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9、嘴巴有毒 - 圣武星辰

0619、嘴巴有毒

“战场上,你自己一切小心。” 鬼将长老真夜叮嘱李牧。 说完,他身形化作一道浓黑的鬼气烟柱,冲天而起,加入到了战斗之中。 前方风云硝烟弥漫,喊杀之声震天,漫天的鬼气激荡,似是世界毁灭之前天地之间的阴霾。 各种尖啸破空之声,将大片大片的天地撕裂。 修炼着不同功法的鬼修,幻化做不同的形状,各种鬼器法宝释放出绚烂的光华,像是这片阴沉天地之间在绽放绚烂的烟火一样,美丽却又可怕。 骨圣山与其他鬼修宗门之间的战斗,已经进行到了极为惨烈的白热化程度。 这是李牧来到百鬼星的第二十八天。 以三大鬼宗为首的各大鬼修宗门联盟,攻入到了骨圣山的腹地,局势危如累卵。 骨圣山招收的门徒,死伤惨重,也逃走了一大半。 不是所有鬼修有被骨圣山二圣的宏愿所感召,愿意拼死一战。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的鬼修都怕死。 如今,骨圣山还有十万鬼修,并肩战斗,为这一块他们心目之中的圣地而战。 李牧是其中之一。 不过,他另有目的。 李牧回头看了看身后的下属。 昔日的一百名鬼修,战死一部分,逃走一部分,如今还剩下了不足五十名,面貌各不一样,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有十几岁的小孩子,也有白发苍苍的耄耋老者,鬼修们大多都保留着生前的容貌,也保留了生前的喜怒哀乐。 李牧看到,队伍中,有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年,身上穿戴者宗门发下来的鬼器甲胄,恐惧颤抖着流泪,但依旧没有后退。 死过一次的人,比其他人更加明白死亡意味着什么。 死过一次的人,也比其他人更加珍惜存在着的感觉。 能够来到百鬼星的游魂们,生前都有巨大的执念和心愿未了,比活人们更加不想死。 但他们还是出现在了战场中。 李牧看着这些不过带领了不足一个月的下属,心中突然涌现出了一种认同感。 “各位,跟在我的身后,注意队形。” 李牧下令,然后转身,冲向了对面冲来的地方鬼修。 兵对兵。 将对将。 这是鬼修宗门之间战斗的方式。 天空之中,骨圣山高阶鬼将级的存在,正在与地方硬憾,迸发出恐怖的战斗波动。 地面,则是李牧这种境界的鬼修的战场。 李牧的手中,是一把锈迹斑斑的巨型鬼头刀,从骨圣山兵器库中领取到的一柄精品鬼器,一刀挥出,瞬间就将迎面冲来的十几个身穿白骨铠甲的邙荡场鬼修,斩为碎片,白色的骨屑纷飞,犹如飘舞的雪花。 他就像是一把尖锥一样,插入到了邙荡场鬼修的阵营中。 在他的身后,五十名属下,包括那名恐惧了流泪的少年鬼修,挥舞着兵器,紧随李牧,不断地冲锋。 这是之前数次战斗之中,李牧总结出来的经验,他总是第一时间承受着最大的冲击,为身后的下属减轻压力,最大程度地保护他们,也未有李牧这样强悍的修为,才能做到这一点。 所以一直以来,李牧的小队,也是损失最小的小队。 他彪悍勇猛的战斗风格,得到了骨圣山高层的嘉奖,也引起了敌方的注意。 天空之中。 一只数百米长的巨大骨龙,拍打着骨翅。 骨龙的背上,站着一个浑身都笼罩在黑红色甲胄之中的身影,周围鬼气森森,身份地位尊崇。 而他的身后,站着数十位邙荡场的鬼修高手,其中一位身形魁伟宛如小山一般的巨人鬼修,背后交叉负者一对巨斧,眼睛里流转着血水一般的红芒,压迫力十足。 “是他吗?” 黑红色甲胄身影看向下方,目光锁定了正在大杀特杀的李牧。 一位邙荡场鬼修道:“回禀场主,正是此人,号称【狂刀】,刀法出色,战力很强,这些日子,已经斩杀了不少我们的高手,据说是一位新晋的鬼将,不到一个月前,才投靠骨圣山。” “刑满,去杀了他。”黑红色甲胄身影道。 那巨人鬼修舔了舔嘴唇,道:“遵命。” 他直接从骨龙背上跃下,身形如同从天而降的流星一样,挂动火光火星,似是一个大火球一样,俯冲,背后的双斧不知道何时已经摘到了手中,巨斧交叉,十字杀芒切开了天地一般,携带着下坠的无匹杀机,直接凌空斩向了队伍最前面的李牧。 “刑满这一招【十字天斧杀】越发纯熟了,威力也更强,必定能过为场主杀了那个【狂刀。”