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8、不死之身 - 圣武星辰

0598、不死之身

“嗯?” 【一剑无血】冯朕脸上露出惊讶之色:“你是何人?” 李牧道:“我是你大爷。” 轰地一声,他所站的位置,突然被踏出一道道蜘蛛网一样朝着四面蔓延的裂痕,借着反震之力,李牧的身形腾空跃起,宛如流矢一样,朝着【一剑无血】冯朕扑去。 人在半空,双手一摄,之前被飞掷的双刀,落回到了手中,十字交叉,刀锋如流光,直接朝着【一剑无血】冯朕头颅斩去。 “找死。” 冯朕微眯的眼睛里,闪过一抹怒色。 他直接抬手一指,指尖蕴含剑罡,对着十字刀锋一点,咔嚓咔嚓,两柄从神墓之中得到的道宝级朴刀刀刃,就直接被恐怖的剑力给点碎了。 我擦咧? 李牧大吃一惊。 兵境强者的真正战力,这么恐怖的吗? 剩下的朴刀长柄,在李牧的手中,变成了两支短棍。 李牧临危不乱,棍做刀法,劈面抽向冯朕。 “呵,可怜的虫子,不知所谓。” 冯朕嘴角挂着轻蔑的冷笑。 他又是一指点出。 砰! 两根短棍也在指锋剑力的重击之下,炸裂开来,化作了金属碎裂,四溅飞射,擦破了李牧的衣服,射在身上,震的李牧皮肉发麻。 有点儿不妙啊。 李牧内心极为震惊。 这老小子的实力,比之前最不乐观的估计还可怕。 那被点碎崩开的金属碎屑,激射之下,只怕是都可以将普通的虫境直接洞穿斩杀,威力可怕到了极点。 不是对手! 李牧一瞬间,就做出了判断。 他借着反震之力,抽身后撤,眼角余光已经看到,郭雨青三人,消失在了远处的街道拐角,但是这点儿距离,对于兵境强者来说,只怕是瞬息即至。 不行,还得再拖一会儿。 李牧人在半空,双手在虚空之中一握,掌心里耗光闪烁,又出现了两柄古朴大剑,身形在半空之中一顿,瞬间化作一片残影,半空之中,多出来了十几个李牧,围在了【一剑无血】冯朕的身边,剑光如电,连绵刺出。 这是他借助【筋斗云】的超级速度,高速移动,似是幻化分身一般。 冯朕面色轻蔑:“雕虫小技。” 他在空中不动,周身剑气翻滚,道道剑光流转,一个个李牧被剑光刺穿,化作泡沫虚影散开湮灭。 李牧的身形,出现在了百米之外,由模糊逐渐凝实,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双剑,已经只剩下剑柄,而身上的衣服,已经像是叫花子一样破破烂烂,衣不遮体了。 娘嘞! 这就是兵境强者在无压制情况之下的真正实力吗? 李牧突然觉得,那几个被自己在神墓五指山下,一刀一刀砍死的各大宗门兵境,真的是死的冤,他自己都觉得冤,就好像是高高在上的皇帝落难时被路边的乞丐给掐死了一样。 两次的交手,他已经做出判断。 兵境强者,绝非是自己此时的修为可以匹敌的。 逃? 李牧心中泛起这个念头,却又强行按下。 不行。 郭大哥等人,必定是还未走远,必须再坚持一会儿。 他看向【一剑无血】冯朕,眉心之中,天眼洞开,想要寻找此人功法的破绽和弱点。 此时,周围飞舟重重,人影层层,四面八方包围了过来,将李牧和冯朕两个人,簇拥在了最中间,一层有一层,凌晨太阳未升的浓郁晨雾弥漫起来,有一种令人窒息的气氛。 “师父,就是他,坏了好事,救走了那女子和郭雨青。” 雾气分开,一艘飞舟来到了【一剑无血】冯朕的身边,甲板上站着穆顺,看到李牧,立刻大声地道。 不过,他并未认出李牧。 因为李牧此时的外貌,是一个豹眼络腮胡的彪形大汉,身上也戴有改变气息的玉珏,和原来的形象,完全不一样,包括李牧之前出手时,都尽量避免施展自己最擅长的刀法和刀意,就是为了避免被认出来。 穆顺身上又带伤。 李牧在雨巷中,掩护郭雨青时,大杀四方,又将他击伤一次。 不过,这穆顺逃命的本事,真的有一手,李牧当时顾忌后续的追兵,所以并未追杀他,而是匆匆赶到废弃院落,与郭雨青汇合。 此时,眼见冯朕完全压制了李牧,穆顺才敢上前来。 冯朕点点头。 两招交手,李牧虽然被他完全压制,但这份实力,的确不是穆顺和那些执法队高手所能抵挡。 “你是谁?”【一剑无血】冯朕看着李牧,道:“以你这般实力,如果以前一直都在星风城中,绝非是无名之辈,为何帮助老老实实地说了,少受零碎折磨。” “你就是那个天一门的长老啊,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徒弟,纵容指使天一门弟子杀人抢劫,血洗无辜,这件事情,你知道吗?”李牧说话的时候,紧紧地盯着冯朕的脸,观察他的表情变化。 冯朕淡淡地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天一门乃是名门正派,何况,那些平民散修,都是杀戮狂魔罪民李牧所杀,与我天一门没有任何的关系。” 