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0、这么巧 - 圣武星辰

0060、这么巧

<script>(&“readerfs&“).classname = &“rfs_&“ + rsetdef()[3]</script> 虎牙宗的精锐,在李牧的巴掌之下,大部分都丧失了战斗力。 这才不过多长的时间? 李牧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再看看已经被勾穿了琵琶骨锁起来的【铁手擎天】铁振东,道:“你真的威震西北武林道数十年?怎么会这么弱?” “你……欺人太甚。” 铁振东气的浑身哆嗦,吐出一口黑血,昏死了过去。 “额,我是无意的……” 李牧没想到这位老前辈这么不经气。 他的目光,看向了天龙帮的观战台。 【天龙一剑】东方剑等天龙帮的高层,看到李牧的目光扫过来,瞬间面色一变,内心忐忑了起来。 “我与长安府李长河大人熟稔……”东方剑不能地就说出这样半句话,但是话还没完全说完,他的脸立刻就变得潮红,难掩羞愧,因为这已经是在向太白县湖服软了。 李牧笑了:“我特么的还认识美国总统呢,有个屁用啊。” 他身形如闪电一般,瞬间跨越了近百米的距离,出现在了天龙帮观战台上。 速度之快,犹如鬼魅。 “何必赶尽杀绝……李县主,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东方剑大骇。 悠悠剑鸣,长剑出鞘。 他在身前布置下了密密麻麻的剑网,洒下万千剑影,以攻为守的同时,触电般抽身后退。 东方剑位列西北武林道四快剑之首,剑术造诣确实非凡,剑影密不透风,犹如一道铜墙铁壁一样,寒气森森,剑气流转,切金断玉般的锐利气息流溢虚空,令人肌肤生寒。 “别自作多情,日后并不想和你再相见啊。” 李牧手掌毫无迟疑地切入重重剑幕之中。 所有的剑影瞬间消失。 却见李牧于千百剑影之中,准确地捏住了东方剑的剑。 空手入白刃。 这其中其实并无什么特别的技巧。 李牧的反应速度、眼力目力、肉掌强度等等,远超对手,完全凌驾于合意境武者的巅峰上限之上,那一道道在其他人眼中快如闪电的重重叠叠剑影,在李牧的眼中,就像是在做慢动作一样,根本毫无威胁。 他手腕一抖。 这柄西北武林道上颇有名气的利剑,发出肉眼不可见的震颤。 东方剑大叫一声,虎口开裂,五指鲜血淋漓,再也握不住这柄他爱若性命的名剑。 “李县主,手下留情……我乃是长安府李知府的亲外甥,我……”情急之下,东方剑大吼。 他惊骇无比。 今日若是被李牧打昏捉到县衙大牢中,那一世英名可就全都破碎了,必将成为西北武林道的笑谈。 这种耻辱,简直要比杀了他还难受。 李牧闻言,终于选择了停手。 “你真的认识李知府?”他问道。 东方剑松了一口气,连连点头,道:“绝无虚言,我真的是认识李知府。” 李牧皱眉:“怎么会这么巧?” 东方剑心中一喜:“大人也认识李知府?” 李牧突然抬头,哈哈一笑,道:“我的意思是……这么巧,我刚好不认识李知府哎。” 东方剑一口老血差点儿喷出来。 这他妈的算什么巧啊。 他被调戏了。 “杀。” “拦住他。” 天龙帮的高手都冲了过来。 “大哥,你快走……”【明心剑】高盛鹏对东方剑大吼一声,然后状若疯狂地朝着李牧重来。 “保护东方大人。” “宁死不屈,天龙无双。” “大不了和他拼了。” 天龙帮的高手们,一个个义愤填膺悲壮慷慨赴义的样子。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李牧是一个穷凶极恶的魔王,在屠戮良善一样。 “妈的,你们只是一群反派而已,竟然上演忠心护主的戏码,是不是走错片场了啊。” 李牧感觉很不爽。 他大踏步地迎上去。 啪啪啪! 一巴掌一个。 不管是一代弟子,还是堂主,或者是【明心剑】高盛鹏这样的合意境强者,在李牧的巴掌面前,都像是玩具娃娃一样,被扇飞了出去,扑通扑通一个一个全部都跌在了那堆黑铁镣铐前面,挣扎不已,反抗无力…… 转眼之间,天龙帮的一众核心高手,一个不剩,全部都被拍倒在地。 而剩下那些实力一般的天龙帮普通弟子,一个个面面相觑,手中握着刀剑,腿肚子发软,却再也不敢冲上来。 围攻,是永恒的以弱胜强的手段。 但这个手段,只对于一般的高手有效果。 对于李牧这样的怪物,再多的人冲上去,也只是送菜而已。 再直白一点说,在场所有武林高手的士气和斗志,都被那啪啪啪一顿巴掌给打的烟消云散,就算是再桀骜不驯的武林高手,也都没有了脾气。 太强。 强到了一个超越上限的程度。 