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6、开杀劫 - 圣武星辰

0596、开杀劫

李牧变强了。 而且变强不止一星半点。 “同样的招式,对圣斗士不能用两次。”他抬手又捏碎了一道剑罡,笑吟吟地看着冯朕,道:“你真的是我的福星啊……” 冯朕气的浑身颤抖。 什么是狗屁圣斗士。 他现在只知道自己苦苦期盼倾注心血的【仙人丹】现在好像是回不来了。 这让他手脚冰冷好像是吃了死耗子又吐不出来,一颗心都快碎了。 “你给我死。” 冯朕施展剑罡,周身剑气流转,一身功法催动到了极点,抬手,指尖化剑,瞬间欺近到了李牧的身前,一指直接朝着李牧的额头点下。 之前在雨巷大战中,他就是用这种战法,将李牧轰杀到地底,像是打皮球一样击来击去。 “你老小子,小指头戳着戳着,还戳上瘾了怎么的?” 李牧站在原地不动,挨了这一指。 咔嚓! 骨头断裂的声音。 冯朕的脸上,露出了错愕之色。 因为断裂的不是李牧的颅骨,而是他的手指。 惨白色的指骨骨茬,从皮肤之下刺出来,触目惊心。 连同伸缩闪烁不定的剑罡,也和指头一起破碎了。 在感觉到指头断裂的剧痛之前,冯朕脑海里是一片错愕的茫然,他的思维在这一瞬间,有些混乱,因为最可能发生的事情发生了,就算是这一指点在顶级灵宝上,也不可能把自己的指头给撞断裂吧,明明是自己在发起攻击啊。 李牧站在原地,一动未动。 他轻松的似是被树叶撞了一下。 正面承受着兵境强者一击,其力量何其之巨,便是一座万米山岳,也会被撞飞,这样的画面,简直不符合天道法则。 “连我的皮都擦不破,你太弱小了。” 李牧一个弓步,挥出一拳,宛如闪电,直接轰在了冯朕的肚子上。 堂堂的兵境强者,直接弯腰如虾米,倒飞出去,狠狠地撞击在了丹房的墙壁上。 为了防止自己在炼丹的过程中被打断,冯朕不但严令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准任何人进入丹房,还下了大工夫,将整个丹房都设置了最强的阵法和禁制,此时却成为了禁锢他的牢笼,撞在石壁上,丹房震动,他张口喷出一口鲜血,滑落下来,站立不稳。 这种肉身的力量……这是兵境的力量? 冯朕浑身剑气缭绕,形成了一个个肉眼可见的小气旋,每一道气旋都是流转的剑光组成,密密麻麻层层叠叠,护住身体,道:“你晋入了兵境?跨越了两个大境界?” 李牧一步一步地逼近,带着无与伦比的压迫力。 “兵境?还不是,但收拾你,似乎已经足够了。” 李牧说着,又是一拳轰出。 “狂妄。”冯朕冷笑:“兵境的真正威力,又岂是你所能现象的,不要以为你刚刚晋升,就可以杀死我。” 他的手中,一柄白玉长剑浮现,闪烁着恐怖的能量波动,剑身上剑芒剑罡吞吐不定,似是银龙吐蕊一样,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弥漫开来,一剑破空,斩向李牧的拳头。 “让你明白,真正的灵宝……” 话音未落。 咔嚓。 白玉长剑崩碎,寸寸断裂。 拳劲不衰,冯朕再度吐血,倒飞了出去,狠狠地撞在石壁上。 “不可能……”他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幕。 为什么连灵宝级的神兵,都斩不破李牧的拳头,他的肉身,竟然比灵宝还要坚韧吗? 虽然这柄白玉长剑,本身就有缺损,并不算是完整的灵宝,但这也不应该是人类肉身可以轰碎的啊。 “没有什么不可能。” 李牧看着自己的拳头上,连一点白痕都没有,心中越发轻松起来。 经过这一次炼丹,自己可能真的变成了人形法宝了,刀枪不入这四个字,已经不是在开玩笑了。 肉身不损,面对任何对手的时候,都会立于不败之地。 李牧意识到,这一次被炼丹,他冒险留下来,真的是收获了巨大的回报。 好在整个过程,有惊无险。 若是没有【先天功】和【真武拳】,换做其他人,只怕是真的已经被【一剑无血】冯朕活生生地炼成了【仙人丹】了。 冯朕眼睛里闪烁着疯狂的神色,他的身上,浮现出一副漆黑色的龙鳞铠甲,甲叶重重叠叠,将全身都笼罩,漆黑色的符文锁链流转周身,这是一副他珍藏的宝甲,半步灵宝级别,乃是他花费了不少的心思,在仙网上购买收集齐全的护身之甲,耗资巨大,是为了在与同级别的强者生死搏杀时的关键时刻,用来保命,但是现在,他不得不拿出来了。 