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9、下一个 - 圣武星辰

0559、下一个

九大派在苦星世界之中纵横,自大惯了,鲜有被一个人震住的画面。 一些老一辈的九大派强者,恍惚之间,仿佛是看到了,昔年魔教初代教主纵横天下的时候,亦有此刻断水流的威风,百年之前的那场大战,若不是最后时刻天外宗门的强者降临,只怕是一百年之前,世界上就已经没有九大派了。 而不管是叫断水流,还是叫李牧,对于黑纱衣少女来说,并不重要。 名字,只是一个代号而已。 她隐藏在人群中,仿佛是一个普通的宗门弟子,身穿男装,连相貌都已经改变。 一切按照计划进行,就可以了。 “魔教只是一群丧家之犬,如今竟然又有了新教主,真是可笑啊。”擎天剑派的飞舰上,一个声音响起,旋即一道流光,破空而出,落在了浮空擂台上,正是擎天剑主李木子,一位看起来四十多岁的中年人,面容白净,颇有宗师风度,背后一柄金银双色的长剑浮动,似是有灵之物一样。 李牧的眼光,落在李木子的身上。 对方的身体之中,流转着一种凌驾于破碎境之上的力量,犹如凶兽,驳杂不纯。 这显然是外力激发所至,绝非是自己修炼,如昨日覃如霜的状况一样。 又是天外修者的手段。 “断水流,今日,便是你的死期,我九大派的底蕴,岂是你……”李木子催动体内的【红玉造化丹】之力,流转周身,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强大感觉,无比美妙,让他产生了一种无敌的错觉。 然而---- 咻! 一道白茫茫的刀光,破空而来,分开虚空,一刀斩过。 李木子心中警兆大生,但还未来得及催动擎天双剑,只觉得眼前一白,刀光已经透体而过。 “你……”他大惊,运转体内真气之力,却未觉得有什么异状,仿佛刚才那一道刀光,只不过是一幕幻觉而已,心中一轻,嘴角浮现冷笑,道:“雕虫小技,对付西海剑派的人或许还有用,但是本宗已经是……” 话音未落。 他的口鼻耳朵之中,有白色的焰光冒出,而他恍然不觉一般,表情还带着笑意。 “蠢货,废话真多。”李牧道。 他用讥诮冷酷的的眼神,看着李木子,道:“你已经死了。” 擎天剑主李木子这才感觉到身体的不对,眼前浮现出了火光,似是从自己的身体里喷出来,不知道何时,体内的真气也如流沙一样开始难以控制,生命力被急骤地抽去。 “我……”李木子低头,看到自己的身躯,双手,已经被银色的光芒吞噬。 他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了惊骇万分之色。 然后,视线就变得一片乌黑。 银色的焰光,仿佛是来自于神庭的罚罪业火一样,将他整个人彻底吞噬。 李木子变成了火人,在擂台上挣扎了几下,最终也如昨日的西海剑派弟子们一样,化作了一团飞灰,飘散在了空气里,一切力量和修为,都回归天地,而他身上的储物戒指、空间物品、金银双色的【擎天剑】,还有三枚赤黑色流转着阴气的【九幽阴雷】,都叮叮当当地掉在了地上,成为了无主之物。 这些都是足以在苦星世界之中引发腥风血雨争夺的至宝。 李牧却根本看也不看,也不去拿。 他抬头看向九大派阵营,声音冷漠的像是收割生命的死神一样,一字一句地道:“下----一----个!” 九大派的高手强者,惊悚莫名。 纵然之前已经想到了擎天剑主可能不是断水流的对手,毕竟昨日覃如霜败的也是毫无还手之力,但却没有想到,李木子说了几句漂亮的大话之后,却连一招都没有撑下来,就被斩为灰烬。 断水流的刀法,可怕到了这种程度? 那一道刀光,莫非真的就挡不住吗? 尤其是几位掌门人,是知道内情的,【红玉造化丹】的力量如何,他们亲身体会过,堪称是霸道,将他们的实力,激增了三四倍有余,可即便是如此,都无法当下断水流一刀……这个断水流,到底强到了什么程度? 而蜀山的神光飞梭上,众人的神情,都是大振,忍不住欢呼。 解气。 痛快! 前几日一直都被覃如霜压制,死伤惨重,今日教主一刀秒杀李木子,简直是威风八面,令他们压抑在体内的热血,忍不住沸腾了起来,龙五、水月先生等高层,也都是深深地出了一口气,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一扫他们前几战时积郁在心中的块垒。 而秋水明、洛玄心、肖东、陆逊等来自于地球的武林中人,还有军方的战士,同样是激动的浑身发抖。 在此之前,李牧已经横扫了整个地球上的各方势力,纵横无敌,但他们现在也才意识到,其实以前在地球上,李牧都是压制着自己的实力的,而且压制的非常多,即便是面对星河之中的仙门的时候,李牧也丝毫不落入下风。 