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1、你,出来 - 圣武星辰

0061、你,出来

<script>(&“readerfs&“).classname = &“rfs_&“ + rsetdef()[3]</script> 马君武已经准备良久,闻言,第一时间递上了李牧惯使的那张银弓。 对付这种场面,用不着特质的狼牙大箭。 四个兵卫,各自手中高举着盛满了翎羽木箭的箭壶,蹲在李牧的身前。 李牧看也不看,随手抽箭。 嘣嘣嘣嘣。 弓弦震颤之中密集如鼓点一样。 李牧施展的连珠箭法,犹如疾风骤雨一般射出去,速度快到了极点,几乎是在三息之间,就射空了四个箭壶。 一个箭壶中,有翎羽木箭二十支。 四支箭壶,就是八十支箭。 一阵惊呼痛呼和哀嚎声从周围四面传来。 就看那些施展轻功想要逃走的武林高手,无一例外,都是膝盖上中了一箭,被从半空之中射下来,躺在地上,疼的龇牙咧嘴,再也跳不动了。 李牧伸出手指,很认真地数了数,有点儿失望,道:“射的太快了,竟然射偏了三支箭,射空了一支……” 射偏的三支,都射在了一个胖子的屁股上。 而射空的一支,则穿过了老乞丐的头顶,射在了擂台石壁上。 老乞丐咬牙切齿:“小家伙,你一定是故意的。” 李牧笑而不语。 而这时,在场数百名武林高手,再也没有一个人敢逃了。 没办法逃,太白县主的箭术,太厉害了。 这种疾风骤雨一般的箭术,带给人的压力,丝毫不比之前那不可匹敌的巴掌逊色多少。 试图逃跑的人,一个都没有逃得掉。 膝盖中了箭的武林高手,根本无法施展轻功。 逃是逃不掉了。 反抗? 也不敢。 连【铁手擎天】铁振东、【天龙一剑】东方剑都像是拍蚂蚁一样被拍晕了,还戴上了钢铁镣铐,他们这些人,要是再敢反抗,只怕是会被当成剁成肉泥的吧? 太白县主李牧,现在还有什么事是他不敢干的? 所以,场面中出现了数十年以来江湖上罕见的画面----武林高手们排着队,一点儿都不敢反抗,等着县衙兵卫过来,给他们戴上脚铐手镣,然后用长长的绳子一个个像是喘蚂蚱一样串起来。 行走江湖动辄杀人放火的亡命之徒们,这个时候乖巧纯良就像是只吃胡萝卜的小兔子一样。 李牧突然又想起一件事情。 “哪一个叫秦勇?”他看向天龙帮的俘虏群。 人群中,一个身穿赤色天龙软甲,背负重剑的年轻人面色一变。 他正是【天龙一剑】东方剑坐下的大弟子秦勇。 这个秦勇,是银龙弟子,算是这一次天龙帮帮众之中的高手,这些日子,在太白县城之中嚣张跋扈的不行,不过刚才的战斗中,他见势不妙,只是在人群中喊了几句口号,就远远地躲开,所以不在被李牧大巴掌拍晕的行列之中。 李牧目光敏锐,一看之下,心中有数。 “你,出来。”李牧道。 秦勇面色数变,胆战心惊,道:“大大大……大人,您找我何事?” “大大大……大你个头啊。”李牧没好气的道:“就你这种货色,也在我太白县城中装逼,砍掉人的胳膊,又伤了茶摊的梁老伯?” 秦勇顿时面如土色。 前几日,他一时性质所致,在路边的茶摊上,砍掉了一个乱说话的络腮胡武者的手臂,又一掌重伤了多管闲事的茶摊老头。 这种小事,对于秦勇来说,只不过是生活中的一剂调味品而已。 但是,现在李牧说出来,他立刻意识到,麻烦大了。 “这……小人那日,一时酒醉,神志不清……”秦勇结结巴巴地试图解释。 这显然就是狡辩了。 李牧懒得和这种怂逼再多废话。 咣当! 一把刀丢在秦勇的面前。 “自己卸掉一只胳膊。” 李牧直截了当地道。 “我……李县主,饶命……”秦勇吓得瘫软在地,面色惨白,拼命地磕头求饶,断臂之痛之惨,他无法承受。 李牧丝毫不为所动。 当日,秦勇斩掉那络腮胡年轻人一条手臂的时候,何其残酷残忍,又重伤了茶摊的梁老伯,更是嚣张骄横到了没边,在那个时候,他又何曾想过自己行为的卑劣和残忍?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眼前这一切,都是因果报应。 “去帮帮他。”李牧扭头看向冯元星。 主簿大人一句话也不说,拎着钢刀走过去,一脚踢翻了吓得魂不附体的秦勇,手起刀落,斩掉了其一条手臂。 “杀人者,人恒杀之。” 