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5、终入破碎 - 圣武星辰

0555、终入破碎

浣刀宗的镇宗之器,为一柄刀,名为浣月。 这柄刀在圣女叶无痕的手中。 但世人所不知道的是,浣刀宗其实还有一件至宝,名曰【桂花】,乃是一根传闻用仙宫旁边的桂花神木所炼制的长棍。 刀和棍,都是当年蜀山开派祖师李白留下来的宝物。 地球上,有月中蟾宫,蟾宫之侧有桂树的神话传说,有月就有桂,所以浣刀宗的镇宗之器,除了浣月之外,还有桂花。 这支长棍,就在浣刀宗掌门人叶恨的手中,是她常年当做拐杖拄棍的那柄黑色长杖。 叮! 重新祭炼之后的海影剑,与【桂花】撞击在一起,爆起一簇刺目的火星光弧。 伴随着海影剑的哀鸣和震颤,覃如霜后退三步,神色震惊地看着叶恨,道:“你……”对方长棍之中传来的力量,令他手腕发麻,这是远超出他想象的力量。 浣刀宗掌门人叶恨,的确是破碎境的强者,但实力绝对不可能高到这种程度。 “怎么?很意外吗?”叶恨长发飞舞,势若狂龙,道:“你以为,只有你才能依靠天外的手段,来提升修为和力量吗?” 轰轰轰! 长棍挥动,数十次的撞击。 火星流转,火花溅射。 覃如霜的剑法,完全被那无所不在的棍影所压制,不断地的撞击之下,他连连后退,虎口发麻,海影剑几乎都无法握住。 这个结果,让覃如霜无法接受。 也让远处九大派上下,一片哗然。 本以为等待着他们的又是一场胜利,但今日的局面,似乎不妙,浣刀宗掌门叶恨的实力,竟然如此恐怖? 倒是那黑纱衣少女,眼睛里流转着一丝奇异之色。 “很好,看来那李牧,终于有所动作了,这个老女人的实力,明显乃是以外力刺激催发,以燃烧本源为前提……只是,这能坚持多长的时间?” 她冷笑着,等待着。 而在蜀山的神光飞梭上,众人震惊之下,李山传人李念好,面色严峻地道:“叶掌门昨日来找我,服用了‘梦醉神迷’,最多只能坚持一个时辰,若是一个时辰之内,拿不下覃如霜的话,就麻烦了……” 梦醉神迷! 一些知道这四个字所代表的意义的蜀山高手,瞬间面色大变。 那是当年,初代的李山山主,精通岐黄之术,掌握了医道造化之力,被他钻研创造出一种可以刺激武者生命本源进而爆发出强横战力的神药。 便是破碎虚空境界的强者,在这种神药的刺激之下,亦可实力倍增。 这种药,就被称之为【梦醉神迷】。 之所以起这个名字,是因为俯下这种药之后,人的精神处于半醉半醒的混沌状态,力量暴增之下那种掌控一切的美妙感觉,足以令无数人都疯狂,仿佛是黄粱美梦一场一样。 但是,这种药也有一个可怕的副作用。 一旦俯下,本源燃烧之后,重者最终力竭神碎而死,轻则神智破碎颠倒,从此陷入浑浑噩噩的状态,成为白痴。 一百年之前的那场大战之中,曾有无数的蜀山高手,为了挽救神教之危亡,毅然决然地服用‘梦醉神迷’,爆发出强横的实力,保住了白帝城,但最终也纷纷陨落。 便是创造出‘梦醉神迷’药方的李山初代山主,也因为服用了‘梦醉神迷’,大战之后,变得癫狂,最终不过三年而陨落。 这个药,在神教中,最终被列为禁药。 李山初代山主,陨落之前,短暂恢复神智清明,将‘梦醉神迷’的药方,直接毁掉了,因为太过于霸道,有伤天和,一旦被人用到邪路上,遗祸无穷。 李念好也是最近几年,才将这个药方补全。 听到李念好说完,蜀山众人再看向擂台的时候,目光之中带着浓郁的悲痛和担忧。 此时,距离之前大战开启,已经过了半个时辰。 叶恨势若封魔,桂花棍影如乌云压顶,将覃如霜完全压制,但是急切之间,还是无法取得完胜,这样下去,等到一个时辰结束,‘梦醉神迷’的药效一过,必败无疑。 浮空擂台上。 【西海一剑】覃如霜面色急躁,愤怒。 对方棍影之中,传来层层叠叠宛如长江大河一样连绵不绝的压力,令他感觉到一阵阵的窒息。 手中的海影剑,当初被断水流一刀斩断,重新祭炼之后,裂纹并未完全恢复,以至于在这样剧烈的撞击之下,竟是又出现了一道道发丝一般的裂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百思不得其解。 难道是来自于天外的魔教强者,也终于降临了下来,潜入白帝城之中,暗中施展了什么手段吗?如果是这样,那今日自己岂不是也危险了? 他心中,不由得产生出一种惧意。 就在这时,突然一道传音落入到了他的耳中。 是来自于黑衣仙子。 一听之下,覃如霜脸上的焦躁之意顿去,转而浮现喜色,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嘿嘿,疯婆子,你这样的燃烧消耗,最多不超过一个时辰吧?