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4、神秘的刀剑马尾少女 - 圣武星辰

0624、神秘的刀剑马尾少女

【飞痕曳光圣尊】是三大圣尊之中,最为神秘的一个。 激战之中,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就看从【黑日鬼火圣尊】和【白骨流影圣尊】的身后,骤然各自幻化出一个模糊的影子,在最不可思议的时间,最不可思议的角度,以最不可思议的方式,朝着双圣同时展开了攻击。 轰轰轰! 双圣猝不及防之下,被轰飞,立刻就落入到了下风。 “什么?” “那是……” 无数道惊呼声,从双方鬼修群中迸发出来。 局势,顷刻之间开始失衡。 双圣先机顿失,立刻就落在了下风,被压着打,宛如暴风雨之中的小树苗一样,岌岌可危,随时都好似是要被吹断了腰肢。 骨圣山这边的鬼修,顿时都大急。 好不容易看到了希望,却在黎明降临之前,被最残酷的黑暗笼罩。 有人想要冲天而起,不惜自我牺牲来帮助双圣,但根本难以靠近战场。 “你们终将为自己的傲慢付出代价。” 【黑日鬼火圣尊】的声音之中,带着毁灭般的杀意,燃烧着的黑色鬼火,缭绕着女圣,在身边那个神秘的模糊的影子的帮助之下,彻底占据了上风。 一边的【白骨流影圣尊】也是如此,在身边骤然出现的模糊虚影的帮助之下,也完全压制了男圣。 李牧天眼开启,暗中观察。 这两个骤然出现的模糊影子,实力比两大圣尊略低,但它们的力量和气息,一模一样,仿佛是世间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一样,主要是它们出现的方式,实在是太诡异,竟然是从两大圣尊的身体里幻化出来,就仿佛是这两大圣尊的影子一样----问题是,就算它们是两大圣尊的影子,也应该是分别和两大圣尊相似,而不是与两大圣尊截然不同,偏偏两个影子自己却一模一样。 这两个影子,应该就是【飞痕曳光圣尊】了。 这倒是很特殊的功法。 竟然是从他人的身后,分离出来影子。 飞痕曳光这四个字尊号,倒是也能够说明一点问题。 李牧思忖,这个最神秘的三神宗的圣尊,本想莫非是一个影子不成? 他还发现,在两个影子的相助之下,【白骨流影圣尊】和【黑日鬼火圣尊】明明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但却并没有施展雷霆手段,直接将双圣击杀,而是不断地游走颤抖,似乎是想要将双圣直接擒拿下来,所以战斗到此时,还未完全结束。 “是了,三圣尊想要双圣身上的修炼功法,四五年时间修炼到这种程度,简直是太恐怖,双圣表现的越厉害,三圣尊对于这个功法的觊觎,就越是炙热。” 李牧相通了。 这也是他一直没有出手的原因。 他也想要看看,三圣尊的功法特点,出手的时候,好更有把握。 毕竟三圣尊的实力很惊人,李牧就算是恢复生者状态,也不见得就可以战而胜之。 “交出功法,可饶你们夫妇不死。”【白骨流影圣尊】也开口,声音携裹着天地的威严,激荡在虚空之中,有着不容置疑的力量。 女圣冷笑道:“你们不配。” 【黑日鬼火圣尊】大笑了起来:“这百鬼星世界之中,就没有我们三圣尊不配的功法……死到临头,还执迷不悟,真的以为我们不会杀你吗?你们两个人,先杀一个,剩下一个留下来,慢慢拷问。对付鬼修,本尊有一万种方法,可以让他痛不欲生。“ 女圣道:“就怕你们杀不了。” 话音未落。 异变再生。 一道剑光,一道刀光,从骨圣山之中,毫无征兆地飞射出来。 璀璨的刀剑光芒,划破了百鬼星上阴气沉沉的天幕,也在一瞬间,就破开了与两大圣尊与那两个影子之间的联系。 瞬间,局势再变。 骨圣山双圣明显知道这样的变化,所以趁机反击,在两大圣尊于千分之一瞬间的错愕中,将局势重新扳了回来,再度维持了一个五五开之势。 而另一边,那两个被刀光剑影从【白骨流影圣尊】、【黑日鬼火圣尊】身边剖开的一模一样的影子,在虚空之中一闪,最终彻底合二为一。 更加诡异的是,这两个影子原本很模糊,按照常理来说,合二为一之后应该更加清晰才是,结果反倒是越发的模糊了,就像是一个烟影一样,边缘模糊不定,无法捕捉其真正的形态。 但不管是身影如何模糊,它的气势气息,全身上下的能量波动,却是强大到了极点,丝毫不比【黑日鬼火圣尊】和【白骨流影圣尊】逊色,甚至还有凌驾于这两大圣尊之上的趋势。 