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0、是她是他 - 圣武星辰

0620、是她是他

邙荡场的场主,乃是鬼王级的修为,屹立在这颗星球上,已经足足有数万年的历史,是跺一跺脚都会让这个世界抖一抖的人物,到了他的这种身份地位,已经是很多年没有亲自出手了,主要是今天被地面战斗中发生的一切,给气到了。 两个心腹侍卫,就这样被人当着他的面,像是砍瓜切菜一样给砍掉了。 地面军队的士气,因此而大受打击。 而且连续被兴丰长老这个奇葩说的两死一伤,连骨龙背上的长老级强者,也都种下了阴霾,邙荡场场主觉得自己必须要出手了,一则提升士气,二则打破阴霾,三则…… 三则掐灭火种。 因为骨圣山这个【狂刀】,击败他麾下的三大高手,只用了三刀。 这三刀,每一刀都是简简单单的劈面一刀。 但就这种简简单单的刀法,却无法阻挡。 这说明了,刀的主人,是一位绝世天才。 骨圣山有这种天才,是其他鬼修宗门不愿意看到的,就算是接下来灭掉了骨圣山上的二圣,但只要这个刀法绝世天才跑掉了,那就意味着骨圣山的火种留了下来,日后春风吹又生,万一骨圣山再起,岂不是麻烦? 所以要斩草除根。 轰! 邙荡场主一抬手,掌心之内,有鬼道符文流转,一柄阴刀幻化而出,似是流光,朝着地面上的李牧激射。 看似隐蔽的出手,但蕴含着巨大的杀机。 李牧眉心一跳,手中的刀法一窒,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从天而降的杀机。 以他如今的鬼修实力,绝对抵挡不住这一刀,但若是催动混沌真气的话,只怕是身份瞬间就会暴露,想要获取骨圣山鬼修法门的计划,就被提前终止破产了。 就在李牧略微犹豫的瞬间,突然一道幽光,自骨圣山深处激射出来。 叮! 奇异金属的撞击声之中,邙荡场主的阴刀被射中,破碎。 “嗯?”邙荡场主看向骨圣山方向。 两个浑身澎湃着强横力量的身影,宛如比翼双飞的凰鸟一样,从骨圣山之中悬浮而起。 可怕的力量,从这两个身影上流转,宛如浩瀚海波般流转荡漾开来,层层叠叠的鬼气波动,在天地之间澎湃,正在参与对战的各大鬼修高手,立刻就被这样一股力量波动震飞了出去,而骨圣山的鬼将级长老高手,却并未受到波及。 天地之间,仿佛是瞬间多了两位神明主宰一样。 围攻骨圣山的各大鬼宗修士,都感觉到了难以形容的压抑之感。 “是骨圣山的双圣。” “双圣出来了。” “终于到了最后时刻吗?” “这就是四年时间就崛起于百鬼星的鬼修天才夫妇吗?” 远处,各大鬼修联盟的强者们,纷纷变色,不断地后退。 围攻骨圣山的战斗,进行到今日,这对神秘莫测的双圣夫妇,还是第一次真正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之前的战斗之中,双圣偶尔有出手,但都是坐镇在骨圣山深处,隔空出手,击杀过数位鬼王级的鬼修强者,给各大鬼修宗门的强者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在他们的心中,种下了恐惧的阴影。 而现在,神秘莫测的双圣夫妇,终于现身了。 一时之间,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天空之中这一对夫妇的身上。 邙荡场主也不例外。 “骨圣山双圣,终于现身了吗?”邙荡场主面具下的嘴角,划出一丝弧度。 “堂堂鬼王境的邙荡场主,竟然出手偷袭我骨圣山一位地面战斗中的门徒,真是尽显鬼王风采呢。”一个清脆的女声,在天空之中响起,正是骨圣山双圣之中的那位女子开口。 浓郁的鬼气,缭绕在她的身体周围,让人无法看清楚她的面容。 但是,在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李牧的身体却是猛然一震。 一缕巨大的喜色,在李牧的眼中闪过。 他太激动了。 以至于握刀的手,都有些颤抖。 因为这个女声,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熟悉了。 这是令李牧回想起来过很多次的声音。 这声音的主人,曾让李牧无数次自责过。 而现在,终于又听到了。 她果然是来到了百鬼星,并未真正死去。 既然双圣之中的女圣是她的话,那男圣岂不就是…… 李牧看向了这两个身影之中的另外一个。 天眼的法门,稍微运转,就看清楚了那浓郁鬼气之下的两张面孔,记忆之中一些熟悉的画面扑面而来,此时,那张年轻而又带着一种憨厚神态的面孔,对于李牧来说,简直就是触动灵魂的脸庞。 真好! 你们都还没有真的死去。 真好。 你们都出现在了这里。 李牧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 他的心里,突然就坦荡了许多。 