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6、其实不难 - 圣武星辰

0546、其实不难

曲艺仓皇逃走的一幕,让无数寒江城弟子感到震惊,难以置信。 在他们的心目之中,城主是苦星世界武道神话一样的存在,也是支撑着整个寒江城骄傲和尊严的精神支柱,而这一切,随着曲艺如丧家之犬一样的不战而逃,开始崩塌。 很多弟子不敢相信他们看到的一幕。 “拦住他。” 曲艺一边逃,一边大吼着。 他根本顾不了那么多。 当他看到李牧驰援而来的时候,就意识到事情不妙。 不过内心深处的骄傲,和身为寒江城主的自信,还是让他觉得,自己或许可以接下李牧几招,而不是像覃如霜、李木子、断风等人一样,败的那么快。 然而,他很快发现自己错了。 错的离谱。 那月光流泻般的一刀,简单,却具有魔力,只是一刀,彻底粉碎了他一切的信心。 刀锋割过脖颈的瞬间,曲艺的愤怒冰消瓦解,战意也冰消瓦解。 “给我拦住他。” 曲艺头也不回,大喝着下令寒江城的弟子,拦截李牧。 所谓的拦截,基本上和送死没有什么区别。 浣月刀到了李牧的手中,虽然施展的不是浣月刀法,招式只是直来直去的横劈竖斩,但威力不知道强横了多杀倍,随便一刀斩出,便是银河坠落一般的茫茫刀气刀意,撕裂虚空,也撕裂了簇拥上来的寒江城弟子的身躯。 一边倒的屠杀。 一开始,还有寒江城的弟子奋不顾上地冲上来,为城主曲艺争取逃亡的时间,但很快,再忠诚的弟子,也无法承受这种恐惧,四散而逃。 “魑魅魍魉,一个不能留……死。” 李牧施展筋斗云,身形一闪。 虚空之中就出现了整整四个一模一样的李牧,连怀中抱着的叶无痕,和手中的浣月刀,都一模一样,朝着四个方向闪烁,追击,刀光流转,然后幻灭,重新回到了原地,四个身影融合为一。 这不是分身术。 而是速度到了极致之后,在虚空之中留下的幻影。 那些四散逃走的寒江城弟子,身形在空中一僵,然后分裂为不规则的碎块,像是突然失去了生命的飞鸟一样,朝着地面坠落,没有一个逃脱。 一个不留,皆杀。 李牧抱着叶无痕,追向曲艺。 叶无痕只觉得,李牧的掌心里,有一股暖流,不断地注入到自己的身躯之中,为自己疗伤,身体的疼痛已经不再重要,第一次被一个陌生男人用这种方式抱在怀里,感觉非常的诡异。 名闻天下的魔教浣刀宗圣女,前所未有的紧张。 比她第一次拔刀杀人时,还紧张。 眼前,又是一道刀光闪过。 曲艺的身躯,被拦腰斩断,分为两截。 不过血雾流转,光华闪烁,很快又重新聚合。 “各位道友,快来助我。”曲艺心中惊惶无比,放下脸面,催动真气,放声大吼求援。 声音滚滚如雷鸣,传向桌峰的方向。 “别追了,快回去。”叶无痕清醒了一些,开口提醒道:“九大派的掌门都在,再追下去,会被围攻。” 李牧御刀而行,侧头,看着怀中这张精致绝伦的美丽脸庞,看到她身上的伤痕和血污,内心里有一片柔软的地方,被触动,道:“不行,我要杀了他,为你报仇。” 叶无痕侧过头:“你这是送死。” 李牧看着她:“你之前不也是送死?” 叶无痕看着李牧的眼睛,道:“可我现在不想死了,你带我回去。” 李牧微微一笑,道:“怕我死在这里?放心,我有分寸。” 叶无痕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了。 李牧的实力,她已经看不懂了。 