一位面容俊美的邙荡场的高手,笑着道。 身穿黑红色甲胄的邙荡场主点点头:“恩,刑满天赋异禀……” 话音未落。 就看正在地面上杀敌的李牧,突然跳了起来,劈面一刀,就将巨人鬼修刑满所化的巨大火球,一刀斩为两断。 一起斩碎的还有巨人鬼修刑满的身体。 被秒杀了。 骨龙背上,瞬间死寂一片。 刚才说话的那个邙荡场高手,无比尴尬。 邙荡场主黑色面具覆盖之下的嘴角也抽了抽。 刑满已经是中阶鬼将级别的修为,虽然不算是邙荡场的顶级高手,但因为其天赋异禀,再加上脑子一根弦没有什么心眼,对于场主的绝对忠诚,一直深受场主的宠信,是场主身边的贴身护卫之一,若是下放到地面战场,绝对是一员磨盘碾压级别的猛将,应该所向无敌才对,结果被这个骨圣山的【狂刀】,一刀就劈死了。 看来这个【狂刀】的实力,比想象中的还要高啊。 “场主,让我去宰了这个【狂刀】。”另一名身形瘦高的邙荡场强者开口请战。 邙荡场主点点头,道:”嗯,卓莂长老实力卓绝,已经是中极鬼将巅峰,必定能杀这个【狂刀】,为刑满兄弟报仇,为我邙荡场地面大军振奋士气……去吧。“ 那身形瘦高的鬼修,点点头,身形一闪,瞬间就消失在了骨龙背后,下一瞬间,出现在了地面上李牧的正面,手中一柄血龙鬼枪,直刺李牧面门,招法时机,都浑然天成,毫无征兆,是真正的必杀之刺。 “好,这一次,卓莂长老必然奏功凯旋。”之前说话的那个面容俊美的邙荡场高手,立刻出声喝彩。 这一手偷袭刺杀,真的是精彩。 骨龙背上的邙荡场强者们,也都露出了一丝笑意。 但是下一瞬间,这种笑意,就凝固在了他们的脸上。 因为卓莂一枪刺出,几无破绽,但那【狂刀】却像是早就知道了一样,直接又是劈面一刀,刀刃后发先至,直接一刀将血龙鬼枪从正中间劈为两片,和之前刑满的死法一模一样,同时被劈为两片的,还有出枪的卓莂。 那个连续两次喝彩的面容俊美邙荡场高手,瞬间脸上的表情,就像是吃了死耗子一样。 其他高手也都看向这位仁兄。 这特么的有点儿邪门啊。 邙荡场主黑色面具之下的额头上,都快有青筋暴凸起来了。 “场主,我去宰了他。”一位全身笼罩着黑色浓郁鬼气,说话宛如冰层断裂一般沁耳,主动邀战。 邙荡场主点点头,道:“好,沥林长老是我所倚重的臂膀,轻易不出手,一旦出手,必定是大胜而归……你去吧,小心点。“ 那位面容俊美的邙荡场高手一看,为了缓解自己的尴尬,连忙道:“沥林长老出手的话,那一定……” 沥林长老扭头,一眼看过去,直接喝道:“你给老子闭嘴。” 面容俊美邙荡场高手吓得连忙闭嘴。 沥林长老这才跃下骨龙,出手去截杀李牧。 很快,他身上带着一道近乎将身体斩成两半的恐怖刀伤,逃回到了骨龙上,伤口里浓郁宛如液体一般的黑色鬼气流溢出来,对于鬼修来说,这就等于是‘失血’,鬼气流逝过多,不仅仅是实力降低,可能连生命都会受到威胁。 还好,他在最后关头,从【狂刀】的鬼头刀下,逃了回来。 “场主,属下……”沥林长老面带愧色。 邙荡场主道:“无妨,沥林长老尽力了……退在一边快去疗伤吧。“ 沥林长老羞愧地点点头,退到一边,然后恶狠狠地瞪了一眼那个面容俊美的邙荡场高手一眼。 面容俊美邙荡场高手觉得很委屈,我刚才不是没有说完吗,你自己实力不够,怎么还怪我了? 但周围其他的邙荡场高手,却都觉得,刚才沥林长老没有让这货把话说完,真的是明智无比的选择,如果刚才让这货说完,只怕是已经和刑满、卓莂一样,都化作飞灰了吧。 嘴里有毒啊。 邙荡场场主回头也看了一眼这位面容俊美的属下,道:“我要亲自出手,兴丰长老,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面容俊美的兴丰长老下意识地就要说话,但话道嘴边,被其他人一瞪,立刻就又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生怕再说一点儿什么出来,万一连场主也奈何不了这个【狂刀】,败退回来,那自己还活不活了? 邙荡场场主笑了笑,道:“说,但说无妨。” 语气不容置疑。 兴丰长老只好道:“场主出马,必然凯旋。” 邙荡场场主点点头,道:“好。” 他亲自出手了。 ------- 还有一更

上一篇   0618、宏愿

下一篇   0620、是她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