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5、大狗狗 - 圣武星辰

0635、大狗狗

“没想到,英仙星区之中,竟然还有这样的奇特之处。” 甲板上,魏公子啧啧称奇。 百鬼星区域的阴气氤氲,令他颇为意外。 这种氤氲之内蕴含着的可怕阴极腐蚀之力,是他第一次见到。 他的狡辩,有着猎豹一样身躯的星际犬,安静地蹲着,浑身黑色的皮毛,宛如水洗一样,光滑无比,四肢蹲在甲板上,一圈又一圈的奇异铭文光圈流,若隐若现,流转不定,这种星际犬,传闻肉身可以横渡星河,追踪扑杀,无所不精,一旦认主,就至死不渝,是很罕见的品种,以星河凶兽为食,也可以吞嚼仙晶,多为名门大宗所圈养,价值不菲。 在【星河奇种榜】上,星际犬排行进入了前二十。 哪怕是这头星际犬安安静静地蹲着的时候,自由之剑号的水手们,也觉得像是有什么凶兽潜伏在自己的后脖颈一样,心中生寒。 随着舰队逐渐深入,周围的阴气隐约越来越多。 “死亡的气息。” 魏公子笑了笑。 他很年轻,俊品无双,笑起来的时候,给人一种平易近人的姿态,像是邻家大男孩一样。 但不知道为什么,所有见过他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移开目光,不敢多看一眼,内心里会产生出一种无法控制的恐惧,哪怕是星际犬不陪在他身边的时候,也一样。 他就这么静静地站在自由之剑号甲板最前面,整整一天一夜,像是被看似瑰丽的阴气氤氲给吸引了。 随着逐渐深入,阴气氤氲逐渐深厚,宛如固体一样。 自由之剑号在阴气航道之中前行,选择特定的路线,后续的舰队,不得不提速,缩小与自由之剑号的距离。 “公子,前面的航线,非常危险,不如您回到指挥舱中,以免发生意外?” 单天亲自出来,神态很平和,向魏公子行礼。 魏公子笑了笑,道:“从没有见过这样的星河风景,这个百鬼星很奇特,无妨,我会小心,不会有什么意外,小呆会保护我。” 他指了指脚边的星际犬,安安静静地蹲着的它,一动不动,看起来真的像是在发呆一样,小呆这个名字很奇特。 魏公子又道:“我让人打听啦,单大哥你是唯一一位多次出入过这片阴气区域的船长,经验丰富,接下来,该怎么走,如何避开那些阴气块垒,就都靠你啦。我已经传令下去,所有舰船,听你的号令。” 单天道:“魏公子客气了,既然如此,那我就放心指挥了,不过,这里的航线时刻都在变化,咱们的舰队有点儿大,我也是第一次带领这么多的星船进入这片区域,和以前单打独斗不一样,就怕出现什么差错……” 魏公子很客气地道:“无妨,尽力就好。” 姿态语气,都平和的根本不像是那个下令封锁了彼岸星的强人。 单天回到指挥舱中,心中开始筹划。 在相隔不远的另一座大仓里,他的妻儿,还有大姐单云秀,以及倒是道懒都在。 自由之剑后面的单家飞船中,最高指挥者是家主单争锋,坐镇在【巍山号】上。 除此之外,还有家族的耆老,供奉,各处的堂主等等,不计水手,共三百多高手随行。 单家的家底,有一半都在这三艘星船上。 倒是被视作是家主接班人的老六单剑,留在了彼岸星之中,坐镇家族。 “家主,前方打出信号旗语,让我们跟紧,将跟随距离缩小到百米之内。”正在操控飞船的单家舰长大声地请示。 缩小到百米之内? 一不小心就会撞船啊。 舱内的单家高层,面色都变了变。 单家是彼岸星第一大家族,也可以说是英仙星区之中首屈一指的星船航行家族,星舰力量与天魔宗等各大超一流宗门的星舰相比,也不遑多让,但决定势力地位的可不是星舰,而是真正的顶级修者,单家如今的最强战力,也只不过是一位半步将级的老祖,因此综合实力和天魔宗等一流宗门比起来,就差了太多。 不过家族内的高层,都是从星舰上从小走到大的,明白这样的星舰航队,将首位距离缩小到百米之内,意味着什么样的危险----一不小心,星舰相撞,就有可能船毁人亡,尤其是在这样的阴气氤氲中,危险程度更加数十倍的扩大化。 “遵从。” 单争锋面色冷静地下令。 然后,【巍山号】也是一连串的信号旗语打出去。 后方舰队都做出了反应。 “妈的,让我们跟这么紧,不是在开玩笑吧?” 倒数第二艘的战舰,是英仙星区一流宗门风剑流的星舰。 上代风剑流的剑主,在神州大陆神墓之战中,被李牧活活砍死,是一笔深仇大恨,所以这一次围剿李牧,也极为积极,当然也有交好那位魏公子的因素在里面,所以由剑主莫问亲自出征。 看到前方的旗号,莫问忍不住骂了起来。 “剑主,那我们?”