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7、四面追杀 - 圣武星辰

0597、四面追杀

李牧将【黑龙王剑】从墙壁上拔出来,拭去鲜血,收了起来,然后又将地面上已经破损了的黑色龙鳞甲,也拾取保存。 这两剑都是灵宝级别的宝贝,价值不俗,他当然不会错过。 【一剑无血】冯朕化作了雨水,他身上的空间储物器具都掉落在了地上,李牧拾起来,仔细检查。 “嗯,大多数都是功法,还有一些小玩意儿,没有多少仙晶,看来之前为了炼丹,这老小子真的是把所有的身家都给赔上了。” 李牧在冯朕的空间储物器具里面,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值钱的东西,倒是一些书籍、信笺、修炼心得之类的东西,更有用一些。 他打量整个丹房。 里面值钱的东西,貌似早就被自己吃完了。 “大获丰收!” 李牧感受着自己体内滚滚如江河澎湃一般的混沌真气,已经彻底转化为星辰之力,识海之中,那一道飞架汪洋的神桥,似是天上的彩虹一样,跨越识海,搭向彼岸。 凡境大圆满的真气。 碾压毕竟的肉身。 李牧有一种天下无敌的感觉,就想要大声地喊一句:“还有谁?” 从此之后,在英仙星区,他倒是也不用再躲躲藏藏,很多计划和事情,可以开始谋划了。 “先联系一下‘包打听’吧,估计这段时间他急坏了。” 李牧取出传讯令,联系丁毅。 好半天那边才传来回馈,丁毅万分惊喜的声音响起:“教主,你没事吧,怎么现在才……” 说到一半,他的声音又变得急促尖锐了起来:“不好,又追来了……” 然后是奔跑喘息声和风声。 “教主,我们再逃命了,你要是没死的话,赶紧躲起来吧,有空看看仙网……你现在已经是整个英仙星区的公敌了,想要杀你的人可以从星区这头排到那头……二师兄,快逃……” 那边的情况,似乎是极为紧急。 李牧隐约之中,还听到了二师兄猪精的吼叫声。 接着通讯令就中断了。 李牧皱皱眉。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两货在仙阁酒店之中没有猥琐发育,所以被人给查出来了?听起来好像是在逃命? 他有些纳闷。 不过现在不是去想这些事情的时候,先救人要紧。 李牧担心丁毅和二师兄撑不住,直接一拳打开丹房大门,外面的守卫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飞刀一左一右,直接斩杀在了原地。 …… …… “抓住他们。” “看你们往哪里逃。” “李牧的爪牙,绝对别让他们跑了。” 各种愤怒的吼叫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天空之中,还有飞舟疾驰,投射下现行镜光,将两道在街巷之中飞速穿梭逃窜的身影,牢牢锁定,做出符文标记。 各处都有人影涌来,宛如汪洋。 穆顺站在飞舟上,看着下方的两个狼狈逃窜的身影,嘴角挂着得意的冷笑。 “就是他们,一个都别让他们跑了。”他大喝,道:“那头猪就是李牧那个毫无人性的畜生从原石里面解出来的,还有他的随从……” 在他的身边,站着十几个身影,有的与他年龄相当,气势彪悍,还有的略大一点,如鹰似隼,都是天一门的高手,被【一剑无血】冯朕从其他星调来,协助穆顺抓捕与李牧有关的人。 一支支破星暗矢志,如雨点一般,朝着下方两个身影点射。 弯弓开箭的人,都是高等弩士,射术极精湛。 “老朱,你他妈的快点儿想想办法啊,我觉得咱俩今天要栽了……”丁毅的左肩中了一箭,血流如注,渐感身躯乏力,奔逃之间,已经有一种力不从心之感。 一边的二师兄猪精,手中挥舞着九齿钉耙,像是一个大风扇一样,将大部分射来的破星暗矢都拨打开。 他屁股上也中了两箭。 但也不知道是因为他皮糙肉厚还是肉身强悍,箭矢扎在屁股上射入才一掌左右,一点儿鲜血都没有流淌出来,跑起来的时候,两支箭尾上下颤抖摇摆,看起来颇为喜感。 不过,这猪精倒也真的是彪悍。 若不是他挡住了大部分的箭矢,只怕是丁毅此时已经被射成刺猬了。 “我这不是在想办法吗?”猪精气喘吁吁,哼哼唧唧,道:“要不然我们投降算了!” 丁毅差点儿一口老血喷出来。 这特么的也算是办法吗? 四面八方的人影,层层重重涌来,一个个都红着眼睛,像是要将丁毅和猪精二师兄撕碎喝血吃肉一样。 “妈的,这些人都疯了。”丁毅心惊胆战。 猪精道:“还不是你家教主干的好事……不如我们现在投降,弃暗投明吧,也许这些人大慈大悲,会放过我们一马。” 说话之间,两人跑到了一处死胡同。 最终,都被堵住,围在了中间。 