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9、我在,蜀山在 - 圣武星辰

0569、我在,蜀山在

说完这些话,两个人仿佛是都丧失了说话的能力一样,红烛照映下的洞房里,有些沉默。 叶无恨来到喜桌边,为自己倒了一杯酒,轻饮,道:“你要离开了吗?” 李牧这些日子的准备,她有所察觉。 李牧点点头,道:“是啊。” “去天外?” “嗯。” “是想要将风暴的中心点,从苦星世界引到英仙星区之中去吗?”叶无恨问道。 李牧诧异地看了看这个女孩子。 她看穿了他的想法。 “在英仙星区,我是各大宗门都重金悬赏通缉的重犯,我在这里的消息,早晚会传到英仙星区,如果继续留在这里,反而会连累蜀山,若我主动离去,进入英仙星区,各大宗门的注意力,会放在我的身上,对于苦星世界不会太在意,有青莲剑阵在,你们的压力,会小很多。” 李牧也没有隐瞒,将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 “哦。”叶无恨点点头,道:“可是很危险呢。” 李牧笑了,道:“我留在这里,也很危险,大家都会很危险。” 叶无恨不说话了。 顿了许久,她看向李牧,平静地道:“要不要我陪你去,如今我也是破碎境修为,不会成为你的累赘。” 那张平静而又绝美的白皙面容上,轻纱笼罩一样的不见波澜,翠绿如同世界上最完美的翡翠,没有丝毫的杂质,纯净的令人灵魂颤栗,很安静地看着李牧,等待着他的回答。 李牧笑着摇摇头:“算了。” 他的破碎境,和她的破碎境,不一样啊。 “哦。”叶无恨点点头,没有再辩解。 她也知道,李牧的实力,高出自己太多。 “留在蜀山吧,只有你能操控青莲剑阵。”李牧道:“对于老教主,对于我,对于很多人来说,蜀山屹立不倒,太重要了。” 叶无恨哦了一声,很认真地道:“我在,蜀山在。” 看着她的眼睛,李牧的心,突然就颤了一下。 说到底,叶无恨今年也才十八岁啊。 地球上十八岁的小女孩,在做什么? 家人的宠爱,朋友的呵护,大学校园之门刚刚开启,美好生活微笑着招手。 而叶无恨却已经是从尸山血海之中走过不知道多少次了。 李牧希望她能够撑起蜀山,为地球日后走出银河系捍卫住这个前哨战,这样一副如此厚重的担子,就压在了一个不是地球人的十八岁女孩子的身上,李牧在扪心自问,自己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儿自私? “为了奶奶,爷爷,还有爸爸妈妈,我也要守住蜀山。”叶无恨道。 她仿佛是有一种看穿心灵的力量,隐约感觉到了李牧那隐藏极深的感激和愧疚,抢先说道。 李牧看向她。 她很平静地道:“蜀山,是我的家。” 李牧点点头,明白了。 叶无恨并非是那种很健谈的人,也许是因为过往的遭遇,经历了人世间的生离死别,见惯了鲜血和白骨,无数次游走在生与死之间,她的身上,有一种与年龄不相称的冷淡和平静,略有一些自闭,所以给人的感觉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实际上呢?是个外冷内热的女孩子。 李牧能够感觉到,她对他的来历,对于地球,是有好奇的。 可能是在与肖东、洛玄心等人的接触之中,彼此在思想上,受到了一阵冲击吧,尤其是洛玄心,与叶无恨关系极为和睦,颇为交心,聊得比较多,但是,与其他的女孩子不同,叶无恨能够很轻松就控制住自己的这种好奇心,或者说,这种好奇对于她来说,并不重要,叶无恨到现在为止短短的十八年生命,可以分为两部分,前半部分充满了刀光剑影和仇恨,而后半部分,终于有了一个平静的家,她要守护自己的家。 这个家,就是蜀山。 对于李牧来说,叶无恨是他接触过和所认识的女孩子里,最为特殊的一个。 与众不同。 “我有点儿累了,我先睡了。” 叶无恨站起来,走到喜床边,很平静地躺上去,和衣而睡。 绿色的长发铺在红色的床单上,仿佛是一团盛开的水藻一样,美丽而又平静,无声无息之中释放出惊人的魅力,长长的睫毛闪烁,闭上眼睛,侧面看起来,如羊脂白玉一样的面部弧线,显得宁静而又祥和,她仿佛是很久很久都没有这样好好地休息过,仿佛非常的疲倦,很快就真的睡着了。 李牧坐在喜桌边,撑着下巴,也略有困倦之意。 这样的气息,非常暧昧。 但是李牧知道,自己必须在洞房里面,等到天明,然后与叶无恨一起出去。 既然说开了是演戏,所以也就要演完。 不知道什么时候,迷迷糊糊之中,李牧趴在桌子上,也睡着了。 夜色缭绕。 蜀山白帝城前所未有的宁静。 