操控飞舰的舰长小心地问道。 莫问今年不过三十岁,是上代剑主的亲传弟子,剑道天赋极强,是当今风剑流的第一剑手,但修炼方面的天赋并不能弥补他在性格上急躁暴虐,自以为是,刚愎自用的缺陷,想都没有想,道:“保持五百米的距离,不要追丢前舰就行。” “遵命。” …… 一炷香时间之后。 轰隆隆! 舰队后方,突然响起了剧烈的爆炸声,刺目的火光,冲破了阴气氤氲,在数千米外的后方,若隐若现。 一层层的能量波动,穿越空间,隐晦地传来。 “怎么回事?” 单天第一时间从指挥舱中冲出来。 甲板上一直都安静地观看着’美景‘的魏公子,也皱皱眉,回头看去。 只见舰队尾部,最后的一艘星舰,船身被宛如小山一样的固体引气块垒给撞碎了大半。 符文阵法错乱,发生了爆炸,可怕的火光缭绕之中,这艘天阵宗的星舰,就像是被巨浪掀翻的小舢板一样,急速地解体。 空难! 在不到一盏茶的时间里,就成为了星空之中的碎片尘埃,七零八落,而星舰上的天阵宗弟子,水手,还有数十名魏公子带来的随从高手,被阴气氤氲吞噬。 整个天阵宗星舰上,只有不到十几个人逃出来,勉强落在了风剑流的星舰上。 这样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令所有人都心生寒意。 尤其是那些死于空难的强者修士中,有一位半步将级,数位兵境巅峰,眼睁睁地引气氤氲撞击挤压磨成了血魔,化作肉酱消散在了虚空中,可怕的画面,令所有人都感觉到死亡的阴影遮盖在了头顶一样。 “该死,为什么不尊信号旗语?” 单天奇迹破败地破口大骂。 “风剑流的星舰距离拉的太开,导致紧随其后的天阵宗星舰,无法在航路闭合之前,进入安全范围,被闭合的阴气块垒击碎……”单天怒吼道:“风剑流的这群蠢货,到底在干什么?他们是杀人凶手。” 一边的几个心腹,连忙过来拉住风怒的单天,让他冷静。 风剑流的势力很强,比单家强,不能再说下去,否则会结仇。 单天余怒未休,胸膛剧烈的起伏。 魏公子皱了皱眉。 他听到单天说过,这条航路很危险,各种变化,难以捉摸,但是没有想到,竟然有这样的变化。 “将风剑流的人召过来。” 他淡淡地道。 片刻之后。 一声凄厉的惨叫之声,在自由之剑号的前甲板上响起。 风剑流的剑主莫问不断地挣扎哀嚎。 叫做小呆的星际犬,撕咬着莫问的四肢,将他的手臂和大腿撕碎,大口大口地吞下,画面血腥残忍,令周围观者无不触目惊心。 “公子,饶了我,公子,饶命啊……”不久之前还交横跋扈的莫问,此时浑身是血,鼻涕眼泪齐流地哀求着。 在血泊中,除了拼死的风剑流剑主莫问之外,还有其其他十几根骨头,那是被星际犬小呆活活咬死吞吃的那位风剑流星舰舰长留存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痕迹。 在一片哀求和血腥之中,这位在英仙星区中可以算是一号人物的风剑流剑主莫问,就这么被活生生地咬死了。 自始至终,魏公子都没有对莫问出手,也没有封禁他的修为。 但星际犬小呆,实在是太可怕了。 兵境巅峰的莫问,全盛状态之下,并非是小呆的对手。 周围的人,看完整个过程,看着甲板上没有干涸的鲜血,都噤若寒蝉。 这个一直微笑,看似随和的黑衣少年,发怒起来,可怕的像是来自于地狱的死神。 “希望你们,都不要再去做风剑流莫问这样的蠢事。” 黑衣少年一招手,星际犬小呆,回到了脚边,又安安静静地蹲着,像是发呆一样。 “死多少人,损失多少战舰,我不在乎。”魏公子目光淡然,并不见如何愤怒,一扫众人,语速舒缓,道:“我在乎的是,你们听不听我的话。” 周围没有人敢和他对视。 魏公子回过头去,一步一步走向船首,头也不回很随意地道:“我说过,一切听单天大哥的吩咐形式,有蠢货偏偏不听……接下来,若是依旧有人把我的话,当成是耳旁风,那我就只好请小呆再报餐一顿了。” 舰队再次起航。 单天叹了一口气。 还不够。 往前半天时间。 “大哥,那姓魏的,把弦儿抱到甲板上了。”一位心腹突然急急忙忙地冲进指挥舱。 单天面色一变。 他冲到外面,看到外面甲板上,自己女儿弦儿,正坐在魏公子的肩头。 魏公子很随和地说着什么,还让星际犬小呆趴在甲板上,任由单弦儿抚摸。 “大狗狗,好乖啊。”单弦儿开心地大笑着,手舞足蹈。 天真的小丫头,根本不知道,就在半日之前,这头乖巧的大狗狗,吞吃掉了两位兵境。 单天妻子站在一边,面带忧色,不敢上前,而单云秀和道懒,也都出现在了甲板上,神色不定。

上一篇   0634、抉择