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1、拔剑 - 圣武星辰

0571、拔剑

漫天的血海,就算是只留下了四分之一,也依旧占据了方圆数百里的区域,血月魔君施展印法,掌控了这片血海,幻化出不同的形状,缓缓地下沉,朝着整个白帝城覆压下来,四方云动,天地元气狂暴了起来,白帝城之中,每个人都感觉到了一阵阵的窒息。 借助血海,血月魔君可以发挥出远超自己境界的实力。 他低头俯视着下方的苦星世界众人,像是俯视着一群待宰的羔羊。 要杀那些人,捉那些人呢? 他的目光,逐渐落在了叶无恨的身上。 好美丽冷艳的女子,令人惊艳。 看到她刚才紧随李牧现身,向来是和李牧关系极为密切……恩,妈的,李牧这个小白脸,向来女人缘怎么这么好,神州世界的花想容和北宋郡主,也都是一等一的大美人,来到了苦星世界,竟然也能够勾搭到这样一个兼具美丽和实力的女人。 好,就捉她。 血月魔君视线锁定叶无恨。 而在这一瞬间,叶无恨也有所感应,凝聚功法,严阵以待。 “小美人,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本座可不想把你弄伤了。”血月魔君大笑,身后的血海,直接幻化出一只百米长的巨掌,缭绕着血色符文,朝着叶无恨抓了过去。 叶无恨浑身青莲剑意流转,正要出手。 “弟妹且慢,还是让我来吧。” 一个声音响起。 丁毅的身影,破开虚空,逆势而上,越过了叶无恨的身侧,朝着那百米巨掌迎去。 他的出手,倒是让很多人都感觉到意外。 不过,更让人意外的是,丁毅浑身流转着的真元气息,竟是比所有人想象都强大太多,丝毫不亚于破碎境。 咻! 一道剑光,从双手之中迸发出去,将那血色巨掌,直接戮开一个直径数米的巨洞。 丁毅人剑合一,身形闪烁,剑光流转,以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不断地折返来回,将那巨掌宛如庖丁解牛一样,分解开来。 不过,他毕竟没有李牧【二十四节气】刀意那种的神通,血色巨掌被斩开之后,化作血水,很快就重新凝聚出来,回到了血月魔君的身边。 “嗯?你是何人?”血月魔君略感讶然。 这个人,倒还是有点儿实力。 丁毅身形凝滞在虚空之中,得意洋洋地道:“蜀山教主李……呃,蜀山教主断水流王座之下走狗丁毅,就问你怕不怕?” 血月魔君闻言,就有一种不知道什么形容的感觉。 怎么还有自称为走狗的人呢? “你还不配。”他对丁毅摇摇头,道:“便是你的主人,也勉强只能算是我的对手……” 丁毅直接打断,不屑之情溢于言表,撇嘴道:“你可拉倒吧,你说刚才那个与我教主交手的小子,勉强可以与教主一战,我倒还信,但是就凭你,刚才连我家教主一念之剑都接不下,还好意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吹牛逼?我早就看出来了,你也不过是那小子身边的一条走狗而已,咱俩过过招,我保证不把你打的你妈都认不出来。” 血月魔君听得牙都痒痒:“死。” 他打定主意了,这个人,绝对不捉,直接弄死算了。 嘴太贱了。 血色巨掌,符文光华闪烁,密密麻麻,蕴含着伟力,拍开虚空,直接朝着丁毅抓去。 丁毅再度施展剑法,人剑合一,光影流转,故技重施,将血色巨掌分解开来。 “杀!” 他主动攻击,剑光如电,朝着血月魔君欺近。 叶无恨看到这一幕,微微后退,拉开距离,为丁毅掠阵。 下方白帝城之中,蜀山教众和苦星世界的大人物们,看到这样的变化,心中的反应各自不一。 李牧强倒也罢了,怎么这个丁毅,竟然也这么强。 尤其是蜀山教众们,经常看到丁毅被李牧殴打,也时刻感受到了丁毅没正行不靠谱的气息,还以为这货真的只是一个跟随李牧身边的小随从而已,没想到关键时刻出手,强的有点儿过分啊,这种实力,便是龙首、水月先生等人,也未见得可以与之抗衡吧? 深藏不漏啊。 而各大国家、城邦、宗门的大人物们,却是震惊于,如今的蜀山底蕴真的是可怕,随便出来一个人,就可以与天外修士分庭抗礼,未免有点儿太过于可怕了啊。 天空之中。 “蠢货。” 血月魔君冷笑。 和我近战? 想要近我身? 他双手幻化手印,一个个印诀连绵不绝地从的双手之中脱胎出来,印向血海,就听一阵阵宛如远古魔物咆哮般的沁人吼叫,从血海之中传出,一头头的血色魔兽,幻化出来,在虚空之中奔腾,怒吼,闪避剑光,朝着丁毅撕咬撕扯过去。 