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7、灭宗 - 圣武星辰

0557、灭宗

李牧落在西海剑派的飞舰上,无人敢挡。 他抬手一道刀光,斩落铁钩,欧阳幻羽的尸体落下来,他伸手抱住,然后又将其头颅从桅杆上取下,与尸身合在一起。 “嗯?” 他突然感觉到一股极为奇异的意识波动,从欧阳幻羽的尸身之中传出,并非是生者之力,而是类似于灵魂一种很诡异的波动。 不会吧,难道…… 李牧心中一喜。 他直接施展老神棍传授的【招魂术】,果然得到了一丝回馈,就从欧阳幻羽的尸体之中传来,若有若无,但可以确定,不是错觉。 有希望! 他大喜。 莫非是因为破碎境的强者,灵魂格外奇特,竟然可以在死后,三魂七魄保存这么长的时间而不散? 昔日在神州大陆的时候,李牧也曾以招魂术,试图救回宁靖夫妇,但并未有所得,当时宁靖夫妇死去才不到一个时辰而已。 “杀了他,为掌门人报仇。” “别让他跑了。” “杀!” 飞舰上的西海剑派高手强者,这一瞬间,终于才反应过来,大多数人惧怕死亡,但偌大的一个宗门之中,毕竟还是有一些死忠之士,尤其是覃如霜的子嗣儿女,红了眼,长剑出鞘,冲了过来。 李牧眼中,寒芒一闪。 “都死!” 先天无形破体刀意流转。 一道刀光闪过。 空气之中炙热流转,仿佛是大暑酷热之感,数十道西海剑派高手的身形,被这刀光一卷,初始时还未觉得什么,身上连一丝的伤痕都没有,正诧异莫名之时,突然,奇异的力量在他们的体内爆发,就像是被火焰舔舐了的薄纸一样,瞬间化作一蓬灰烬,在半空之中消散,尸骨无存! 又一道刀光闪烁。 空气中苦寒迸发,隐有细碎的雪沫飘飞,又有数十道的西海剑派强者,亦是急切间不觉得什么,正自诧异时,突然,极寒之力在他们的体内爆发,人在半空之中,就被冻结成为了白色雪人,被寒风一吹,重又化作快快冰雪坠落,无半分血腥之气。 “这是什么刀法?” “天外仙法吗?” 西海剑派的强者亡魂大冒。 太诡异了。 这种刀法根本已经超越了苦星世界的武道范畴,与一般意义上的火部战技、雪部战技具有本质上的不同,并未有漫天火焰席卷或者是飞雪,但其威力之大,杀法之奇,却防不胜防。 嗤嗤嗤! 奇异的刀光流转。 飞舰之上,可怕的一幕幕开始呈现。 西海剑派的强者身影,不断被斩中,然后稍稍一顿,刀意在他们的体内爆发,有人化作了飞灰,有人化作雪花,有人化作了一滩雨水,有人直接散成一缕风…… 刀光纵横,无人可挡。 这已经不是刀意境界的力量了。 这是刀道。 是李牧对于侠客行剑道的初步理解和衍化。 李牧心念流转之间,虚空之中自有刀光生成,东来西去,南北流转,互生互灭,纵横切割,无迹可寻,在这飞舰之上,如急电一般飞射,如流光一样缭绕。 “逃!” “不,快走。” “啊……” 一阵阵恐惧的惊呼声之中,西海剑派的高手强者,战意崩溃,一些人早就吓破了胆,无意出手,而刚才还想要为覃如霜报仇的人,也失去了斗志,纷纷开始逃跑…… 树倒猢狲散。 但,怎么可能逃得了? “今日我要灭西海剑派,用你们的狗命,为欧阳伯伯在天之灵祭奠。” 李牧杀意已决。 绝对不会放走任何一个西海剑派的弟子。 这种所谓的正道,实则是毒瘤,早该铲除。 刀光流转。 一道道身影从飞舰上逃出去,但人在半空,正在大呼侥幸的时候,突然火焰从他们的身体之中涌出,寒气自他们的身体里迸发,化作灰烬,霜雪,雨水,自天空之中飘落! “不,我不想死。” “啊,我不甘心啊。” “这到底是什么刀法?” 一声声频死之间的惨呼,很快就都戛然而止。 天空中的火,雪,雷,电,雨,风,混乱衍化,西海剑派的强者、弟子、门人,化作了最原始纯粹的天地自然之力,重新回归到了天地之中。 不到数十息的时间,整个飞舰之上,西海剑派的人全部都消失,没有留下丝毫的踪迹,仿佛是化作了一艘空荡荡的鬼船一样。 西海剑派此次前来蜀山的高手,全灭。 从此以后,这个位于苦星世界西海区域的剑道大宗,毫无疑问将从九大派之中除名,所剩下的一些人,绝对无力再支撑昔日的名气。 漫天的刀光,璀璨夺目,尽入李牧体内。 他四周一看,目光扫过去,其他八大派的飞舰、飞舟纷纷后撤,其上的强者如临大敌,一阵阵窒息,非但不敢与李牧的目光对视,甚至都不敢出现在李牧目光的视线上。 李牧心中杀意涌动,想要立刻就大开杀戒,将九大派的人,全部杀绝,扫灭一空。 但另一个想法浮现,他没有继续出手。 背起欧阳幻羽的尸身,李牧眼中生电,目芒如刀,杀机凛然,凌空虚度,一步一步地走到了神光飞梭之上。 “父亲……”【玉公子】欧阳玉冲过来,抱着欧阳幻羽的尸体,放声大哭,几近昏厥,一边超天亭的其他长老、门人、弟子,也都纷纷围过来,跪了一地。 欧阳玉看着李牧,道:“多谢断水流师兄取回我父尸身,让他老人家得以安葬,父亲战死之前,曾留下遗言,我超天亭一脉,全力支持断水流师兄为蜀山教主,向天盟誓,永不背叛!” 当日,欧阳幻羽不惜以偷袭的方式,制住浣月宗主叶恨,改由自己出战,慷慨赴死,但他毕竟是一宗掌门,所以在出战的前夜,将欧阳玉等超天亭的核心高层,都召集在了一起,安排后事。 其中最重要的一件,就是等待李牧从青莲池之中出来,超天亭将全力拥护李牧为新一任的蜀山教主。 这件事情,当日在飞仙殿之中,各大掌门都商议过,也初步达成了共识,欧阳幻羽再度正式提出来,就是为了防止自己死后,超天亭出现混乱,再度导致蜀山四分五裂。 身为蜀山七大支脉之一的掌控者,欧阳幻羽纵横苦星世界数百年,亲眼看到过蜀山分崩离析造成的困难,所以提前安排好一切,然后才慷慨赴死。 奇人也。 月水先生道:“我水月流也愿意奉逆命传人断水流为蜀山教主。” 龙王岭的小龙首,紫色络腮胡,大声地道:“我父出战之前,亦曾说过,我龙王岭愿意奉断水流师兄为新任蜀山教主,如今我父虽然昏迷不醒,但他的话,依旧是我龙王岭上下谨遵之令!” 一位浣刀宗的女长老道:“老奶奶昨夜战前,也说过……” 李山传人李念好道:“我李山支脉,愿奉断水流师兄为教主。” 另外一位仙唐的传人,是一位英姿飒爽的女剑客,实力在大圣层次,终日以剑为伴,沉默寡言,所以表面上存在感并不高,但此时,也道:“仙唐亦是如此。” 蜀山教自从一百年之前,那场灭世一般的正邪大战之后,创始教主李白离去失踪,教内分崩离析,七大支脉各自为战,教主之位争夺了近百年,内耗不断,元气大伤。 从来没有一刻,像是现在这样,各大支脉的意见如此一致,精诚合作,愿意推举同一个人,为蜀山教主。 神光飞梭上,无数道包含着期望和认同的目光,看着李牧。 李牧略微犹豫,点头,道:“好。” 他决定,接过这个担子,成为蜀山教主。 不管是在地球,还是在苦星世界,蜀山这两个字,都具有着一种神奇浪漫的色彩,而对于如今的李牧来说,听到了龙首、刀仆无名、欧阳幻羽和叶恨等人的事迹和选择之后,这两个字,更代表着一种荣耀和责任。 昔日,在神州大陆,李牧拒绝过大月太子鱼化龙的请求,之后大月王朝罹难,鱼化龙死战,近乎魂飞魄散,李牧万里驰援,事后,曾在内心深处,引以为憾。 如今,如当初一幕重现,李牧决定不再躲避责任,而是要踏上这个位置,将这快要倒塌下来的天穹,重新撑回去。 蜀山各大支脉高手强者们,看到李牧点头,眼中都迸发出光彩,低声地欢呼,同时,火热的战意和斗志,在他们的身体里,疯狂地燃烧。 这时---- “今日之战已经结束,魔教叶恨、琴剑公子输两场,断水流赢一场……”一个声音,从九大派的方向传来,开口的是擎天剑派之主李木子,他大声地道:“还剩下三场,明日再战。” 话音落下,不等蜀山方面,做出任何的回应,九大派的飞舟飞舰,潮水一般后撤,逃一般地离开了浮空擂台战场。 “无耻。” “琴剑的出手,怎么能算是一场?” “她是为了救叶奶奶!” 蜀山众人气愤无比。 九大派当真是卑劣,这样也算是一场? 如此一来,十大擂台大战,蜀山赢了两场,输了四场,还剩下四场,九大派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上风,局势对于蜀山不利。 李牧道:“无妨,剩下的四场全赢就好了。我们下回去,事不宜迟,为叶奶奶疗伤要紧,而且,欧阳亭主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什么?” “真的?” 众人又惊又喜。 “断师兄,不,断教主,我父真的还有生机?”【玉公子】欧阳玉闻言,如大漠中绝望的旅人,突然看到了水源一样,紧张地看着李牧,等待回答,生怕是海市蜃楼一场空。 李牧点点头,道:“我有五成把握,但需要尽快回去,借助山川地脉,布阵,引气聚魂!” 这也是他刚才任由九大派离去,没有大开杀戒的原因。 杀人,什么时候都可以杀。 但救人,不可错过时机。 等到救人完毕,到时候,再拔刀复仇。 九大派,连同身后的所谓的天外修者们,一个都逃不了。 剩下的四场擂台战,又岂只是擂台战那么简单? 李牧会让苦星世界和英仙星区都知道,那一缕屠圣弑神的刀光,又回来了。

上一篇   0556、李牧到来

下一篇   0558、神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