一刀斩碎了曲艺这种级别的强者,分明是破碎境之上的力量啊。 逆命一脉的传人,竟然已经强大到了这种程度吗? 她有些难以相信。 但李牧坚持追杀曲艺的坚决姿态,却又让她心里,泛动着一种奇异的滋味,难以言说,说不清道不明,令她有些迷茫,又有些期待,还有些许久不曾有过的感动。 “杀。” 李牧如猫捉老鼠一样,瞬间拉近了与曲艺的距离,又是一刀斩出。 曲艺毫无反抗的余地,如木偶泥雕一样,再度被一刀从中剖开。 但他不惜催动本源之力,拉开距离,重组身躯。 血雾翻滚。 破碎境强者的再生之力,的确是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涉及到了道则领域,哪怕是李牧的刀意,不断地侵入其身躯,但依旧被他不断地重塑身躯。 几刀之后,桌峰在望。 数百道光华,从桌峰之上腾空而起,璀璨如群星闪烁,耀眼如彗星经空。 那是九大派的最强高层,几乎是瞬间全部出动。 很显然,消息早就已经传到了桌峰上。 “是他,单枪匹马,竟敢杀来,真的以为我九大派无人吗?”【西海一剑】覃如霜一眼就看到了李牧,心中的愤怒和惊惧杂陈,。 他被李牧一刀破掉了武道之心,难以平复。 唯有将李牧击杀,才能彻底恢复。 原本这对于他来说,几乎是走不通的路。 而现在,看到李牧带着一个重伤的女人,仿佛是盛怒而失去理智的狂狮一样追杀曲艺,覃如霜意识到,击杀李牧的最好机会,近在眼前。 和覃如霜抱有形同心思的,还有李木子、断风等其他几大破碎境强者。 之前李牧躲在石林之中,随时都可以逃走,立于不败之地,他们无可奈何,而现在,李牧走出石林,还如此嚣张,只需要合围,就可以将其耗死,斩杀。 “拦住他。” “一起出手。” “对付这种魔教妖孽,不必讲武林规矩单打独斗,一起上,诛杀此獠。” 站在九大派巅峰的那几个人,几乎是同时出手。 “小心。”叶无痕还是忍不住开口。 李牧哈哈大笑。 他的身影,瞬间加速,快如闪电,于千钧一发之际,又到了寒江城主曲艺的身边,刀光闪烁,再度将曲艺的身体斩碎。 下一瞬间,刀招,剑术,掌印,棍影……无数道招法战技,力量狂潮,朝着李牧涌来。 李牧身法快如鬼魅,不断地闪避。 他与寒江城主曲艺之间的距离,被不断地拉大。 最终,曲艺逃入到了人群之中。 他松了一口气,转身,看向李牧,眼中闪烁着浓郁的怨毒之色。 连续被李牧斩碎身躯五六次,看似每一次都重新凝聚身躯,但这已经伤及到了本源,消耗掉了太多的血气,几乎令他快要跌落破碎境的力量层次,想要恢复之前的修为战力,只怕是需要数十年的时间,他如何能够不恨? “小畜生,你今天必死无疑。” 曲艺看到李牧的身形,几乎淹没在了狂暴的毁灭版能量潮之中,发出阴冷的怒吼。 “杀了他。” “不惜一切代价,绝对不能让他跑了。” “嘿嘿,天堂有路你不去,地狱无门你偏来。” 九大门派的强者,犹如潮水一般涌来。 七大破碎境的至尊,几乎是同时出手。 李牧的身影,仿佛是被风浪淹没在汪洋之面上的小舢板一样,随时都会被飓浪拍碎,看起来岌岌可危。 叶无痕咬着牙,没有说话,怕李牧分心。 “哈哈,小畜生,你来杀我啊?” 曲艺松下一口气,挑衅地大笑,发出嘲讽。 这并非是他逃出生天的洋洋得意,而是在用这种方式,来激怒李牧,让李牧分神。 “别着急,你的人头,我今日必取之。” 