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1、一刀两片 - 圣武星辰

0561、一刀两片

这一幕,让周围瞬间响起种种难以置信的嘈杂声音。 难道所向无敌的大魔王断水流,竟然被这样轻松就给干掉了? 但下一瞬间,璀璨的刀光自虚空之中升起,斩向了黑纱衣少女的后背,直接简单,白茫茫的刀光,似是星河之水从九霄天穹之上倾泻流淌下来,天然之美,无迹可寻。 而那被一剑切割的四分五裂的李牧的身躯,逐渐暗淡,最终消逝在了天空中。 只是幻影残影而已。 李牧的真身,出现在了黑纱衣少女的背后,出刀。 叮! 黑衣杀楼少女手中的细剑,同样绽放出璀璨的光华,再度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回转,挡住了这一刀。 “没用的,李牧,在这片天地之中,你的优势不在,你如蝼蚁一样,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少女讥诮的冷笑,细剑闪烁,剑光如电,瞬间就将李牧的身躯在地斩碎,四五分裂地散开来。 但破碎的依旧幻影残影。 李牧的身影,不可思议地重新又出现在了黑纱衣少女的身后,刀光再度倾泻下来。 叮叮叮! 密集的刀剑撞击之声不断地传来。 周围众人的视线似乎是被某种力量撕扯开来,黑色和白色的身影,宛如流光一样,不断地闪烁,变换位置,不断地消失又不断地在最不可思议的角度和位置出现,刀与剑的撞击,一触即分,但虚空都在这样的撞击微波之中不断地破碎、裂开,又在大道之力的作用之下,重新弥合。 最终,两个身影落在了已经倾斜、裂开、摇摇欲坠的浮空擂台上。 “现在,知道我们的差距了吗?”黑纱衣少女冷笑着,全身上下,没有丝毫的伤痕。 一柄细剑,在她的说中,仿佛是一张薄薄的纸片一样,柔软的一阵风都能将剑身吹的歪歪斜斜,很难相信,就是这一柄剑,刚才将李牧那宛如天河坠落,宛如日光爆泻一样的斩天劈地一样的刀光架住。 而对面,李牧的白衣上,有四个剑痕,刺破了衣服,刺到了身上。 显然,刚才一连串兔起鹘落惊鸿过隙一般的交手中,黑纱衣少女占了上风。 李牧并不能完全挡住这【黑衣杀楼】刺客的剑法。 面对着对手的讥诮嘲讽,李牧并没有回应。 他微微皱着眉头,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你知道吗?”黑纱衣少女道:“你知道为了把你逼出来,我浪费了多少宝贝吗?那【九幽阴雷】,可是足足一百银色仙晶一枚啊,还有【红玉造化丹】,价格更贵,你浪费了我这么多的财物资源……嘻嘻,不过,也没有关系,你的人头,悬赏更高,杀了你,再打的损失,都会千倍百倍的挽回。” 李牧的眼睛一亮。 他突然之间,想通了一个干扰着他很久的问题。 “贪婪是原罪。”李牧笑道:“哈哈,原来我这么值钱?我说为什么天外的臭虫们,只有你一个人出现,原来你故意隐瞒了一些消息,想要独吞我的赏金?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这种见不得阳光的阴域杀手,今日也算是死得其所……送你上路吧!” 李牧身形一闪,瞬间来到了黑纱衣少女的身前,一刀劈头斩下。 这是最简单的招式。 “呵呵,还不明白吗?你狗急跳墙一样的招式,没用的……”黑纱衣少女冷笑,手中的细剑,绽放出一层层的剑光,故技重施,想要在架住刀光的同时,进行反击。 但是---- 嗤! 一声轻响,少女手中的细剑,在这迎面一刀之下,瞬间就真的是如纸片一样,一分为二。 同样一分为二的,还有黑纱衣少女的身躯。 从头顶,眉心,鼻梁,乳中,一直到双腿之间……她的身形,整整齐齐地一分为二,被瞬间劈成了两片。 “怎么可能?”黑纱衣少女的尖叫声响起,黑雾弥漫之中,分为两片的身躯,重新‘弥合’在一起,然后抽身后退,震惊地看着李牧,脸上那一道血线迅速地消失,整张脸完整地结合在一起,不见丝毫的伤痕,但她的面色,却有点儿苍白。 她已经踏入了凡境初阶,肉身重组,一念之间的事情而已。 就算是消耗了一些血气,但对于打通了生死桥的凡境修者来说,如九牛一毛,根本不值一提。 真正让她震惊的是,李牧突然展现出来的,是一种压制性摧毁性的力量,令昔日神墓之中那种可怕的惊惧之感,再度出现在了她的心中。 “你之前,压制了自己的力量?” 黑纱衣少女,盯着李牧,神色间充满了难以置信之色。 李牧倒拖着轮回巨刃,大踏步地逼近。 刀刃在浮空擂台的地面上,摩擦出一簇簇火星溅射开来。 “现在知道太晚了。”李牧脚步骤然加快,然后越来越快,最终化作一连串的残影。 破空之声响起。 刀光乍现。 黑纱衣少女面色狂变,身形急退,但那刀光,如跗骨之蛆,根本难以闪开。 