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5、借刀一用 - 圣武星辰

0545、借刀一用

李牧看着一脸幸灾乐祸的丁毅,脑海里一个回路转过来,也压低了声音,传音道:“不对啊,真正的逆命传人,不是你吗?” 丁毅的表情僵了僵。 但很快,他撇撇嘴,传音道:“没关系,让给你了,我有心上人了。” 李牧更无语了。 这特么的是让不让的问题吗? 这是天然婚约啊,魔教的传承。 而且,我又不会逆命的双修功法啊。 丁毅仿佛是看穿了李牧的心思,挤眉弄眼地道:“我知道,你肯定是在担心双修功法的事情?没关系,我回头把【洞玄子三十六式洞房术】传授给你,这事儿就水到渠成了……相信我,个中滋味,绝对很爽的。” 李牧就更无语了。 他算是看出来了,丁毅这个逆命传人,游走在靠谱与不靠谱的边缘,大多数时候不靠谱,偶尔才靠谱。 这个货的身上,极为明显地散发着老神棍独有的那种不靠谱气息。 不过,这个时候,显然不是计较这些的事情。 李牧觉得还是将叶无痕找回来之后,再去和浣刀宗老奶奶去解释清楚吧。 “我去去就回。” 李牧决定先去救人。 …… …… 叶无痕握手浣月刀,单膝跪地,鲜血顺着手臂流淌,染红了皎如明月的弯刀。 她大口大口地喘息。 背部,腰间,左腿……都有剑痕,深可及骨。 对面,寒江城主曲艺一脸的阴狠和毒辣。 “虽然只是一尾小鱼,但还算是有些分量,呵呵,浣刀宗圣女叶无痕,魔教第一美女,嘿嘿,好,很好,就用你的血肉,来祭奠我儿的在天之灵吧。” 这位九大派之中教主级的人物,语气神态,有着奸佞小人一般的狠毒。 周围,寒江城的高手,手持刀剑,将叶无痕团团围住。 叶无痕面色平静,鲜血染红了浅绿色的长发,湿漉漉的头发,垂下来,遮住了眼睑,盯着寒江城主曲艺,问道:“逆命传人在哪里?” 来之时,就知道,可能是陷阱,但她如飞蛾扑火,没有任何的犹豫。 她为救人而来,如果就这样死了,不甘心。 临死之前,看到那个装疯卖傻的家伙一眼,才安心。 “哦,我想起来了,魔教浣刀宗圣女与逆命传人之间,有天然婚约,怪不得这么拼命,原来是为了救小情郎而来,呵呵,”曲艺的眼中,闪烁着残忍的光芒,冷森森阴测测地道:“想要见他吗?呵呵,你死了,就能见到了,我送你们做一对亡命鸳鸯吧,哈哈哈哈!” “杀!” 曲艺挥手。 寒江城的高手强者,蜂拥而上。 刀光剑影闪烁。 叶无痕身形骤起,挥刀迎敌。 呼喝声之中,血光迸射,不断有寒江城弟子惨呼倒飞倒退出去,而叶无痕的身上,也不断地增添着一道道的伤痕,鲜血从被斩开的血肉之中流淌出来。 曲艺冷声道:“不要让她死的太痛快。” 他心中的仇恨和愤怒,宛如积蓄了一夜的山洪一样,就要骤然爆发,逐渐吞噬他的理智。 天空之中,阴云浮动。 宛如张牙舞爪的黑色恶兽一样的云层,将那一轮皎皎明月遮掩的支离破碎,只有几缕月光,穿透云雾缝隙照射下来,洒落在叶无痕的周围,残缺不全。 叶无痕挥刀,月光与浣月刀形成奇异的共振。 她并没有选择逃走。 她的眼神明亮而又坚定,似是最完美的宝石在闪烁,无尘无垢,看向了远处桌峰的方向,如果他真的是被围的话,那一定就在桌峰那里。 脑海之中,不断地浮现出与那个少年为数不多的接触画面。 孽龙山幽谷深潭中,被雷劈之后的他,像是一只黑色的大猴子,突然出现在了她潜藏的水潭中,发现了她之后,却冒着危险,不动声色地支走了寒江城的追兵,然后又抱着她,走出孽龙山,为他疗伤,月光铺满了湖泊岸边,烤架上的大鱼奇香无比的味道在月色中弥漫,以及再一次见面时,他轻松定住浣月刀,一脸不在乎地说自己是逆命传人…… “前后不过是见了两次而已,我大概是疯了。” 叶无痕爆发出最强的力量,化作月光,破开围困,朝着桌峰方向飞去。 疯了也好,要死也罢。 总之,一定要见到他。 曲艺冷笑,身形一闪,就挡在了叶无痕的身前,一掌拍出,寒潮涌动,破碎境强者的力量,宛如惊涛骇浪一样,破碎了月光,也震裂了天穹。 “噗!” 叶无痕张口喷出一道血箭,被震的倒飞回去。 但后退十米,身形微微一顿,瞬间再爆发出不可思议的力量,她就像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疯子一样,拖着支离破碎的身躯,血水染红的浅绿色长发飞舞,继续向桌峰冲去。 “滚回去吧。” 曲艺冷笑,再度一掌,将叶无痕击飞回去。 叶无痕的身体摇摇欲坠。 她以弯刀拄地,维持不倒。 