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2、神桥 - 圣武星辰

0562、神桥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可以称得上是‘刀枪不入’这四个字。 在青莲灵液之中浸泡,晋入破碎,是生命本质的一个变化,不论是真气,肉身,还是神识,都得到了质变一般的提升,以黑纱衣少女凡境初阶的修为,便是手持道宝,也难以伤及李牧。 当然,若是碰到凡境高阶,或者是兵境的强者,那就不敢这么托大了。 但至少在面对黑纱衣这个次客流对手的时候,李牧完全就是立于不败之地。 风吹动李牧的衣衫,其上剑孔宛然,但之下的皮肤上,却是连一丝丝的白痕都没有。 黑纱衣少女的表情,一阵青一阵红,满脸的不甘,但是却又如‘老虎吃刺猬’一样,无法下爪,没有什么办法。 这样的结果,让她自降临以来,算计的一切,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一个笑话一样。 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小丑在表演,自以为在戏弄观众,但最终戏弄的只有她自己而已。 “你不要高兴的太早。”她冷静下来,看着李牧,徐徐后退,道:“就算是我杀不了你,但是你也奈何不了我,【黑衣杀楼】的匿形遁迹之术,不是你所能挡得住的。我改变主意了,要将你在这个世界的消息,放出去,到时候,整个英仙星区都会降临强者来,无止尽地追杀你,你早晚还是得死。” 既然杀不了李牧,那就先离开。 反正只要将李牧在苦星世界的消息卖出去,也可以得到一大笔财富。 这是退而求其次。 李牧闻言,呵呵道:“走?你能走到那里去?” 话音落下。 李牧脚下,一层层的光圈散发开来,然后整个浮空擂台内部,似是有什么力量被激发一样,突然涌动一股诡异绝伦的力量,光华大作,一道道的光束从擂台周边蔓延出来,组合成了一个巨大的牢笼一样,将整个浮空擂台,都笼罩在其中,宛如鸟笼。 “什么?” 黑纱衣少女神色大变,意识到不妙。 她身形逐渐隐去,化作气流,尝试逃逸,但瞬间就被那光束牢笼的力量,弹飞了回来。 无所遁形。 这是阵法的力量。 阵法,蕴含天地之力,流转大道之气。 便是兵境甚至以上的强者,一旦陷入阵法,都有陨落的危险。 “你……你什么时候……”黑纱衣少女看着李牧,眼神震惊而又慌乱。 李牧擅长阵法,这一点,在当初的神墓之战中,就已经得到了验证。 连天阵宗的人,都垂涎他的阵法之术。 但再强横的阵法师,布阵也是需要时间的,李牧到底是什么时候做到悄无声息地布置下这样一个恐怖的囚禁阵法的? 这阵法可以困住她,绝对是极高明的阵图,但越是高明的阵图,布置起来,花费的时间和经历也就越大,不可能一念成阵。 李牧淡淡地道:“之前阵法世家的朱弄说,这座擂台,是他监督建造的,但实际上,他说错了。” 黑纱衣少女脑海之中一道灵光闪过,猛然反应了过来。 该死! 愚蠢! 混蛋! 她心里什么脏话都骂出来了。 西海剑派的这群废物。 之前,李牧可是混在西海剑派中,当做是杂役,每日去搬石头来修建浮空擂台。 李牧是什么人? 英仙星区各大宗门几乎被他坑杀了个遍。 西海剑派的这群蠢货竟然让他去修浮空擂台,原本用来对付蜀山魔教的最后手段,现在反而成为了李牧手中的大杀器,这可如何是好?黑纱衣少女气急怒急,也惊恐到了极点,却不去想一想,以李牧的手段,西海剑派又怎么可能防得住? “原本是想要多捕几条鱼,没想到因为你的贪心,让我准备的一切,都白费了,你就用死来赔罪吧。” 李牧说着,直接出手。 他布置下这阵法,就是为了对付天外来的修士。 那时候的李牧,还未晋入破碎,所以对于天外修士,抱有很大的忌惮。 当时的李牧,之所以混入西海剑派,就是为了摸到一些情报,也暗中做一些事情,未雨绸缪,来对付天外修士,没想到,因为黑纱衣少女的贪念,故意隔绝了消息,以至于后续的天外修士都没有降临下来,收网之时,只有黑纱衣少女这一条鱼。 黑纱衣少女惊骇,施展匿形之术,疯狂地隐遁。 但借助着阵法之力的李牧,已经强大到了一种匪夷所思的地步,阵法之内的一切都无所遁形,他一伸手,在空气里一抓,就将黑纱衣少女,直接抓了出来,握住脖子,轻轻一扭,咔嚓,少女白皙的脖颈,直接被拧断。 “你……嗬嗬……”黑纱衣少女挣扎,飞踹,却无法挣脱。 这一瞬间,仿佛是时间回转,又回到了神墓之战的时候,那个时候的李牧,给她的感觉,就像是强横的有些不像话,近乎于无敌。 节奏,又进入了李牧熟悉的轨道。 浮空擂台上的阵法发动,在这样的阵法之中,李牧简直就是神。 黑纱衣少女不断地催动生死桥之境的力量,试图挣扎,但在李牧怪物一般的纯粹肉身之力面前,她的挣扎就像是陷入陷阱的雌性幼兽一样,苍白无力,连李牧的手指,都无法撼动。 混沌真气催动的帝火之力,在李牧的手掌之中蔓延泛动了起来。 黑纱衣少女眼中浮现出惊恐欲绝之色。 这种火焰让她感觉到了威胁。 “不,李牧,有事好商量,你放开我……”她开始软语相求,道:“不要杀我,留着我对你更有价值,我知道英仙星区的很多信息和秘密,我们可以交换,做一笔买卖……” 咔嚓! 李牧再次扭断了她重新恢复之后的脖颈:“没有必要。” 这个女人,在背后谋划算计了那么多,蜀山各大支脉的掌门,死伤惨重,都有她的黑手影子,李牧又岂会和她做什么交易。 火焰缭绕之间,黑纱衣少女的恢复速度,逐渐缓慢。 帝火顺着她体内的经络经脉,不断地入侵,摧毁着她的身躯,便是生死桥之境的力量和恢复速度,被李牧铁腕的压制之下,也是逐渐不及。 “你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黑纱衣少女大急。 李牧并不回答。 她又高声地道:“我乃是【黑衣杀楼】的杀手,你杀了我,【黑衣杀楼】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会有无穷无尽的杀手,在你吃饭的时候杀你,在你睡觉的是时候杀你,在你喝水的时候杀你,在你打盹的时候杀你……你就算是再强,也不可能永远都保持警惕,杀了我,对你来说,得不偿失。” 李牧直接懒得和这个女人再多说什么。 放了她,那才是作死。 帝火在她体内入侵,流转,顺着经脉燃烧真气,令李牧察觉到了生死桥之境的修炼奥秘,诸多破碎境时无法察觉和打通的经脉,此时可以洞察清楚。 “李牧,你好狠……我在九泉之下等着你,你也活不了多久了,整个英仙星区,都在追杀你,哈哈哈……” 黑纱衣少女也是狠人,眼见求饶无望,眼中狠毒,大声地诅咒。 最终,她的身躯,被帝火缭绕焚烧,化作了一团灰烬,消散在了虚空之中。 最后一瞬间,李牧在其识海之中,隐约看到,一座已经快要成形的石桥,搭在了泥丸宫的门口,一头连着泥丸宫,一头搭在识海上空,看起来恢弘浩大,肃穆庄严,至于桥上缭绕的黑色雾气,大概与黑纱衣少女修炼的功法有关。 李牧略有明悟,意识到,这很有可能就是凡境强者打通生死桥时,识海之中出现的征兆。 星河修者的武道理论体系之中,识海又被称之为苦海。 武谚有云:茫茫尘世如苦海,芸芸众生,武者逆旅,需踏过苦海,才能逆转生死,历代先贤开创武道修炼体系,解决跨越苦海的方法,非常的现实和简单,就是修桥。 当然,这个修桥和世俗界的修桥,并不一样。 修者们将这个桥,称之为神桥。 因为跨越这个桥,就可以打通生死之门,踏出苦海,逆转生死,所以也称之为生死桥。 在黑纱衣少女肉身湮灭的最后一瞬间,李牧看到了这座桥的存在,虽然转瞬即逝,但是却给了李牧极大的启发,唯一遗憾的是,黑纱衣少女的这一道‘神桥’,并未彻底‘竣工’,只修了一半,桥的另一边,还未真正跨过苦海,这显然是她修为不到,只是生死桥初阶的原因。 对于李牧来说,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修者的神桥,对于他的修炼之路来说,具有参考意义。 逆转生死,是相对于凡俗,在生命本质上来说的。 打通生死桥,并不意味着就无法被杀死。 碰到实力更强的存在,依旧会被杀。 乌光流转,黑纱衣少女的灵魂显现出来,化作流光,想要奔逃,但是在李牧暗中苦心布置的浮空擂台阵法之中,根本逃不出去。 李牧施展道术,直接将黑纱衣少女的灵魂,囚禁在了玉诀之中,准备再详细拷问一些关于英仙星区的情报。 “杀!” 李牧握刀,直接朝着九大派已经散乱的阵型之中冲去。 刀光闪烁。 鹿天化、公孙离别等九大派掌门、高手强者,纷纷被斩杀,无一漏网。

上一篇   0561、一刀两片

下一篇   0563、鬼修法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