她狂退之时,轻喝一声,手中又是一对细剑出现,双剑一架,十字上撩,想要将这一刀架住。 噗嗤! 轻响声之中,她再度被一刀斩为两片。 “你这……到底是什么刀法?” 黑纱衣少女惊怒交加。 一瞬间处于下风,这是她根本没有想到,也无法接受的事情。 李牧想起了那大概是七年之前吧,自己初临神州大陆的时候,单人单刀杀入神农帮的总舵,一怒杀人,也有人问‘你这是什么刀法’,他的回答是‘杀猪刀’,乃是因为当时真的是根据多年杀猪的经验和本能出刀。 而现在,又有人问这个问题了。 李牧拖着轮回巨刃,回答依旧一样:“杀猪刀。” 杀猪刀,屠恶如杀猪。 他现在有些理解,为什么当初老神棍非要将他送到屠宰场去杀猪。 培养杀气,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只怕是也要让他明白,这星河,这宇宙,本来就是弱肉强食,如果想要主宰自己的命运,那就手中握刀,而不是变成一头直到临死之前还不自知的肥猪。 这个答案,显然是让黑纱衣少女震怒异常。 “你以为你真的占据上风了吗?” 她怒笑,身形一摇,骤然就在空气里消失。 黑衣杀楼的杀手,最擅长的是什么? 隐匿行踪。 于无声处现惊雷。 杀人于无形。 这才是一个杀手该做的事情。 黑纱衣少女放弃了依靠自己的修为境界,正面碾压斩杀李牧的打算。 李牧冷笑,屹立原地,身形不动。 片刻之后---- 一道光。 一道无声无息的剑光,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了李牧的后脑。 出现的瞬间,这剑光已经刺在了李牧脑骨上。 而李牧似是无所察觉一样,一动都不懂。 叮! 金属撞击交鸣的声音响起。 那剑光非但没有刺入头骨,反而像是刺在了世界上最坚固的神铁之上,一下子被撞碎。 空气里响起一声惊呼。 黑纱衣少女模糊的身影,一闪即逝,重又化作虚无。 但她心中的震惊,却难以言喻。 “难道李牧的头部,竟然有什么防护秘宝不成?” 剑刺不穿。 太诡异了。 她稳定心神,身形像是融入到了空气之中的一缕气流一样,无声无息地移动,看着李牧浑身上下,到处都是破绽,不断地计算和衡量着出手刺杀的部位,如何才能一击必杀。 剑光再起。 这一次,刺在了李牧的咽喉。 李牧依旧是一动不动,硬接了这一剑。 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剑光再一次被撞碎。 被本该无比脆弱的喉骨撞碎。 黑纱衣少女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她不断地变换着出剑的方位,刺杀的部位,不断地出手。 但李牧就是站在这里,一动不动,犹如不动金刚一样,全部硬接这样的攻击。 嗖! 黑纱衣少女的身形,出现在百米之外,现出行迹,脸上的震惊像是浓墨一样化不开,神色复杂地看着李牧,道:“你这个怪物。” 她使出全力,竟然根本都伤不了他。 这还怎么打? 直到此时,她才明白,自己完完全全低估了李牧的实力。 也直到此时,她也不得不承认,就算是不在神墓之中,自己依旧不是对手。 李牧看着她,没有说话。 一直以来,李牧最强的,都不是真气修为,不是刀法战技,甚至都不是咒法道术,而是这一具经过了千锤百炼的肉身之躯啊,在修炼出真气之前,他是依靠肉身之力来战斗的,依旧横扫诸方强者,后来练出真气,但【先天功】和【真武拳】依旧在不断地滋养着李牧的肉身。 孽龙山的天劫,李牧也是靠着肉身之力硬抗过去的。 天劫雷电几乎将李牧劈碎,但也给与了李牧最大的锤炼和磨砺。 再等到沉浸在了李白的【侠客行】剑意世界之中,先天功自然运转,吸收了无穷无尽的青莲宝气,混沌真气大圆满,肉身之中的诸多细微经脉都被开辟、修炼、打通之后,随着李牧真正进入破碎虚空的境界,他的肉身强度,终于是跨入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境界。 如果再让他回到孽龙山,接受一次天劫的洗礼,那无穷无尽的劫雷,只怕是连李牧的一根汗毛,都劈不碎了。 所以,以黑纱衣少女凡境初阶的修为力量,虽然领先李牧一个大境界,但她再可怕的刺杀之术,再匪夷所思的剑光,再刁钻的攻击部位,都无法真正伤到李牧。 黑纱衣少女说的没错。 现在的李牧,就是一个怪物。 ------- 今日三更,感谢7号.:闲来无事yyyy,缘订今生2022,iduola,yima丶8号:?盲侠战歌,翩跹舞,书友27852166诸位大大的捧场。

上一篇   0560、斩尽杀绝

下一篇   0562、神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