遥望桌峰,千米之外,但似乎是遥不可及。 连续又冲了数次,都被震飞回来。 “把她的衣服,给我扒了,刻录影像,我要让魔教圣女赤身裸体的丑态,传遍天下。”曲艺说出了与其身份不符的狰狞话语,昔日伪君子的面具摘下,如一头撕开了人皮伪装的地狱恶魔。 群魔乱舞。 周围的寒江城的弟子,发出哄笑,狞笑声,冲了上去。 魔教第一美女啊。 便是整个苦星世界,也算是有名的美人。 平日里,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一窥其芳容而不可得,而现在,却要坠入凡尘受这样的屈辱了,想一想都让他们觉得兴奋。 这个世界上,很多时候,碾碎纯洁和玷污圣洁,无疑都是让人阴暗面兴奋难抑的阴暗面之一。 叶无痕的嘴角,划出一丝轻蔑的冷笑。 正道的无耻,果然是赤裸裸呢。 她拄着刀,知道自己逃不回去了。 出白帝城之前,不是没有想到过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但终究还是来了,飞蛾扑火是向往光明,而自己倔强到近乎于固执的坚持,甚至连奶奶的反对都置之不顾,只是为了还一个人情吗? 一命还一命吧。 可惜的是,当日幽谷寒潭边,你救了我的命,但是在这蜀山桌峰千米之外,我却连看你一眼都做不到。 但是,请相信,我已经做到了自己能做的一切。 那个黑猴子,那个嬉皮笑脸的家伙……希望你最终能够脱困。 奶奶,对不起。 爸爸妈妈,我来陪你们了。 她猛然长身而起,手中弯刀,朝着自己的脸上削去。 尘世的肮脏涌来,最后能够捍卫尊严的,就是手中刀,削去这张脸,神教和浣刀宗的威名,不会因为一个赤身裸体的女子而坠落。 但就在这个时候---- 一道刀光破空而来。 天穹被撕裂。 而一起被撕裂的,还有汹涌如潮的寒江城高手的包围圈。 一只带着温度的手掌,千钧一发之际,抓住了已经割入额头皮肤的浣月刀。 “对不起,我来晚了。” 熟悉的声音响起。 叶无痕难以置信地抬头看去。 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了血水模糊的视线中。 “你……”她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哪怕是面对着蜂拥如蝗虫一般的残忍敌人,都丝毫不能触动心间涟漪的她,突然有点儿惊慌失措,他怎么会是这个时候出现,怎么会在这里出现,他……看到了自己狼狈的样子。 “你……”李牧也想要说什么,但话到最边,却又一句话都说不出,最后只化作一个字:“傻。” 叶无痕倔强地抿嘴,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咻! 这时,之前那道刀光的破空之声,在在虚空之中响起,撕裂了无数人的耳膜,虚空之中一道久久无法愈合的漆黑缝隙,可见刚才李牧赶来时的速度,有多快,再慢一瞬,只怕是叶无痕已经削脸自戕了。 “借你的刀一用。” 李牧将浣月刀拿在了右手。 掌心被刀锋割破的伤痕,瞬间就恢复。 他取出一件宝衣,将衣衫破碎浑身伤痕的叶无痕裹住,又为她理了理血水湿漉漉的绿色长发,然后左手单手将她抱在了怀里。 叶无痕的脸上瞬间犹如火烧一样浮现出一丝红晕,好在有血污遮掩,所以并不明显,她挣扎了一下,但那臂膀是如此有力和霸道,最后只好任由李牧施为。 周围,寒江城的高手强者们,包围了上来。 “快走。”叶无痕低声道。 李牧笑了笑,道:“走?谁说要走?” 叶无痕一怔。 就听李牧道:“看我为你报仇。” 下一瞬间,筋斗云之术施展,李牧身形快如流光,一瞬破开了寒江城弟子的包围圈。 他的眼睛深处,有火焰闪烁,仿佛是在地底积攒了足够能量的岩浆,一瞬间要冲破地壳的压迫,蓬勃而出,手中的浣月刀,似一刀斩出,斩碎了漫天的阴云。 月光如流瀑一般倾泻而下,与刀光融合在一起。 这种奇异的光芒掠过,仿佛是天底下最瑰丽的景色一样。 噗! 寒江城主曲艺的头颅,就飞了起来。 叶无痕睁大了眼睛。 血雾流转之中,曲艺的身形很快重聚,他脸上,浮现出惊恐之色,转身就逃,朝着桌峰的方向飞去,此时,九大派的各大掌门,正在桌峰上议事,只要逃到那里,就安全了。

上一篇   0544、婚约

下一篇   0546、其实不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