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4、狂嗥 - 圣武星辰

0594、狂嗥

星风城天一宫官署。 穆顺从仙网之中退出来,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 “嘿嘿,看你这一回,还怎么翻身。” 他对于自己一手策划的这场栽赃行动,非常的满意。 虽然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找出来李牧。 但相信在如此大规模的口诛笔伐之下,在整个英仙星区的修士们掘地三尺一般的搜寻之下,李牧就算是变成耗子精钻到地下去,也绝对会被找出来,到时候,他绝对是百口莫辩。 这一次,师父一定会满意的。 穆顺很兴奋。 一想到师父,穆顺的心里,又有几分期待。 这一次师父要炼的是【仙人丹】啊,如果可以多炼出来那么一两颗的话,是不是自己也可以分到一点呢?就算是分不到【仙人丹】,分到一些炼药的渣滓,也对于修为有着突飞猛进的增幅,日后踏入兵境,也是有可能的吧? 当然,最好是可以分到【仙人丹】。 他在心里幻象着。 …… …… 转眼,半个月的时间过去。 【一剑无血】冯朕的脸上,写满了疲倦,也满是期待。 准备好的各种神草、矿物和催化剂,有三分之一,已经放进了丹炉之中,根据丹炉的各种反馈和征兆来看,炼丹的过程,非常的顺利,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外。 “炼制【仙人丹】,需要七七四十九日,才能完全功成,此时那个修士,应该还未死。” 冯朕连续打出十个阵法印诀,打入地面上的星纹阵法之中,继续输送火力进入丹炉。 然后,他盘坐在蒲团上,开始调息,运功恢复。 炼丹也是一件非常耗费真气和精力的事情。 转眼又是三日过去。 冯朕恢复完毕,精神奕奕,真气在体内浩瀚流淌。 咚咚咚! 他敲了敲丹炉,道:“嘿嘿,还没有死吧?” 里面传出来了李牧的声音:“你死了,老子都不会死。想拿我炼丹,做梦吧。老子耗死你。” 冯朕满意地点点头。 “恩,不错,还活着,听声音,精力还不错……不过,这才刚开始,哈哈,你坚持的越久,我炼出来的【仙人丹】的效果才会越好,挣扎吧,惨叫吧,哈哈,你的声音,在我的耳中,就是最美妙的仙乐。” “是吗?可为什么我现在觉得非常舒服?哇,简直就像是在阳光浴一样。”李牧的声音,从丹炉里传出来,听起来精力充沛,一点儿问题都没有,道:“你的炼丹本事太弱了,不过送进来的神草宝药真的是好吃,你还有没有了,再来一点啊。” 冯朕气的牙痒痒,冷笑道:“很快有你哭的时候。” 他按照古丹方,继续炼丹,不断地向丹炉中,添加各种东西。 转眼,又是十日时间过去。 “怎么样,现在哭都哭不出来吧。” 冯朕感应着丹炉里面,李牧的动静渐渐地消停了许多,也不说话嘲讽了,但生命气息还在,说明还活着。 炼丹进行到后面,才是真正紧要的时候。 各种神草宝药原材料,按照丹方的顺序和数量加进去,会起到一种特别的效果,产生一种连锁反应,进而催发出真正的丹药之力,最终成丹。 所以,对于丹炉中的人来说,越到最后,各种药力爆发之后,也最难熬,就像是温水煮青蛙一样,不知不觉之中,杀机降临,夺也躲不掉了。 对于他的挑衅,丹炉里的人,没有给出任何回应。 “哈哈,怎么样?还嘴倔吗?是不是快受不了了?这是你的命,你就认了吧,哈哈,虽然不知道你师出何门,叫什么名字,但你真的是我冯朕的福星。” 冯朕大声地笑着。 而丹炉的里面的李牧,依旧没有任何回应。 “嘿嘿,在苦苦支撑吧,别忍着,你挣扎吧,哀嚎吧,哈哈,你现在越煎熬,死的越痛苦,【仙人丹】的威能效力才越完美。” 冯朕无比期待。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准备的各种神草宝药,逐渐都被填入到了丹炉之中,一种非常诡谲的奇香,开始从丹炉里流溢出来,弥漫在整个丹房之中。 “还剩下最后三味神药,将它们添加进去,就意味着快要大功告成了……”冯朕郑重地打开一个箱子。 里面闪烁出神辉。 嗖。 一个紫色的小影子,从里面冲出来,朝着丹房外面飞遁。 “哪里走。” 冯朕施展神通,将这紫色影子抓在手中。 原来却是一颗人参,下部分叉,似是双腿,根须发达,顶部颇为像是人脸,乍一看就像是一个长眉长须的老人一样,表层淡紫色,闪烁着天然凝结的符文,已经有灵性产生了,竟是在冯朕的手中挣扎着,根须卷动,想要逃脱。 这绝对是一株顶级的神药了。 “千年份的【紫玉神王参】,产生了灵性,知道要入药,所以想逃,可惜了,如果是万年份的【紫玉神王参】的话,化形成人,药效也可以有【仙人丹】的一半,倒是可以让你活下来。” 