周围的嬉闹之声逐渐散去。 丫鬟晴儿守在洞房门口,抱着膝盖坐在台阶上,抬头看着月亮。 她的脑海里,也浮现出了一张笑脸,驱之不散。 时间过的总是这么快,可惜那个人,已经回到他自己的故乡去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他,毕竟隔着遥远的星河,他说下一次洞天开启的时候,一定会再来看自己,可那会是什么时候呢?不会等到自己头发都白了吧? 而在浣刀宗的大殿门口。 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的叶恨,目光柔和,看着天上的月亮,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无名神色满足地站在叶恨的身后,月光照射过来,只有椅子和叶恨的身影,没有无名的影子。 魂魄,没有影子。 半生半死的状态,无法修炼,除了说话,连一个杯子,一颗水果都没有办法拿起,但他已经很满足。 起码他还可以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就在自己的身边。 昔日的苦难,都过去了。 静谧的时间长河里,如此平静的时光,对于江湖人来说,多么难得啊。 月亮东升西落。 李牧突然睁开眼睛,清醒过来,心中一惊,抬头看时,发现自己依旧坐在喜桌边,趴在桌子上,而外面金色的朝阳已经照射进来,洒落在红色的地面上,似是铺了一层黄金一样,煞是好看。 “你醒了?”叶无恨的声音传来。 她站在窗口,金色的朝阳将她完美的身形轮廓描绘的醉人心神,翠绿色的长发每一根发丝似乎都萦绕这金光,美丽的令人瞠目结舌,似是一尊沐浴神光的女神一样。 “竟然睡了这么长的时间?”李牧感觉到不可思议,以他的修为,竟然完全睡到了不知道外界的一切动静,这太罕见了,难道自己也是因为这一段时间,实在是太忙碌劳累了,彻底放松下来之后,进入了真正的睡眠? “你也许是太累了,时间已经过了,我没有叫醒你。”叶无恨道。 李牧揉了揉脸,站起来,道:“的确是太累了……我们走吧。” 两个人从新房之中走出来的时候,很多人都已经在外面等着了,发出了善意的哄笑声。 春宵一刻值千金。 便是修为达到了破碎境的两人,看起来也是陷入了昨夜的悱恻缠绵之中,竟然错过了拜访长辈的时间,看起来两位新人的感情,交流的非常不错呢。 丁毅更是在人群中挤眉弄眼。 “洞玄子洞房三十六式果然不同凡响,按照这时间计算,如果我没有算错的话,只怕是教主昨夜梅开六度啊。” 他在心里很是震惊地嘀咕道。 简直就是一个字---- 强! 不愧是修炼到了破碎境的男人。 接下里便是一连串苦星世界新人结婚之后的礼节。 李牧心中对于叶无恨有歉意,所以在这些礼节方面,坚持全部都完成了。 浣刀宗老奶奶在整个过程之中,精神非常好,情绪也很平静。 李念好私下里很欣喜地对众人道,也许真的是因为‘冲喜’起到了作用,所以她的状态恢复,似乎是比前两日好了许多,按照这样的趋势下去,可能不需要十年,最多三五年,叶恨就可以恢复正常人的状态。 蜀山之中,皆大欢喜。 中午,李牧以教主的名义,在飞仙殿巨型宴会,答谢教众。 这也是事先就准备好的。 如今的李牧,在蜀山神教中,拥有者至高无上的威望,宛如神明一样,收到了教众的狂热崇拜,当李牧端起酒杯,向所有教众敬酒致辞的时候,整个白帝城之中,都响起了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声。 除了蜀山教众之外,还有苦星世界的众多国家、城邦、宗门的代表,也来参加这次婚礼。 无数人看着那个身形修长俊朗的年轻人,看着他一呼百应,看着他景从如云,不由得纷纷感慨,一个人的威望,达到这种程度,在苦星世界之中,只怕也是前所未有。 毫无疑问,从今以后,苦星世界将会成为蜀山的天下。 李牧端酒致谢。 突然,远处的天空之中,一大片一大片的血色云朵,飞快地弥漫漂浮而来,很快就遮蔽了半边的天空,仿佛是血海倒灌天穹一样,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血云之巅,俯瞰下方的白帝城,眼神穿过重重蜀山迷雾,落在了李牧的身上。 “哈哈,山水有相逢,李牧,我们又见面了。” 他大笑着道。

上一篇   0568、大婚

下一篇   0570、两个老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