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1、踏破金阳 - 圣武星辰

0611、踏破金阳

金阳宗在英仙星区之中,算不得是超级大宗门,但也是实力雄厚的宗门之一,否则不会有自己的属星和附庸子民,更不会有专属经营的型星际驿站。 金阳星以金阳宗命名,是英仙星区之中个的一颗二等性,仅次于一等星,疆域宽阔,面积极大,孕养着千万的生灵,各大种族都有,完全融入到了星际武道文明之中。 李牧通过数次的星际阵法转移,大概两个时辰之后,就从星风城来到了金阳星的金阳城。 地球科技幻想的星际旅行,武道文明已经早就实现了。 【金阳战神】是金阳宗的长老,原本是不在金阳城的,但因为在仙网上挑衅李牧,还自报家门,所以这一两日,也有些惴惴,不敢在外面了,连忙躲回到金阳宗的老巢金阳城,这里毕竟是金阳宗经营了数万年的地盘,更加安全一些。 李牧追寻而来。 他站在金阳城之外的虚空上,俯瞰这座万年巨城。 风华无双,巍峨如岳。 星际武道文明衍化出来的城市,真实的令人叹为观止。 漂浮在天空之中的山峰,还有一座座充满了自然气息的大厦,万米高的巨树上,还建造着房子,飞舟来回穿梭,从天空到地面,分为不同的区域,上层阳光明媚灵气充沛是上层修士的居住,底层乌烟瘴气昏暗潮湿,则是底层修士的栖身之所,阶级壁垒森严,相比起地球上和神州大陆上的城市来说,这种星河大城更加立体化。 金阳宗占据了这座城市位置最好的福地区域。 在这颗星球上,金阳宗就是至高无上的主宰,任何生活在这个星球的种族、修士,都必须遵守金阳宗制定的规则。 “第一个……开始了。” 李牧嘴角划起一丝讥诮的弧度。 …… 在一座漂浮在千米高空的青色大山上,金碧辉煌的大殿之中,金阳宗的长老金元义正在赏舞喝酒。 大殿里,身姿曼妙的舞姬,随着乐师的奏乐翩翩起舞,舞姿妖娆,肌肤如雪,赤足如玉,腰肢纤细,羽衣如薄纱,一股香甜的气息流转在大殿里,仔细看的话,这些舞姬竟然都是虫境的修士,年轻貌美,气质典雅,宛如一个个圣女一样。 金元义面容阴鸷,看起来四十多岁,端着酒杯,眯着眼睛喝酒,神色阴晴不定,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旁边作陪的是两个金阳宗的外门长老,都在笑着宽慰金元义。 “呵呵,金长老,不必在意,那李牧不过是一个黄口小儿,乳臭未干,侥幸击败了一只未成年的三头地狱恶犬,估计也是用了什么秘法,现在状态好坏还不一定呢,岂敢来到咱们金阳星闹事。”一位身形瘦小的外门长老举杯敬酒。 另一个秃头壮汉模样的外门长老,也瓮声瓮气地道:“是啊,金长老,咱们金阳城固若金汤,谁敢来闹事?若是那李牧不知死活,敢来咱们金阳星,一会儿,我刘义愿意替金长老你打头阵,将这个小儿生擒活捉,正好为金长老你出一口气。” 大殿里,还有其他一些金元义的弟子,也都出席,闻言,更是都纷纷为师父壮威。 “师父放心,若是那个毫无人性的畜生敢来,弟子们定然与他决一死战。” “谁敢与师父为敌,就是我们的仇人。” “不错,弟子愿用这一腔热血,捍卫师尊您的威严。” 这群弟子有老有少,都是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表示愿意为金元义拼死一战,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金元义点点头,心中稍微舒心了一些。 不知道为什么,从今天开始,他老是觉得右眼皮一直跳,心中有躁意,这分明是‘心血来潮’之兆,但掐算又掐算不出来,总觉得有些不安,不过被众人这么一宽慰壮胆,心中倒也轻松了许多。 他大声道:“我倒不是怕那李牧杀上门来,我担心的是,李牧这个畜生,杀人无数,为祸英仙星区,没有人能够制止他,日后必然酿成大患啊,到时候英仙星区生灵涂炭,无辜之血染红星河,太悲惨了。” “师父仁慈啊。” “师父一心为星河修士,此乃他们之福也。” “金长老真的是悲天悯人啊。” 周围又是一片吹捧。 金元义嘿嘿一笑,将舞池中一位最漂亮也是修为最高的年轻舞姬,不顾其赔笑抗拒,直接拉到怀里,上下其手,道:“所以,我倒是希望李牧真的来金阳星,本长老便可以借助老祖宗留下来的阵法手段,将其彻底镇杀,算是为民除害,就怕他不来……” 话音未落---- “金元义,给老子滚出来。” 一个宛如滚雷一般的声音,激荡云气,轰隆隆从金阳城外传来,震得漫天的天地灵气宛如惊涛骇浪一样翻滚。 嗯? 大殿之中的众人,顿时纷纷变色。 金元义手中的酒杯,啪地一声掉在了地上,酒撒了一地。 就听金阳城中,又有一些声音轰然响起。 “何方鼠辈,竟敢在我金阳城外大呼小叫?” “放肆!” “执法队,快去看看怎么回事。” 却是金阳宗的其他各大高手,长老和掌权者们,都已经反应过来,震怒之下,出声回击。 毕竟漫长的年代以来,还真的没有什么人,敢这样不给金阳宗面子,在外面大呼小叫,被人欺进门来,一下子,整个金阳宗就像是炸了窝的麻雀一样,哄闹了起来。 然而---- “【狂刀】李牧,来和金元义算一笔账,其他无关人等,不想死的,就给我滚开。” 那滚雷一般的声音,重又响起。 