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8、败敌 - 圣武星辰

0628、败敌

这时,所有人都想要知道,李牧到底是谁。 鬼天机问出来了他们最想要知道的问题。 然而---- “我不告诉你。” 李牧笑眯眯地道。 鬼天机:“……” 周围所有的鬼修,也都有点儿懵逼。 这个回答,也太调皮了吧。 之前展露出来的绝世高人的风范,神秘挫败了三圣尊的气势,在这五字答案面前,突然一下子就变得错愕了起来,有轰然倒塌的趋势。 能不能有点儿强者的风范了? 连鬼将真夜也都捂住额头揉了揉。 老弟你这…… 太皮了啊。 只有宁靖夫妇和菜菜三个人,却都是笑了起来。 这是公子的风格。 熟悉的风格。 以前在神州大陆的时候,公子就是这样的。 那个时候的公子,已经是名动天下的诗武仙,武道卓绝,诗才无双,还是太白县的县主,但却没有丝毫的架子,平易随和,经常开一些小玩笑。 他的身上,有一种别人永远都不具备也模仿不了的魅力。 “你来自于‘神巢’吧?”【鬼天机】再度开口,盯着李牧,似是要看李牧听到‘神巢’这两个字时候的表情。 然而令他失望的是,李牧的表情,非常的平静。 “是啊,你怎么知道?”李牧反问道。 这就是在胡说八道了。 李牧实际上根本不知道所谓的‘神巢’是什么。 但不妨先承认下来,看看这个【鬼天机】接下来要说什么。 李牧之所以说【鬼天机】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是因为他的【破绽之瞳】窥视到,【鬼天机】的身上,有生者气息,所以才随口诈了这么一句。 但看到【鬼天机】的反应之后,李牧就知道,自己诈对了。 【鬼天机】绝对不是亡者。 它也不属于这个百鬼星世界。 这就非常有意思了。 而听到李牧如此坦然的承认,【鬼天机】反而是不敢相信了。 什么时候,【神巢】的人竟然都这么明目张胆了? 这话题感觉快要聊不下去了。 【鬼天机】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李牧道:“既然都知道我是神巢的人了,还不赶紧滚,难道你要与我神巢为敌吗?” 【鬼天机】的脸上,骤然浮现出震怒之色,道:“便是‘神巢’的人,也不敢对我如此说话,今日我将你镇压,看看‘神巢’的几位管事,又能拿我如何?” 说着,张口一喷。 一道墨色流光,对着李牧就喷了出来。 “说不过就开始吐口水啊你,真不要脸。” 李牧早防备着。 他此时心情大好,所以言语之间,带有调侃,但手中却不慢。 就看李牧抬手一招,将之前马尾辫少女菜菜丢开的刀剑,凌空飞来,被他握在了手中,【先天功】运转,将刀剑之上的【镇鬼】、【诛邪】两大道术符印,直接激发出去。 光华流转。 两大道术符印直接从刀身剑刃上脱飞出来,闪烁奇异光华,迎上了墨色流光。 嘭! 闷响声中,墨色流光与符印撞击,化作两片虚无。 李牧以【先天功】催动【镇鬼】、【诛邪】两大符文,要比在菜菜手中纯正强大了许多倍,出手不凡。 【鬼天机】道:“这并非是【神巢】的功法,你……” “废话真多。” 李牧左手刀,右手剑,功法催动,瞬时间,不知道多少个【镇鬼】、【诛邪】符印,像是流光弹一样,连绵不断地激射出去。 “看好了,四大符文的真正用法。” 李牧大声地道。 他在向菜菜和宁靖夫妇演示道术的真正威力和用法。 这三人对于老神棍的符文道术在百鬼星世界的奇特威力,有一些了解,但要说是理解超过了李牧,那却是不可能。 这些道术,李牧可是学习几十年。 而且最纯正的【先天功】对于符文道术的催动,也是他们三人修炼的鬼气功法所无法比拟的。 李牧看到了这三人的不可思议的成长,心中震惊和欣慰,但他这个作为昔日领路人,眼前被恭敬的对象,再出手,自然是不能露怯和不足。 而且,李牧今日有心将老神棍道术符印的真正威力,传授给三人,因此出手的时候,也就没有任何的保留。 菜菜三人,对于李牧的崇拜,那是深入骨髓中去的,闻言,顿时都像是等待着老师布置作业的小学生一样,睁大眼睛看清楚了。 他们三人修炼的是李牧当初传授给菜菜的改编版先天功,因此对于李牧此时施展的道术符印的运转法门和其中奥义,能够领悟到诸多。 