自始至终,都是碾压。 就算是【铁手擎天】铁振东、【天龙一剑】东方剑这两个实力最强的合意境巅峰一流高手,在李牧的面前,都连一招都走不下来。 整个过程,就像是爸爸打儿子一样。 双方的差距太大太大。 没有人能够想到,之前被传得沸沸扬扬已经吓得跑路了的太白县主,竟然强横到了这种程度。 之前,所有人都觉得被【血月魔君】挑战的太白县主,已经注定是一个死人了。 而现在,一些人已经开始怀疑,【血月魔君】到底是不是太白县主李牧的对手。 因为至少从今天看来,李牧强的有些变态。 而且更加恐怖的是,他的这种强,是一种看不透摸不着的强。 交手的过程中,李牧使用什么神妙的武道战技了吗? 没有。 他借助了某个神兵利器了吗? 也没有。 他使用什么阴谋诡计了吗? 更没有。 自始至终,就是这么一巴掌一巴掌地拍过去,然后一巴掌一巴掌地将那一个个本该高高在上纵横西北武林道的一流高手,就像是爸爸打儿子一样,全部都拍翻在地。 看不懂。 看不懂太白县主到底怎么做到这一切的。 简直如同妖法一样。 “哈哈哈……” 李牧像是京剧里的白脸奸臣曹操一样,大笑三声。 可惜他旁边没有人捧哏地问一句‘大人为何发笑’,实在是浪费表情。 李牧摸了摸鼻子,看着双腿都已经软了的东方剑,道:“你自己戴镣铐,还是我帮你?” “你……”东方剑牙齿都哆嗦着:“从此以后,太白县主所到之处,我天龙帮退避三舍,还请县主大人这一次高抬贵手。” “高抬贵手?”李牧点点头,道:“好呀。” 然后他就真的高高抬起手掌,一巴掌拍下去,将东方剑直接拍晕了。 天龙帮全军覆没。 “是你要求的,这一次我的手,抬得够高了吧。” 李牧耸耸肩。 东方剑这种罪魁祸首,肯定是不能放过的。 这一次的两个宗门比斗,冲突的起源,就是这个【天龙一剑】故意引起来的,不管他是出于什么原因,故意在太白县城中闹事,就等于是自己跳坑,急于搜刮武林秘籍的李牧,又哪里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哈哈,我真他妈的强。” 李牧忍不住心里默默地感慨一番。 然后,他乐呵呵地从被拍散了内气昏死的东方剑身上,摘下剑鞘,将手中夺过来的名剑归鞘,随手掂量了一番,在剑柄上,看到了两个字‘正阳’,想来这柄名剑,应该称之为【正阳剑】了。 嗯,又一个战利品。 可惜这柄剑,锋利坚韧足够,就是太轻。 李牧如今掌握的发力技巧,只是到【举重若轻】的层次,还未更进一步到更为高明的【举轻若重】的层次,所以这柄【正阳剑】对于他来说,并不合手。 况且,李牧偏爱刀法。 刀乃是百兵之胆,刚猛暴烈,有‘刀如猛虎’之说。 他喜欢这种直接、刚猛、粗暴、热血的战斗方式。 这可能和他的性格有关。 而对于剑,对于这种号称【百兵之君】、有【剑走美势】之说、讲究变化美感的的兵器,李牧并不算是特别喜欢。 这柄【正阳剑】,落在李牧的说中,算是明珠暗投了。 “嗯,回头可以再后衙弄一个收藏博物馆,专门收藏武林高手的成名兵器,这个爱好,简直逼格高到爆棚。” 李牧的脑海之中冒出来这样一个想法。 而也正是因为这个想法,日后,江湖上将会有无数眼泪都在阳光下纷飞。 亦会有不知道多少的武林高手、武道巨擘,都视太白县主李牧为猛虎恶魔蛇蝎一般,避之唯恐不及,而接下来的二十年之中,神州大陆上,任何武道盛事过程中,只要有人说一句‘李牧来了’所有武林高手都会作鸟兽散,生怕自己的兵器被这个收集狂魔给抢走。 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来人,统统都给我抓起来。” 李牧击溃了两大宗门所有的高手,对于自己的实力,又有了新的认知和判断,志得意满,恣意嚣张,笑的像是阴谋得逞的反派大魔王一样。 “跑!” “逃。” “他还能抓住我们所有人不成?” “回去报讯。” “大人,我等只是围观,并不是两大宗门的人。” “我们是路过……” 整个现场就像是炸了窝一样。 有人求饶。 有人辩解。 也有人心存侥幸,觉得只要大家一窝蜂逃跑,这么多人,太白县主一个人绝对不可能将所有人都拦下,至于那些县衙兵卫,都是饭桶,如何拦得住自己这些高来高去的武林高手? 于是,身影闪烁。 选择逃跑的人,真的不少。 数十人朝着不同的方向,以不同的速度,施展轻功,飞快逃遁,犹如炸了窝的麻雀一样。 李牧早有准备。 他手掌往旁边一伸:“弓来。” ------------- 很抱歉,今天更新晚了

上一篇   0059、太弱

下一篇   0061、你,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