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6、老乞丐 - 圣武星辰

0056、老乞丐

<script>(&“readerfs&“).classname = &“rfs_&“ + rsetdef()[3]</script> 【寒山剑】邱子涵与这一次天龙帮的话事人【天龙一剑】东方剑,以及此时出现在天龙帮观战台上的【云龙剑】穆云龙、【明心剑】高盛鹏,是结义兄弟,其中【天龙一剑】是大哥,其他三兄弟都是不远千里来为结义大哥助拳头。 看到【金蛇神鞭】李政挑战,天龙帮这边摄于这位老牌高手的威名,一时无人出场,邱子涵立刻就挺身而出,化解了尴尬。 “呵呵,年轻人不知进退,太冲动,还有大把的时间可活,为什么这么着急下来送死?”李政运转内气,淡淡地冷笑。 他手腕微微一抖,内气注入。 原本僵着的金蛇倒刺鞭突然像是活了一样,犹如活蛇一样在擂台地面上扭曲了起来,鞭头上的金蛇吐信短剑,亦是发出嗤嗤的异响之音,仿佛真的有一条金色毒蛇在吞吐信子一样。 这样的约斗擂台上,一旦踏入,就等于是默认生死自负,和签了生死状一样。 “老人家年老力衰,黄土都埋到脖子里了,还跑来和年轻人争胜,就不怕一辈子的名气,都葬送在这里吗?”邱子涵以牙还牙。 以语言来勾动对手的心神,分散精力,这是武林高手交锋时百试不爽的手段。 邱子涵比李政年轻了很多岁,但战斗厮杀经验却毫不逊色。 武林之中,每一个成名的高手,都是从死人堆里走出来的。 双方的战斗,很快就爆发。 和之前那种‘小打小闹’不同,这两大合意境一流高手交锋之下,内气激荡,气浪排空,擂台周围的众人,顿觉窒息般的气浪迎面而来,靠的太近,呼吸都会不畅,好像是胸口压了一块巨石一样。 更有一个靠的太近的倒霉鬼,被一道剑风余波扫中,惨呼一声,胸口的骨头不知道断裂了几根,一层寒霜弥漫衣衫上,犹如中了寒毒一样,倒飞出去五六米。 这一下子,擂台周围十米之内,所有人都齐刷刷地退了开来,形成了一片空白地带。 唯有那个不知道死活的小丫头,依旧站在擂台下,精力充沛,一脸的兴奋。 “打死他。” “打死他。” 小丫头挥舞着小粉拳,撕扯着嗓子打呼。 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在给谁加油。 这一下子,之前没有注意到她的人,都发现了她的存在。 这死丫头,是哪里来的奇葩? 很多武林高手的心中,都冒出来这样一个问号。 就连擂台两侧搭建的观战台上,两个宗门的核心高层,也都察觉到了这个小丫头的存在。 虎牙宗的一位堂主,微微皱眉,招收叫一名一代弟子过来,低声吩咐了一句什么。 那一代弟子下了观战台,又招呼了几个弟子,挤开人群,朝着小丫头走过来。 不过,还没有走到跟前,突然一个年轻人,从人群中闪出来,挡住了这几名虎牙宗弟子,笑道:“几位,不劳几位大驾,那个野丫头是我家孩子,脑子有问题,一时没看住跑了出来……” 一代弟子上下打量。 这是一个浓眉大眼的少年,眉宇之间英气勃勃,蜂腰猿背,算不上特别英俊,但有一种令人过目难忘的气质,不过身上并无什么内气波动,显然算不得是什么武林高手,脸上带着笑容,神态坦然。 “你家的孩子?”一代弟子皱眉道。 “是,这孩子是个神经病,经常胡言乱语。”年轻人道。 “既然是神经病,那就管好她的嘴,不要到处乱说,不然,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一代弟子神色冰冷,威胁道:“快带走,不然,我可不能保证她能活着见到见天下午的太阳。” 年轻人点点头,转身朝着小丫头走去。 到了跟前,他伸手拍了拍小丫头的肩膀,道:“小呆逼,你跑到这里来找死吗?” “公子你咋才来呢?”小丫头自然就是呆逼暴力小萝莉明月,回头兴奋地道:“已经打死了三个,打伤了五六个,哈哈哈,像是耍猴一样,太好玩了……” 年轻人自然是李牧。 他看了看擂台,道:“有什么好玩的,菜鸡互啄而已。” 话音未落。 周围潮水般响起一阵混杂着欢呼、惊呼、尖叫和怒吼的喧哗之声。 却是在擂台上,两大高手的恶战,终于出现了胜负手,金丝倒刺蛇鞭犹如狂蟒一般,缠住了【寒山剑】邱子涵,鞭身的倒刺,刺入了他的身体,鲜血激射了出来,形势岌岌可危。 “哈哈,邱子涵要败了。” “什么【寒山剑】,在李老前辈的面前,不堪一击。” 