天空中,面对着骨圣山女圣的嘲笑,邙荡场主戴着黑色面具的脸上,看不清楚任何的表情,但语气之中,带着毫不掩饰的冷笑,道:“我杀谁,由我心,轮不到你们来指手画脚,终于不继续龟缩在骨圣山中,而是敢现身了吗?看来你们已经做好了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的觉悟。” 骨龙震动翅膀。 旁边的天空之中,一团团鬼气涟漪泛动。 一个个隐藏在暗处的鬼修强者现身。 “小小后辈,偶得秘法传承,不知收敛,反而要与我等争夺资源,自取灭亡。”一位身穿着宽松的白色长袍,全身上下都如同敷了面粉一样的雪白,长着一颗蛟头的身影,从鬼气涟漪之中走出来,凝立虚空,血色双眸盯着双圣,冷笑着,杀意十足。 “是天鬼教的教主血焱。” 骨圣山鬼将长老真夜,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李牧的身边,低声地道。 他的状态不太好,显然是在战斗之中受了伤,失去了一条手臂,但战意仍然高涨。 李牧点点头。 天鬼教的教主,又是一尊鬼王级的强者。 “你没事吧?”李牧更加关心真夜的状态。 真夜摇头,道:“回去修炼几年,就可以重新凝结出手臂了……不过,老弟,你要小心了,被教主级的鬼王盯上了,他们认定你有威胁,可能还会出手对付你……不过,你小子还真的是厉害,刚才那三刀,我也看到了,换做是我,最多与那刑满斗一斗,后面的两个,我觉得不是他们的对手。” 李牧刚才的表现,其实被很多人看在眼里,惊艳了很多人。 “最近恰好有突破。”李牧道。 真夜笑道:“我知道,你有自己的秘密,放心,我不会追问的,双圣都为你出手了,只要撑过这一次大战,日后你必定可以得到双圣的青睐和栽培,说不定直接收你为亲传弟子也有可能。” 李牧对于这位骨圣山长老好感大增。 一个很懂得分寸的……鬼。 这时,天空之中,又有一个巨头级的人物现身,却是一头浑身燃烧着绿色火焰的巨大牤牛,尖锐的牛角盘旋宛如两座红色的小山峦,张口一声怒吼,震动天地,无数三大宗的自己人鬼修捂住耳朵化作了鬼气消散。 这头巨大牤牛杀性和暴戾,绝对是李牧来到百鬼星之后遇到的最重的。 “是鬼圣宗的宗主牛犇。”真夜道。 这一次骨圣山被围攻,就是由邙荡场、鬼圣宗和天鬼教这三大老牌的鬼修宗门倡议发起。 三大鬼修宗门的最强者,终于都现身了。 “这样继续战斗下去,徒增死伤而已,并无异议,你们二人,不是号称怜悯体恤门徒吗?”鬼圣宗的牛犇开口,声音如吼,激荡在天地之间,道:“就由我们来决出胜负吧,败者散功自裁,胜者统一骨圣山,如何?” “可以。”天鬼教教主血焱冷笑着。 邙荡场场主也点头,笑声阴冷。 三大鬼宗有三个鬼王,而骨圣山只有两个。 从数量上来看,三大鬼宗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他们这样提议,显然是早就安排商议好的,在挖坑。 骨圣山双圣之一的女圣,直接开口,道:”好。“ 她一步一步,凌空走到了战场的中央,毫无畏惧。 骨圣山的其他鬼修高手,见状都捏了一把汗,心中忐忑。 教主级鬼王之间的战斗,已经不是普通的鬼王、鬼将们所能起到作用。 “你们谁先来?” 女圣浑身澎湃着强大的气息,看向三大鬼宗的教主。 “吼吼,渺小的后辈,我来踩烂你。”鬼圣宗的宗主牛犇怒吼,踏动天地,然后发起了疯狂的冲锋。 它浑身燃烧着绿色的火焰,牛蹄踏在虚空,天地都震荡了起来,所过之处,虚空中燃起一条绿炎遍布的死亡之路,血红色盘山一样的牛角,释放出可怕的湮灭之力,虚空都要被他撞碎,恐怖的冲击力排山倒海一样席卷向女圣,仿佛这一下子,就连整个骨圣山,都会被撞的灰飞烟灭一样。 李牧皱皱眉。 教主级鬼王的实力,当真是可怕到了极点。 不知道她能不能接下? 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之中,就看女圣身边的墨色鬼气浪潮,突然扭曲旋转了起来,化作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 然后漩涡之中,一只白色的纤纤玉手,伸展出来,一下子,就握住了牛犇冲抵过来的血色双角。 瞬间,天地静止。 “几万年的修炼,都练到狗身上去了,还是只知道野蛮冲撞。”女声的声音,平静之中带着一种令人惊惧的杀机。 下一瞬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 三更结束。

上一篇   0619、嘴巴有毒

下一篇   0621、神魔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