剑气呼啸。 明亮的剑光,闪烁着白银一般的璀璨光华。 那些血色魔兽不断地被斩断,分解。 但这样的效率,显然有点儿低。 血魔魔君所持的四分之一血海,不断可以幻化出不同的魔兽,武器,还有手持弓箭的人形生物,既有近战,也有远程,仿佛是一支军队一样,对丁毅展开围攻,源源不绝,哪怕是被丁毅的剑光斩碎,很快重新又弥合凝聚再生,杀之不尽,斩之不绝。 轰! 丁毅的身形,被一支血色魔熊拍飞出去,在半天空之中各种九十度一百八十度三百六十度失控旋转。 “妈的,依靠着一件邪门道宝欺负人,算什么英雄?”他稳住身形,气呼呼地道。 血月魔君冷笑不语。 这个时候,谁和你论英雄。 丁毅咬牙切齿地道:“好,这可是你逼我的。” 他站在原地,手中也捏出一个剑诀。 无形的召唤之力,朝着桌峰的方向席卷而去。 “给你看看我的大宝贝,嘿嘿。” 丁毅很得意地道:“虽然没有赶上十场擂台大战,但赶上今天也不算晚……出来吧,逆命之剑。” 随着他的大喝声音激荡,数千米之外的桌峰,开始剧烈地震荡动摇了起来,外面一层层的岩石仿佛是石皮自动剥落下去,露出了里面银色的光华,犀利的剑气流转开来,桌峰轰隆隆地从地面之下拔高,不断地拔高,就像是一柄插在大地之下的神剑,被一寸寸地拔起一样。 “那是……” “桌峰被从地面之下拔起来了。” “不对,是一柄剑。” “逆命之剑?难道传说是真的不成?” 这一幕,让蜀山众人都无比地震惊。 桌峰乃是蜀山神教七大分支之一的逆命昔日山门所在,是蜀山山脉之中排名前列的几座高峰之一,也几乎是蜀山的代表剑锋之一,十场擂台大战之前,很多人也都察觉到了,桌峰上发生了一些异变,尤其是它会不规律的拔高,虽然一次只有数百米,非常诡异。 但是没有人想到,这桌峰竟然是一柄剑。 一柄仿佛是神话传说之中,巨灵之神使用的巨剑。 大地震动之中,桌峰之剑虽然看似缓慢地拔出,但等到众人反应过来,数万米长的巨剑,已经彻底脱离地面,悬浮在了虚空之中,古老而又质朴的造型,剑身肥厚,背脊椭圆,没有棱角,剑柄浑圆,一圈一圈的螺纹,似是黑龙缠绕,剑柄也是一个黑色圆圈,顶部平坦,似是擂台,正是桌峰昔日的峰巅。 这剑的剑身似是纯银,流转银光,极为璀璨,而剑柄则是漆黑,仿佛是可以吞噬淹没一切阳光一样。 造型很奇特的长剑,给人的感觉,像是剑中的‘胖子’。 而丁毅的身形,也已经站在了巨大的剑柄之上,整个人的气势,陡然改变,黑色的衣袍无风自鼓,一头黑色的长发像是失去了重力一样在虚空之中飞舞着,每一根发丝都流转银色神光,有无数道的剑意从身体里流淌倾泻.了出来。 他站在剑柄上,似是屹立尘埃落在山巅,几乎微不可查。 但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的目光,却都被他所吸引。 “哈哈,怎么样?”丁毅咧着嘴看向血月魔君,道:“我这件宝贝,卖相可以吧?我像是拔萝卜一样,拔了整整两个月,才算是拔出来,哈哈哈,你是的一个尝试我的大宝贝的人,运气不错。” 血月魔君面色凝重了起来。 这柄胖剑,令他感觉到了威胁。 尤其是血海之中的冤魂一阵阵骚动,似乎是极为害怕一样,令血月魔君意识到,有点儿麻烦。 这时,丁毅已经出招。 他站在巨大的剑柄上,左脚重重地一踩,悬浮在空中的万米巨剑剑身上,似是反射阳光一样,一闪,一道数千米长的剑光飞射出来,瞬间就将血海之中幻化出来的各种魔兽、人形生物,直接绞碎成为飞灰,再也难以恢复。 血月魔君咬牙切齿。 怎么现在不但是李牧克我,就连李牧身边的人,也都顺带着要克我了吗? “不管如何,主人吩咐下来的事情,一定要做到,否则,麻烦就大了……”他心中暗忖,只好用那一招了。 血月魔君下定了决心,手中印法一变,连续捏出手印,不断地注入血海之中,甚至身体里的一股能量,也被抽离出来,注入血海,就在他正要施展禁招,击杀丁毅的时候,突然之间,意外的变化出现。 这四分之一血海,脱离了他的控制,朝着天空上方飞去。 ----- 感谢人未尽酒杯莫停,文6878、原创月无钩,大佛洗脚几位大大的捧场。

上一篇   0570、两个老熟人

下一篇   0572、星河驿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