冯朕淡淡地笑了笑,然后无情地以炼丹印法,直接抹掉了这颗参中仅有的一丝灵智,将其打入到了丹炉之中。 很快---- 轰轰轰! 丹炉壁在里面被轰击,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偌大的丹炉剧烈地震动摇晃了起来,似是要掀翻一样。 冯朕先是一惊,旋即大喜。 “好,终于承受不了了吗?哈哈哈,死心吧,你不可能从这丹炉里逃出来的……镇丹诀!” 他大喝,踏入地面上的星纹阵法之中, 随着冯朕十指联动,幻化如鲜花盛开,又似是山岳移位,一个个指印法诀,从掌指中脱出来,带着莫名的印法威力,不断地打入到了丹炉里。 震动的丹炉,表面上的八卦图案似是脱体飞出一样,神秘的符文流转,似是被压上了万斤巨石一样,逐渐地安静了下来。 镇压成功。 冯朕将一身丹术,发挥到了淋漓尽致的程度。 …… “再这样下去,会被草药的能量撑死吧?” 丹炉里,李牧满脸通红,像是被烤熟了一样。 他整个人的身体,就像是在水里被泡肿了一样,膨胀的可怕,整个人的脸都彻底变了形,有熊熊的烈焰,在他的身体周围燃烧,炙烤的李牧的皮肤发出烤肉一般滋滋滋的声音,但却不能伤及丝毫。 这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李牧感受到了被祭炼的滋味。 用一句话来形容的话,那就是‘痛并快乐着’。 上百种的神药、宝草、催化剂以及各种矿物源晶被丹炉炼化为纯净的能量,全部填鸭式地塞入到他的身体里,加上之前吞吃丹药已经在体内淤塞的丹药能量,李牧的身体里,如今不知道已经蕴含了多少恐怖的能量。 这也就是他的肉身经过了【真武拳】和雷劫的锤炼,才能承受和容纳如此之巨的能量。 若是换做其他人的话,只怕是早就已经被撑爆一千一万次了。 但李牧觉得,这也快到了自己承受的上限了。 之前,他发力敲打丹炉的炉壁,借用这种方式,来运转肌肉骨骼血髓脏器之中的能量,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还远远不够。 “若是能够将这些能量,完全炼化的话,只怕是可以一举突破虫境,晋入凡境,不过,如今我的真气被封印,想要炼化能量,还需要找其他的办法。” 李牧强行按捺住跳起来大吼大叫的躁意,保持头脑清醒。 他现在就算是破开丹炉出去,也不是兵境冯朕的对手。 “也许可以利用丹炉火焰之力?” 李牧琢磨着,苦苦思索。 老神棍曾经说过,人体亦是一个大丹炉,修行一世,就如同炼丹一样,将自己的肉身、精神都炼就好了,就可以练出一炉宝丹,世间所有的修炼法门,其实就是肉身炼丹的法门,借助外物,不如炼化己身。 他在心中,勾勒着理论上可行的方案。 最终,他有了计划,很仔细小心地尝试,开始按照【先天功】的呼吸节奏,直接开口吞下了一丝丹炉之中无所不在的火焰。 这火焰乃是凝聚了地脉火气的丹火,具有爆炸般的毁灭性。 但李牧的肉身,的确是强大。 数次尝试之后,李牧确定,自己的肉身,可以极限承受这种丹火之力,这让他大为放心。 他按照【先天功】的呼吸节奏,引动丹火之力,将其当成是真气,用来冲击体内被冯朕打入的重重封印。 这算是极度大胆的尝试了。 对于任何其他人来说,引丹火入体,无异于自焚找死。 丹火穿过经脉肌肉的时候,有一种炙烤灵魂一般的剧痛,饶是李牧因为修炼【真武拳】对于痛苦的忍耐力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但此时,依旧忍不住张口打出了痛呼之声! 痛! 剧痛! 但李牧可以感觉到,自己体内淤塞的能量,被丹火炙烤时,逐渐有与肉身、经络融为一体的趋势,就好像是阻塞在河道里的泥沙,正在被洪水冲开…… “啊……” 李牧大吼着,跳了起来,不断地挥拳,踢脚,宣泄体内的剧痛。 即便是如此,【先天功】呼吸节奏,依旧像是他的身体本能一样,在运转,丹火随着他的呼吸,从鼻中进入,循环,然后从口中呼出。 如此往复。 剧烈的疼痛,让李牧鬼哭狼嚎一般地狂嗥起来。 这声音传到丹炉外面冯朕的耳中,美妙如同仙乐一般。 “哈哈,终于忍受不了吧?哈哈哈,没关系,再有九天的时间,这一炉【仙人丹】就练成了,你也不会再痛苦,哈哈哈……别怪我心狠,要怪,就怪你运气不好。” 冯朕兴奋的脸面都有些扭曲。 他不断地催动地面星纹阵法,将地下方圆数百里的地火之力,全部都抽取出来,焚烧丹炉,注入热力,希望就在眼前,到了这一次炼丹最后冲刺的时间了。

上一篇   0593、八方云动

下一篇   0595、神丹出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