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4、千星碎 - 圣武星辰

0604、千星碎

李牧修炼【真武拳】,一招比一招难以大成。 每一次基本上都是在生死大战之中,才能突破。 上一次【千浪叠】,乃是在生死之间爆发出来。 这一次,【千浪叠】一次次的施展,拳法之力叠加,将三头地狱恶犬,轰杀愤怒狂吼,而他自己,也是一次次地被击中,身体表层也终于出现了一些血肿伤痕,而体内的力量不断地推动叠加,一股顺其自然、水到渠成的感觉贯彻全身,他不知不觉之间,就将真武拳的第七式施展了出来。 真武拳第七式;千星碎。 这一招,是爆裂拳法,劲力催动之下,直接无视防御,轰入对手体内,然后爆裂开来,形成由内而外的伤势。 听起来简单,但最可怕之处,在于‘无视防御’这四个字。 【千星碎】这个名字,顾名思义,就是拳法修炼到极致,直接连星球都可以轰破,一拳打出,爆裂之力激荡,一千颗星辰碎裂,一片宇宙都湮灭成为废墟和尘埃,将这一式的威力,描述到了淋漓尽致。 当初老神棍对李牧描述这一式的时候,李牧觉得这老头子可能是又在发烧说胡话,小说里都不敢这么写,一拳轰碎无数个星辰,核弹都做不到吧,但是现在…… 他信了。 轰! 李牧一拳轰在了三头地狱恶犬左侧的头颅上。 拳劲宛如逆流,瞬间就无视这巨大头颅上的皮层和骨骼,直接灌入到了头颅的内部。 “啊,该死,小虫子,你触怒了我……”三头地狱恶犬感觉到左侧头颅内,难以形容的剧痛,疯狂地碾压而来,它疯狂了起来,尾巴抽动如电光石火,狠狠地抽在了李牧的身上。 下一瞬间,李牧闷哼一声,眼前火星乱冒,一阵剧痛,被布满了骨刺的尾巴抽飞。 然后---- 嘭! 像是西瓜被铁锤砸碎一般的声音响起。 三头地狱恶犬的左侧头颅,骤然从内而外,爆裂了开来,红白脑浆喷溅出来,瞬间遮蔽了半边天空,其中还有白色的碎骨,黑色的毛皮…… 三颗头颅,瞬间就变成了两个。 “啊……” 三头地狱恶犬剩下的两个头颅中,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凄厉惨叫声。 周围的修士,看到这一幕,头皮发麻。 还能说什么呢? 简直就是噩梦啊。 之前他们想的是希望将级可以轻松碾压李牧,然后想的是李牧或许可以在将级三头地狱恶犬的攻击下活下来就已经是撼动英仙星区的神迹,而现在,他们却看到了,将级的三头地狱恶犬被李牧打掉了一个头颅。 三头变成了两头。 这个李牧真的是有毒啊。 从哪里跑出来的怪物? 现在如果有人说,【狂刀】李牧的真正身份,其实是紫薇星域超级大宗的秘密传人,也绝对有有人相信。 太强了。 强的太离谱了。 强的简直不是人。 二师兄此时的心情也是懵逼的。 话说教主大人你这么强,那为什么之前还要东躲西藏,直接一路打过来碾压不久完了吗?还害的自己屁股上中箭,害的丁毅差点儿被人毒死……嗯?难道是这几天才变强的? 这特么的就更加离谱了好吗? 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从虫境直接跨越到碾压将境,这就算是天天吃黄金仙晶,也不至于吧? 二师兄觉得自己纵横上古然后沉睡到今天,已经是见多识广了,但看着眼前李牧的战斗表现,还是觉得有点儿脑门疼,想不清楚,太荒诞了。 就连天空之中,混沌气团之中的那位‘天尊’,也都被震惊了。 “无量他妈的寿佛,你这个臭小子,竟然……” 这位神秘的道士,直接就爆粗口了,李牧一拳打爆了三头地狱恶犬的一颗脑袋,把他也给吓到了。 李牧的身形在半空中翻滚着,被空间壁障的碎片携裹席卷。 “【千星碎】的力量,果然是可怕啊。” 他狂喜。 【真武拳】的威力令人难以想象。 每一式之中,都蕴含着一种武道真意。 比如【千浪叠】的劲力叠加,比如这一式【千星碎】的爆裂之力,完全超越了任何意义上的神功秘法。 但如果将【千浪叠】的奥义和【千星碎】的奥义结合起来呢? 李牧的心中,冒出这样一个念头。 不过在下一瞬间,就看三头地狱恶犬怒吼着,被轰爆的那颗头颅断口处,竟然有鲜红色的肉.团生长出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分裂滋生,最终竟然是重新长出来了一颗一模一样的头颅。 再生? 李牧看到这一幕,心中也吃了一惊。 “吼,小杂碎,我今天一定要吞了你。”三头地狱恶犬怒吼连连,浑身开始燃烧一种黑色的火焰,白色的骨刺,从它身体里不断地生长蔓延出来,似是一柄柄匕首一样。 它竟是开始变身。 力量波动在急骤地增强。 “看来每一个将境的存在,都不容小觑。” 李牧心中惊讶,但战意却更是高昂。 他稳住身形,脚下祥云再生,复又冲过去大战。 