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3、道懒再现 - 圣武星辰

0633、道懒再现

在单家新生代里,单天排行老三。 这个排行,只算男丁。 单天的母亲,是家主单争锋的前妻,在单天很小的时候,死于一场星船空难,活着的时候,生下一儿一女,所以单天还有一个亲姐姐。 单剑排行老六。 他的母亲,是单家家主单争锋的续弦。 所以单剑与单天乃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听到父亲说起自己姐姐的消息,单天的神色略显激动。 他第一时间转身,离开了大殿。 单剑看了看父亲,知道父亲这是想要用亲情关系,来软化单天,让老三说出李牧的下落。 对于性格倔强的单天来说,如果单家有人可以让他背弃对于李牧的承诺,那这个人就只能是他的亲姐姐了。 多年之前,单家为了家族的利益,曾让单天的姐姐单云秀政治联姻,想要让她嫁给天魔宗的一位传人,但当时的单云秀已经有了心上人,又怎么会接受? 单天单云秀姐弟拼死反抗,遭到了家族的弹压。 最终,单云秀带发出家,成为了紫薇星域中【明玉观】的一位道姑,才没有嫁给那位天魔宗传人。 而单天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这件事情,对于家族失望,从而放弃了家族中的一切,泛舟于星海之间。 “父亲,那个小道士,如何处理?” 单剑问道。 单争锋苦笑,道:“都是孽缘啊,告诉老三,如果他愿意说出李牧的下落,愿意为魏公子带路的话,那我将不会再反对秀儿和那个小道士的事情。” 单剑怔了怔,点头,行礼,离开。 整个大殿里,还是一片议论纷纷之声,颇为嘈杂。 单家的家族耆老们,对于关键时刻,单天竟然如此不分轻重、不重视家族利益的表现极为不满。 单天并不知道身后发生的这一切。 他急匆匆地来到了家族后院的大士堂。 这是昔年母亲在世的时候,居住的地方,单天相信,若是姐姐回到单家,必定是住在了这里。 “老姐,老姐听说你回来了?” 单天一进门,就大声地叫喊着。 自从姐姐出家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到过家里,单天数次前往明玉观求见,都被挡在外面,这么多年过去了,终于可以再见到姐姐,单天的心中,难掩激动之情。 大堂内,传来一阵诵经之声。 单天走进去,看到一位一身道衣的窈窕身影,头戴道帽,道姑的打扮,正于青灯之前,虔诚地咏唱道家经文,正是自己的大姐单云秀。 而在大姐的身边,却是站着一个身穿玄色道袍的年轻男子,束手安静而立。 嗯? 单天一怔。 是他? 他竟然也来了? 窈窕道姑转身过来,一张白玉一般的鹅蛋脸,五官端庄秀气,哪怕是一身宽大宽松的道服,也无法遮掩她的好身形,绰约曼妙,自有一种圣洁的风情,看到单天,脸上也挂着惊喜,道:“小弟。” 单天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这个顶天立地的汉子,这一刻就忍不住哭了。 “大姐。”单天忍不住冲过去,推金山倒玉柱,跪下来抱住了道姑单云秀,泪如雨下。 当年,母亲亡故之后,姐弟两个人相依为命,父亲单争锋续弦,因为家族的事务忙的不可开交,无意中冷淡了姐弟二人,是单云秀像是母亲一样,照顾着当时还很小的单天,单天也逐渐在家族中崭露头角,得到了一些重视,单振峰将自己这个儿子,当做是未来族长来培养,但后来却发生了政治联姻的事情。 单天不惜放弃一切,公然对抗家族,希望可以保住姐姐。 为了大姐,他就算是死,也绝不皱眉头。 当初的那件事情,闹得非常轰动。 最终,单云秀远走明玉观,带发出家,才算是退了天魔宗那位传说之中风华无双的传人的联姻。 而单天也因此被家族所嫌弃,且他自己也愤怒之下,放弃了家族地位,泛舟星海,排遣心中的抑郁。 后来,单天数次前往紫薇星域明玉观中,求见大姐,却因为明玉观的一些规矩,被挡在外面,这些年以来,不得见一面。 今日,终于见到了魂牵梦绕的大姐,单天觉得像是做梦一样。 单云秀也像是小时候一样,轻轻地抚着单天的头发,道:“长大了,也壮了,这胡子也不知道刮一刮……”说着,一双美眸之中,也有泪水无声无息地滑落下来,掉在了单天的头发上。 姐弟两个人,都泪水涟涟。 一边站着的道士,很年轻,面容颇为白净清秀,但却有一丝丝懒洋洋的神色,看着单天抱着单云秀,嘴角抽搐了一下,故意嗯嗯地咳嗽了几声。 