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3、刀陨 - 圣武星辰

0553、刀陨

“早知道,当年不该救你,让你自生自灭。”浣刀宗老奶奶微嗔,神色之间又恼意。 当年,【风云第一刀】莫寒,宛如骄阳照耀长空,璀璨夺目,因为锋芒太盛,激起了正道九派一些人的嫉妒,暗中使用毒计算计,差点儿身死,绝境之中,却是被偶然路过的浣刀宗老奶奶所救,自此加入浣刀宗,成为了浣刀宗老奶奶的贴身刀仆。 转眼已经是数十年时间过去。 刀仆的眼睛里,浮现出一丝莫名的光彩。 他缓缓地摘下脸上的白色面具,露出一张布满了疤痕的脸。 当年算计的他的人之中,有一位是正道九派之中一位女子,暗恋莫寒,但追求不成,一怒之下,在他重伤之时,用特殊的手法,将他的脸割了三十六刀,完全毁容。 而这些年,他也并未想办法恢复容貌,只因为他知道,自己爱上了一个无法得到的女人,容貌美丑,已经没有了意义。 而当年的浣刀宗老奶奶,可是名动一方的大美人,比之如今的浣刀宗圣女叶无痕,也丝毫不遑多让。 可惜,那时的浣刀宗老奶奶叶恨,已经嫁作他人妇。 后来,浣刀宗遭遇正道突袭,浣刀山庄上下死伤惨重,叶恨的儿子儿媳,死于那一场大战之中,其夫为了掩护叶恨抱着孙女逃走,亦是战死。 叶恨一夜白头,发誓报仇,自此也不以功法驻颜,以老婆婆的形象,出现了世人面前,心如死灰,对于人间情爱,不再留恋,一颗心都放在了光复浣刀宗和培养叶无痕这两件事上。 无名爱的深沉,发乎情,止乎礼。 叶恨封闭了心门。 这一主一仆,以一种外人不知的方式,默默地相处,相互之间很少说话,不谈男女之爱,但胜于男女之情。 浣刀宗老奶奶叶恨今日难得主动开口,劝说无名离开白帝城,乃是因为他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明日的大战,会非常惨烈。 “我多出战一次,你就可以晚出战一天,我若是连胜九场,那你就可以不用出战了。”无名怀中抱着自己的风云刀,面带微笑地道。 这一瞬间,仿佛是回到了昔日一刀绞碎苦星世界风云的光辉时刻。 他在用自己的方式,保护叶恨。 叶恨摇摇头,道:“没有人可以连胜九场,你也不能,天外宗门是不会坐视不理的,一旦就九大派的输场超过四,肯定会出手,到时候……” 希望渺茫。 “那就赢到赢不动了,再说吧。”无名淡淡地道。 …… …… 第三日。 擂台大战。 这一战,不过持续了半日时间而已,而且还是一边倒的趋势。 九大派的出战人选【西海一剑】覃如霜,展现出了远超平日的力量,近乎于碾压了刀仆无名。 “呵呵,没想到今日,还是你出战,昔日,你也算是苦星世界的风云人物,但却自甘堕落,加入魔教,连续出战两场,看来,魔教也不过是将你当做工具使用而已,可悲,可怜。” 覃如霜冷笑着嘲讽。 他挥剑,每一剑都荡起血水,在无名的身上,留下一道印痕。 刀仆无名浑身浴血,已经不成人形。 他没有说话,只是喘息,积蓄力量,挥刀,再挥刀,仿佛是不知疲惫。 谁都看得出来,覃如霜是在故意折磨无名。 但无名依旧苦苦地支撑着。 嘭! 最终,无名被【西海一剑】覃如霜一脚踢飞,踢出了浮空擂台,变成一道血影,落在了神光飞梭上,气若游戏。 名动天下的风云刀,也已经折断。 “莫寒……”浣刀宗老奶奶叶恨,怆然大悲,抢上前去,将无名的身影,抱在了怀中。 鲜血染红了的叶恨的绿衣。 无名布满刀疤的脸上,已经平添了数十道新的疤痕,看起来无比的狰狞和丑陋,但却又有一种语言难以形容的神圣和纯净。 他气息微弱地道:“小叶子,对不起,我……尽力了。” 连赢九场的诺言,终究是无法实现。 他愤怒,也惊怕。 他不怕死,他怕的是,自己败下来,再也无人为浣刀宗遮风挡雨,而他所深爱的女人,就必须得亲自出手,站在浮空擂台上,与凶残的对手去生死拼搏了。 “什么都不要说了……”叶恨输入真气,想要救人。 无名摇摇头:“救不了了,本源已断,你们……要小心……九大派使诈,覃如霜没有……没有这样的实力,他的真气中……有天外黑暗之力……” 一句话说不完,无名已经无法在说下去了。 他用最后的力气,抬头看着叶恨的脸。 生命的最后几瞬时间里,他终于可以光明正大毫无掩饰地很认真地用正面看着眼前这张铭刻在他的灵魂深处的脸。 很美很美啊。 仿佛是时间回到了九十年前,他第一眼看到她的那个时候,也是在这样重伤的状态下,也是神智快要消散时,美的仿佛是天上的仙女。 “好美……”他喃喃地道,脸上带着笑意。 曾经有力的手掌,渐渐无力地松开了断裂的风云刀刀柄。 苦星世界的一代刀法大家,就此彻底陨落。 “莫寒哥。”叶恨流下了泪水。 她的脸上,仿佛是时光流转,老态尽去,青春正盛,肌肤容仿若是二八少女,头上浓密的青丝流转,美艳不可方物,正是昔日她见到【风云第一刀】莫寒时的容貌。 在莫寒生命的最后时刻,叶恨催动功法,震荡气血,容貌恢复到了最为青春的时刻,也算是给这位痴情人一个交代吧。 叶恨一句话都没有再说,抱起浑身浴血的莫寒,化作了一道流光,飞射向白帝城。 “你们……你能使诈,简直是无耻。”超天亭主欧阳幻羽愤怒地看着对面的九大派,目光盯着覃如霜,道:“哼,堂堂苦星世界的一代破碎虚空至尊,竟然借助外力才敢登上擂台,真是苦星武道的耻辱。” “呵呵,欧阳幻羽,气急败坏了吗?”覃如霜以胜利者的姿态冷笑着,道:“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本座借助外力?” 超天亭少主欧阳玉冷哼道:“那根本不是你所能拥有的力量,你根本不是无名叔叔的对手,你……简直是无耻,卑鄙小人。” 汇集在浮空擂台上两侧双方人马,都是正邪两道的顶级强者,后起天才,眼界阅历都可以说是代表着苦星世界的巅峰,都是大家,有些东西,一眼就可以看出来。 “哈哈哈哈,”覃如霜大笑,道:“黄口小儿,不知所谓,本座近日神功突破,修为更上一层楼,岂是你们这些蝼蚁之辈,所能理解?” 他看向神光飞梭上的蜀山众人,道:“明日,本座还在这浮空擂台上,静候各位指教,呵呵,不知道明日,哪位敢出战,哈哈哈哈!” 九大派的阵营之中,一阵阵的欢呼声响起。 尤其是西海剑派的弟子门人,最是激动兴奋。 九大派开战两日,连输两居,军心浮动,士气受到打击,而近日却是西海剑派的掌门一扫颓势,振奋士气,令每一个西海剑派的弟子,都骄傲自豪无比。 至于是不是借助外力,他们才不在乎呢。 赢了就好。 神光浮动。 蜀山众人驾驭飞梭,返回白帝城。 …… …… 一座青莲剑池边,叶恨将莫寒的身躯,缓缓地沉入到了青莲灵液之中,希望借此,保留万分之一的希望和机会。 但她自己也知道,青莲池并非是万能的。 脚步响起。 蜀山众人也都赶来。 “九大派真的是越来越下作了。” “必定是天外宗门,暗中做了什么手段。” “真是该死。” “太无耻了。” 蜀山众人都义愤填膺,气的破口大骂。 虽然这种事情,在意料之中,却没有想到,九大派和天外宗门,如此不要脸,这么早就赤裸裸地开始算计,让这一场号称公平的擂台大战,彻底失去了原来的意义。 但怒骂解决不了问题。 明日的擂台战,还是得派遣出人选。 比前三次推举人选时的凝重,这一次推举出战人选,可以说是残酷,因为九大派第四战的出战人选,很显然依旧是实力暴增的覃如霜,不管是派出谁,胜算都非常的渺茫。 “我去吧。”叶恨开口,风华绝代,容貌无双,神色平静地道。 …… …… “这个小贼,可真能忍,眼睁睁地看着己方的人被虐杀,却依旧不露面,”黑纱衣少女在黑暗大殿里,若有所思,同时也更加笃定:“他越是这样,必然是越是在谋划着什么重点的阴谋,我就看你,能够忍到什么时候,嘿嘿!” 她将覃如霜招来,吩咐一番。 “今天,你的表现还不错,明日出手,要更残暴残忍一些。”她道。 …… …… “父亲,真的要这样做吗?” 超天亭少主欧阳玉看着自己的父亲,脸上的神色悲痛,又无法阻止。 哪怕是他已经行走江湖数十年,创下了赫赫有名的【玉公子】的大名,但对于父亲突然之间做出这样的选择,依旧感觉到无力和震惊。 “按照我说的而去做吧,记住,出手要快,不要让浣刀宗的人反应过来,同时,也要把握好时机,太早了不行,叶恨以如今心神大乱,对于自己人,也不会防备,有你出手,绝对可以成功。” 欧阳幻羽背身而立,淡淡地道。 ------------------- 感谢至圣斗士7,浮一生若一梦,翩跹舞,lwlaisy,依然故我1981诸位大大的捧场,上周六欠章,等到节后再补啊,这几天假期在成都,既然出来了,就陪家里人多走走,刀子也活动活动,活跃气血。另外,有月票的兄弟砸几张,多谢多谢。

上一篇   0552、刀仆无名

下一篇   0554、第五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