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9、将级 - 圣武星辰

0599、将级

“你……”梦常魂无比屈辱地剧烈地挣扎了起来。 体内的剑气疯狂地呼啸,想要翻身,反击。 砰! 李牧又抬手一拳,简单粗暴,直接就将他的脑袋,打进地面里了。 然后,这位名震英仙星区的【秋风无痕剑】美男子,就彻底没有了任何的生息,四肢岔开躺在地面上,一动不动,像是一具死尸一样。 也不知道是真的被打昏了,还是被巨大的羞辱气晕了,还是在装死。 总之……败了。 周围又是一片像是黄鼠狼闯进了鸡窝里一样的惊惶声。 这种画面是所有人都绝对没有想到的。 怎么回事? 不是说【狂刀】李牧是虫境吗?最多也就只有凡境的战力而已,怎么现在连兵境【秋水无痕剑】梦常魂这样的强者,也被李牧像是爸爸打儿子一样吊打了? 最震惊的人,非穆顺莫属。 他也是见机最快的人。 眼看梦常魂都被一拳撂倒,穆顺第一反应就是逃。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 但他才一转身,一柄柳叶一般弧度完美的浮空的暗光飞刀,好像是早就等待的老朋友一样出现,就抵住了他的眉心,锋锐的气息,像是要刺穿他的脑门一样。 穆顺的身体一下子就僵硬了。 暗光飞刀缓缓地递进,穆顺就只能一步一步地后退。 “别别别,我……”他浑身冷汗狂流,语无伦次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最终,他被这一柄飞刀,生生地逼到了李牧的身边。 “解药。”李牧看着他。 穆顺浑身哆嗦,道:“梦长老说的……没……没错,破星暗失上的毒药,一旦攻心,就算是神仙也难救……” 话音未落。 暗光飞刀的刀刃,已经一点一点地破开了他眉心的皮肤。 鲜血流出。 “不不不,不要杀我,我是唯一能够证明你清白的人,你……”穆顺大惊,连忙大叫着求饶,生怕李牧一下子就将自己个杀了,这是他唯一能够拿出来的底牌了。 “清白?” 李牧皱了皱眉。 之前丁毅在传讯令里面说过,让他去仙网上看看,似乎有什么大事发生,不过因为急于救人,所以李牧并未登陆到论坛上去看,难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成? 看到李牧犹豫,穆顺心中松了一口气,连忙道:“相信我,我是唯一能够帮到你的人了,你饶了我,我可以配合你,我……” 咻! 飞刀直接洞穿了穆顺的头颅。 穆顺睁大了眼睛,脸上那种难以置信的表情凝固,仰天缓缓倒下去。 这个时候,在自己已经明确表示可以帮他洗刷罪名的前提下,李牧竟然想都不想就将自己杀了?他难道真的不在乎身败名裂? 穆顺的身形,缓缓地扬天倒下去。 他的眼神,也逐渐暗淡下去。 太不甘心了。 之前的一切谋划,并没有收获回报,还没有看到李牧被追杀逃窜,才只是发酵了一点点而已,就好像是辛辛苦苦排练了一场戏,但还没有来得及上映,自己就挂了。 遗憾啊! 穆顺的意识,陷入了一片灰暗之中。 【二十四节气刀意】中的大暑刀意,将他的身躯分化为飞灰,烟消云散,彻底消失了。 “李牧,你真是不知悔改,还敢滥杀无辜。” “恶魔,该死的恶魔。” “大家一起上,宰了他。” “我们这么多人,还怕他不成?” 周围的众人,看到李牧竟然如此不由分说,就将天一门穆顺杀死,震惊之余,又是难以控制的愤怒,被这么多的人围住,竟然还是如此的肆无忌惮,就算是实力再强又能怎么样? 何况,天空之中,还有一尊法相真身的将级注视着。 “请前辈出手,诛杀此獠。” “望前辈垂怜我星风城子民,斩杀这个罪民余孽。” 一些人向高空之上那位法相真身的将级存在鞠躬行礼,恳请他出手,将李牧诛杀斩绝,为名除害。 那将级的法相之身,遮蔽了半边的天空,一张脸就覆盖方圆数百里,一双眸子似是双日悬浮在天空中,神光灼灼,蕴含大道威严,不含丝毫生灵感情一样,自李牧现身就一直都注视着李牧。 面对众人的恳请,他并没有开口说话。 地面上,二师兄抱着李牧的大腿,表面上鬼哭狼嚎喊疼,实际上却是压低了声音,道:“教主,差不多得了,别再装逼了,想个办法先扯呼,不然将级一出手,什么都没有。” 李牧抬头看向天空之中那个巨大无朋的法相之身。 他来的时候,就注意到了。 而且在击败【秋风无痕剑】梦常魂、斩杀穆顺的时候,大部分的注意力,实际上都在这个疑似将级的身上,堤防对方突然出手,不过,虽然这个疑似将级,给了他很大的压力,但实际上,并不是那种不可战胜的窒息感。 