从天空之中飞舟上射下来的符文光柱,将丁毅和猪精完全笼罩,就像是舞台上的投射灯一样,让两个人无所遁形,处于最显眼的位置。 “不打了,不打了,投降,我们投降……”猪精一看情势不对,直接将自己的钉耙,丢在地上,高举双手,道:“各位父老相信,请听我说,我是被【狂刀】李牧胁迫的……” 人群宛如潮水,缓缓地逼过来。 飞舟缓缓降落,离地十几米,将天空完全封闭封锁。 “当初李牧在仙阁酒店杀戮时,这头贪生怕死的蠢猪最卖力,它是最大帮凶。”穆顺站在舟头甲板上,盯着二师兄,咬牙切齿。 当日,他就是被二师兄给胖揍,还打断了腿,这口气,如何能够咽下去。 “把这头猪宰了,今天吃猪头肉。”穆顺道:“这么肥的一头猪,大家每个人都可以分一块。” 二师兄一下子就把钉耙拾了起来,道:“就是没得商量了是吧?就凭你那两下子,赶紧回去找你师娘多吃几口奶吧,还想要杀你猪爷爷?” 穆顺脸一下就黑了。 “李牧在哪里?”一位锦衣长剑的年轻人,自命侠士,盯着丁毅、猪精,声色俱厉地道:“让这个灭绝人性的畜生滚出来,今日我【流星剑】丁三石,要为南街死难的无辜者报仇!” “让李牧滚出来。” “先把他的爪牙抓了,严刑拷打,逼问李牧的下落,我就不行找不到。” “拷问什么?没有什么拷问的,要我说,这一人一猪头,跟在李牧的身边,也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先杀了他们,告慰南街死者的在天之灵,然后再慢慢找那个【狂刀】李牧,他逃不了的。” 这种斥责和怒吼声,喧哗宛如沸腾的岩浆,炙热而又危险。 “我家教主,没有杀南街的人,是有人栽赃嫁祸。”丁毅大声地反驳。 但根本没有人听他的话。 “还敢为李牧那个畜生喊冤?”【流星剑】丁三石冷笑,斥道:“真是死不悔改,先卸掉你一条胳膊再说。” 他直接出手,剑光如电。 这是一个凡境高阶的强者,剑术不俗。 丁毅肩膀中箭,被淬毒的破星暗矢射中,奔逃时无法运功抵御,此时毒气攻心,已经再无战力,眼睁睁地看着长剑刺来。 叮! 二师兄一钉耙架住长剑。 这样的反抗,立刻让周围其他人都愤怒了。 “杀了他们。” “撕碎他们……” 刀剑出鞘,枪寒戟冷。 愤怒的人群汹涌而来,两个身影瞬间就被周围纷涌的人群淹没。 “完了,这回是真的上了贼船下不去了……”二师兄将手中的钉耙,挥舞的水泼不透,架住所有的攻击,将丁毅保护住,暗暗叫苦。 丁毅面色雪白,双唇乌黑,肩胛骨出箭伤溢出的血,都是墨绿色的,苦笑一声,这一次真的是玩大了,今日只怕是真的要葬身此地。 “玉儿,我可能是见不到你了。” 他的脑海之中,浮现出一张秀丽的脸。 一段往事浮过心头。 可惜,昔日的承诺,无法兑现了。 “二师兄,你走吧,不要管我了。”丁毅苦笑,大声地对二师兄猪精朱路意道。 没有他的拖累,这头猪精很可能还逃得掉。 二师兄没有说话,手中钉耙挥舞如风,死战不退。 “走啊……”丁毅大声催促:“快走,逃掉一个算一个。” 猪精还是没有说话,依旧挡在丁毅的身前,哪怕是猪皮上已经不知道被人轰击刺砍了多少下,依旧没有任何退却的样子,像是一堵墙一样挡在了丁毅的身前。 这头猪在死战。 丁毅心中也有些感动。 别看这头猪平日里好吃懒做不靠谱,没想到关键时刻,竟然这么仗义,以前看错他了。 丁毅道:“二师兄,多谢你的好意,我中毒太深,活不成了,你快走吧,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 “你他妈的能不能不瞎逼逼?”二师兄气急败坏,大恨地道:“你以为我真的是舍不得你啊,我特么的倒也想逃啊,但要是丢下你逃了,你家那个祸害遗千年的教主,以后非得弄死我啊。” 丁毅:“……” 感动瞬间烟消云散了。 “齐师叔,还请你出手,宰了这头猪精。” 飞舟上,穆顺渐有不耐烦之意,于是对身边一个中年书生拱手,很是客气地道。 中年书生面如冠玉,丹凤眼,剑眉斜飞入鬓,白衣方巾,一等一的俊品人物,腰间悬着一柄古铜长剑,气势不俗,有一种无形的威严。 他点点头,腰间长剑瞬间出鞘,身形一个闪烁,就瞬移到了下方战圈之中,剑气如浪,将周围围攻的所有人,都震开百米,瞬间在丁毅和二师兄身边清出一片空白地带。 嗡嗡! 轻微的剑鸣之音响起。 剑光一闪。 九齿钉耙飞到了半空之中。 二师兄大惊,双臂手腕处殷红一片,手筋被挑断,双掌软绵绵地垂下,几无再战之力,伤口处剑意流转,难以愈合。 ----------- 今天第一更

上一篇   0596、开杀劫

下一篇   0598、请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