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0、两个老熟人 - 圣武星辰

0570、两个老熟人

天外修士? 蜀山教众看到这一幕,纷纷变色。 那漫天席卷的血海,澎湃着天外修士独有的强大气息,苦星世界的强者如今都集中在白帝城之中参加蜀山教主断水流的婚礼,没有人可以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李牧面色有点儿古怪。 天外修士会来,这在他的预料之中。 他这些日子,一边在安排蜀山的事情,一边在修炼,最主要的,也是在等待天外修士的到来。 这本就是他计划之中的一部分。 只是没想到,来的人,竟然又是一个老熟人。 不,准确的说,应该是两个老熟人。 血海圣子。 还有他身边的仆从血月魔君。 这个血海圣子也是一个人物。 在神州大陆时,他与李牧之间,有过数次交手,基本上每次都是吃瘪,在后来的神墓之战中,血海圣子见机得早,提前抽身,没有被李牧斩杀,也带走了同样一直在李牧手中吃瘪的血月魔君。 这两个人也是神墓之战中少有的幸存者。 今日再见,血海圣子的实力,显然要比当日在神州大陆时候强横了许多,便是一边的血月魔君,周身血雾缭绕,内劲激荡澎湃,有道则流转,天外星辰之力沉浮,显然是也已经远超昔日,早就是破碎境的修为了。 无边的血海遮蔽了半边天空,令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种灵魂颤栗压抑之感。 “是不是很意外?”血海圣子俯瞰着李牧,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道:“又见面了。” 李牧放下手中的酒杯,道:“你倒是也敢来。” 看到血海圣子出现,李牧心中就放心了一大半。 这个人的性格,他相对了解。 绝对是一个吃独食的主。 李牧完全可以确定,以血海圣子的性格,必然是做了和黑纱衣少女同样的事情,为了独吞赏金,必然是在第一时间,压下了消息,或者是延缓消息扩展的速度,然后独自前来苦星世界,想要来杀李牧,得到巨额赏金。 这和李牧计划之中的趋势,一模一样。 他早就料到,随着黑纱衣少女战死,九大派的破碎境强者全灭,天外宗门在苦星世界培植的势力等于是土崩瓦解,虽然苦星世界的残余无法联系到天外宗门,消息暂时会处于封闭状态。 但不会是长久的封闭。 当时,李牧还无法确定,九大派的余孽会不会用什么特别的手段,将消息传出去,或者是,天外宗门长时间等不到消息之后,也会来查看,会派遣后续的强者来一探究竟。 这两种,都在李牧的考虑之中。 前一种会略微麻烦一点,消息从苦星世界散出去,不好控制,各方蜂拥而来,来的人太多,李牧的压力会很大。 后一种略好,一般派遣使者,不会来太多人。 但不管是哪一种,李牧都在等。 只有天外的人来了,他的计划,才能真正开展。 而血海圣子这样无限装逼的出场模式,几乎就等于是在告诉李牧,不管是哪一种都已经无所谓,这第一波来到的天外宗门,只有血海这一波人。 那就很好办了。 李牧的嘴角,流露出一丝笑意。 在蜀山教众和各大国家、城邦、宗门首脑高层的注视之下,李牧身形,缓缓浮空而起,屹立在高空之中,遥遥与血海圣子相对,气势辐射出来,一道道无形的刀意在虚空之中流转,竟是完全可以与那遮蔽了半个天空的血海相抗衡。 众人略微松了一口气。 而叶无恨几乎是想都没有想,紧随其后。 她操控蜀山剑阵,隐而不发,气势虽不及李牧,但隐隐有与这一方天地山脉相连的天道融合之感,也令血海圣子和血月魔君两个人,感觉到了一丝凝重。 “李牧,没想到吧……”血海圣子冷笑着开口。 李牧直接就打断:“我想到了啊。” 血海圣子:“……” 你什么啊你就想到了。 能不能好好让人把话说完啊。 一边的血月魔君,盯着李牧,战意燃烧,道:“昔日在神州大陆世界,我与你早有一场约战,可惜因故,数次推迟,不如今日,就了结了这段过往吧。” 当年,他也是一个出了名的悲剧人物,成为了神州大陆世界的笑话,数次约战,结果都被李牧给吓得不战而逃,成为笑谈,这是他心中的一个坎,也是他武道之路上的一块心魔。 现在觉得在天外修炼血海秘术,实力突飞猛进,就要迫不及待地挑战李牧,了结心魔。 当然,这个人做事圆滑,面面俱到,也是为了替血海圣子打先手,试探如今李牧的实力。 李牧却很直接地摇摇头,道:“不行。” 血月魔君冷笑道:“你怕了?” 李牧笑了笑,道:“不是我怕,而是你不配。” 血月魔君顿时大怒:“你怎知如今的我……” 话音未落。 一道犀利刀意,突然迎面而来。 