李牧被冯朕这种漠视的姿态刺痛了。 “如果我有证据呢?”李牧冷笑着道。 一边的穆顺,顿时大吃一惊,看向【一剑无血】冯朕,焦急心虚地道:“师父……” 冯朕却是看都没有看他,而是对李牧,嘴角带着一丝轻蔑的冷笑,道:“就算是有证据,也是你编制的,无论如何,我天一门绝对不会做那种事情,绝对不会,你明白吗?” 李牧点点头。 “嗯,我明白了。” 他是真的明白了。 一丘之貉。 这个大名鼎鼎的兵境强者,与蝇营狗苟的穆顺,根本就是一类人,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没有冯朕的默认和支持,穆顺如何能够调动那么多的天一门弟子和执法队高手。 “明白就好,”冯朕道:“说吧,那个女子和下界贱种郭雨青,逃到哪里去了,痛快交代出来,我也给你一个痛快,否则……” 语气追踪的森严威胁之意,令人毛骨悚然。 李牧知道,这个兵境强者是真的动了杀心。 如果说之前他只是想要擒住自己的话,那现在,因为所谓的‘证据’两个字,他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活着离开的。 李牧心中的怒意与战意,一起燃烧。 所谓的星河武道文明,站在这个文明高高低低潮头的存在,现在已经变成了这样的污秽和黑暗,那就只好用最原始的方法,将这一切都撕碎了。 看到李牧的姿态,冯朕冷笑一声。 他亲自出手,一指剑气,凝如实质,对着李牧点出。 李牧手臂一弯,手肘上浮现出一面锈迹斑斑的古盾,真气流转,注入古盾中,层层叠叠古老神秘的符文阵法光束流转,瞬间在身前,凝结出一片直径超过两米的半球,将李牧保护在其中。 这是他从神墓之中,得到的精品道宝之一。 咔嚓! 剑气点在符文光华半球上的瞬间,玻璃裂开般的破碎声响起,半球裂开,符文破碎。 李牧手臂上的锈迹古盾,也随之化作了一片铁屑粉末,湮灭飘散。 轰! 李牧的身形,直接被轰飞。 “嘿嘿,师父神威,无人可挡。”穆顺看到这一幕,顿时大喜。 冯朕面色平静。 杀这样一个虫境小修,哪怕是李牧的实力,比一般的虫境奇特,但对于他来说,也只是举手投足之间而已。 虫境和兵境,那是数亿光年的差距,岂是小小的道宝所能弥补? 真的是天真。 但是,很快天一门弟子群众,不可遏制地传出一片惊呼。 就看到李牧浑身衣物尽碎,身体赤裸,从雾气之中缓缓地漂浮了起来,完美的肌肉似是世界上最好的玉石雕琢出来,如一件毫无瑕疵的艺术品一样,有混沌氤氲,在他周身流转。 当然,最重要的是,李牧全身上下,并无丝毫的伤痕。 仿佛刚才那兵境必杀的一剑,轰在了别人的身上一样。 穆顺张大了嘴巴:“这怎么可能?” 冯朕的瞳孔,微微一缩。 没死? 他再度出手,又是一道剑芒。 李牧天眼运转到了极限,内有混沌之气流转,预知洞察攻击的到来,筋斗云之术催动,身形一闪,化作虚无。 那一缕剑芒擦肩而过,将身后包围圈直接斩出一道缺口,位于这片位置的天一门弟子,瞬间不知道有多少直接化作了血雾! 误伤门人。 冯朕又惊又怒。 而在这一瞬间,李牧却是如惊鸿过隙一般,飞速地略过了被冯朕剑芒红开的包围圈缝隙,朝着远处电光火石一样飞遁。 打不过,那就逃。 这笔账记在以后,慢慢算。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李牧也并非是那种死钻牛角尖的人。 但他还是低估了完全体状态之下,兵境强者的神通和法门,冯朕只是略微错愕之后,狠心直接催动了一枚【流光瞬移符】,身形后发先至,瞬移到了李牧的身前,直接一指点出,破开了李牧的护身领域力场,点在了李牧的眉心之上。 李牧高速移动之中的身形,顿时像破布娃娃一样,以更快的速度被击飞回去,又撞在了包围圈之中。 “上路吧。” 冯朕杀机凛然。 轰轰轰! 瞬间无数道剑气锋芒,从他右手中飞射出来,连续不断地轰击在了李牧的身上,将他不断地轰向地面。 “嗯?还不死?” 冯朕惊讶地发现,自己剑气轰杀之下,就算是同级别的兵境,都应该已经死了千万次了,但李牧全身上下,却是毫发无损,只是皮肉略有凹陷,身躯依旧完好。 不死之身?! 他震惊了。 “莫非是修炼了什么王级功法?”他的眼神,立刻炙热了起来。 最终,他以秘术,将李牧的体内真气封印,然后用囚禁兵境强者的枷锁,将李牧锁住,活捉了。 “带回去。” 冯朕道。 再寻找郭雨青等人时,却已经找不到了。 ---------- 感谢书友55254192,青东两位大大的捧场支持,谢谢大家。

上一篇   0597、兵境追杀

下一篇   0590、太彪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