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7、人狂刀更狂 - 圣武星辰

0547、人狂刀更狂

取你的头颅,其实不难。 当李牧拎着寒江城主曲艺的头颅,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万籁俱静。 九大派的强者,呆呆地看着这一幕,脑海之中一片空白。 重重守卫之下,层层围攻之下,破碎境修为的寒江城主,竟然再次被斩掉了头颅,放在以前,这简直就是不可能发生的一幕,但是现在,却赤裸裸地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这一瞬间,九大门派的尊严,被赤裸裸地踩在了脚底下。 “啊啊……”曲艺凄惨的精神波动传来。 血气翻滚,他想要重聚身体,但是一团团赤红色的火焰,在血雾之中流转燃烧,不断地焚化血气的力量,他的身形每一次模糊地重聚,还未完全具象化,就又被这赤红色的火焰给焚毁,这让他无法遏制地惨呼了起来。 无法重聚身躯,那就只能是死亡。 “不……”他发出惊恐的嚎叫:“放过我。” 曲艺在向李牧求饶。 李牧不会有丝毫的同情。 赶来之前,他远远地听到了曲艺要如何对付叶无痕,那简直是禽兽不如的手段,下作无耻到了极点,可见他的人品贱格到了什么程度,这种人,实力越强,危害越大,就该送他上路,不能由一丝一毫的怜悯和同情。 赤红色的帝火缭绕。 在李牧练成了混沌真气之后,帝火的威力倍增,完全可以威胁到破碎境的强者。 火焰焚烧之下,不管是血气,还是肉身,还是神魂,都在消亡着。 “救我……”曲艺头颅的眼睛,看向周围九大派的高手强者,发出哀求。 然而,这个时候,并没有人再李牧出手。 刚才李牧施展【揽雀尾】,蓄势吸收漫天的攻击,反弹出去的招式奥义,太过于可怕,令九大派从来都是无往不利的围攻手段,变得反而对他们极为不利,而那破天一击般的刀光,连破碎境的强者,都无法抵挡,其他人拿什么去救曲艺? 拿命去救吗? 怎么可能。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自己的命,总是比别人的命更加值钱。 无数道看向李牧的目光之中,带着惊恐和畏惧。 便是覃如霜、李木子、冉光耀、鹿天化等破碎境的强者,也不例外。 他们真的是丧失了再战的勇气。 而趴在李牧背上的叶无痕,心中的惊喜,也简直无法言喻。 在此之前,她看出来,李牧很强,比她强,但是没有想到,强到了这种不可思议的程度。 逆命的传人,怎么会修炼到这种程度? 她简直无法想象。 “不不不,饶了我,你放过我,我寒江城愿意归顺神教,从此之后,为神教的走狗,听从你的差遣,不要杀我,不要啊……”寒江城主曲艺已经彻底放弃了自尊,在死亡的威胁下,他丑态百出,为了活命,他什么话都说了出来。 周围寒江城的高手弟子们,只觉得脸上一阵火辣辣。 他们的城主,他们的掌门,竟然说出这样的话? 他们一个个都抬不起头来。 而李牧也丝毫不为所动。 凄厉的惨叫声和哀求声之中,苦星世界的巨擘,寒江城的城主曲艺,在九大派无数强者的目光注视之下,最终彻底死亡。 整个过程,足足一盏茶时间,周围之人,无有敢动。 李牧并不就此离去,而是手中浣月刀一指,刀锋指向各大宗门的掌门。 “还有谁不服,要一战?” 横刀立马,肆意邀战。 别说是周围的九大派强者,就是李牧背上的叶无痕,都面色变了。 这么强横吗? 还要再战? 之前有一些心思灵活的九大派强者,就在想,经历了这样的一场大战之后,李牧是不是到了强弩之末的程度,但是现在李牧非但不走,还扬刀邀战,一下子令他们熄灭了这样的想法,一个强弩之末的人,肯定是趁机逃遁,又岂会不知死活地在此邀战? 刀锋所指,人群皆尽变色后退。 “一群垃圾。”李牧笑道:“九大门派,不过如此。” 九大门派的高手强者,面现怒色,但依旧不敢出手。 李牧的狂态,神威凛凛。 人狂,刀更狂。 狂刀之前,诸神异辟。 无人再邀战,李牧在虚空之中倒拖着弯刀,转身朝着白帝城的方向走去。 然而此时,叶无痕突然感觉到,李牧的肌肉,有一阵微不可查的轻轻颤抖。 她心中一惊,立刻意识到,李牧的状态,绝对没有表面上这么好,而是已经受了伤,或是处于一种力竭的状态中,而之前的肆意邀战,并非是狂妄,而是在虚张声势而已。 叶无痕不动声色地将头轻轻地靠在李牧的后颈,没有说话。 李牧似乎是察觉到了叶无痕的心情,回头对她笑了笑,没有说话。 这一幕,落在周围九大派强者的眼中,更像是这一对男女的柔情蜜意,是一种挑衅。 但是在他们的思维里,这种挑衅越明显,就越是说明,李牧无所畏惧。 没有人敢阻拦。 更没有说话。 李牧所行走的方向上的九大门派高手,第一时间的后退,让开,仿佛是在夹道欢送一样。 