一些虎牙宗的弟子,看到这样一幕,都兴奋地高呼了起来。 这是两个宗门的顶级高手的第一次较量,赢下来的话,意义重大,尤其是【寒山剑】邱子涵这种年轻高手,一旦战死,不啻于斩掉了【天龙一剑】东方剑的一条胳膊,对于天龙帮的士气,也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观战台上。 虎牙宗话事人【铁手擎天】铁振东及身边的一些人,都面露喜色。 而东方剑、穆仁龙等人,则紧张地站了起来。 “四弟……”【明心剑】高盛鹏已经按耐不住,想要出手救人了。 一边,虎牙宗助拳高手【铁壁判官】孙欣一拍桌子嘭地一声站起来,冷笑道:“怎么?说好了的生死擂台,你们想要破坏规矩不成?” 东方剑、穆仁龙等人也都拍案而起。 铁振东自是不示弱,犹如发怒的雄狮,道:“规矩是你们天龙帮同意过得,怎么,现在输不起了?要出尔反尔,破坏道上的铁律?” 东方剑气势为之一窒。 武林道上,坏规矩的人,往往会成为被群起而攻之的对象。 但是,身为义结金兰的兄弟,他也不能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兄弟去死。 气氛,骤然变得无比紧张。 小明月撇撇嘴,道:“什么嘛,真的是好无聊哦,这就是所谓的高手?那个什么【寒山剑】,嘴巴吹得挺厉害,还以为可以剑斩四方呢,结果被一个玩鞭子的老头就打败了?” 小家伙虽然嘴里胡乱喊着‘打死他’,立场不明,但心里其实是支持【寒山剑】邱子涵的,毕竟大家都是年轻人嘛。 李牧摇头,道:“仔细看着,【寒山剑】还没败……” “【寒山剑】还没败。”几乎是与李牧开口的同一时间,另一个声音也响起。 李牧和小明月同时回头。 却看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领着一条黄白花大肥狗的老乞丐,来到了身后。 这老乞丐双手捧着一个鸡屁股,吃的满嘴流油津津有味,一股异香从那烤熟的鸡屁股里流溢出来,而那只又大又肥的黄白花土狗,口里嚼着几根鸡骨头,同样吃的津津有味,无视了周围嘈杂的环境,神态很是淡定。 感受到两人的目光,老乞丐抬头嘿嘿一笑,上门牙缺了一颗。 “刚才是你说的话?”小明月鼻子耸动着,被那异香扑鼻的鸡屁股给吸引了。 吃货总是很容易被吸引。 老乞丐边吃边点头,道:“是呀是呀,是我老人家说的……” 小明月流着口水,眼睛亮晶晶盯着那香喷喷的鸡屁股,心里想着怎么会有这么香的味道,眼珠子一转,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猜的。” “要是你猜错了呢?” “誒?小家伙,你什么意思?” “我是说,我们来打个赌,万一你猜错了,剩下的鸡屁股给我吃,好不好?” “啊哈哈哈,小丫头眼光不错啊……不好。”乞丐断然拒绝。 明月气的咬牙切齿,喉咙里发出低吼,有一种直接出手抢夺的冲动了。 李牧的目光,在这老乞丐的身上打量,略带好奇,但最终没有说话。 江湖上的奇人异士何其之多,诸多传闻之中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强者,被传闻美化的很神秘,就像是加了滤镜,但真正见面你会发现其实很普通----这些理论,都是老神棍灌输给他的。 不过,这老乞丐的身上,李牧看到的,更多的是一种故作神秘的做作。 修炼【先天功】而得到的直觉,告诉李牧,这老乞丐并非是什么了不得的强者。 他能够感觉到,老乞丐的体内,有内气的波动,但并不强烈,血气要比普通人旺盛但也只是勉强到合意境的范围,可以说是江湖中的一流高手,所以能够看出来【寒山剑】邱子涵未败并不奇怪。 老奇怪越过人群,出现在擂台下方的空白地带,还主动搭话,这让李牧觉得对方似乎是刻意过来搭讪,在没有弄清楚这个老乞丐目的的前提下,李牧不想和他有太多的接触。 因为一旦接触,很容易就会陷入到对方准备好的话题和思维中。 很快,擂台周围,又是一片喧哗沸腾之声。 【寒山剑】邱子涵浑身寒气流转,空气中冒起了丝丝缕缕的白色雾气,接着又冰晶雪花在擂台上飘舞了起来,一层层的冰晶蔓延覆盖了整个擂台,也冻结了金丝倒刺长鞭,顺着鞭子,朝着李政的手臂蔓延而去。

下一篇   0057、时辰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