而其他鬼修,便是眼睁睁地看着李牧在施展道术,却也看不出个所以然。 而且,符文道术之中蕴含着的奇异威力,因为对于鬼修有着专门的克制之力,导致很多鬼修甚至都不敢去看那漫天飞舞着的【镇鬼】、【诛邪】符印光华。 李牧全力施为。 菜菜的石刀【诛邪】,石剑【镇鬼】,还有双圣的石刀【灭魔】、石剑【战天】,此时都悬浮在李牧的身边,刀剑之尖朝上,刀剑之柄朝下,缓慢浮动流转。 李牧不急不缓地一掌一掌拍在刀刃剑身上。 啪啪啪! 肉掌与石刀石剑刃身相击,发出清脆的响声。 李牧每拍一下,石刀石剑上篆刻着四大道术符印就闪烁一次,便有一道光华符文脱胎而出,朝着虚空之中射去。 转眼之间,虚空之中星星点点,漂浮着的都是四大符印幻化的神印光符。 地面上的鬼修,抬眼看去,宛如万里宇宙寂寥星辰一般,星光若隐若现地闪烁,最终汇成一挂星河。 “雕虫小技。” 【鬼天机】冷笑。 他巨大的面孔,在高空之上张开嘴,星云漩涡骤现,便是一个黑洞形成,就要将那星星点点的【镇鬼】、【诛邪】、【灭魔】、【战天】四大神印光符,都吸收吞噬掉。 李牧大笑:“随时雕虫小技,但对付你足矣。” 话音落下。 那漫天星河之光骤然扩散开来,仿佛是聚在一团的萤火虫骤然散开,在方圆数万里的虚空上方,形成了一片网格一样的光网,每一个神印光符都是一个纹络衔接的光点,然后四面散发出光丝,形成了四方四正的罗网。 罗网透空,难以着力。 巨脸口中的黑洞,竟是难以吞噬吸收这种这罗网。 “疾!” 李牧随手摘下一柄悬浮在自己身前的【镇鬼】石剑,朝天一指,口中所喝,却是当年老神棍装模作样施展道术时候的音节。 就看那四大神光符印组成的星光罗网,立刻朝天一兜,瞬间就将遮蔽了天空的【鬼天机】的巨脸,给完完全全地都兜住了。 这画面,就像是给人脸上,突然扣上了一张轻纱面具一样。 不过这面具,可有点儿可怕。 【鬼天机】的那张铺天盖地的巨型大脸上,瞬间就冒出了惨白色的雾气,然后响起了滋滋滋像是用烧红了的铁签子烫猪肉一样声音响起。 “啊啊啊……” 凄厉的惨叫声响起。 饶是【鬼天机】心思深沉,算计无双,意志力坚韧到了极点,但此时,也不仅发出了凄惨的吼叫声。 对于沾染了鬼气的人来说,这一面由四大道术符文的神光符印组成的星之罗网,具有天然的克制和灭杀作用。 这一瞬间的痛苦,绝对是圣尊之上也无法忍受的。 “小辈,你找死。” 【鬼天机】怒吼,双眸震开,眼眶之中,似是有恒星生灭一般,毁灭般的瞳芒,穿透了星之罗网,朝着李牧灭杀过来。 “来而不往非礼也。” 李牧丝毫不惧。 他眉心之间的天眼,亦是开启。 【雷霆之瞳】的威力运转,雷光衍化,竟是也化作了一个个的由雷电组成的【镇鬼】、【诛邪】、【灭魔】、【战天】道符,浓密犹如光柱,直接激射迎了上去。 如今李牧的【先天功】再进一层,不但得到了【破绽之瞳】,前一层【雷霆之瞳】的威力也得到了提升,雷光亦可衍化道符,这才是最重要的。 两道瞳光在半空之中撞击,中心点就像是火焰撞击溅射出无数的火星,火树银花一般流散开来,让整个天空,都像是在溅射最美丽也最致命的璀璨烟花一样。 “神眼?”【鬼天机】震惊,怒吼道:“你真的是‘神巢’的人?你是哪位管事的属下,你……” “谁敢管我?管事都是我的属下。” 李牧瞎说,同时手中的【镇鬼】石剑,再度一指。 “疾!” 星光罗网骤然紧紧地勒进了【鬼天机】巨脸那宛如黑色山峦倒悬于空一般的面部肌肉里。 一道道宛如天堑般的可怕沟壑直接被勒出来。 天空中下起了黑色的雨,是巨脸被星光罗网切割之后,坠落下来的‘鬼血’。 “啊……”【鬼天机】再度发出难忍的痛呼。 同一瞬间,他分神之下,李牧的【雷霆之瞳】光柱,瞬间将那毁灭瞳光击散,然后狠狠地轰在了【鬼天机】巨脸的额头上。 轰隆! 星球撞击一般的巨响震动。 【鬼天机】的巨脸本来就被星光之网勒碎,再被轰击,立刻就彻彻底底的碎裂开来,化作了一片片巨大的黑色肌肉,在天空之中四分五裂。 三圣尊呆呆地看着这一幕。 这位……也败了? 这…… 他们的心中,有一样东西,破碎崩塌了。 -------- 抱歉了,这章有点晚。

上一篇   0627、是你吗?

下一篇   0629、单家事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