本座就算是耗,也能耗死你。”覃如霜冷笑着,剑法转为守势,开始消耗时间。 叶恨的眼中,流转出一抹焦躁之色。 但她一言不发,手中的桂花棍,不计一切代价地疯狂攻击。 …… …… “还差最后两句了。” 李牧的脸上,浮现出喜色。 漫天飞舞的侠客行剑意字迹,他已经领悟的差不多了,只剩下最后两句‘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这是全诗的结尾,也是所有剑意的总纲。 李牧身体之中,青莲宝气已经趋于饱和的程度,不再吸收,【先天功】不断地运转青莲宝气,将其炼化,散入四肢百骸,又按照特别的路线,融入到丹田之中,将青莲宝气的力量,炼化为李牧独有的混沌真气。 而他的精神力,则是凝聚为有形的触手,伸展出去,将那最后两句十个字所衍化的银色符文,捕捉,然后不断地感悟,炼化。 他自己都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的时间。 李牧宛如还在母胎之中的赤子一样。 他浸泡在青莲宝液之中,浑身上下赤条条,体质在发生着变化,体内的道则、大道烙印,也在进行着一种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 如果有破碎境的强者在这里,一定可以看出,这是晋入破碎境的一种过程,而且,比一般破碎境强者的突破进阶,更为复杂和玄妙。 一切,都是在李牧不知不觉之中发生。 而李牧同样所不知道的是,就在距离他不远处,同一个青莲池之中,一头绿色长发的绝美圣女叶无痕,也全身赤裸地浸泡在了青莲灵液之中。 少女双目紧闭,沉浸在一种玄之又玄的状态中。 李白留下来的一些传承功法,李牧用不到,所以他最终还是传授给了叶无痕。 对于叶无痕来说,这是机缘。 她已经进入了一种忘我,忘人,忘物的奇异状态之中。 在她的感知来说,己身所处的世界,并非是青莲池,而是一片无边无尽的宇宙虚空之中,不断地修炼,领悟,时间仿佛是静止,又仿佛是如洪流一般,呼啸而过,丧失了意义。 她也完全都不知道,其实李牧,就在距离她不到十米的地方。 神游宇宙,不外如是。 时间流逝。 轰隆! 李牧的脑海之中,突然一片清明。 混沌之气渐去,湖光山色渐明。 他猛然睁开眼睛,五官的感觉恢复正常。 第一时间感觉到不对,猛然回头时,目光之中,一具绝美无暇的胴.体,就在自己十米外的青莲灵液之中轻微沉浮着。 宛如羊脂白玉雕琢的身躯,充满了男人对于异性的一切完美幻想,圣洁的令人心颤。 是叶无痕。 她竟然也在。 李牧看到了第一眼之后,立刻就意识到,非礼勿视,连忙扭头,但扭头之后,脑海里出现的却还是这一具完美的胴.体,挥之不去。 他里忙主动运转【先天功】,驱散自己心头的旖念。 身形一动,已经从青莲池之中走出来。 回头再看时,青色阵法护罩,也白色的灵液雾气,将一切都掩盖住,根本看不到里面的状况,他这才略微舒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 否则,自己赤身裸体地和同样赤身裸体的叶无痕在‘泡温泉’这种事情,要是被其他人知道,那多败坏人家女孩子的名声啊。 李牧换上一身储物空间里的常用衣袍,眼看周围无人,也不知道到底过去了多久的时间。 稍微运转体内的混沌真气,感受之下,他面色一变。 “嗯,一切都变了,这是……”李牧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发生了一种天翻地覆的变化。 混沌真气呼啸澎湃,无比雄浑,穿梭于身体经脉之间,有一种臌胀充盈之感,便是以前一袭根本察觉不到的隐蔽经脉、细微经脉之中,也澎湃着混沌真气,自动运转,生生不息。 人体本身就是一座宝库。 经脉就是打开这座宝库各个区域的‘钥匙’。 到底有多少条经脉? 没有人说的清楚。 经脉打开越多,实力越强,对于人体宝库神藏的开发,就越多。 破碎境强者,打开的人体经脉,远比其他强者更多,这也是破碎境强者实力恐怖的原因之一。 “这是破碎境的征兆,我已经进入了破碎境?” ------------ 感谢

上一篇   0554、第五战

下一篇   0556、李牧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