血月魔君一怔之下,催动血海秘术,身前一个个血色符文流转,化作血盾,想要抵挡,但血盾才刚刚组合完毕,就无声无息之间,一分为二。 “小心。” 血海圣子一拍他的肩膀,千钧一发之际,将他拍出去数百米。 下一瞬间,就看血月魔君所在的位置,一道虚空裂痕出现,其后的血海更是出现了一道长达数千米的裂痕,仿佛是被一柄无形的神刀,直接斩裂了一样。 而且,这裂痕久久不愈。 裂缝周遭的血海,更是有融化为雨水的趋势。 血月魔君这一下子,真的是亡魂大冒,背后冷汗差点儿湿透衣背。 这是什么刀法? 如此恐怖。 他心里很清楚,这遮蔽天空的血海,其实是一件道宝。 一缕刀意,就斩裂道宝。 刚才那一刀,如果是斩在自己的身上的话,只怕此时……他想了想,直接闭嘴,一句话也不说,就站在了血海圣子的身后。他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能软能硬,能屈能伸。 “你变强了。”血海圣子笑了起来。 他的神色并未因为李牧刚才随心一刀而有什么变化,依旧镇定自若,一副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的笑意,道:“不错不错,不愧是曾经让我都碰壁过的对手,只有这样的你,才值得我亲自来一趟这苦星世界。” 李牧无力吐槽。 真特么的中二。 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血海圣子还有这属性呢。 就听血海圣子又道:“你没有让我失望,不过,在没有阵法和天道法则压制之下的我,将会让你绝望,李牧,现在就来好好感受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星河天才吧,你的命,注定由我来取。” 说完,他随手一挥,身后遮天蔽日的血海之中,瞬间分离幻化出无数道血箭,朝着李牧,灭杀而来。 每一箭,都具有令破碎境强者瞬间烟消云散的威能。 蜀山众人,皆尽变色。 天外修士的强悍,在这一瞬间,表现的淋漓尽致。 “你这中二病,得治治。” 李牧心念一动,漫天秋风瑟瑟之声四起。 这正是二十四节气刀意之中的【秋分】刀意。 凛凛风声过处,那密密麻麻的血箭,瞬间就被吹散,化作了纯净的能量,消散在天地之间,回馈天地天道。 才不过是一个月的时间而已,李牧对于二十四节气刀意的领悟,已经又加深到了一种‘寄实于虚’的境界中。 然后,半空之中,飘起细碎的雪花。 这是【二十四节气刀意】之中的‘小雪’刀意。 “哈哈,刀意衍化气候?有些意思。” 血海圣子面不改色地大笑。 他手中不断地捏出印诀,身后的血海之中,浮现出一头数千米长的血色饕餮巨兽,一张口,将漫天的细碎细密的雪花,都吞噬一空。 他在正常状态之下的实力,的确是极为强大。 血海是英仙星区的大宗门之一,非是【黑衣杀楼】这样的杀手组织可比,身为血海的传人,血海圣子的实力,绝对是远超黑纱衣少女,这也是他在明知道黑纱衣少女被李牧所杀之后,依旧敢只带着血月魔君这样一个仆从就来到苦星世界的原因所在。 血色饕餮怒吼着,朝着李牧冲来。 “散。”李牧清喝。 下一瞬间,血色饕餮腹内的小雪刀意爆发,万千刀光,直接将其斩碎湮灭,化作精纯能量,消散在了天地之间。 “哈哈,好,很好,你勉强有资格,做我的对手了。”血海圣子大笑着,身形朝着天空更高处提升,道:“来吧,李牧,让我见识见识,你的气候刀法,能够衍化多少重刀意。” 他这是在邀战。 李牧没有犹豫,身形化作流光,疾驰而去。 转眼,两大强者的身影,就在高空之中,肉眼无法看到。 那遮天蔽日的血海,至少分出去四分之三,随血海圣子腾空而去,最终化作了一片红光,勉强可见。 血月魔君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冷酷的笑。 他看向对面的叶无恨,看向下方白帝城之中的蜀山众人,仿佛是高高在上的神灵,在看着一群茹毛饮血的卑微野人一样,眼神里有着毫不掩饰的优越感。 计划进行的非常顺利。 他相信自己的主人,可以将李牧擒住。 而他的任务,则是将李牧在苦星世界的亲友朋友擒拿,捉回血海,到时候作为掣肘李牧的工具,来逼问李牧身上的一些秘密。 不论是血海圣子,还是血月魔君,对于李牧有专门的研究,现在也都坚信,在李牧的身上,一定是隐藏着某个大神通者的传承,这是李牧可以崛起的最大原因。

下一篇   0571、拔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