然后,之前出声的那些人,立刻就都缩了回去。 原本要在城外去捉人的执法队,一听这消息,也立刻都撤了回来,尤其是带队的几个金阳宗长老,吓得脸色都白了。 这是差点儿一头撞向死神啊。 惹不起惹不起。 而大殿中的金元义,面色一下子就变了。 真的是李牧。 他真的来了。 一种难言的惊惶,无法遏制地从他的心里弥漫开来。 “诶哟,我……肚子疼,好像是前几年走火入魔的后遗症发作了,疼死我了……”那个身材瘦小的外门长老突然站起来,捂着肚子,转身就走:“金长老,我先去运功疗伤,日后再会啊。” 金元义一怔。 之前那个叫嚣着要打头阵的秃头壮汉,也是猛然起身,道:“我突然想起了,今日是我死去了三千年的师父的忌日,不宜饮酒,金长老,我先回去祭奠我师父,咱们改日再聚。” 说着,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金元义气的浑身发抖,一把将怀中的舞姬推开,站起身来,手掌都气的哆嗦了。 之前还称兄道弟谄媚巴结,转眼真的有事了一个比一个跑得快。 他看向那些弟子。 “师父,我也有事。” “掌门传讯找我……” “我走了。” “弟子实力低微,不能帮助师父,心中甚为愧疚,要去面壁了。” 这些弟子们一个个面色尴尬,也是纷纷开始找理由跑路。 金元义脸都气白了。 这算是什么? 李牧才不过是说了一句话,自己身边这些人,立刻就众叛亲离了? 这时---- 轰隆! 金阳城的护城大阵,直接被轰击。 可怕的震动,宛如天劫降临一样,撼动了整个大城。 每一个修士都能清晰地感觉到,阵法护罩之内的天地元气就像是沸水一样激荡翻滚了起来。 诸多浮空山、浮空岛、浮空大厦也轰隆隆地摇晃了起来。 可怕的力量,令人窒息。 城内的无数修士,瞠目激射地看到,在金色的符文护罩之外,一个屹立在天空中的微小身影,宛如一个黑点,逆光而立,一群一拳地轰击在金阳城的护城大阵上。 每轰出一拳,护城大阵的激荡和震鸣就加剧一层。 真的难以想象,和护城大阵比起来,这个人影就像是万米山岳之前的一颗小沙粒一样,但他的力量,却将整个城都撼动了。 等到第六拳的时候,最令所有修士震撼的一幕出现了。 守护了金阳宗数千年的【金龙逆光盘阵】,突然就裂开了一道道的缝隙,然后疯狂地蔓延,还未等众修士回过神来,无声无息之中,金色护罩之内的符文锁链寸寸断裂,然后整个大阵就像是被砸了一锤子的蛋壳一样,彻底四分五裂,一块块金色的护罩碎片,朝着地面坠落,然后在半空之中消弭瓦解…… 阵法,破了! 这一瞬间,所有修士都懵了。 李牧的身影,直接进入就金阳宗城内,虎视鹰顾,喝道:“金元义,你不是在仙网上跳的很欢实吗?现在我来了,还不出来?” 他四下寻找,如入无人之境。 周围金阳宗的弟子、长老、堂主等等,竟是无人敢现身阻拦,都躲在了自己的小地盘上,吓得瑟瑟发抖。 金阳宗的掌门,在神州大陆神墓之战中,就已经被李牧砍死,前些天还死了一个坐镇鎏金镇星空驿站的长老,按理来说,这是大仇。 但是,报仇重要,还是命重要? 老巢的护城大阵都被人打碎了,再也没有人怀疑李牧击败地狱三头恶犬是不是运气了,因为这座【金龙逆光盘山阵】,当初建造出来的时候,可是号称足以抵挡将境强者正面一击的,现在却在【狂刀】李牧的拳头下,直接分崩离析了,整个金阳宗上下,自问绝对没有人做到这一点,所以也就没有人是李牧的对手。 反正李牧是来寻找金元义的。 死道友不死贫道就好。 金阳宗内部,也绝对都不是铁板一块。 很快,李牧随手抓了几个金阳宗的弟子,就知道了金元义的山头所在,直接打上门去。 轰隆! 他落在大殿之外,一步步逼近。 “金元义,还不滚出来受死。”李牧气吞山河。 金元义一脸的绝望和阴毒,从里面走出来。 他的手中沾着血,那些背叛的弟子,都被他亲手给杀了。 他盯着李牧,神色闪烁,咬牙道:“李牧,你连杀我金阳宗数位同门,我宗掌门都死在你的手里,你真的要赶尽杀绝吗?” 李牧懒得废话,直接上去,一拳就将此人打倒。 “他们和你一样,都是自寻死路,怨不得我。” 李牧一缕刀意斩出,直接将其斩为飞灰。 此人在仙网上丑态毕露,用心阴毒至极,若是李牧没有今天的实力,绝对会被他坑死,对于这种人,李牧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将整个过程,都用水镜术拍摄了下来。 然后李牧直接打上了金阳宗的掌门大殿,逼得金阳宗的临时掌门和诸大长老,都现身道歉赔不是,奉上了财物和资源,这件事情,才算是结束。 “你们也不要觉得我欺人太甚,是你们之前放纵金元义,诬陷构陷于我,如果你们的心中,有一点点的正义和良知的话,早就已经阻止他了,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作为作为付出代价,也要为自己的不作为付出代价,今天只是一个警告,你们自己好自为之,如果心中不甘,可以随时来找我报仇,随时恭候。” 李牧说完,身形破空,扬长而去。 下一个目标,神武门。 ---------- 第一更

下一篇   0612、另有隐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