冯元星呸了一声,道:“这条手臂是代价,记住,以后不要随意欺辱我太白县城子民。” 周围的兵卫们,也为之动容。 茶摊梁老伯在太白县城中多年,老两口乐善好施,人缘极好,兵卫们没有少喝他的茶,当日发生了那样的事情,诸多兵卫都义愤填膺,但对于秦勇这位【天龙一剑】东方剑麾下大弟子,却也无可奈何。 今日,此时,他们意识到,县尊大人没有忘记这样的事情。 原来县尊大人也知道梁老伯,更愿意为了梁老伯这样一个小人物出头报仇,这让每一个兵卫,都感觉到一种被认同感,亦让他们越发的尊崇拥护李牧。 因为李牧用实际行动告诉所有人,他是在乎这些弱小者,也愿意为了他们拔刀的。 “啊……啊啊啊……” 秦勇嚎叫,浑身鲜血,在地面上来回翻滚。 他感觉到了自己曾经施加在别人身上的残忍的痛苦。 而这种凄惨万分地嚎叫声,让在场每一个江湖好汉们,都感觉到了一种难言的恐惧,也彻底消解了他们所有的勇气。 面对太白县主李牧这样一个强大、强势、狠辣的对手,他们能做的,似乎只有顺从他的意志。 接下来一切都变得简单了起来。 因为李牧之前就有过命令,所以县衙早就对城中的江湖中人进行了一些暗中观察调查,或许在战斗方面,衙卫和兵卫们无法和高来高去的江湖好汉们比,但是论有序运转搜集资料,他们就要强太多了。 根据衙卫们的调查结果,那些真正心怀正义、没有在城中为非作歹的江湖中人,直接被当场释放,一番训诫之后,直接让他们离开了太白县城不要再逗留。 而那些有恶迹的亡命之徒,则全部都被毫不留情地抓入到了大牢之中。 李牧坐镇当场,一切都进行的非常顺利。 诸如【铁手擎天】铁振东、【天龙一剑】东方剑等罪魁,全部都被严加看管,上了最坚固的脚镣手铐,打入到了最坚固阴森的牢房之中。 “妈的,这小东西……有点儿意思啊。”老乞丐啧啧称奇。 他游历风尘,从未见过如此独特的县令,也从未见过有人用这种方式来处理江湖中的事情。 简直是个奇葩。 “汪汪……”肥硕的黄白花大狗发出叫声。 它目光也盯在李牧的身上,眼睛里有着一种不属于一条狗的情感色彩,那种眼神,好像是发现了新的猎物一样。 忽而,这条大狗浑身哆嗦一下。 一种不能的惊恐之感,在它心头浮起。 它下意识扭头看去。 却见在远处,呆逼萝莉明月已经从树上爬下来了,看完了热闹的她,意犹未尽,似是又有些肚子饿了,正一边擦着口水,一边盯着它。 小萝莉的那种目光,不像是盯着一条活生生的狗,而像是盯着一盘刚出锅的热腾腾的狗肉一样,令它不寒而栗。 顿时,这黄白花大肥狗,发出一声怪异的叫声,噌地一下子,就跳到老乞丐的身后了。 老乞丐嘴角画出弧度。 他的目光,也离开了李牧,最终落在了明月的身上。 一种不易察觉的幽光,在老乞丐的眼眸深处闪过。 那是一种很诡谲的目光,似是早就发现了什么,又似是在惬意地欣赏什么。 但很快,他又似是在猛然间察觉到了什么,脸上的笑容骤然消失,猛地扭头,看向东南方向。 在那里,一颗古树下,一个肩头蹲着一只巨大黑色乌鸦的盲眼道人,如同阴影之中的幽灵一样,悄无声息地站立。 那盲眼道人也不知道是何时出现的。 他的身边,甚至还有几名兵卫再来回巡视,但却好似是看不到这道人一样,目光在经过盲眼道人的时候,根本上没有焦距。 此时,这道人正耸动着鼻子,在搜寻嗅着什么气息。 那只黑色的乌鸦,猛然之间飞旋了起来,在盲眼道人的头顶盘旋,发出奇异低沉的鸣叫声,似乎是在诉说什么,音阶诡异。 但很快,盲眼道人仿佛察觉到了老乞丐的目光。 他扭头,空洞的眼眶,并无眼神,却朝着老乞丐这边‘看’过来。 老乞丐咧开嘴,无声地笑了笑。 他蹲下来,响亮地放了一个屁,轻轻地抚摸黄白花大狗,低语了一句,然后这一人一狗,就在其他所有人没有察觉的状态之下,转身离开了。 盲眼道人停顿在原地,犹如刀剑一般的眉毛,竖了起来。 他捂住鼻子,脸上的表情有点儿丰富。 最终,黑色巨鸦重又落在他的肩膀上。 “凡事皆因强出头……”这道人低声自语,转身,手中的竹竿,发出笃笃之音,一步一步很慢很稳地离开了。 ------ 今天两更。

上一篇   0060、这么巧

下一篇   0062妖气大的没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