仔细观察了一番,发现的确是没有什么埋伏,于是直接上路,并没做径直飞向白帝城,而是兜了一个大圈子,以防止路上有埋伏,这才换了一个方向,飞向白帝城。 路上李牧突然想起一个问题:“我们怎么进城啊?” 白帝城的防备,何其之森严? 急切之间,只怕是进不去,总不能站在门外喊话吧,身上也没有什么信物啊。 丁毅得意洋洋地道:“别忘了,我可是逆命传人。” 一炷香时间之后,两人来到了白帝城之下。 白帝城坐落于蜀山的中心点,位于白帝峰之上,整座城以白色的蜀山石建造,白色云海缭绕周围,仿佛是一座漂浮于云海之中的仙宫一样,从外面来看,无比美丽。 蜀山派有七大分支,所以白帝城有七门。 丁毅带着李牧,来到其中一座大门之下,仔细看了看,扭头就走。 “怎么回事?”李牧道。 丁毅一脸严肃认真地道:“且先等一等,这个时辰不适宜入门。” 李牧:“???” 还有这讲究呢。 一直到丁毅带着李牧,绕过了六大城门,来到了西南方的最后一个城门口之后,李牧猛然之间明白了,狗屁的时辰不对,明明是这货没有找到属于逆命的大门,所以才带着自己乱七八糟地瞎转而,而且运气真的差,七个门都逛了一圈,最后才找到属于逆命的大门。 “你是逆命传人,竟然不知道白帝城七门之中,哪一个属于逆命?”李牧很无语地道。 “被你看出来了?”丁毅嘿嘿地笑着,道:“没有办法,我也是第一次来白帝城。” “啊?”李牧当时就无语了。 丁毅理所当然地道:“这有什么奇怪的,我得到逆命传承,也不过是最近几年的事情而已,百年之前,正邪大战,逆命一脉被灭,只有传承飘荡在世间,最终选择我成为这一代的逆命,在此之前,我一直都在修炼,所以没有回来过啊。” 李牧更加无语。 怎么感觉这么不靠谱呢。 不过,当丁毅拿出逆命一脉的信物,将逆命之门,缓缓打开之后,李牧终于放弃了心里的鄙视。 好吧。 终于靠谱了一次。 而逆命之门的开启,终于还是惊动了城内的蜀山神教各方。 一番艰难的确认之后,李牧和丁毅的身份,才得到了承认。 与浣刀宗、龙王岭、超天亭和水月流的高手们见面,由已经带白帝城中待了一段时间混熟了的洛玄心、陆逊等人,一一为两人介绍引荐。 李牧感觉到了一种熟悉的气氛。 白帝城中,并不像是外面九大派那样阶层明显,阶级壁垒分明,而是颇有一种自由并蓄的风范,便是各大分支的掌门,也没有太大的架子。 “老师,你们终于安全归来了,太好了,”介绍完毕之后,肖东等人兴奋地过来,道:“无痕姐姐呢?你们没有一起回来吗?” “叶圣女吗?”李牧一怔,道:“怎么,她没有在白帝城?” 肖东等人讶然。 旁边一位身形魁梧,气息霸道,身穿着紫金战袍的络腮胡老人,开口道:“之前九大派放出消息,说你被围困在桌峰,消息难辨真假,所以城内众人,一时不好救援,而且大战在即,为了大局,也的确是无法分身出来,所以最终决定,不派救兵,看你们的造化,但浣刀宗圣女叶无痕,力排众议,坚持要出去一探真伪,不顾阻拦,孤身一人,偷偷地出了白帝城,去营救你们了。” 这人是神教蜀山七大分支之一的龙王岭龙首。 蜀山的巨擘之一,很有气势。 “嗯?还有这样的事情?”李牧看了看丁毅。 两人齐齐摇头。 李牧心里咯噔一下。 坏了。 这绝对是九大派的计谋,故意放出消息去,想要‘钓鱼’。 叶无痕所认为的逆命传人,是他李牧。 所以说,这个浅绿色长发的绝世美女,是为了他,才冒险除了白帝城。 叶无痕有危险。 这是李牧脑海之中第一时间闪过的念头。 “怎么办?” 李牧看向丁毅。 丁毅也是一改平常嘻嘻哈哈的样子,皱着眉头。 “我出去找无痕圣女。”李牧开口道。 之前神教无法派人去救逆命传人,现在同样也无法派人去救叶无痕。 听起来有点儿残酷,但却是最理智的选择。 但是,李牧不能坐视不理。 浣刀宗的掌门人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奶奶,闻言,暗中点点头。 就凭这一句话,无痕算是没有看错人。 “好,不愧是有心人,就凭你对无痕的这一份心意,你去吧,只要你们活着回来,老身就亲自为你们主持婚礼,让你们完婚。”浣刀宗老奶奶很正式地道。 啥? 李牧一脸懵逼地看向这位老人家。 婚礼? 完婚? 这又是哪一出? 什么是对无痕的一片心意啊,奶奶您老人家别乱说话啊,我什么心意啊? 丁毅在一边乐了起来。 他压低了声音,颇为幸灾乐祸地向李牧传音,道:“哦,忘了告诉你啊,按照神教的传承习俗,历代浣刀宗圣女,与逆命传人之间,是有着天然的婚约的,一旦两人并不排斥对方的话,最终都是结为道侣夫妇,因为这两大分支的功法,男女双修,威力才能推到极致。” 李牧顿时黑人问号脸。 ------- 感谢尉迟莲正、流火麒麟、我不想该昵称、浮一生若一梦大大的捧场。

上一篇   0543、劈面一刀

下一篇   0545、借刀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