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5、神丹出炉 - 圣武星辰

0595、神丹出炉

咚咚咚! 丹炉里,不断地传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冯朕不惊反喜。 “挣扎吧,拼命挣扎,这样,你体内各种神材草药的药力,才能挥发,融合,重铸,真正的融合为一体,建立秩序符文锁链,成就我的【仙人丹】。” 他又从宝箱里,取出一截灵草。 这灵草呈拱形,如一座桥一般,极为奇特。晶莹璀璨,光华剔透,像是一块无暇翡翠一样,细看时,所有的荧绿,都是细如发丝一样的符文锁链,天然生成,充满了自然韵律之美。 “【神桥仙草】!” 冯朕自言自语道:“一株就可以让修士从虫境跨入凡境,建立生死桥,价值连城,若是平时,这样的仙草我还真不敢给你,反而会让你境界提升,但是现在……嘿嘿!” 冯朕的脸上,浮现出一切尽在掌握的自信。 他故意说给丹炉中的李牧听。 “你的体内,已经充满了各种神草宝药的能量,到了极限了吧,再加入一株【神桥仙草】,就可以要了你的命……哈哈,明明是仙草,你平日里做梦都想要得到的吧,但现在,却成为了要你命的毒草,哈哈,气不气?” 丹炉里依旧是轰隆隆的撞击声。 没有人回应他。 冯朕残忍地笑了笑,将这枚【神桥仙草】,直接打入丹炉里。 仙草进入丹炉的瞬间,就被炉内的炙热高温炼化,化作一股精纯无比的绿色能量,不由分说地窜入到了大吼嚎叫李牧的体内。 李牧一瞬间有一种错觉,自己就像是一座快要爆炸的火山,再也难以控制体内的能量了。 他强行忍着剧痛,让自己冷静下来,不再胡碰乱撞,随意踢打,而是开始按照【真武拳】的招式拳架,开始施展起来。 【先天功】和【真武拳】,是李牧最大的底牌。 也是最后的底牌。 两种绝世功法,相互配合,妙处渐生。 拳法运转,推动肉身之内的能量运转。 在宛如碎骨抽髓一样的非人痛苦之中,强行练功,这需要不可思议的心智和毅力,换做其他人,丹火穿行在体内,就算不会被焚烧会没,单单是这种痛苦,就足以让人精神崩溃。 人体如丹炉。 炼化世间最大的宝药。 不知道过了多久世间,李牧逐渐进入了一种无我的状态。 他的眼神空洞没有焦距,茫然无物,似是灵魂出窍,但身体依旧在施展【真武拳】,口鼻的呼吸配合的很好,是【先天功】的呼吸节奏,丹火从鼻子中进入,从口中呼出。 仔细观察的话,就可以看到,吸入的火焰和呼出的火焰,色泽明亮度是截然不同的。 有时候,会一拳打在炉壁上,丹炉发出轰鸣之声。 在外面的冯朕听来,这是因为李牧已经快不行了。 挣扎动静渐小,快要熬不下去了。 时间缓慢却又飞快地流逝着。 “七七四十九天,还剩下了最后三天。” 冯朕一直都在丹炉边,寸步不离,仔细观察,小心翼翼。 而丹炉中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声响,寂静一片。 就连李牧的生命气息,也都彻底消失了。 但一股隐晦而又奇特的能量波动,却是不断地丹炉里传出来。 “一定是【仙人丹】的波动,和丹方上的描述,一点都没有差别,哈哈哈哈……” 冯朕兴奋到了难以自抑的程度。 数十年的谋划,机缘巧合之下,今日眼看着就要收获了。 他困于兵境,久久不能突破,这是他进入将境的唯一希望,一旦成功,那他就可以毫无争议地争夺天一门掌门之位,同时在整个英仙星区之中,也会地位大增,成为这片星区之中最为顶尖的那几个人之一。 只要想一想这未来的美好图景,冯朕就兴奋到难以自制。 “最后,便是这一块龙诞了。” 他取出宝箱之中的最后一块暗黑色的晶体,眼神里有一丝后怕,当初,为了得到这一枚【龙诞】,他差点儿身陨道消,千辛万苦才杀了师父夺到它。 “龙诞蕴含龙气,可以使物化龙,【仙人丹】最后的关键,就在这里了……”冯朕将这一块龙诞,直接打入丹炉之中,道:“想必此时,你已经死了,能够被炼制成为【仙人丹】,是你的福气,下辈子投胎,做一个好人吧。” 他打出了最后的手印,将地脉火气,完全注入丹炉之中。 然后,就是等待。 最后三天的时间,对于冯朕来说,度日如年。 对于丹炉之中的李牧来说,却是毫无知觉。 此时的李牧,已经停止了【真武拳】和【先天功】,全身上下,一片焦黑,膨胀了的身躯像是焦炭一样,已经无法辨别面目,表层肌肤碳化龟裂,就像是一个巨大的人形雕像一样,盘坐在丹炉空间的最中心。 