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1、第一战 - 圣武星辰

0551、第一战

李牧最想要知道的答案,有两个。 第一,为什么太阳系在星河之中,举世皆敌,会被称之为罪民,成为了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的对象。 第二,除了星河之中的修者宗门之外,地球的敌人,所谓的灭世大敌,到底是来自于哪里?为何如老子等古代先贤,会离开地球去寻找生存之道。 李白听完了李牧的问题之后,反问了另外一个问题:“你觉得,这星河茫茫,可有尽头?” 李牧想了想,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星河茫茫,无边无际。” 地球上的物理学认为,宇宙是没有边际的,前后左右八极曰宇,古往今来四方曰宙,宇宙这个词,本来就蕴含着无边无际的意思。 李白又问道:“那你再说说,这世上,可真有永生不死的存在?” 李牧道:“传说之中,修者达到极尽,超凡脱俗,摆脱大道桎梏,便可以永恒而不死,与日月同辉,与星河同寿,不过,晚辈并未见过这种存在。” 李白道:“所谓大道,不过是这片星河之中的法则、气运、灵力而已,生灵生于这片星河之中,如砂砾纳于彀中,若是脱出,便不复存在,如何超脱?纵然超脱大道,又岂能超脱星河?你口中的这些强者,纵然与日月同辉,与星河同岁,一旦群星陨落,星河崩碎,最终还是难逃打劫,岂能说是永恒?” 李牧仔细揣摩李白话中的意思,道:“前辈是说,这茫茫星河,其实是有边际的?” “不错,星河有边,虚空有尽。”李白道:“你想要的答案,就在这个结论之中。” 李牧若有所思,道:“前辈的意思,是地球的大敌,来自于星河宇宙之外的另一个世界?” 李白点了点头,道:“对,但是不全对,不只是地球,这个宇宙之中所有人的生灵,也都是来自于另外一个宇宙,我们所在的宇宙,我们将其称之为混沌宇宙,而在混沌宇宙之外,还有其他种种宇宙世界,可怕的杀劫,来自于混沌宇宙之外。” 李牧恍若明悟。 但另外一个问题呢? 为何地球会被称之为是罪星? 李白笑了笑,道:“地球从何而来,你可知道?” 李牧脑海里立刻就浮现出了自己在地球初高中物理天文学之中得到的答案,地球漫长的衍成历史,但他也知道,这个答案,在李白这里,估计是行不通的。 “还请前辈释疑。”李牧恭敬地道。 李白略微犹豫,似是在很认真地衡量和思考着什么,最后还是摇摇头,道:“算了,你的实力,还不够,告诉你,是害了你,等你什么时候,臻至王境,自然可以知道。” 李牧心中不由得失望。 但他相信,李白不会无缘无故这么说,这其中,必定是有大厉害关系。 “我传授你【侠客行】剑阵之意,你或可融合到自己的刀法之中,于你修炼有裨益。”李白道:“本来,我在这里,留下了一些功法传承,但你刚才在青莲剑池之中施展的炼气心法,奥意无穷,我也看不透,更为高明,看来你是不需要了。” 李牧道:“多谢前辈。” 侠客行剑阵之意,可以说是李白生平得意之作,李白早就眼热,若是能够得到,简直是完美。 但是,李白所说的其他传承,必然也是惊世骇俗的秘传,想来是当年李白留下,为了庇护蜀山,若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没有在这个时间点传出去,岂不是浪费了。 “晚辈斗胆,前辈留在此地的传承心法,若是就此沉寂,岂不是可惜,浪费了前辈一番心血,是否可以传授于其他蜀山弟子?”李牧道。 李白哈哈大笑:“当然。” …… …… 叶无痕坐在青莲池之外,闭目调息。 但微微皱着的眉头,显示出她的内心,并不平静,偶尔睁开眼睛,看向青色阵法护罩内部,除了层层浓郁白色灵液雾气,看不到任何的动静。 心不静,则神散。 神散则无法修炼功法,否则很容易走火入魔。 叶无痕这样的大高手,自然是非常明白这一点。 她叹了一口气,干脆停止运功修炼,静静地坐着,呆呆地看着莲池,双手托着下巴,清冷绝美的脸上,露出罕见的迷茫之色,仿佛是一尊羊脂玉的雕像一样。 这是她平日里决不显露于人的神态。 突然,青莲池里传来一阵奇异的力量涌动,叶无痕心中一惊,刚抬头仔细看去时,青色阵法之中,突然涌出一股奇异的力量,将她整个人都裹住,朝着青莲池里面拉去。 “怎么回事?” 叶无痕来不及反抗,身形就直接没入到了青莲池里面。 …… …… 转眼,两日时间过去。 旭日东升,赤红色的朝阳之光,划破染红了漫天的云海。 苦星世界正邪大战的畜牧,徐徐拉开。 十场擂台战的时间到来。 浮空擂台之上,一场恶战,正在进行中。 来自于魔教蜀山分支龙王岭的龙首龙五,正在与九大派之中落日城主冉光耀激斗的难分难解,进入了白热化状态。 这是十场擂台战的第一场。 龙首龙五的武器,是一对长柄紫金龙爪,精品道宝级别的武器,挥动之间,阵阵龙吟之声动人心魄,有神龙幻影缠绕在这一对武器之上,可以撕裂虚空一样。 蜀山传承数百年,底蕴还是不可小觑,这一战是十场擂台战的开门之战,因此双方都给予了足够的重视。 而落日城主冉光耀手中则是落日剑,蕴含夕阳余晖,刺人耳目,挥动之间,令人心中禁不住产生出一种‘人生已如夕阳,余生不多,意志消沉’之感,也是落日城的镇城至宝。 震耳欲聋的轰鸣之声,在巨大的浮空擂台上不断地传出。 两大强者都是破碎境强者身形时快时慢,时隐时现,快时如流光略空,慢时如猛虎蛰伏,隐时如明蝶浮空,现时如铁骑突出,招式蕴含着大奥义,道则涌动,生死只在一瞬之间。 在浮空擂台的西方,是九大派的阵营。 重重飞舟,遮天蔽日,不用眼色和造型的旌旗,在虚空之中飞舞,犹如条条长龙,数百米长的浮空飞舰,亦有数十艘,气势十足,且有阵法在虚空之中流转,各大宗门的掌门,都在各自的飞舰的舰首,全神贯注地观看战斗。 浮空擂台东方,则是蜀山的阵营。 一道飞梭道宝,长达千米,周身流转着层层叠叠的秘术符文,集攻防于一体,闪烁神光,横在虚空之中,飞梭的背面,颇为平坦,似是一个小广场一样,蜀山各大支脉的强者高手,都站在这一条飞梭之上,大约数百人,神情也都极为肃穆。 从阵势和人数方面对比来看,蜀山要逊色许多。 但实际上,正邪两方的实力并非是相差这么大,其实人数上也差不多,蜀山的七成以上的人马,都依旧驻扎在白帝城之中,扼守各处要塞阵法,以免九大派的人马,在擂台大战的时候突然偷袭白帝城。 “为什么那个小贼,并未出现?” 西海剑派的巨型飞舟上,来自于【黑衣杀楼】的黑纱衣少年,已经暗中观察了许久,对面蜀山飞梭上,并未有李牧的身影,这让她有些着急。 “那小贼行事骄横张狂,绝对不会怯而不战,但为什么会隐藏行迹呢?莫非是在暗中策划着什么?”黑纱衣少女不动声色地暗中琢磨。 当日,神墓之战中,李牧在路上设置阵法,一路坑杀了天一宫、天魔宗等大宗门不少的精英弟子和强者,手段之狡猾,心机之深沉,令黑纱衣少女印象深刻,后来更是在面对数大高手围攻的时候,将影流宗的一位刺客,以【撞心杵】诱杀,可见这个人,绝对不是有勇无谋的莽撞莽夫。 黑纱衣少女出身于【黑衣杀楼】,在英仙星区,也是赫赫有名的杀手组织,最是擅长各种阴谋算计和暗杀手段,不免将李牧代入杀手角色之中,越想越是慎重。 所以最后,她干脆不动声色,以不变应万变,看看李牧到底在背后,策划着什么样的阴谋。 反正在这个世界,她实力完整,绝对碾压李牧,无需再剑走偏锋。 一场大战,持续了整整一日时间。 日落时分,正邪大战的第一场战斗,终于落下了序幕,龙王岭龙首龙五以一招之先,紫金龙爪直接将冉光耀的头颅拍碎,斩杀了【落日城主】冉光耀,同时自己也被落日剑刺穿了胸膛…… 惨胜! 为蜀山派拔得头筹,先赢了一局。 神光飞梭上,蜀山弟子门人都大声欢呼。 但再回到飞梭上不久,龙首龙五身形一晃,一口鲜血喷出,染红了紫髯,落日剑的【落日黄昏】之力,不断地侵袭他的身体和力量本源,让他再也支撑不住,扬天倒了下去,气血急骤衰落,人也飞快地苍老了起来,眼看着也是生命垂危。 “师父!” “掌门……” 一片惊呼声。 最终,龙五勉强保住了性命,但陷入了沉睡之中,无法苏醒。 这对于之前还欢呼着的蜀山众人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首站获胜的喜悦蒙上了阴影,第一战就这样惨烈,可以想象,之后的十场大战,会残酷到什么程度。 战斗到最后,很可能是两败俱伤。 那么真正获益的人,会是谁呢? 夕阳如血。 两边各自收兵。 第二战,在明日。

上一篇   0550、侠客行剑阵

下一篇   0552、刀仆无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