他们的心中,升起了一种浓浓的自豪感。 因为,这是从地球走出来的战神啊。 浮空擂台周围,空气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人群中的黑纱衣少女,低着头,心中思忖,李牧的刀法,让她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威胁,那已经超脱出了刀意的范畴,而是一种‘道’的雏形,李牧的成长速度,让她感觉到危机。 必须速杀李牧。 她传音,令下一个人选出手。 光华闪烁。 阵法世家的朱家的家主朱弄,出现在了浮空擂台之上。 朱弄一副儒生的打扮,但长相却是尖嘴猴腮,给人一种沐猴而冠的感觉。 此人精于算计,在阵法一道,算是苦星世界首屈一指的人物,苦星世界的强者们都知道,若是被朱弄提前布置好了阵法,那就算是破碎境的强者,也难以在他面前讨得了好,这就是阵法大家的威力所在。 “断教主,我们又见面了。”朱弄微微一笑,手中一柄白色羽扇,道:“前些日子,断教主还扮做西海剑派的弟子,也曾来参与这浮空擂台的修建,老夫那时,却是看走了眼,没想到那个畏畏缩缩的小杂役,竟然是身手通天的至强者。” 李牧不耐烦地看着他,眼中杀意流转。 朱弄吓了一跳,连忙进入正题,道:“断教主,老夫乃是九大派之中的阵法一宗,今日登台,不如我们来一个文斗,比试阵法如何?老夫手中,有一座奇阵,乃是来自于天外,断教主若是能够破解得了这个阵法,老夫甘愿认输,还愿将这阵法阵图,赠与断教主!” 他心中颇有把握。 这是事先就想好的说辞。 所谓的天外奇阵,乃是黑衣仙子昨日赐予他的阵图,暗藏杀机。 而实际上,这座浮空擂台,乃是他监督建造的,蜀山七大支脉之中,并无特别突出的阵法流,所以浮空擂台之中,朱弄是留了一些手段的,除了加持阵法坚固的阵法,防止破碎境强者战斗余波扩散的重重阵法之外,还有一个攻防一体的隐藏阵法,而一旦隐藏的阵法一启动,他有信心全身而退。 “比试阵法?”李牧看向他,目光中带着讥诮之色。 朱弄道:“是是是,打打杀杀有伤天和,我被修士,逆天而行,本来就是向天争命,何必自相残杀,老夫一向不喜杀戮,不如我们……” 话音未落。 李牧抬手,就是一刀。 刀光闪烁,似是茫茫天河从中而落。 一闪,便斩中了喋喋不休的朱弄,透体而过。 “你……为何……”朱弄身体一僵,骤然意识到不妙,尖叫道:“断水流,你竟然偷袭,卑鄙无耻,你……啊……”他惊恐地就尖叫了起来,愤怒地指责李牧,然后他的身体,像是黑板上被擦去的粉笔轮廓一样,逐渐暗淡下来,化作虚无,水汽弥漫。 “蠢货。”李牧懒得理他。 登上擂台来,就是生死决战,谁和你喋喋不休地分什么文斗武斗? 脑子注水了才会答应你啊。 何况,李牧本身就是阵法大家,当初在英仙星区以阵法称雄的天阵宗,都被李牧收拾的明明白白的,一个小小苦星世界的阵法世家家主,也想要在李牧的面前耍心机? 李牧又不是不知道,这个朱弄在修建浮空擂台的时候,耍了手段。 而那些手段,在李牧的眼中,堪称是可笑,就算是比阵法,又能如何?他随手即可破之,照样秒杀朱弄这个尖嘴猴腮的垃圾。 只不过,李牧今日,只想要痛痛快快地杀人。 最终,朱弄惊恐愤怒的表情,逐渐透明,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而他的身影,最终也化作了一缕雾气,消弭在了天地之间。 朱弄数百年的修为,真气,力量,化作最纯净的能量,归回到了这片天地之中。 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下一个!” 李牧看向九大派。 声音不大,却如惊雷,令九大派所有人,都心惊肉跳,面色狂变。 黑纱衣少女隐藏在人群中,心中狂骂,李木子和断水流这两个废物,死的这么快,白白浪费了她的【白玉造化丹】,而且【九幽阴雷】也都没有施展出去,没有在李牧的身上,造成任何的损伤,更没有消耗李牧的力量……蠢货,废物! 她心中一冷,直接传音,令无双城主断风出战。 断风此时,心中已经是大惧。 他是败在李牧手中一次的,感受过面对李牧那神乎其神刀法的绝望感觉。 但黑衣仙女开口,他就算是明知道必死,也必须出战。 ------ 抱歉啊,次数算错了,之前魔教已经赢了三场,已经修改,谢谢大家指出。当时在火车上,刀子还仔细掐着手指算了好几次,竟然算错了……唉,神经衰弱

上一篇   0558、神识

下一篇   0560、斩尽杀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