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4、第五战 - 圣武星辰

0554、第五战

青莲池中的小世界中,李牧沉浸在【侠客行】的剑意海洋之中。 作为中国古代最富浪漫主义色彩的伟大诗人,李白的一生都被无数人推崇和膜拜,而他的诗中,充满了瑰丽的幻象元素,宛如天上仙人一样,很多诗句,也就只有李白一个人可以写出来那种潇洒飘逸的感觉和味道。 【侠客行】是李白的代表作。 杀人红尘中,脱身白刃里。 这首诗,剑气森然,具有李白独有的极端的浪漫主义色彩。 侠客行剑意的精髓,就在这一首诗之中。 想要领悟,就得先懂诗。 李牧的身体周围,【侠客行】这首诗的每一个字,都在流转飞舞,银色的字迹,仿佛是天道符文一样,一笔一划,都蕴含着剑道的真意。 李牧修炼的是刀法。 他从小就喜欢刀。 中国古代武谚有云:剑为百兵之君,刀为百兵之王。 李牧自认为不是什么君子,他更喜欢王者的霸道,刀法直来直去,横劈竖斩,最是直接。 但所谓万法殊途同归,刀与剑,在武道层面上,只有共同之处了的。 李白自己也说了,希望李牧可以吸收他侠客行剑意之中的精髓,融入刀法之中,所以李牧一点儿都没有考虑过弃刀练剑,他是在领悟刀剑的共通之处。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李牧沉浸在剑意的世界中。 【侠客行】全篇共二十四段,一百二十字,每一个字,都化作了一个奇异的剑意符文,蕴含着一种剑道真意,李牧开启天眼,精神力宛如触手一样,不断地捕捉这种剑意符文,然后体悟,领会。 时间流逝。 李牧的身躯,自动运转【先天功】,吸收青莲宝气,同时,精神则是完全沉浸在了侠客行剑意的世界之中,领悟那种武道真意,融入自己的刀道之中。 修炼无日月。 时间如流水。 …… …… 青莲池边。 浣刀宗掌门人叶恨身形盘坐,一动不动。 她被人偷袭,以蜀山独有的定脉之术,锁住了体内的真气,无法行动。 “唉,这又是何苦。” 叶恨使尽了各种办法,都无法脱困,心中焦急。 她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偷袭。 也明白,对方为什么要偷袭自己。 她一点儿都不生气,只是难受。 非常非常的难受。 又一个老朋友,要死去了。 是代她去死的。 …… …… 白日如血。 长风猎猎。 “父亲……” 【玉公子】欧阳玉站在神光飞梭之上,神色绝望而又悲怆,眼泪禁不住地流淌出来,然后双腿一软,就想着浮空擂台的方向,跪了下来。 神光飞梭上的蜀山高手,一个个都面带愤怒和悲痛。 “哈哈哈,不堪一击啊。” 【西海一剑】覃如霜仰天大笑。 战斗已经结束,他的手中拎着一颗带血的头颅,而在他的脚边,蜀山七大支脉之一的超天亭亭主欧阳幻羽的无头尸体,躺在血泊之中,被他踩在脚下。 十场擂台战的第四场,落下了帷幕。 为蜀山出战的欧阳幻羽战死。 九大派又赢了一局。 双方战成了二比二,暂时是平局。 但是对于蜀山来说,却面临着近乎于绝境的局面,无名和欧阳幻羽两大破碎经的强者,以近乎于屈辱的被碾压的方式战死,而蜀山还找不到任何可以战胜‘实力突然得到了突破’的【西海一剑】覃如霜。 “剩下的六局,我看也不用比了,你们没有人,是我的对手,不如早点儿投降,让出白帝城,还可以为你们保留下一些元气。” 覃如霜不屑地道。 他将欧阳幻羽的头颅,丢在地上,一脚踩住,冷酷无情地道。 欧阳玉疯狂地想要冲去,但是被旁边的水月先生等人给拦住了。 覃如霜如此连续嘲讽,就是要激怒蜀山的人,一旦登上浮空擂台,就是惨死。 “呵呵,我知道,你们都很生气,也非常痛苦,好好体会吧,这就是弱者的悲哀。”覃如霜故意在蜀山众人的伤口上撒盐:“死亡,也而并不是解脱,只是另一种屈辱的开始。” 他最终将超天亭主欧阳幻羽的尸体,令人带回到飞舰上,以倒钩穿过肩膀,血淋淋地挂在桅杆上,在烈日之下暴晒。 “这就是与九大派为敌的下场,死不得安生。” 覃如霜冷笑着。 蜀山众人气的五内俱焚。 “覃如霜,欺人太甚了,本是公平的擂台战,你借助外力也就罢了,为何还侮辱亡者尸身?”蜀山水月先生怒道:“你西海剑派也号称是名门正派,身为当世正道七大至尊之一,你真的是一点儿脸面都不要了吗?” 