李牧之所以选择这只将级的三头地狱恶犬作为战斗对象,是有原因的,以为他早就用天眼看出来,这三头地狱恶犬的将境威压,乃是其来自于种族天赋神通,而不是后天修炼。 它一身将境的力量发挥,都在原始的撕咬抽打方面,并不相识矿奴法相真身那样,可以施展功法秘术来杀敌。 可以说,三头地狱恶犬的战斗方式,是除了三只头颅喷吐的湮灭能量之外,最重要的还是依靠肉身力量在战斗。 但若论起肉身战斗的话,李牧如今也是祖宗级别的存在。 所以从战斗方式和战斗风格来讲,三头地狱恶犬一开始就被李牧给完全克制了,所以才会以将级的力量,迟迟无法击败李牧。 而等到李牧领悟了真武拳第七式【千星碎】的武道真意之后,局面则是彻底扭转了。 李牧哪怕是被三头地狱恶犬的骨尾抽中一千一万下,也只是皮肤红肿淤血而已,但三头地狱恶犬只要是被李牧的【千星碎】击中一次,都会皮开肉绽,骨头断裂。 这种无视防御,从内部爆发的爆裂之拳,简直将三头地狱恶犬克制的死死的。 “吼……” 三头地狱恶犬怒吼,庞大的身躯像是陨星砸过的月球表面一样坑坑洼洼,一个一个的血坑,皮肉绽裂,除了中间的主首之外,其他两个头颅,已经又各自被打爆了一次…… 到后来,三头地狱恶犬看向李牧的眼神中,已经开始带着一些惧怕了。 “虫子,本座记住你了……我还会回来的。” 它怕了,转身就逃。 “没有人在得罪了地狱犬族之后,还可以活着,你记住了。” 像是挑水扎猛子一样,三头地狱恶犬一头扎进了虚空之中,涟漪荡漾之间,消失不见了。 李牧追之不及。 筋斗云是极速之术,但并不能穿越虚空。 真气修为不过是生死桥凡境的李牧,在天道法则的掌控和领悟方面,和真正的将级存在,还是不能比,所以也根本最不上。 这一战,以三头地狱恶犬的逃走而终结。 一个将级战力的存在,又是出了名的凶悍暴戾的地狱犬族,却被李牧活生生地给打残打跑了。 周围的修士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而随着三头地狱恶犬的逃走,另外一对将级强者的战斗,也分出了胜负,矿奴法相真身被‘天尊’一剑斩为两段,天空之中流淌着的金色的血雨…… “啊,臭道士,神族不会放过你们这些余孽的……” 矿奴痛怒交加的声音,回荡在天地之间。 那两截法相真身则是飘散如烟,迅速地消失在了虚空中,连带着所有的能量波动和符文气息,也完全消散,弥漫在天地之间的压抑压制之力,不剩丝毫。 所有修士,都觉得心头一轻。 将级的力场和威压消散。 天空中混沌气团也隐隐散去,隐身在其中的瘦高道士‘天尊’,朝着李牧的方向看来,道:“后继有人,哈哈哈,吾道不孤……李牧,你已经连续两次证明了自己,本尊期待着,和你在紫薇星域之中相见。” 说完,也不等李牧再问什么,与那混沌气团一起,彻底的消散消失了。 “哎?别走啊?” 李牧一肚子话想要问呢,结果这‘天尊’竟然直接就溜号了。 什么叫做连续两次? 除了击败三头地狱恶犬之外,其他一次是什么时候? 李牧总觉得,这位‘天尊’的声音有些熟悉,非常之猥琐,而且最后离开,更像是在逃走一样,虽然嘴巴上说的很漂亮。 不过,大概是友非敌。 总算是在这个茫茫星河之中,遇到了‘自己人’。 而起,李牧隐约感觉得到,这种‘自己人’可能并不只是‘天尊’一个,还有同一级别的其他人,因为之前‘天尊’自称是我们,而矿奴法相真身则用‘你们’来称呼,而不是你。 李牧身上密密麻麻的红印痕迹,衣衫近乎于全部都碎裂。 他心念一动。 微光闪烁。 一件件铠甲组件,在身上浮现,组成了一套全副武装的铠甲,正是他在仙网上‘网购’而来的极品道宝‘龙虎风云甲胄’,之前大战时,他拼着‘裸奔’也没有使用这套甲胄,是因为李牧知道,在将级面前,这套甲胄阻挡不了多少攻击就会被击毁,用处不大,要是损毁了,不等于之前的钱白扔了吗? 得省着点过日子啊。 有了神甲遮体,李牧屹立在虚空中,宛如一尊从远古之中走出来的战神一样,神威无敌。 李牧四处看去。 整个星风城,似乎是都在他的脚下臣服颤抖一样。 四周的修士,也都瑟瑟发抖。 不敢有人再抽刀拔剑。 “既然来了,何不现身?” 李牧的天眼之中,有神光闪烁,看向远处的虚空。 话音落下。 一个白衣高冠,玄色披风的白发剑士,出现在了远处的虚空之中,白衣之上,天一门的标志无比现眼,他周身毫无能量波动,但是给人的压力,却极为沉重,不亚于之前的三头地狱恶犬。 这是一尊将级的强者。 “【羽剑】林雨寒,天一门的掌门人。” 有人惊呼,认出来这个白发剑士的身份。 气氛骤然变得紧张了起来。 又要开始一场将级的大战了吗?

上一篇   0603、神迹

下一篇   0605、一笔勾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