所以,李牧并未第一时间逃遁。 要救人,就得直面这个将级。 躲不开。 “蝼蚁。”疑似将级的法相之身开口。 他的声音带着恢弘浩大的意志,道息流转,引起了天地之间灵气潮汐的澎湃,宛如飓风,双日浮空一般的瞳孔,盯着李牧。 “罪民后裔,安敢在英仙星区中撒野?” 将级的意志碾压下来,天地变色。 李牧心中并未有任何的惧怕,仰天怒视,道:“罪由何人定?” “放肆,小小蝼蚁,流淌罪血,不知忏悔,竟敢质疑我?”疑似将级闻言发怒。 天地之间云气澎湃,风云变幻。 一只由密密麻麻的符文光华组成的神灵巨掌,从天空上伸下来,肉眼可见的空气漩涡在手掌边缘迸发逆流,像是巨灵抓小鸡一样,直接朝着李牧抓来。 整个星风城,在这一瞬间,都隐隐震荡了起来。 所有人感觉到了一种灭绝一般的窒息压力。 李牧体内混沌真气流转,神桥上的每一块符文砖瓦石雕都在闪烁神光,整个识海之中的力量,与肉身连接起来,精气神合一,瞬间状态就达到了巅峰。 他正要出手…… 就在这时,另外一个声音响起。 “在这里装神弄鬼的欺负一个小辈,你可真有出息。” 天空中,一片虚空破碎,似是水波湮灭荡漾开来,从其中伸出来一个布幡,破破烂烂,一杆子敲在了那神灵巨掌上,瞬间就将疑似将级营造出来的强大气场,彻底打碎消散,连同那神灵巨掌,也被敲碎消散。 “臭道士,你竟然还敢现身?” 那疑似将级的巨大法相的脸上,露出惊怒之色。 “有什么不敢现身,你不过是本天尊手下败将而已。” 这声音中带着一种猥琐得瑟的气息,与其强大的力量完全不相匹配,只是那布幡缩回去,天空之中一片混沌气团,无法看到其真身和面目。 李牧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这声音有点儿熟悉,似乎是在哪里听到过。 “咦,教主,我们还有帮手?怎么没听你说过?”二师兄猪精眼睛亮了。 行啊,咱这位小爷虽然惹祸的本事一流,连将级都能招来,但暗中相助的人,也是来头不小啊,就凭那一杆子,就可以确定,这个自称是天尊的人,来头不小。 李牧很无语地看了他一眼,道:“我之前也不知道。” 这时,天空之中,已经有了新的变化。 “哈哈,臭道士,来得好,之前在苦星之外星空中,大战一场,你和你的帮手,四散而逃,犹如败犬,现在被我稍微钓鱼试探,就钓了出来,真的是沉不住气啊,别走了,今天就给我留下来吧。” 那巨大法相犹如远古神明一样,大笑。 他再度出手时,一块黑色的巨大不规则形状的岩石,散发着浓郁血腥腐臭气息,旋转着,朝着‘天尊’隐身的混沌气团方向,碾压磨砺而去。 这巨大岩石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带着一股禁地矿区原石的气息,瞬间令天地之间的灵气潮汐和天道法则都错乱了,原本凝滞在虚空之中的各方修士,还有飞舟,立刻像是下饺子一样啪啪啪地坠落向地面,尖叫声一片。 李牧双眼紧盯着那黑色岩石,心中有一种忌惮感觉涌动。 “嘿嘿,真能给自己脸上贴金,苦星外空之战,是你们设伏,以多欺少,胜之不武,再说,你们也没有赢啊,死了一个,残了四个,还好意思说,嘿嘿,你们这些矿奴的脸皮,可真的是比禁地的古矿石皮还厚啊。” ‘天尊’独特的猥琐声音响起。 那竹竿子又从混沌气团里伸出来,捅在了黑色岩石上,将这岩石撞得倒飞回去,不过竹竿子也嘭地一声炸裂了开来,湮灭消散。 这种级别的战斗,是神仙斗法。 将级对于兵境来说,都是高不可攀的存在,何况是此时星风城中的修士,最高者不过兵境,大部分都是凡境乃至于虫境。 对于天空之中,那宛如返璞归真一样的战斗,几乎所有人都根本看不出任何的奥义,只觉得神乎其神,玄之又玄,云里雾里。 李牧看了几眼,看那‘天尊’对上这个疑似将级,并不落下风,心中稍安,转身又去观察丁毅的伤势。 破星暗失上的毒,乃是专门针对修士炼制,不是凡毒,所以一旦毒气攻心,后果严重。 好在丁毅功法颇为特殊,又被李牧及时喂下神草,吊住了命,一时不会死,不过也不容乐观。 李牧让二师兄抱着丁毅,小心照顾,他自己则抓起躺在地上装死的【秋风无影剑】场梦魂,两个巴掌,直接扇醒,简单直接地道:“怎么救人?” 梦常魂捂着脸睁开眼睛,屈辱到了极点,但面对这样一个暴力直接根本不按套路出牌的李牧,他不敢表现出丝毫的倔强风骨,连忙道:“除非拿到三品灵丹【大还原丹】。” 嗯? 这个丹药的名字,好像是在哪里听到过啊。

上一篇   0598、请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