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4、暗夜杀戮 - 圣武星辰

0594、暗夜杀戮

“废物,这点事情,都做不好。” 【一剑无血】冯朕看着被搀扶在自己面前的穆顺,气不打一出来。 自己怎么就选了这样一个亲传弟子,以前倒也争气,在星风城里经营的不错,每年也上供了不少的财富,但这两天连续,却连续出丑,被下界来的贱种吊打,实在是丢尽了他的脸面。 穆顺这个时候,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他没有想到,那个来自于下界的郭雨青,竟然这么彪悍,出乎他预料的强,硬生生地和自己拼了个两败俱伤,带着左青青两人逃走了。 “师父,你听我解释,徒儿也是想要向您效忠啊……”穆顺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不得不让周围搀扶自己的弟子,都退下去,房间里只剩下了师徒二人,然后忍痛跪在地上,不得不将自己之前的想法,说了一遍。 末了,他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道:“师父明鉴,弟子真的是一片孝心啊。” 冯朕听完,脸色慢慢地由阴转晴。 原来有这样的内情。 “你起来吧。”他的语气,柔和了许多。 穆顺松了一口气,连忙谢师恩。 “师父,那个左青青,的确是一个千娇百媚的处女,而且修为不俗,天阴本源纯净无比,是绝佳的炉鼎,她逃不出这星风城的。”房间里就师徒二人,穆顺说话就放开了许多。 “嗯。”冯朕意动地点点头。 穆顺又道:“而那个郭雨青,弟子已经可以确定,他就是李牧在神州世界的挚友,只要将他抓住,那绝对可以逼李牧现身,到时候,以师父的实力,绝对是手到擒来,英仙星区各大宗门的悬赏,尽入师父彀中。” 冯朕嘿嘿了一声。 他抬手一道真气,打入穆顺的体内,治疗好了他的伤势,又赐下一枚令牌,道:“好,要小心行事,不要让别人知道,从现在开始,你可以调动星风城中的一切的天一门力量,带着我的执法队,去把人给我找出来。” “谢师父。”穆顺大喜。 “记住,既然做了,那就做的绝一点,不要放过任何一个知情者,这种事情一旦暴露出去,让其他宗门知道,或者是在仙网上传开,总会有一些人,拿那老掉牙有名无实的联盟法律来说说事,利用这种小事来大做文章,我天一门虽然不怕,但也不想多麻烦,手脚利落一点,别再让我失望。” 冯朕道。 穆顺连忙道:“师父放心,我一定会斩尽杀绝,宁可错杀一万,绝不放过一个,到时候,嘿嘿,就把一切都扣在那个【狂刀】李牧的身上。” 冯朕满意地点头。 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 【狂刀】李牧的杀戮狂魔之名,传遍了英仙星区,让他来背这个锅,再适合不过了。 一箭双雕。 …… …… 李牧身形宛如幽魂,似是一缕青烟,来到了八荒星局的古宅园。 天空中一阵电闪雷鸣,突然下起了暴雨。 李牧施展身法,很轻松就避开看守在古宅之外的天一门弟子耳目,进入到了院落之中。 哗哗哗! 雨越下越大。 雨水冲刷着青石板和墙壁,大战之后的宅院一片狼藉,几乎与化作废墟,一具具尸体横七竖八地躺在雨水之中,鲜血顺着雨水流淌。 八荒星局三四十口人,近乎于被全灭。 而且几乎全部都是被虐杀,尸体浑身上下,充满了伤痕,都不止一处致命伤,残肢断臂到处都是,仿佛是一个绞肉场一样。 李牧看到了一张年轻的面孔。 他认出来,这是今日白天在仙阁酒店丁字号院外面,与那个白衣少女一起来‘送快递’的两个短打装扮少年之一,应该是叫做大刘的那个。 几个时辰之前,这个少年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现在却仰面朝天地躺在血水之中,没有了气息,被削掉了拇指的手中还握着一柄断剑,年轻脸上的愤怒凝固,临死前似是仍发出呐喊! 李牧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星河之中的残忍残酷,显然要比下界残酷的多。 就算是星风城这样所谓的大城,表面上律法森严,但弱者依旧随时都可能被无声无息之中吃掉。 他在整个古宅园里搜了一圈,没有见到郭雨青、白衣少女和小刘的身影,大约也知道,丁毅口中所说的逃掉的三个人,就是他们了。 从现场这种惨烈的搏斗来看,三人只怕是都受了伤,而且伤势还不轻。 