覃如霜闻言,神色一冷,脸上也觉得有点儿火辣辣的,但旋即冷笑道:“对付你们这种魔教妖人,不用讲什么仁义道德,挫骨扬灰,对于你们来首,都是一种仁慈。” “你……”水月先生也气的浑身发抖。 那么一瞬间,他想要直接冲上浮空擂台,直接开启第五场擂台大战,但还是忍住了。 老伙计们连续地战死,陨落,蜀山拿得出手的高手,所剩不多了,水月先生很清楚,自己必须稳定下局势,哪怕是想要上台一战,也得得到一切都安排好,此时蜀山内部,千万不能再乱了。 “我们回去。” 水月先生操控着神光飞梭,待着蜀山众人,返回白帝城,而此时,超天亭少主欧阳玉,已经因为过于悲痛而昏死过去。 一种难言的悲怆,缭绕在众人的心中,难以消除。 回首远处,西海剑派的飞舰上,超天亭主欧阳幻羽的尸身,还悬挂在桅杆上。 …… …… “奇怪了,今日都做到这种程度了,为何那李牧,还不出现?” 【黑衣杀楼】的女杀手终于觉得,事情可能和她想象的不太一样。 难道李牧已经逃离了? 不太可能。 经历过神墓之战以后,黑纱衣少女觉得自己对于李牧的研究和了解,已经到了一定的程度,这个罪民,绝对不是那种贪生怕死之辈,具有传闻中那些罪民仙人共有的狠辣和悍勇,绝对不会抛弃自己的袍泽离去。 那他为什么到现在都不现身? 黑纱衣少女心中不安。 “必须要加快时间了啊,等到十大擂台战的最后,天外宗门还有其他强者降临,到时候,一旦被他们也认出来李牧的身份,那想要独吞各大宗门的悬赏,就不可能了。” 她思忖算计着。 很快,覃如霜被再度招来。 “明日你还可以再出战一次,我要你在明日的擂台大战上,做的更绝,不管蜀山是谁出战,都要虐杀,明白了吗?”黑纱衣少女的话,令人毛骨悚然感。 覃如霜听得胆战心惊,也连忙答应。 这两日以来,前后斩杀无名、欧阳幻羽,令他也感觉到了拥有无敌一般的力量的美妙感,仿佛是酗酒一样,令覃如霜沉醉其中无法自拔。 …… …… “叶前辈,得罪了。” 一位超天亭的护法,前来为浣刀宗掌门叶恨,解除了体内的定脉秘术,带着歉意,行礼赔礼。 “欧阳大哥人呢?”叶恨转身,盯着这位护法,一字一句地问道。 昔年,蜀山还未分崩离析,七大支脉如日中天的时候,叶恨,欧阳幻羽,水月等人,都是蜀山年青一代之中的佼佼者,曾经一起并肩作战,虽然互不服气,也多有争斗,但这种近百年的感情,又岂是一般人所能理解? 这位护法也是老一辈的人物了,眼眶一红,泪水就流淌下来,说不出话。 叶恨的身形,一阵踉跄。 她扶着莲池站稳,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 眼角微红,但眼泪没有流淌下来。 不能再流泪了。 叶恨离开了青莲池,来到了飞仙殿中。 昔日人头耸动的飞仙殿,此时一片寂静,龙五重伤,无名战死,欧阳幻羽战死,老一辈的破碎境话事人物,也就只剩下了水月先生和叶恨两个人。 “明日,我来出战,我若战死,这十场擂台大战,蜀山就认输,退出白帝城,没有必要再做无谓的牺牲,休养生息,等待东山再起之机吧。” 叶恨说的斩钉截铁,不容任何人质疑。 水月先生原本还想要说什么,但看到叶恨的神色,话到嘴边,又咽下去,再也说不出来。 明日之战,希望并不大啊。 丁毅在人群中,皱着眉头,眼色极为挣扎,但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一种极为悲怆的气氛,笼罩着整个白帝城。 转眼,第二日,旭日高升。 第五场擂台战,就要开启。 正邪双方的人马,都出现在了浮空擂台两侧,而来自于地球的洛玄心、肖东、陆逊、秋水明等四人,也出现在了神光飞梭上----他们第一次被允许观战,也是希望,作为后起之秀的他们,可以永远地名记住今日这一幕,也明白,真正的强者,是如何战斗的。 浣刀宗掌门人叶恨,身形一闪,如流光般落在了浮空擂台之上。 绿衣如春,弯刀如电。 “覃如霜,滚出来一战吧。” 叶恨毫无惧意,主动腰斩。 “呵呵,浣刀宗老掌门?魔教终于沦落到了只能依靠女人出战的时候了吗?真是可怜呢。”大笑声之中,覃如霜的身形出现在了浮空擂台上,一脸的讥诮和嘲讽。 --------- 第二更

上一篇   0553、刀陨

下一篇   0555、终入破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