眼看着李牧一步步地走出了九大门派的包围圈,叶无痕悬着的心,总算是略微回到了肚子,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但就在这时,异变骤生。 远处桌峰方向,突然一道黑色的光柱,冲天而起,连接天穹,雷声滚滚之中,黑色光柱似是裂天神剑一样,霎时间黑色的光华,将已经原本微微发白的天穹重新染成了浓黑之色,仿佛是要有无数的魔神,从这黑暗之中跳出来一样,一种令人窒息一般的威压之感,不断地弥漫开来。 这样的异变,令所有人都是一惊。 【西海一剑】覃如霜的脸上,猛然浮现出喜色。 “是天外仙人降临了。” 他大声地道。 李木子、鹿天化、断风等人,反应过来,顿时脸上都是狂喜之色。 终于等到了这一天,天外的仙人终于降临了。 之前,他们就已经在桌峰上,建立了接引阵法,做好了准备,等待仙人降临,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天外仙宗的仙人,一直都没有降临下来,没想到,竟然在今日这样的局面之下,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仙人接通了那接引阵法,降临了下来。 黑色的光柱,接通天地。 李牧看到这样的声势,心中暗叫不妙。 如果这个时候有天外修士降临,事情就有点儿糟糕了。 果然覃如霜等人,已经看向了李牧这边,跃跃欲试,想要阻拦的样子。 既然有天外仙人降临,那只要拖住李牧,等到仙人完全降临,一定可以将李牧斩杀,除掉这个祸患。 “快走。”叶无痕在李牧的耳边低声道。 吐气如兰,有幽香。 李牧摇摇头。 此时走不得。 若是立刻发力狂奔飞飙,以覃如霜等人的心性,必定是反应过来,全力出手围攻,反而是露出了破绽。 他倒是有一些底牌,但不到万不得已,不想动用。 天外修士要降临了吗? 也好,看一看,到底是英仙星区哪一个宗门的人马。 说起来,英仙星区的天外修士,他不但见过不少,也杀过不少呢。 思忖之间,李牧非但没有逃,反而是站定,转身,看向了桌峰的方向。 这一幕,让原本准备出手缠斗的覃如霜等人,又是一阵心惊肉跳,出手的打算顿时烟消云散,甚至还拉开了距离。 他们已经被李牧给搞得有些惊弓之鸟了。 咻! 一道黑色剑光,最终落在了桌峰之上。 不出十息,这一道剑光,划破长空,瞬息而来,就到了战场之中。 一个身穿黑色纱衣,浑身上下流转缭绕着剑道煞意的年轻女子,在剑光之中现身。 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强大气息流转,便是破碎境的强者,在这个女子的面前,也显得弱小。 “拜见仙人。” “见过仙子。” 覃如霜等人,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哪里还有丝毫九大派破碎境至尊平日里的傲视天下,观苍生如蝼蚁一般的高傲姿态,第一时间,隆重肃穆地向这黑色纱衣女子行礼。 “哼,一群废物,竟然弄得这么狼狈。” 黑纱衣女子声音刻薄,训斥破碎境的至尊,宛如训斥无知幼.童一般,一点儿都不客气。 覃如霜、李木子、断风等人,却是不敢有丝毫的抵触怒意,反而是连连赔罪。 苦星世界的九大宗门,乃是由天外修士宗门培植起来,一直在暗中遥控,说的更加直白一点,不过是一群天外宗门和修士养的走狗,在苦星世界的生灵面前,充满了优越感,但是在天外修士面前,则是奴性深种,一点儿都直不起脊梁。 “那魔教妖人在何处?”黑纱衣女子问道。 覃如霜等人指向李牧。 “哼,原来只是一个不到破碎境……”话说道一半,黑纱衣女子骤然停下,仿佛是被人捏住了脖子一样,后面的话,却是再也说不出来。 她只觉得前面,那个似笑非笑的少年,身姿相貌,都无比熟悉,岂不正是这一两年以来,一旦想起都会令她日夜难安、如坐针毡的梦魇? “呵呵,原来是你啊,我还以为,天外仙人是谁呢?” 李牧似笑非笑,脸上带着毫不掩饰的嘲讽。 这个黑纱衣女子,不正是在神州大陆神墓探索之中,出现过的那个【黑衣杀楼】的黑纱衣女子。 这也算是当初神墓之战,少数几个曾与李牧结仇,但却最终没有死在李牧手中的天外修士之一了,没想到,时隔这么长的时间,竟然又见到了。 被李牧这么一看,黑纱衣女子心脏狂跳,昔日在神墓之中,发生的一幕幕,似是重新又出现在了眼前。 当日,她隐藏在远处,亲眼看到,各大宗门的弟子、兵境长老,都被李牧一柄朴刀活生生地砍死在五指山之下,也看到最后连明光仙帝都死了……李牧宛如杀神,挥刀无敌,屠戮各大仙宗强者的画面,宛如噩梦一样,无数次出现在她的梦中。 “你……”巨大的恐惧之下,她下意识地就转身飞遁。 --------- 感谢浮一生若一梦、缘定今生2022两位大大的捧场。

上一篇   0546、其实不难

下一篇   0548、背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