同时,他的手中,也有一柄长剑出现,剑身如黑龙,乃是灵宝级的【黑龙王剑】。 这是他压箱底的杀器了。 身为一大宗门的兵境强者,他保命的底牌绝对不少。 “本不想暴露这些,这是你逼我的……”冯朕阴狠地狞笑,挥剑冲上来。 李牧大踏步地迎上去,道:“逼你又怎么样?” 轰! 拳剑相交,撞击声宛如金铁交鸣。 嗡嗡! 【黑龙王剑】剧烈地震动,冯朕只觉得一股怪力涌来,再也握不住剑柄,长剑脱手飞出,而他自己则被这股怪力第三次震飞,狠狠地撞击在了丹房的石壁上,又喷出一口鲜血。 若不是有黑色宝甲护身,只怕是已经是筋骨折断了。 这完全就是一种碾压性的击败。 李牧一伸手,将【黑龙王剑】握在了手里。 随手一挥。 咻! 便是一道空气剑罡。 这纯粹是恐怖的肉体之力催发出来的。 “还我神剑……”冯朕大急。 这剑是他的心血凝结啊。 “好,”李牧抬手一掷,道:“给你。” 嗖! 【黑龙王剑】化作一道赤影流光,朝着冯朕射去。 冯朕伸手一接。 砰! 手腕瞬间骨折。 【黑龙王剑】的速度太快,力量太大,竟是远超出他手掌手腕承受的上限,坚韧刺穿了他的胸膛,破开了黑色鳞甲,将他钉在了石壁上…… 这已经不是什么功法战技修为境界上的碾压,而是绝对力量----纯粹的力量上的碾压了。 “太弱了。” 李牧摇摇头。 他体内的真气澎湃激荡,识海之中,神桥初成。 别人搭建神桥,都是从桥首、桥墩、桥身、桥尾一步一步来,这也是区分神桥凡境修士的低、中、高、大圆满境界的标志,神桥搭建圆满,才是凡境大圆满。 但李牧却是一次性将识海之中的神桥搭建完毕,瞬间圆满了整个凡境的大境界。 除了他平日里的积累之外,最重要的是【一剑无血】冯朕真的是太给力了,各种神草宝药砸下去,投入了只怕是不下千枚黄金仙晶的巨额财富,可以说是将他这一辈子积累的财富,都砸进去了,丹炉里的能量太狂暴,一下子,就把李牧给提前‘催熟’了。 最重要的是,李牧的肉身,被他以丹火祭炼,真的是如同炼丹一样,炼成了一件人形法宝。 肉身无敌。 在四十九天之前,李牧觉得【一剑无血】冯朕这种强者带来的压力,恐怖到了极点,也不是他所能战胜的,但是现在,四十九天之后,李牧再次面对冯朕的时候,感觉完全不一样,非但没有丝毫的压迫感,反而是觉得随手就可以将其击败。 他说冯朕太弱了,是真的觉得太弱了,而不是在故意装逼来刺激对手。 冯朕此时,也终于意识到,自己已经完全不是李牧的对手了。 虽然他不想承认,但迎面而来的巨大压迫感和危险感,令他彻底丧失了再战的勇气。 这也是一个狠人,往前猛地一冲,直接将自己的身躯,从【黑龙王剑】中抽出来,左胸一个碗口大前后透亮的窟窿,【黑龙王剑】还钉在墙壁上。 鲜血如同泉涌。 冯朕连【黑龙王剑】都顾不上拔,转身朝着丹方门口逃去。 但李牧更快。 他冲到门前时,李牧已经在门前了,伸手一提,就将这位昔日高高在上的兵境强者,掐着脖子,直接给捏住了。 凡境的李牧,施展【筋斗云】,速度比之前,快了数倍,已经不是普通的兵境可及了。 此时,他可以说是在实力上全方面碾压了冯朕。 或者换一句话说,是凡境的李牧,已经可以在战力上完全碾压一般的兵境了。 如今的蜀山教主,就是一个实打实的怪胎。 冯朕挣扎不得,面色惊恐而又怨毒地看着李牧。 李牧道:“不要怨我,这一切都是你的命,你是我的福星,谢谢你送了那么多的神草宝药助我突破,你是一个好人。” 冯朕气的发疯,憋屈的要死。 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加悲催的事情吗? 他一生一点一点积攒起来的积蓄,费尽千辛万苦炼丹,甚至还借了一些外债,才凑齐古丹方上的材料,结果却给自己培养出来一个杀星,赔了钱财还得赔命,为李牧做了嫁衣,要是被别人知道,简直会成为整个英仙星区数万年以来最大的笑话了吧? 但他却无能为力。 “不要以为你杀了我,就可以笑到最后,哈哈,你还不知道吧,你……”冯朕阴毒地笑着。 话音未落。 咔嚓。 李牧直接扭断了冯朕的脖子。 小雨刀意流转,瞬间侵入他的体内,其身躯化作了一片雨水,湿润了丹房。 这一次,李牧入凡境,开杀劫。 兵境强者【一剑无血】冯朕,作茧自缚,为他人作嫁衣裳,在自己的丹房里,无声无息地陨落。

上一篇   0595、神丹出炉

下一篇   0597、四面追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