但是见到单天还是抱着单云秀不放手,于是道:“嗨,好不容易见面了,哭什么哭啊,都高兴一点嘛,小天天,你先放开你姐姐,老大不小的人了,一见面抱着算是怎么回事啊。”说着,就一脸醋意地去把单天给强行拉开了。 单天一听‘小天天’这三个字,一下子脸都绿了,站起来,气哼哼地看着年轻道士,道:“道懒,你还好意思来见我姐姐?当年姐姐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里?” 年轻道士左顾右盼,很尴尬地道:“那我不是……没赶上吗?” “你……”单天更加生气了:“当年明明我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只要那夜你出现,带着大姐私奔就可以,其他的事情,我都可以扛下来,结果你这个没有信用不堪信任的家伙,竟然在最后时刻,软了骨头,没有去接大姐,你知道吗?那一夜,姐姐在冷月树下,足足等了你一夜,当时大姐是何等的悲伤绝望?” 年轻道士道懒的眼睛里,一抹哀伤之色一闪而过,旋即又招牌式的懒洋洋笑容,道:“我很早就出发了,可路上,遇到了一点儿事情,被耽搁了,等到赶到约定的冷月树下,云秀已经被接往明玉观了。” “哼。”单天冷哼,道:“狡辩,你这个负心人,还有脸出现,我说过,要是让我再看到你纠缠我大姐,再伤大姐的心,我一定打断你的腿。” “呃……不会了不会了,再也不会了。”道懒连忙竖起两根指头发誓。 美丽道姑单云秀的脸上,也浮现出红晕。 当年的确是绝望,但却不是真的彻底死心。 因为两个人一起走过的那段路,别人永远无法理解,她不相信那些曾经花前月下的誓约,只是敷衍,否则,进入明玉观之后,她也不会选择带发修行,早就落发了。 但要说不恨,那又是不可能的。 毕竟在最绝望最害怕的那个夜晚,这个人,曾经是他最信任的人,是她活下去的勇气和希望。 但是在带着希望和憧憬的冷月树下,她等了整整一夜,都没有见到他。 有什么样的事情能够耽误那么重要的事情? 单天怒视着道懒,冷哼了一声,然后扭头看着大姐,脸上的表情又无比地乖巧柔顺,很是忐忑地道:”大姐,你这次怎么回家了?明玉观的规矩,不是不会让出家的弟子,再返回红尘吗?当初我数次前往明玉观,在观门口跪了一年,都没有见到你……你这次回来,不会再回去吧?” 单云秀道:“师父说我尘缘未尽,让我回彼岸星。” 道懒立刻笑嘻嘻地道:“你师父是哪位莲花大士?简直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哈哈,说的太对了,云秀,既然师父都说你尘缘未尽,那不如褪去道袍,随我一起吧,如今天魔宗哪位传人,只怕是早就忘了当年的事情,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我们在一起了。” 单云秀那张白玉一般的鹅蛋脸上,立刻红的宛如火烧一样。 单天怒道:“当年事情先说清楚了……当初你说不来就不来,现在就说要带走大姐,就要带走大姐,你脸皮怎么这么厚呢?” 道懒对于这位小舅子也不敢太得罪,连忙道:“当年那是意外,绝对是意外,这一次我发誓,如果我再让云秀失望,做出不管什么对不起云秀的事情,那就让我……嗯,就让我掉进粪坑里被活活淹死好了。” “呸。”单云秀直接啐了一口。 单天也无语。 这个誓言,真恶心。 别人因爱情而发誓,肯定是唯美永恒,以天地日月神明而誓,唯有这个不靠谱的家伙,怎么就扯到粪坑了。 还是和当年一样。 正说着话呢,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就从身后传来。 “爸爸,爸爸你回来了。” 脚步声从身后响起,一个六七岁的小丫头,粉雕玉琢一般,非常可爱,穿着小花袄裙,一路奔跑着,冲过来,跳到了单天的背上,小手紧紧地抱着单天的脖子,道:“爸爸,我和妈妈好想你啊。” 一位容貌温婉清丽的少妇,也微笑着来到单天的身边。 这是单天的妻子和女儿。 单天脸上的笑容就像是融化了一样。 “弦儿,快叫姑姑。” “爸爸笨,弦儿早就见过姑姑了。咯咯咯。”小丫头娇笑着。 道懒很无耻地道:“哇,好可爱的小家伙,我是你姑父,初次见面,多多指教。” 弦儿睁着大眼睛,看了看道懒,然后一伸手,脆生生地道:“姑父好,见面礼。” “呃……”道懒捂了捂额头。 现在的小孩子怎么这么精? ------- 第一更。 今天保底三更

上一篇   0632、抉择

下一篇   0634、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