又是一位圣尊。 “还藏了后手?”这模糊的影子,开口说话,气若游丝,但清晰地传到了每一个鬼修的耳中,道:“何方神圣,给我滚出来。” 它死死地盯着骨圣山的方向。 “魑魅魍魉,刀吞剑扫。” 一个非常清脆的女声出现,带着一丝稚气,听起来年龄绝对不大。 然后,手握刀剑的少女,从骨圣山方向然然而起,似慢实快,一转眼,就来到了虚空战场之中,隔着千米,与那模糊的影子遥遥相对,气势交锋,丝毫不落于下风。 很多鬼修看到这个少女,都是惊讶莫名。 什么来历? 从未见过啊。 黑色的长发扎着马尾,身上是紧身的黑色剑士服,容貌俊秀白皙,大眼睛像是两颗宝石一样,灵动异常,带着语言笔墨难以形容的神韵,是一个非常美丽秀气的女孩子,看起来十四五岁的样子。 普通。 又不普通。 左手刀,右手剑。 刀剑交辉。 很显然,刚才于千钧一发之际,出手的人,正是这个来历神秘的刀剑马尾少女。 以前从未听说过,骨圣山中,还有这样一号人物啊。 甚至是整个百鬼星世界之中,也未听说过有这样的一位少女,足以与三圣尊对抗。 她,从哪里来的? 鬼将长老真夜等骨圣山的鬼修们,惊讶之余,则是巨大的兴奋激动。 不管这个少女是从哪里来,她站在骨圣山这个阵营,是最重要的。 刀剑交辉,刚才那刀光剑影扭转占据的画面,印在无数鬼修的眼中,已经将这个神秘刀剑少女的实力,展露的淋漓尽致,有她在,对抗【飞痕曳光圣尊】,哪怕是不能战而胜之,只要可以抵抗一段时间,那就意味着,三神宗想要将骨圣山覆灭的计划,彻底泡汤了。 “我们有救了。” 真夜兴奋地看着身边的李牧。 他才发现,这个少年表现的比自己还激动。 他看到,李牧的眼中,竟然有泪光在闪烁。 “没想到这个老弟,也是一个如此感性的鬼啊。”真夜感叹着。 毫无疑问,经次一役,这位小老弟在骨圣山之中的地位将青云直上,他的忠心和勇猛,得到了最直接也最震撼的彰显。 尤其是之前那一瞬间,李牧主动迎向邙荡场主等三大鬼王,掩护众多鬼修撤退的画面,震撼和感动了无数骨圣山的鬼修,将他视为英雄,哪怕是双圣日后将他的地位提升到第三号的决策级,也不会有任何鬼修有异议。 而李牧却是没有注意到真夜的这么多想法。 他只是想要笑着流泪。 “都活着,都还活着。” “再见到你们,真好,我的朋友们。” 李牧笑中带泪。 长久以来,一直都压抑在李牧心中的一块巨石,在这一瞬间,终于彻底消散了,那些曾经以为永远都无法弥补的遗憾,也在这一瞬间,出现了挽回的可能。 李牧整个精神世界,都开始升华。 如果说眼前这对夫妇,还有这个少女曾经在神州大陆上的死亡,让李牧的武道之心,出现了为数不多的裂痕,有一些甚至是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心魔因子,在这一瞬间,开始缓缓地消失。 【先天功】在李牧的身体之中,自动运转。 气息收敛,别人察觉不到什么,但李牧却骤然觉得,整个世界,在自己的面前,变得清晰了起来,仿佛是有什么之前一直都阻隔在自己的眼前却又不被自己察觉的东西,被一下子就拭去擦干净了。 突破了。 先天功又突破了。 李牧一下子,就兴奋了起来。 先天功到了这一层,之前一直都无法突破,不管是他如何修炼,哪怕是经历了数次生死大战,只是有所领悟,但却无法突破到新的层次,似乎是陷入了一个瓶颈。 这一刻,李牧明白了。 先天功不能突破,不是自己修炼的不对,也不是自己不够勤奋,也不是机缘未到, 而是他自己的心中,还有遗憾和缺陷。 这些遗憾和缺陷,可能是给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一直到此时,李牧笑着流泪的时候,才隐约明白,那些曾经死去的朋友,在自己的心中,占据着什么样的位置----李牧很多时候,其实都是一个非常重感情的人,他为了朋友可以两肋插刀,可以不顾一切,只是他自己以为,自己是一个唯利是图不做圣母的人。 实际上,他做的太多事情,根本就是标准的【圣母】。 唯有在对他自己利益的时候,才会优柔寡断,才会纠结。 而现在,李牧发誓,他绝对不会再让天空之中这三个正在奋战的昔日故友,再一次离开自己。 绝对不会。

上一篇   0623、双圣VS两圣尊

下一篇   0625、鬼天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