李牧在原地施展道术,回溯画面,想要找到一些蛛丝马迹,看看郭雨青三人,逃到了什么方向。 就在这时,传讯令里突然传出一道信息。 “教主,我打听到了,他们在东兴街的一条巷子里,被执法队的人,给堵上了。”丁毅的声音从传讯令里传出来,极为迫切。 …… 血,顺着郭雨青的胳膊流淌了下来。 他浑身大大小小的伤口,宛如被凌迟了一样。 小巷子对面,十个黑甲铜面的身影包围了过来。 是天一门的暗夜执法队。 头顶上空,还有几艘飞舟,封锁了空中。 避无可避。 郭雨青知道,想要从空中逃走是不可能的。 地面建筑物密集,街巷曲折,还可以隐身,而一旦到了空中,没有了建筑物掩护,很容易就被合围,那个时候,仨个人必死无疑。 他仔细地观察这周围的环境,心中做出了最后的判断。 冲! 只能正面冲溃这十个执法队的包围,冲入对面的街巷中,才能摆脱纠缠,得到喘息之机。 狭路相逢勇者胜。 迎着暴雨,郭雨青伸手往后背一爪,一柄奇异长弓出现在手中,他左手中握着一把弓,右手不断地拉动弓弦,无声无息之间,一道道透明的雨箭,融入雨水之中,无比隐蔽地飞射而出。 对面。 冲在最前面的一名穿着天一门甲胄的执法队高手,身上骤然冒出一簇簇血光,身躯像是筛子一样被射穿,然后身躯一软,倒了下去。 而同一时间,郭雨青的左脚在地面上一踏。 我心天箭的奥义绽放。 瞬间,地面山的雨水,化作锋利冰冷的水刃,像是绽放的蟹爪菊一样,猛地绽开弹起,密密麻麻,漫天飞羽一样,劈头盖脸地刺向执法队高手。 “小心!” 执法队种有人大喝。 九个执法队高手几乎是同时出剑,格挡水刃。 这样的动作,令他们原本整齐有度的冲锋队形,瞬间被搅乱,非但没有了之前的压迫感,还露出了缝隙。 “跟紧我。”郭雨青大喝。 他手中的弓左右一分,化作两柄奇形弯刀,身形狂飙,化作狂虎一样,闪电一样冲入了执法队高手人群之中。 同样浑身是血的小刘,搀扶着腿部受伤行动略有不便的左青青,紧紧地跟着郭雨青。 一场惨烈的正面短兵相接的战斗爆发。 短短数十息之后,战斗结束。 郭雨青带着小刘和左青青,杀出巷口。 地面上躺着十具尸体。 执法队的高手,尽数战死。 三个人跌跌撞撞地进入对面一条小巷子里,密密麻麻的建筑物群,成为了最好的掩体,令上方追踪监视的飞舟,很快就失去了踪迹。 一炷香时间之后。 雨巷。 一颗大树底下,郭雨青三人,停下来略作休息。 刚才剧烈的飞奔和战斗,眼中地消耗了三个人的体力和精神。 而这个时候,左青青和小刘,才震惊地发现,正面承受了所有压力,将他们始终保护在身后的郭雨青,在刚才那一战之中,伤势到底有多重。 除了身上其他地方大大小小的数十个伤口之外,他后背上插着一柄断剑,腹部一道伤痕近乎于见他整个人斩为两截,脚步有些踉跄。 换做一般人,这样的伤势,早就瘫倒在地。 但郭雨青的脸上,表情沉着冷静的可怕,就像是一个钢铸铁打的金属战偶,布满了斑驳的伤痕,但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痛苦和畏怯。 雨水透过树叶的缝隙落下。 地面上的积水已经淹没脚裸。 天空中一道一道的闪电刺穿云层,距离天亮还有一个时辰左右的时间,现在是最黑暗的时刻。 小刘的眼中,涌动着愤怒和悲痛。 他亲眼看到从小玩到大的朋友被杀死在院子里,其中就有他的哥哥大刘,垂死的大刘,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死死地抱住黑衣杀手,大吼着让自己逃的画面,不断地在他的面前闪过…… 小刘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脸。 泪水混合着雨水从指缝里流淌出来,彻骨冰凉。 左青青轻轻地拍了拍小伙伴的肩膀。 “我们一定会为他们报仇的。” 这个少女的眼神里,有着一种前所未有的坚定。 “这种毫无理由的屠杀行为,是违反星河联盟法律的,虽然那些杀手蒙住了脸,但我可以确定,他们是天一门的门的热……就算是天一门,也不能如此肆无忌惮,我发誓,我一定要将他们的罪行公之于众。” 左青青道。 因为担心会被追杀者发现,所以三个人都没有运功抵挡雨水,此时,浑身上下都已经被淋透。 郭雨青没有说话。 他抓紧时间恢复体力和真气。 ---------- 第二更,今天还有一更

上一篇   0593、意外之变

下一篇   0595、汇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