李牧眉心之间,天眼开启,竖眼中星光流转,洞彻先机,每每于千钧一发之际,躲开袭杀,宛如在刀尖上跳舞一样,令人心惊肉跳。 “嘿嘿,小畜生,落入死局,还如此大言不惭,本城主的头颅,就在这里,你过来取吧。”曲艺冷笑,不断地嘲讽。 而此时,李牧的身上,也出现了一些伤痕。 围攻的人,实在是太多。 覃如霜、断风、李木子等破碎境的强者,亦是不断地围攻,偷袭,而李牧的怀中,毕竟还抱着着一个叶无痕,且他们都看出来,叶无痕才是弱点,所以干脆都朝着叶无痕攻击,令李牧投鼠忌器,好几次,不得不以肉身来帮助叶无痕挡刀。 突然,李牧张口咬住浣月刀的刀身,将叶无痕放在自己的背上,低声道:“抱紧我。” 叶无痕下意识地双手紧紧地抱住李牧的脖子。 然后她才意识到,自己的这个动作,有多么的暧昧。 高耸的胸部,几乎紧紧地贴在李牧的后脊背,挤压感清晰无比,薄薄的几层衣服,并不能隔绝彼此身躯淡淡的温度交换。 但叶无痕并非是那种小女儿姿态的人,也知道,此时状况有多么的严重,所以非但没有松开手,反而是整个人贴在李牧的背上,用力紧紧地将李牧抱住,以免影响他战斗。 “好。” 李牧笑了一声,用鼻子发音。 也不知道是在说叶无痕抱的好,还是对面潮水一般的攻击来得好。 就看他咬着浣月刀,身躯微微下沉,在半空之中,做出了一个类似于再普通不过的马步的姿势,双拳左右一分,沉在跨部,然后左拳向上画弧,右拳向下画弧,手中仿佛握着阴阳一样,在身前划出浑圆,动作似是缓慢,但层层叠叠的拳影,在身前旋转,形成了一个诡异的漩涡。 这是真武拳【揽雀尾】的起手。 拳影漩涡,似是黑洞一样,鲸吞四面八方袭杀而来的能量狂潮。 李牧的双臂,缓慢地转动。 漫天的能量狂潮,各种招式技法,都随着李牧双拳双臂的扭转,而朝着他拳影漩涡之中汇集。 【揽雀尾】是先守后攻的拳法。 这一式最奇特之处,在于可以将对手的力量容纳扭转,加倍,反击出去,类似于金庸武侠小说里南慕容的绝学‘斗转星移’,只要肉身的承载上限足够,理论上甚至可以反弹一切力量。 而如今的李牧,肉身经过了孽龙山天劫的祭炼,不知道强横到了什么程度,完全可以承受九大派的围攻之力。 而拳法奥义施展之间,九大派的高手们,也隐约感觉到了一丝不妙。 “都给我滚开。” 李牧骤然大喝,双拳挥出。 所有的力量,凝聚,反弹,奔涌,朝着四面呼啸而出。 惊呼声和尖叫声之中,九大派的高手们,面对着一倍于自己击出的力量,狼狈无比,纷纷后撤,喋血,筋骨折断,兵器碎裂……便是破碎境的强者,也不例外。 混乱之中,李牧身形一闪,来到了寒江城主曲艺的身前。 刀光一闪。 人头飞起。 不等他再度凝聚身躯,李牧反手一缕刀意,直接轰入到了曲艺的身躯之中,帝火之力,疯狂地流转入侵。 他单手拎着曲艺的头颅,道:“取你头颅,其实不难。” -------- 第二更。 上一章忘说了,检查的结果还好,医生说是锻炼太少,身体虚弱,神经性的疼痛,没有器质性问题,因为久坐,所以伤身,大概及时腰肌劳损,肩周炎等等一些乱七八糟的职业病,建议好好休息一两个月……恩,多谢大家的关心,也多谢小二郎浪4、苍虣、浮一生若一梦、翩跹舞、静林禅诸位大大的捧场。

上一篇   0545、借刀一用

下一篇   0547、人狂刀更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