熊熊丹火,包裹着李牧的碳化躯壳。 生命之焰,似是早已经熄灭。 混沌识海之中,古老的泥丸宫面前,那个一动不动盘坐着的荧光小人儿,突然站起来,一步一步地朝着泥丸宫之前的混沌识海中踏去。 它每踏出一步,脚下就会出现一段神桥。 一步一步,神桥如绽放的莲花一样,在这个小人儿的脚下铺开,衔接。 一块块的古老砖瓦岩石,从混沌识海之中冲天飞起,组成了一座古老桥梁的轮廓,巍峨如泰岳,随着小人儿的脚步,从泥丸宫大门之前延伸,延伸,一直延伸向混沌识海的尽头! …… 七七四十九天。 最后一日的最后一刻,终于到了。 地面上的星纹阵法已经停止运转。 冯朕站在丹炉前面,心情激动而又忐忑。 应该是炼丹成功了吧? 他仔细观察,感应丹炉内的状况,最后深呼吸,平复心情,打开了丹炉炉盖,身形飞起,悬浮空中,低头朝着丹炉里面看去。 一片漆黑。 什么都看不到。 就连之前还可以闻到的那种丝丝缕缕的药香,也没有了。 冯朕心中一紧,难道失败了? 不可能。 应该是丹成之后,神性内敛,不会有余韵散出,所以才会这样。 不管了,先开炉再说。 他十指捏动手印,印诀打入丹炉之中,偌大的黄铜葫芦状丹炉,缓缓地左右一分,裂开来,宛如蟒蛇一般的铜色符文电光流转在两半丹炉之间,似是电网一样,中间一团三米多高的人形黑炭雕像,进入冯朕的眼帘。 “这是?” 他一愣。 怎么炼出来一大块碳? 失败了?! 冯朕一下子心中冰凉。 不过,下一瞬间,他感应到奇异的能量波动,从这一团人形黑炭里传出来,这绝对不是炼丹失败的能量,而是极为纯正中和,浩瀚深邃的波动。 是了,【仙人丹】一定是被这人形黑炭包裹了。 这块黑炭,不死之身最终被炼死之后留下来的遗蜕。 冯朕反应过来,转悲为喜。 他迫不及待地上前,运转法力,将这一块人形黑炭,直接从丹炉里摄取出来,摆在了地面上。 “只要剖开这块黑炭,就可以取出【仙人丹】了。” 他来到人形黑炭面前,指尖流转一抹剑光,就要剖开黑炭,取出里面的丹丸。 这时---- 咔嚓咔嚓! 人形黑炭表层,突然裂开了一道道缝隙,碳化的斑块,簌簌掉落。 冯朕吃了一惊,连忙后退,凝神运功戒备。 离开的缝隙越来越多。 掉落的黑炭也越来越多。 流溢出来的能量,也是越来越浓郁。 “哈哈,这种能量……仙人丹,绝对是仙人丹,哈哈哈哈,我成功了,成功了。”他再也难以遏制自己心中的狂喜,仰天大笑了起来。 就在这时,人形黑炭之中,突然两道神光射了出来。 同一时间,黑色的碳化层瞬间全部都脱落,一个身披流光的人影,从里面跳了出来。 这画面,就像是黑石头里面蹦出来一个人一样。 “什么?” 冯朕大惊。 这是怎么回事? “你是谁?”他看着这个人影,并不是被自己丢进丹炉里祭炼的那个不死之身修士,而是……有些眼熟,但巨大的震惊之下,他本能地惊呼。 “你不是要绞尽脑汁地杀我,领取悬赏吗?” 这身影,自然就是李牧。 他被丢进丹炉之前,是变化了的相貌,现在经过祭炼,变成了原来的相貌,所以有所不同,冯朕才没有认出来。 但这位兵境强者,毕竟是久经风浪,反应极快:“你是李牧?那个杀戮狂魔?原来那个人是你……你怎么没有被……” “没有被炼死是吗?”李牧笑了起来:“说起来,你真的是我的福星啊,哈哈,我非但没有死,还突破了一个大境界,铸成了生死桥,我得谢谢你。” “你……”冯朕一口老血差点儿喷出十米远。 他还有点儿难以相信。 不可能啊,在丹炉里被祭炼了七七四十九日,就算是兵境甚至是将境,只怕是也难以存活,那张古丹方上,说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现在怎么会这样? “这都是命啊。”李牧道。 冯朕这一次,真的是一口老血就喷出来了。 李牧说的话,都是之前他嘲讽李牧的,现在被打脸,直接打回来了。 “我杀了你。” 冯朕怒吼,施展剑气,一指点向李牧的额头。 剑气如罡。 没死又能怎么样? 跨越一个大境界又能怎么样? 虫境升一个大境界,也不过是凡境而已,在他面前,依旧是弱小的虫子一样。 然而李牧直接抬起一击掌刀,就将这一点剑罡直接斩碎。 而他的手掌上,连一根汗毛都没有掉。

上一篇   0594、狂嗥

下一篇   0596、开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